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知道。」

無力的嘆了口氣,此時此刻,楚雲別說用靈識去感知遠方的戰場,就連他用目光去看向遠處破碎的光幕時,都彷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阻礙,無法看清虛實。

「不…不知道?難道說,荒幽聖主他,他已經隕落了?」聞言,玄斗目光詫異的看了一眼楚雲,隨後又將目光看向遠處搖搖欲墜的蒼穹,似乎想要看到在那巨大的金色眼眸下,究竟發生了什麼。

只是可惜,連楚雲都無法看出虛實的景色,憑他一名凡靈,又如何能做到?

目光只是微微停留在遠處的虛空中,頓時玄斗便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迫從浩瀚蒼穹中傳來,無數模糊的光景畫面不斷遮掩他的眼帘,讓他無法看清前方究竟發生了什麼。

「別看了,沒用的,那可是天機眼,生來便遮掩一方天機,憑你們的實力,又如何能看到?」水月凌一臉蒼白的看向遠處虛空,聲音更是虛弱到了極點。

在剛剛一瞬間,他雖然藉助卜卦之術,勉強看到了遠處金色眼眸下的畫面。可…那一幕畫面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令他不得不懷疑自己先前所看到的是否真實?

「難道水月兄你看到了?」聞言,楚雲聲音一頓,不禁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是啊,水月兄,若你看到了,你究竟看到了什麼?」一旁,玄斗二人也附和著道。

「我…我看到了,死亡!」

… 「我…我看到了,死亡!」

沒有任何情感的聲音從水月凌乾枯的嘴唇內響起,頓時,戈秋等人身體一顫,渾身如被雷霆狠狠擊打一般,不停在虛空中顫慄。

彷彿在他們耳中聽到的,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死亡?這怎麼可能?同為天玄境聖主,荒幽前輩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死去?」楚雲喃喃一聲,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他到現在,耳旁還時不時會響起水月老祖那一句句有些玩味的聲音。本來,他是準備事後去詢問荒幽聖主,究竟什麼是命運之子,可是現在…似乎這樣的機會,也已經沒有了。

「我不知道,我只看到了…死亡!」

水月凌蒼白的面孔不停搖動,他沒有給眾人明說他究竟看到了如何一幕,因為…僅僅『死亡』二字,便可以說明一切。

「不,我還是不相信荒幽前輩會就這樣死去。」躊躇片刻,戈秋最終還是搖頭說道:「興許,你所看到的一幕,本就是那個瘦老頭故意為之的呢?」

「就是,我也覺得荒幽前輩不可能死掉。」一旁,玄斗也是附和道。

實在是他也不希望荒幽聖主就這樣白白隕落,若是那樣,那他們這些人又該在海域中何去何從?

難到要讓楚雲帶領他們從這無盡海域中前往中都?

要知道,在他們前面的,可是有傳聞中的第三荒地——殞神淵!連所謂的神明都可以隕落的古老地域,何況是他們這些凡靈?若是沒有荒幽聖主的庇護,他們這些人進去,怕是再也沒有出來的機會。

「唉,現在妄下定論,還是太早了,唯有等荒幽聖主出來,我們才好判奪。」楚雲想了想,儘管他同樣不願意相信荒幽聖主已經隕落,可還是如此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

眾人聞言,目光相視一掃,齊齊點了點。

此刻他們心情,就像是懸浮在半空的氣球,唯有荒幽聖主出現,才可以讓他們徹底平靜下來。

時間點點流逝。

楚雲等人就這樣一直站在浩瀚海面上,滿懷期待的看著遠處被破碎光幕籠罩的蒼穹,渴望奇迹出現。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就在楚雲他們都開始以為,荒幽聖主真的已經隕落在蒼穹中那被定格的畫面中時。

忽然間,一股彭拜無比巨大波濤聲從他們腳下的通天海柱旁響起。

放眼看去,只見無數如漣漪的波濤海浪正在蔚藍大海上徐徐起伏,劇烈翻滾。

沒有人知道它們從何而來,可此刻,這些詭異出現的波濤卻不約而同撞向擋在他們前方的巨大海柱,欲要將這八道巨大海柱徹底湮滅。

嘭!嘭!嘭!嘭!嘭!嘭…

一連八道劇烈的爆破聲響起,就在楚雲等人身軀一顫,目光齊齊看向腳下如漩渦般的巨大海流時,忽然間,一股清涼乾爽的水霧從虛空中飄來,打在他們有些滄桑的面孔上。

「快看…那是!」

倒吸一口冷氣,玄斗身體莫名開始顫抖,看向腳下巨大海流的目光,也格外明亮。

「漩渦?好大的漩渦,怎麼會有這般大的漩渦。」聞言,戈秋眉頭一皺,因為他忽然發現,此刻在他們腳下的巨大海域,已經被一團無窮大的深海漩渦籠罩,就連八道連通天際的海柱,此刻也在這股巨大的漩渦海流中,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如此大的漩渦,不會是要將我們都給吞噬進去吧?」眉宇一動,楚雲目光有些不舍的看了眼遠處依然被定格的虛空。

若是在過半個鐘頭,荒幽聖主還沒有從那片被巨大金色眼眸所籠罩的虛空出來,那他們為了活命,說不得也得從此地離開了。

「唉…」一旁,似乎察覺到了楚雲的想法,水月凌同樣無奈的看了一眼遠處虛空,最後幽幽嘆了口氣。

他當然知道,這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可若荒幽聖主一直不出來,那他們繼續停留在此,也肯定只有死路一條。

嘩嘩嘩——

海域之上,巨大的漩渦越來越大,先是從百丈延伸,然後變成了千丈,以至於此時,那巨大的漩渦海流,已經延伸到了萬丈之大!

放眼看去,楚雲甚至能看到遠處海域上那不斷被漩渦所牽引的海水正不停的在向他們腳下的漩渦中心匯去。

「該走了。」

見狀,楚雲深吸口氣,看了一眼身旁三人,做出了一個很是無奈的決定。

「走?」戈秋看了一眼楚雲,又看了一眼遠處被定格的虛空畫面,不禁動容道,「難道我們不在等等?」

「等?怎麼等?如今你我腳下的漩渦已經越來越大,誰知道,這漩渦之下隱藏的究竟是什麼東西?若是荒幽前輩口中的更古生靈,你以為憑我們的本事,可以從那樣的存在面前活下去?」

「這…」看著楚雲一臉無奈的神情,戈秋最終也點了點頭。

他當然知道對方也不想就這樣離開,可是此刻,情形已經不容他們有過多的遲疑。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先離開這處漩渦在說。」

「好。」

就在幾人準備動身,前往身後的海域時,忽然,他們發現,此刻在虛空中的玄斗正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幽深如蒼穹般的漆黑瞳孔死死盯著腳下巨大漩渦,彷彿要把這足足萬餘丈漩渦給吃掉似的。

「玄斗兄?你怎麼了?」身旁戈秋見狀,不禁開口問道。

倒是一旁楚雲見到如此一幕,微微愣了愣神,表情變得格外凝重。

他知道玄斗的身世,所以,如今在見到對方所展露的神情后,更加明白,他們腳下這足足萬餘丈漩渦,有怎樣的不凡。

「沒,沒事,我…我只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深吸口氣,玄斗近乎顫抖的沖身旁幾人開口道。

至始至終,他的目光也從未離開過腳下的巨大漩渦。


「玄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你知道這漩渦的來歷?」見狀,水月凌緩緩開口問道。

「來歷?」聞言,玄斗這才意識到情況不對,連別過頭看向楚雲等人,長笑道,「戈秋兄,楚兄,機緣啊,這可是我們的機緣!大機緣啊!」

「你們沒有生活在海域,所以不知道深海的傳說。不過…我不同,我從小就在海域長大,自然聽說過很多深海中的傳說。」

「哦?」楚雲等人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海域浩大,無窮無盡,而生活在淺海域的海妖,為了追隨境界上的突破,他們不敢前往大陸,所以…他們就將目標放在了深海!」

「古往今來,越來越多的海妖前往無盡深海,同樣的,也有越來越多的海妖從深海中活著回到淺海。他們之中,雖然很多人忘記了自己在深海中經歷了什麼,可他們,卻帶來了屬於深海域的…無盡傳說!」

「無盡傳說!」

看著玄斗一副憧憬的目光,戈秋幾人紛紛倒吸了口氣。

聽玄斗的話,他們總覺得,腳下這萬餘丈的巨大漩渦,可能和對方即將要講述的某個傳說有關。

「不錯,無盡傳說!深海之中,機緣無窮,其中數一數二的機緣,便是你我等人腳下的,瀚海龍宮!」

「龍宮!!!」

「什麼?龍宮?」

聞言,眾人皆瞪大雙眼,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

有關龍宮一說,在他們南域,自然也有,只是那等傳聞,卻是在凡塵之中廣為流傳,不曾流入到修士的世界。

可是現在,他們這群在南域也堪稱佼佼者的修士,卻在同為修士的玄鬥口中0聽到『龍宮』一詞,這實在令他們有些費解。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龍宮那等虛無縹緲的傳說?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這些生長在大荒下的人類,不可能相信龍宮的存在。不過想想也是,當初我在聽到那些深海的傳說時,也和你們一樣,一臉不敢置信,現在想想,還真是好笑啊。」

看著面前呆若木雞的楚雲等人,玄斗哈哈一笑道,神情十分的玩味。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龍宮存在?」見玄斗一臉戲謔的表情,戈秋微微一愣道。

「真是很難想象,在這個世間,竟然還存有如此不可思議的東西。」聞言,一旁水月凌不禁感嘆一聲。

他當然知道玄斗肯定沒有騙自己,可他還是很難想象,這等連水月古籍中都不曾記錄的傳說,竟然真的存在與這片大荒之中。

「玄斗,你真的可以確定,我們腳下的這巨大漩渦,不是別的,就是你口中的瀚海龍宮么?」臉色變化數次,終於,楚雲忍不住開口道。

若是對方所言是真也罷,可若是玄斗記錯,他們腳下的巨大漩渦非但不是機緣,而是一場災難,那麼…他們停留在此地這般久的時間,豈不是正在慢慢向災難逼近?

「確定,不會有錯!浩瀚漩渦,遮掩蔚藍,更古龍宮,浮出水面!「

「這是一直在我們淺海域中所流傳的歌謠,我可以保證,在我們腳下的,絕對是傳聞中的瀚海龍宮!」

玄斗越說越激動,以至於到最後他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只是在一旁傻傻的憨笑。

「龍宮啊…想不到,竟然真的是龍宮,我有生之年,竟然可以前往龍宮?就是不知道,龍宮之中,可是有人魚公主?那可是凡俗中所流傳的天女,若是我能見上一面…那就真的死而無憾了。」

戈秋為了緩解眼前的尷尬氣氛,不禁笑著說道。

「就你這樣子,還人魚公主,你以為人魚公主會看上你?」一旁,有些看不下去的水月凌嘲諷道。

不過,還不等水月凌的聲音落下,忽然間,一道嘹亮的號角聲忽然從他們腳下的巨大漩渦中響起。

緊接著,在楚雲等人吃驚的目光中,一名背負巨大龜殼,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烏光的滄桑老者就這樣憑空出現在漩渦中央…

… 「那…那是…」

目光緊縮,就在深海漩渦中緩緩走出來一名背負龜甲的滄桑老者時,忽然,眾人身旁的戈秋瞪大雙眼,如星辰般閃動的明亮眼眸死死盯著腳下海流湍急的漩渦之景。

「龜…龜丞相?」

注意到戈秋的震驚,楚雲同樣深吸口氣,一臉如夢如幻的表情。

他做夢都無法想象,那等只有在傳聞中才有的無上存在,竟然真的會活生生出現在他們眼前。

「對了,玄斗,你可知道,瀚海龍宮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目光看著腳下巨大漩渦中屹立的龜甲老者,楚雲躊躇片刻,然後沖玄斗問道。

「為何出現?這個…我也不知道。」


聞言,玄斗一個勁搖頭,當初進入深海域中的海妖出來后全都失去記憶,他又怎麼可能知道,瀚海龍宮為何會出現?

「難道是因為八玄通靈天?亦或者,是兩尊天玄境聖主交鋒所引起的波動。」見玄斗一個勁搖頭,楚雲喃喃一聲。

不過,還不等他話音落下,緊接著,眾人腳下的巨大漩渦便開始劇烈翻滾,無數宛如遠古猛獸的驚天海浪不斷從龜甲老者腳下的漩渦中央湧出,欲要將四周的海域給徹底吞沒。

嘩!嘩!

風雲變色,海流逆轉。

兇猛如猛獸的波濤海浪不斷在大海中掀起一道道令人畏懼的波浪,它們就像是大荒世界上正遷移的古老族群,此刻正不斷衝擊遠處的通天海柱,欲要將這些因荒地之力而從海域上升起的八道海柱徹底湮滅。

轟轟——

海波蕩漾,翻滾起伏。

最終,在楚雲等人詫異的目光中,無數因通天海柱崩碎而懸浮在虛空中的海水紛紛化作巨大雨點,狠狠向無盡海域砸去!

良久。

直到巨大的海面已經徹底平息下來,那屹立在巨大漩渦中的龜甲老者才滿意點點頭,如浩瀚星空般的幽深目光落在被金色眼眸所籠罩的虛空之上。

「天機眼?原來是它在呼喚我?我說如今的大陸,還有什麼可以散發出如此玄妙的力量。只是可惜,老夫還是來晚了一步,不然,若是能見到那擁有天機眼的修士,也不枉我此行前來。」

幽幽嘆了口氣,龜甲老者看著遠處被定格在虛空中的永恆畫面,忽然伸手沖著頭頂一點。

頓時,扭曲的空間之力從他手中迸發,強悍如海流般的藍色光幕不斷從他指間湧出,紛紛襲向遠處被無數金色光幕遮蓋的浩瀚虛空。

「不好,那古老生靈要幹什麼?」見腳下漩渦中的龜甲老者突然對荒幽聖主和水月老祖交鋒的虛空出手,楚雲暗道一聲不妙。


不過,憑他如今的實力,又如何染指這等古老存在的術法?


就在楚雲剛想出手抵抗一二時,忽然間,一股磅博的海壓從浩瀚虛空上方傳來,將他身軀狠狠震退數步。

「楚兄,楚兄你沒事吧?」

一旁,戈秋幾人見楚雲忽然身體後退,紛紛上前一步,一臉關切道。

「我沒事,不過看來,那『龜丞相』應該不是心惡之人,不然,憑他剛剛的手段,我就是有再多的命,也活不下來。」

臉上苦澀一笑,就在楚雲目光準備眺望向遠處被浩瀚水幕衝擊的蒼穹時,忽然,他目光一縮,身軀微微晃動,下意識驚聲道,「竟然…消失了?」

「消失了?什麼消失了?」

眾人見楚雲開口,目光順著他眼眸所望看去。

不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