щшш ▲тtκan ▲C 〇

林寒聽到他的話,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原本還發愁,這個大妖在一旁搗亂影響自己完成任務。

現在的話……

“這位老伯,你儘量擋一擋,馬上就好啊。”

林寒說完這番話,傲然站立在虛空。

掃視着下方的衆多妖族,這些可都是他突破天象境的關鍵啊。

而所有的妖族們,彷彿察覺到了不妙,露出驚恐的神情。

“快跑,大家快跑啊,這人是個神經病啊。”

“可惡啊,怎麼會有這麼嗜好殺戮的傢伙。”

“瑪德,你們隨我一起上,此人的真元絕對不是無窮無盡的,耗也要耗死他!”

林寒聽到它們的話,嘴角上揚。

“換做一般人,消耗戰可能還會有用,但是在你林爸爸的面前,根本就沒用。”

“天元擒妖手印,都給我死吧!” 普通人修煉功法,鑽研到極致的話也頂多就是融會貫通的境界。


只有那種資質卓絕擁有大毅力的天驕,纔有機會將功法修煉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但是對於林寒來說,這些都不過是小手一點的事情而已。

將所有神通功法修煉到極致的他,再加上運用特殊祕法凝練的肉身,以及自身仙武雙修和系統給予各種BUFF加成的輔助。

導致能夠以虛神境巔峯的修爲,同境無敵甚至都能夠和天象境鬥一鬥。

可面對這頭天象境的大妖,修爲方面到底還是有些拉胯。

所以林寒的想法很簡單,突破到天象境之後再搞你這個老東西。

嘭!

渾厚的真元法印轟去,將數不清的妖族砸成肉餅。

“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的妖族,光是凝聚手印就挺累人啊。”

林寒深吸一口氣,感覺自己的雙手有些發酸。

他就想問問,世界上還有誰像自己這樣爲了突破境界而如此的不懈拼搏?

如果我不是天驕的話,還能有誰是?

周圍逃竄的妖族們聽到他的話,臉上出現數十道黑線。

它們真的是什麼也不想說了。


這尼瑪不僅腦子有問題,而且竟然連臉皮都不要。

林寒重新振奮精神,朗聲說道:

“那個老東西你彆着急,等到本少爺突破之後,一定會跟你打個痛快的。”

咻!

說完之後他的身影化爲一道流光,朝着遠方的妖獸羣襲去。

鼻尖微動,這是什麼味道?

這是境界突破的芬芳氣息啊!

九幽大妖輕描淡寫地揮手,擋住玄真長老的攻擊。

右手一點,直接將這位玉清道宗的老人擊飛。

在聽到林寒的話之後,不屑說道:

“哼,人族小子,雖然十分不想承認,但你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堪稱妖孽,但是這樣又如何,真以爲天象境是那麼好突破的嗎?

“簡直就是癡心妄想,若是你能夠今日便突破的話,那本座還不得一頭撞死?勸你還是速速束手就擒,這個老匹夫擋不了多久的。”

林寒沒有理會九幽的嘲諷,手掌凝聚渾厚的真元對準下方的妖族再次拍下。

轟隆隆。

數千的妖族被拍成肉泥,同時耳邊傳來令人愉悅的機械合成聲。

叮咚!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正義使者)

任務要求:作爲愛與正義的代言人,怎麼能夠容忍妖族進犯中州大陸,生靈塗炭殺戮四起。請宿主徹底擊敗大妖“九幽”的軍團,維護世界和平。

任務獎勵:解鎖天象境。

隨着聲音的傳來,冥冥之中林寒感覺到自己身體裏彷彿有着某種桎梏斷開一樣。

沒有任何的猶豫,輕呼面板小手一點。

“升級!”

“消耗一千億經驗值”

【武道】:天象一重。

轟隆隆!

一股波濤洶涌的力量,在林寒的體內奔騰不已。

以他所站的地方爲圓心,爆發出無數的白色氣浪。

粗獷的手臂青筋暴起,身體裏面傳來“咔嚓”的響聲,全身的每一根頭髮倒豎,周圍形成強烈的雷霆電弧割裂空間。

四周的虛空因爲承受不住林寒所釋放出來的力量,竟然直接炸裂開來。


天地風雲變化,幽黑的旋渦浮現在天穹,無數的大道法則化爲長河,灌注進林寒的體內。

“掌握大道法則,從此脫離五行,這就是天象境的力量嗎?”

林寒感受到體內源源不斷的力量,眼裏爆發出璀璨的精光。

遠方戰鬥的一人一妖,察覺到這股動靜之後不約而同地停止交手。

九幽大妖的眼裏露出驚駭之色,失聲說道:

“不可能,突破天象境必須要細細體悟大道法則,少說也需要數百年的時間,你剛纔的攻擊當中,根本就一點都不理解這些法則啊,這絕對不可能!”

“有何不可,本少爺乃是天地之子,我便入了天象之後大道法則自動灌注我身,就是如此的簡單,你覺得有問題只是因爲妖傻見識少。”

林寒聽到它的話,搖了搖頭露出恨鐵不成鋼的神情。

但實際上心裏笑出了花。

系統的力量,豈是你能夠理解的?

他總不能說,就用小手點了一下+號就突破了吧。

玄真長老聽到林寒的話,有些愣神。

這擺明了是誆人,天象境如果真的那麼好突破的話。


那滿大街早就是了啊,老朽還用的着這麼拼命嗎?

呼~

林寒吐出一口濁氣,天地異像消失。

氣息重新歸於體內,顯得越發返璞歸真。

打量下自己如今的情況,外表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也就是肌肉多了點長高了點,目測身高妥妥的是180以上。

但很可惜,本少爺對於妹子沒有任何興趣。

林寒活動肩膀,適應着體內暴漲的力量。

隨後雙膝微微彎曲,凌空一蹬。

咻!

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瞬間便來九幽大妖的面前。

“老東西,本少爺已經準備好了,你們這些妖族實在太過分了,竟然不分青紅皁白地殺戮,還敢入侵我們人族世代的家園中州,這簡直就是人神共憤,沒有天理啊。”

九幽大妖聽到這番話都想要吐血了。

它發現這個小子別的不說,無恥肯定是舉世無敵。

剛纔是特麼的哪個混賬小子在仗着修爲高,肆意虐殺妖族羣的?

玄真長老看着身旁的林寒,撫須笑着說道:

“沒想到小友竟然如此厲害,若是依照你我二人之力,倒是未必不能與這頭妖族王座抗衡啊。”

“這位老伯,我想你是誤會了,這個老東西交給我就行,你不用插手。”

“嗯???”

玄真長老聽到這番話有些猝不及防,差點就扯斷了鬍鬚。

他看着林寒認真的神情,嘴角有些抽搐。

感覺有些心酸。

這是嫌棄本長老的實力不行嗎?

“老伯,心意我真的領會到了,你就在後邊站着就行,我都突破到天象境,這頭大妖竟然還不趁機逃跑,簡直就是不把我放在眼裏啊。”

林寒握緊拳頭,語氣中透露着股自信。

啥也別說,啥也別問。

問就是我無敵!

“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本座了,小子,你不會真以爲先前所施展的就是本座的全部實力了吧。

“本座這一回,即便是拼着被此方世界天道法則鎮壓的下場,修爲恢復的速度再次減緩,也要弄死你這個狂妄小子!”

九幽大妖氣極反笑,雙手在胸前掠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