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爾斯一瞬間語塞。

「那個大叔沒回答就說明不能吃嘍,不能吃還要它幹嘛……」貝利爾一臉不屑的掏出一個蘋果,咔嚓一聲咬了一口。

利爾斯的臉一瞬間黑了。但是事情還沒有結束,就在利爾斯的驚愕中,為首的那個背著重劍的騎士竟然一揮手從空間戒指裡面掏出了一個烤架,緊接著放在了戰場的邊緣,美食萬歲的一群人圍在了烤架周圍,開始烤起了羊肉與雞翅。

「廉恥心什麼的肯定不如烤肉好吃啦,來曉曉吃一串這個。」貝卡思將一串烤熟了的雞翅遞給聽曉,聽曉很開心的接了過來咬了一口。然後突然好想想到了什麼,掏出了一根長山藥放在了烤架上。

「哎?曉曉你幹嘛烤山藥吃?」貝卡思有些不解。

「不對不對,這個叫做龍鞭,是很厲害的保健品,聽說男孩子吃了能變得很強壯,這個可是曉曉特意和青青姐姐要的,給小貝哥哥的呢。」聽曉很天真的回答,有些不好意思。 噗——貝卡思嘴裡的果汁噴到了對面端木的臉上。

「喵嗚——(不要對本大爺的小蘿莉有非分之想啊!)」老肥貓憤恨的將一隻雞大腿丟在了貝卡思臉上。

「哎我說帝亞,你的燒烤技術漸長啊,今天烤的比前幾天好吃多了。」端木手裡抓著一把烤串,邊吃邊讚賞。烤肉的香味順著海風直接飄進了利爾斯的鼻子里。貝利爾也將一個蘋果穿在了竹籤上,放在了烤架上面。

「喂喂喂!這裡不是聚會的地方,快點把東西收起來。」場地裁判一臉惱怒的走了過來,怒斥著美食萬歲的行為。


「哎我說大叔,這些細節就不用那麼在意了,我們是在比賽啊。」慕林一臉笑意的摟住了裁判的肩膀,拿著一根烤串在裁判的面前晃了晃。

少年的青春取名藏心 美食,就是我們的目標,餐桌才是屬於我們的戰場,這才是美食萬歲的內涵……你們說,對不對。」慕林向著大家豎起了大拇指。

「美食萬歲!烤肉無敵!」

「為了美食!為了美食萬歲!乾杯!」大家舉起了竹筒裝著的果汁,慶祝美食萬歲核心思想的建立。

整個主席台的人頓時表情糾結。

「你們把比賽當什麼了!」利爾斯已經被面前的這個不靠譜的團隊氣得五臟六腑都要冒出火來。自己在這裡累死累活隱藏身份做各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就是為了比賽能夠出線拿到獎品,為了第一自己連臉面尊嚴都不要了,好不容易支持到了總決賽!但是到這最關鍵的時刻,對面這些人不僅不認真的比賽視自己為無物,還用戰場野炊的行為藐視被利爾斯看做最重要的比賽。利爾斯心中的惱怒就算是殺了對方所有的人虐屍千百遍都不足以平息!

利爾斯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腦,顫抖著手,抽出腰間劍鞘的黑色細劍就向著美食萬歲的餐桌砍去。就在利爾斯的身體路過慕林的身邊,細劍砍在烤架上的那一刻。利爾斯突然看到了,那個黑斗篷下的嘴角,露出了宛如勝者般,平靜而又令人心顫的微笑。

轟——

細劍伴隨著憤怒的黑色危險氣息,將整個烤架掀飛了出去。利爾斯的身體落在了烤架的外面剛要舉起手中的細劍向距離自己最近的貝利爾砍去,卻突然聽到了裁判無情的聲音。

「影子,參賽者一號,出界OUT,本場比賽,美食萬歲獲勝。」

「什麼!」利爾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這個結果,猛然向腳下看去。因為上一場比賽的魔法陣爆發,導致的賽場邊緣粉末畫的白線被能量衝散所以範圍有些模糊。但是仍然能夠清晰的顯示出自己現在確實站在了那模糊白線的外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服!」利爾斯大叫著,沖回了戰場的位置,主席台上,希爾頓緩緩站起,抬手一揮,魔法大屏幕上出現了戰場的平面圖。平面圖一出現,利爾斯整個人呆立在當場。

圖紙很簡單,只是一片黃色背景下有一個白色的圈,圈內象徵著戰場,圈外則是非戰場。非戰場緊挨著白線的位有著一個烤架的圖標,烤架周圍的非戰場區環繞著六個圓點,而第七個圓點正好坐在了白線另一半的戰場區。

利爾斯突然想起了慕林嘴角的那一抹微笑,突然向剛剛烤架坐落的位置看去。

烤架的位置確確實實的就在白線的外面,而美食萬歲的六個人都坐在白線區域以外,只有貝卡思一個人,正好坐在白線以內,只不過大號的黑色的斗篷擋住了利爾斯的視線,讓利爾斯一點都沒有發覺自己上當了。

「真是狗屎運啊……這都能行……」人群中有人慨嘆。而沃夫則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在阿道夫的提示下,他明白了這個黑斗篷的青年就是阿道夫的結盟兄弟,天道傭兵團的團長慕林•帝亞。剛才慕林的安排行動他看的一清二楚,在對手明顯耍賴給自己難堪的情況下。反而利用對手看中比賽這一點,故意做出激怒對手的行為讓對手因為情緒波動喪失判斷力而兵不血刃的取得戰鬥勝利還不讓自己的隊伍損失一點聲譽,這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而他從一開始就表現出來的淡定與從容以及面對裁判責難時利用自己的年輕作出的行為,表現出的應變力完全讓長老院無法提起怪責的念頭。如果任由這個年輕人發展下去,說不定未來大陸真的會有屬於他的一片天地。如果,這個年輕人要是能為魔法公會所用……沃夫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中暗暗有了決定。

「美食萬歲確實只出戰了一個人,這場比賽成績有效。」希爾頓忍著笑意向著裁判點點頭,緊接著表情嚴肅的看向利爾斯。

「那麼接下來,匿名參賽的影子一號參賽者,你是否該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剛剛的攻擊中,會帶有黑暗氣息!」希爾頓的眼神頓時一冷,長老院的軍隊迅速將戰場圍了起來。美食萬歲很平靜的撤出戰場,接下來,就是屬於長老院的戰鬥了。

眼看著長老院的軍隊圍了上來,利爾斯咬著牙惱怒的看向美食萬歲,卻只見到了美食萬歲的一群人正背對著自己,在啃烤串!

利爾斯憤憤的又看了一眼逐漸對自己形成合圍趨勢的長老院軍隊,又轉過頭看了一眼主席台上的馬斯公爵,馬斯公爵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最後利爾斯的視線落在了會場邊上的萊特身上,萊特臉上的微笑依舊,只是多了一絲淡淡的欣慰。

「呵呵,別以為你們這樣算計我,就能阻擋的了我,這裡,還沒有能留得下我的人。」說罷,利爾斯的身體突然化成了一陣黑色煙霧,黑色的煙霧衝破了軍隊的封鎖,迅速向著海邊飛去。

沃夫在這時出手了,揮手一道光刃向著利爾斯身體化成的黑色煙霧飛去。誰知光刃只是穿過了黑色的煙霧,卻並沒有對利爾斯造成任何傷害。

「不好,是空間技能!」沃夫頓時明白了為什麼這個人會如此囂張,空間法術在整個大陸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夠掌握,而面對空間系的技能,只有精神系與空間系的技能才能夠限制住對方。而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會精神系亦或是空間系的技能。眼睜睜的看著利爾斯化成的黑色煙霧逃到了海上,長老院的人也只能憤憤的乾瞪眼。

「感覺到了……殞器的氣息……」在黑色煙霧出現的一瞬間,黑殺有了反應。

「空間系的殞器?」慕林的表情有些嚴肅。通過與雷帝與白斬雄飛的接觸,慕林已經大致能夠判斷每柄殞器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白斬雄飛的是利用憎恨情緒增幅本身的實力;而雷帝的天翔是遠程偵查與快速移動。利爾斯手裡的殞器所表現出來的特性就是能夠一定程度的控制空間來隱藏自己的氣息。這種能力相比與之前碰到過的殞器要更加難以應付,光憑控制空間這一點,就足夠讓慕林頭疼了。

眼看著讓一個有可能是魔族姦細的破壞者溜走,不僅是長老院,嘉賓席的人也都有些坐不住了,開始紛紛交頭接耳討論這件事。雖然目標逃了不是嘉賓的責任,但是面子上也終歸有些掛不住,畢竟對方有可能是在座所有人共同敵人——魔族的人。

希爾頓眼看著嘉賓們臉上露出了不悅的神色慌忙出來打圓場,先是承諾了七日內一定抓到目標緊接著指揮幾位長老將馬斯公爵圍了起來強制請回船上詳談。

雖然出現了意外,但是比賽還是要繼續,冠軍隊伍已經確定為美食萬歲,三四名的比賽也因為不列顛的受傷而讓復仇者成為了季軍。

因為霸天團的團滅,狂獸的領導者與刺客均重傷未蘇醒,以及明天的團長重傷,沒有隊員損失的山丘霸主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第五名,第六名則由傷亡少一位的明天拿到,克萊爾的狂獸第七,已經團滅的霸天團第八。九十位的比賽則由十六強的后八名在蓬萊主會場決出。

沒有讓大家等太久,蓬萊主會場就傳來了消息:第九名被彩虹奪得,第十名則是長老院第96席長老的本家。

已經決出了前十名的隊伍名單,主持人宣布了海島會場的比賽結束,一行人開始收拾東西坐船返回蓬萊主會場。頒獎儀式自然是要在蓬萊的主會場舉行。

慕林一行人上了船后,就被等的著急的阿道夫直接拉進了貴賓船艙。

「怎麼了大哥?」因為屋子裡只有阿道夫和自己一群人,慕林就直接摘下了斗篷。

「有很多事,不知道要從哪一件開始說。」阿道夫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庫斯特分別後一直沒有大哥的消息,我一直擔心。」

「哎,我們啊……算是借了你們的光吧……」阿道夫坐下來,接著說了與天道傭兵團在庫斯特傭兵工會分開后的事情。 當日與天道傭兵團剛剛分開不足五分鐘,阿道夫就接到了手下的信息說在東大陸閉關的老爺子突破到了九階,讓阿道夫趕緊過去一趟回去。於是阿道夫就直接急急忙忙的帶了大部分手下坐上了去東大陸的船。

船剛開沒多久就趕上了庫斯特內部魔族暴亂,可惜那時阿道夫的船已經駛出南大陸很遠,因此並不知道自己離開后南大陸就出了事。而被留在庫斯特的手下正好趕上了襲擊的魔族,邊打邊退也第一時間撤離了庫斯特,因此銀狼傭兵團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傷。

直到第二天阿道夫的船被追上阿道夫才知道南大陸出了事,擔心天道傭兵團的阿道夫立刻調轉船頭,風風火火的趕回南大陸后發現魔族已經撤退百里,而聖殿的先頭部隊已經到了。在南大陸尋找了兩天都沒有找到天道傭兵團的蹤影,而意外得知了疑似天道傭兵團的身影趕往海港的消息后,阿道夫判斷出慕林一行人應該是逃出來了,因此才放心的離開南大陸坐了聖殿臨時搭建好的傳送陣回到了東大陸見了一面老爺子。因為阿道夫的遲到沒有趕上老爺子繼任魔法公會會長的儀式,老爺子十分生氣,但是聽了阿道夫的解釋后,老爺子卻突然眼前一亮。

「老爺子聽了我在庫斯特戰鬥的事情后很驚訝,非纏著我說要見一下帝亞老弟的傭兵團,說好像他中意的那個光明魔法傳人,和帝亞老弟傭兵團的青青妹子很像。」

「呃……」聽到阿道夫這麼說,慕林一瞬間有了一種頭疼的感覺。站在慕林身邊的青青,也皺了皺眉頭。

「臭小子他們來了嗎?」沃夫焦急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門外,嚇了大家一跳,青青一慌,還沒有來得及戴上斗篷的帽子,就被風風火火衝進來的老沃夫撞了個正著。

看到日思夜想念叨了整整兩個月的熟悉面孔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老沃夫頓時驚呆了!張著嘴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阿道夫被自己的老爸嚇了一跳,看了看自己驚呆的老爸,又看了看一臉糾結的青青。

青青看了一眼已經被沃夫嚇到獃滯的慕林,又看了看張著嘴指著沃夫一臉震驚想要說話又說不出來的貝卡思,終於一隻手扶住額頭嘆了一口氣。

青青一臉無奈的走到了沃夫的面前,清秀的面孔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啊,猥瑣的老爺爺,我們又見面了哈……」青青抬起一隻手尷尬著向著沃夫揮了揮打著招呼。

「丫頭啊——你知不知道老夫找了你多久!整整兩個月啊!你就那麼不願意當老夫的徒弟嗎?而且為什麼還是猥瑣老爺爺這個稱謂啊……」沃夫一臉悲愴的抹著眼淚,雙手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髮。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阿道夫震驚了,自己一向面癱威嚴的老爸居然在看到青青妹子瞬間形象崩塌很沒尊嚴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了起來。阿道夫頓時受了很嚴重的刺激,和慕林變成了一樣的獃滯表情。

青青實在頭疼於面前這個老爺爺,看起來老爺爺還是沒有放棄要收自己做徒弟,正在糾結著怎麼拒絕,卻突然收到了青冥主動傳來的一條消息。

於是,大家的眼中,青青的表情糾結了一下,然後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雖然青青很不喜歡老爺爺,但是拒絕的話會讓哥哥很為難……那青青就勉強的答應吧……」

很不喜歡!老沃夫頓時一臉悲愴。

勉強的答應吧!老沃夫頓時好像找到了春天,一臉春光明媚的微笑。

「不過……我希望老爺爺可以答應我三個條件……」青青舉起三根手指,在沃夫的面前揮了揮,老沃夫拚命點頭。

「只要你答應做老夫我徒弟,老夫什麼都答應你!就算是把兒子送你都可以!」

咔——阿道夫指著自己,張著嘴石化中。

「第一,我不喜歡面對面的學習,老爺爺直接把要學習的資料給我就好了,我會努力學習。」

「這個沒問題,正好老夫繼任會長後事情很多,估計也沒有太多時間面對面教你,不過學習資料早就準備好了,你看……」老沃夫雙手在腰間猛然一掏,無數本書籍如海浪般鋪天蓋地的砸了出來,大家嚇了一跳紛紛後退,直到半個屋子被書籍堆滿。

「這是老夫用了四十年總結的光系魔法經驗!丫頭你都拿走吧!」老沃夫一臉驕傲。青青一臉糾結的直接將半屋子書籍一股腦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腰帶,緊接著提出了第二個要求。

「只要老爺爺在會長之位,青青希望魔法公會永遠不與哥哥為敵。」

「這個好說好說,老夫發誓只要在位一天,魔法公會就是天道傭兵團最親密盟友!」

「至於這第三個條件,青青希望老爺爺能夠給我們一些特權,因為青青的團隊不小心得罪了南部魔法公會的人,所以……」青青露出了一副很為難的樣子,將身為團長的慕林推到了沃夫的面前。

老沃夫看到慕林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頓時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好,既然是丫頭的請求,你小子也正和老夫胃口,那這玩意就給你!」老沃夫掏出了一枚魔法公會名譽長老的勳章塞到了慕林的手裡。

「拿著這玩意就和副會長的身份一樣,只要在魔法公會,所有副會長有特權都能用。」老沃夫表情波瀾不驚的扔出了一個炸彈。

「我靠老爹,這不公平啊,銀狼都沒這個特權!」阿道夫一臉驚愕的湊了上來。

「你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多看點書長點腦子會死嗎!」沃夫一臉嚴肅的瞪了一眼阿道夫,阿道夫頓時怯懦的縮了回去。

看到沃夫毫不猶豫的大手筆解決了天道傭兵團面臨的一個難題,青青頓時輕鬆的呼出一口氣,緊接著向著老沃夫鞠了一躬。

「那麼猥瑣的老爺爺老師,以後請多關照嘍~」

「為什麼還是猥瑣的這個前綴啊……」沃夫一臉哭喪的貼在牆上,雖然小丫頭認了自己當老師是一件很值得慶祝的事情,但是稱謂的前綴又讓這個值得慶祝的事情帶上了一抹淡淡的憂傷。

船舶很快就到了海港,美食萬歲又恢復了穿著斗篷的樣子在長老院禁衛軍的護送下下了船,徑直走向了大賽的主會場。跨入蓬萊大門,道路兩旁都是戒嚴的軍隊,軍隊後面是圍觀迎接的人群,雖然海島比賽的情況因為監控的被毀大部分戰鬥情況大家都沒有看到,不過從海島一直傳來的比賽報告卻時刻吊起大家緊張的心。而此時,得到了隊伍返回主賽場消息的群眾與諸多參賽隊伍都紛紛跑來圍觀獲得優勝的隊伍,其中就有著腿毛真男人的七個大男人還有彩虹的小女生們。

看到和自己對戰的法師一邊歡呼著一邊討好著身邊一臉傲嬌的「女神」娜娜,聽曉一直緊張的心情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鮮花、飛吻、名片,像雪花一樣落在了冠軍隊伍美食萬歲的身上,面對群眾的熱情,美食萬歲的每個都都顯得有些尷尬,應接不暇。唯獨作為候補的唐小風一反刺客冷漠安靜的性格,反而十分開心的收集著各大家族與傭兵團伸手遞過來的各種名片。順帶,還將唐門業務的宣傳名片拋灑向激動的人群。

「小風子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貝卡思雙手放在後腦,打著哈欠。

「這下唐門的業務就不愁擴展了,也是件好事,想必接下來一段日子應該不會頭疼資金了。」慕林一隻手護住青青,另一隻手無奈的替青青襠下很多為了採訪伸過來的魔法錄音筆。由於唐小風的過於活躍,這才讓周圍騷擾青青與自己的人與物少了很大一部分。

「對了,冠軍還有金幣獎勵呢,這可是本少爺從小到大為止,在公開比賽中的得到的第一桶金!」想到被金燦燦的金幣埋起來的感覺,貝卡思頓時心情無比舒暢。

「先別高興的太早,希望別再出什麼意外才好……那個洛林的公爵不會這麼簡簡單單就放過我們。」慕林想到了馬斯公爵下船前一臉陰沉的看向自己的隊伍,一種不好的預感開始縈繞在心頭。

「放心,有我們在那個公爵應該也不敢做什麼出格的事情。」阿道夫騎著一隻五米長的無翼七階地龍全副武裝的從美食萬歲的身邊路過,故意挺了挺身子在地龍的身上向著熱鬧的人群揮著手,威武霸氣的銀色鎧甲裝扮引來了一片少女瘋狂的尖叫。

「大個子的出場好騷包!不就是一頭地龍嗎!小義你要快點長大,咱們以後要把大個子的騷包勢頭壓下去!」貝卡思抱著萌肥龍小義搓揉著,小義一臉為難的嗷嗷叫了兩聲,嘆出一口氣。

到了會場后,會場四周的觀眾席已經坐滿了人,密密麻麻的人頭攢動,比上次的表演賽的圍觀觀眾要多了一倍有餘,待到主席台那邊就位后,本次大賽的頒獎儀式才正式開始。 首先是一百二十八名外的表演賽前十頒獎,第一名毫無意外的是偶像少女的彩虹組合。觀眾席上大部分的男人都是彩虹的粉絲,在彩虹上台領獎的時候,整個會場發出了無比熱烈的歡呼。

緊接著是正式賽的頒獎,第十名領獎下台後,第九名頒獎時彩虹又上來了一次,會場也就又熱鬧了一次。


第八名因為團滅關係,是所屬家族的長輩代替領獎;第七名因為克萊爾領主死亡由領主夫人代替上台領獎。這位美貌年輕的領主夫人一臉開心的替克萊爾領了獎盃與獎品,似乎對克萊爾的死亡感到輕鬆。

第六名的明天因為希爾福的重傷副隊長代領;第五名是恢復過來的拉克親自上台領取,沒想到自己隊伍能夠全團活下來,還能拿到獎品,拉克抱著獎盃在領獎台上哭的一塌糊塗;第四名是奧德里奇代表不列顛親自領取;第三名是萊特帶著整個隊伍領取,復仇者摘下了斗篷,很多人這才發現匿名參賽復仇者竟然是霧雷軍事學院的知名武鬥派「狂野之復仇者聯盟」,坐在裁判席上的霧雷參謀院院長大叔在看到這個讓自己經常頭痛的逃課大戶團體后,說不出是該高興還是責怪。

在輪到第二名影子上台領獎的時候,七個黑斗篷的身影在洛林外交官的帶領下走上台齊齊摘下斗篷亮相,清一色的洛林皇家騎士團制服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呃……」看到突然出現的七個陌生人,貝卡思愣了一下。

「他們不是影子。」慕林的眉頭緊皺著,影子的匿名參賽讓他們的身份成了一個謎團,而洛林就是因為影子的匿名參賽所以才敢做出掉包成員的行為。而掉包的成員是皇家騎士團則可以很好的掩飾影子的實力來源。這樣一來,在大眾面前洛林的第二名就是名正言順的實力取得,畢竟民眾不知道海島戰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緊接著洛林外交官的行為就驗證了慕林的猜測,外交官的發言突出了由洛林皇家騎士團所組成的「影子」隊伍的「技不如人」與對「美食萬歲身份與實力的驚訝」。在博得了長老院好感的同時,也將美食萬歲推向了輿論的目標。

而此時馬斯公爵坐在會場的一間包廂內,表情有些憤恨的望著那個即將上台的隊伍。

「大人,最後的報告出來了。」管家拿著一份對美食萬歲背景的調查文件走了進來。

「查到了么?」

「好消息大人!我們只查到了有關天道傭兵團的事情,而能夠明確身份的只有從傭兵工會查到的隱蔽信息,南大陸索菲亞帝國索亞公爵的私生子慕林·帝亞,私生女青青·帝亞,驅魔師家族唯一後裔卡羅迪·布蘭特,薩姆家小少爺卡思·薩姆以及唐門的唐小風五個人而已。」

「哦?」馬斯公爵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驚喜。

「聽曉是個化名,我們完全查不到她的歷史身份,而冷這個人只查到是百慕大附近的守護一族,具體消息我們也不是很清楚,至於貝安娜,完全是憑空出現的人,西大陸任何國家與周圍村落都沒有這個人停留過的消息,最近的消息只有她在比賽報名的當天突然出現在蓬萊與貴族李斯家的手下發生了衝突。」

「太好了!」馬斯公爵興奮的拍案而起。

歷屆長老院的百家聯盟爭霸賽之所以准許匿名啟用代號參賽,就是為了在最後頒獎儀式上創造一個揭開謎題的驚喜,但是准許匿名參賽並不意味著准許不明身份者的混入。長老院絕不會准許獲獎隊伍有不明身份的人存在,所以這是影子翻身的唯一機會。馬斯公爵拿起這一分調查文件風風火火的走了出去。

接下來,在萬眾矚目中,身為冠軍的美食萬歲隊伍八個人才終於上台,就在大長老希爾頓接過司儀手中的獎盃將要遞給身為隊長的貝卡思時,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在主席台的位置響了起來。

「大長老現在就頒獎是不是有些不妥,觀眾們還都在等著美食萬歲的亮相呢。」馬斯公爵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了嘉賓席,一臉笑意的站了起來。

慕林的眉頭頓時皺了一下,剛剛還在想領完獎后找借口下台離開,以免暴露身份。這個馬斯公爵就按耐不住現在就打算撕破臉了。

馬斯公爵這一嗓子,也讓希爾頓愣了一下,希爾頓自然是明白美食萬歲成員的身份,而且里馬爾主教與賢殿也特意囑託了盡量不要暴露他們的身份,希爾頓自然也努力的按要求隱藏了,但是誰知道這個時候馬斯這個傻缺卻突然在這個時候不長眼的站了出來。

「對呀,美食萬歲的其他人還沒有亮相呢,沃夫會長的到來都讓咱們把規矩給高興的望了。」一位明顯屬於洛林的長老附和馬斯打趣的說道。這一發言頓時提醒了整個會場的觀眾,整個會場開始熱鬧了起來,台下呼籲美食萬歲亮相的聲音一瞬間如潮水般涌了出來。

「這……」希爾頓的表情有些糾結,看了看嘉賓席上的賢殿與里馬爾主教,賢殿帶著斗笠看不到表情,而里馬爾主教的臉明顯綠了。



「希爾頓大長老為何不公布呢?難道是有什麼難言之隱?」馬斯公爵一臉得意的將手裡的一份文件在桌子上攤開。

「根據我們洛林的情報機關調查,美食萬歲的主體是一個叫天道傭兵團的團隊,其中一位成員就是美食萬歲的帶隊者,薩姆家的貝卡思·薩姆,而其餘人的身份,能夠核實的就只有四個人而已,就這麼公布對方是冠軍團隊,有些不妥吧?」說著,馬斯公爵將手裡的文件向右邊傳去。

坐在馬斯公爵左邊的奧德里奇看向希爾頓,一臉無奈的攤了攤手。

「刨去我們已經能夠核實的五個人,剩下的冷,聽曉與貝安娜,都是化名吧?那麼三位小妹妹可不可以告訴叔叔,你們究竟是誰,來自哪裡呢?」馬斯公爵一臉和藹的微笑。

「這個人好討厭。」端木握緊拳頭,緊張的拉住聽曉的手。

看到三個身影明顯出現了緊張的情緒,馬斯公爵頓時得意了起來,緊接著臉上和藹的微笑突然一變,冷峻的表情出現在了臉上。

「你們的沉默是不想回答,還是……根本無法回答?難道……」馬斯公爵冷哼一聲,不懷好意的掃了一眼美食萬歲的眾人,緊接著大聲說道:「本次比賽自從你們確認奪冠把握后,就再也沒出現過參賽者傷亡的例子,對此,你們是不是虧欠在比賽中傷亡的參賽者一個解釋!」

馬斯公爵猛然一拍桌子,嚴肅的發言讓整個會場都驚了一下,整個會場的氣氛霎時嚴肅了起來。

「夠了,馬斯!你不要太過分!」里馬爾主教終於忍無可忍的拍案而起:「你知道你所指向的人是誰嗎?是誰給了你這麼大的膽子!」

「難道里馬爾主教要包庇身份不明的人嗎?聖殿什麼時候也開始做這些不明不白的勾當了!」馬斯公爵又拍了一下桌子,隔著奧德里奇向著里馬爾主教怒目而視。

就在端木終於忍受不了馬斯的囂張,打算摘下斗篷直接開誠布公身份的時候,一個慵懶和藹而又略帶焦急的婦人聲音,突然清晰的響起在會場的入口。

「抱歉抱歉……妾身來的有些遲了,聽說妾身的家眷在這給諸位大人添麻煩了……」在眾多凶戾大漢的簇擁下,一個身著紅色華貴貂絨,體態臃腫矮小的貴婦人一臉焦急的向著會場一路小跑的奔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