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去請了,這胖手尋出這麼大動靜,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伴隨著聲音響起,姬長信和上官吟空已經結伴而至,從樓上走了下來。

感受到周小小強達九冠的魔力波動,姬長信夫妻二人第一時間就走了出來。畢竟,至尊強者,尤其是庚金系的至尊強者在大陸上可沒有幾位。

「姬大哥,小弟貿然前來,還請大哥恕罪。」周小小大步上前,來到姬長信夫妻二人面前,深施一禮。以他的修為和地位,如此作為已經是給足了姬長信夫妻面子。這傢伙乃是天下第一商會會長,論做人的圓融,自然是其他至尊強者所無法比擬的。他身上不但沒有至尊強者那種高高在上的傲氣,反而有幾分商賈的富貴氣,甚至是淫蕩氣。「胖子,你這麼大張旗鼓的來魔師公會做什麼?看你這樣子,到像是要將這裡拆了似的。」童幻夢真嫵媚

周小小看到姬長信和上官吟空,心中再急也必須要依足禮數,姬長信的話語雖然有些不滿,但眼神中更多的還是帶著幾分戲謔。畢竟,在他們面前,周小小就像是個小弟弟一樣,這和修為無關。

其實,姬長信夫妻吞到周小小也是大吃一驚,雖然有些年沒見了,可這胖子還不到;八十歲啊!修為竟然就已經達到了九十六級的程度,甚至還要超過姬長信。 周小小的到來令姬長信夫妻二人有些吃驚,一個是因為周小小高達九十六級的實力,另一個就是好奇於他此行的日的了。以周小小的身份地位,來到魔師總會中竟然第一時間釋放出自己的陰陽冕,再加上他那一臉急切的樣子,很明顯,他這是為了節省時間才這麼做的。可是,有什麼事情能讓他這樣的強者、天下第一富豪如此急迫呢?還是找上魔師公會。

旁邊的希洛和沃佛此時都已經鬆了口氣,有兩位至尊強者出面,自然就沒他們什麼事了。

這是他們這些至尊強者的問題了。姬長信和上官吟空本來之前已經打算離開魔師總會了,但因為姬動突然帶來了那近乎神跡的陣法,兩大至尊強者都選擇留了下來,一個是為了研究姬動所帶來陣法的奧妙,另一個也是因為姬動的請求。是姬動請他們留在這裡的。

「姬大哥,這次你可要幫幫小弟啊!要不然小弟可就慘了。一秒鐘幾十萬啊!」周小小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姬長信,哪有一點至尊強者的自覺。

姬長信笑罵道:「行了,體運大富豪,還跑我這裡來哭窮么?少跟我來這套,什麼事,直接說吧。你這麼著急,難道就是來找我們的?我可不記得和你有什麼生意來往。」

周小小苦笑道:「我這次確實是為了生意上的事而來,是來找你們那位好玄孫姬動的。這小子,哎,真不是一般的讓我頭疼啊!」

一聽周小小提到姬動,姬長信和上官吟空的眼神頓時變得謹慎起來。在他們心中,這個玄孫可是他們的至寶。平等王一脈除了這樣的絕世天才,甚至可能是未來大陸最高至尊,他們又怎能不重視呢?周小小身為傻有錢商會會長,可以說是屬於另一個層面的人,如果他和姬動有過節,可不是容易處理的事。

「胖子,什麼生意能讓你親自跑過來,又和姬動有什麼關係?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動姬動一根汗毛,不只是我饒不了你,朝陽兄那邊,你也小心吧。」姬長信是知道這胖子和陰朝陽關係密切的,當初在他還沒有成為傻有成商會會長的時候,陰朝陽曾經救過他的命,胖子對陰朝陽可以說是言聽計從的。

周小小一臉痛苦的樣子,臉上的肥肉簇擁著,令一雙小眼睛都有些看不到了「姬大哥,我是不能不來啊!我們傻有成商會,突然被兩大帝國拒之門外,這麼大的事我能不來么?我說一秒幾十萬確實有些誇張了,但如果說是一分鐘幾十萬,那是毫無問題。」

姬長信吃驚的道:「你說什麼?有兩大帝國將你們拒之門外?還會有這種事?哪個帝國會得罪你們傻有成商會,又和姬動有什麼關係。」此時他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傻有釕商會在大陸運營五百年,底蘊之深厚,甚至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相比的。官方都要讓他們幾分,突然兩大帝國將其拒之門外,在姬長信看來,這機會是無法想像的。

周小小道:「還不是你們中土帝國和東木帝國么?如果只是東木帝國的話,還好辦一些,說句大話,我們商會如果全力施壓的話,他東木帝國也承受不起。問題是,還有你們這大陸第一強國啊!中土帝國也宣布斷絕與我們商會的一切合作,並且要求我們商會吞半個月內全部退出中土帝國境內。這份損失我們可承受不起。商不與官斗,我只是個生意人。這不是,趕快就跑過來了么?」

姬長信皺眉道:「胖子,你不是拿我尋開心。巴。你要說別的國家還可能,我們中土帝國為什麼要與你們商會斷絕往來?我怎麼從沒聽說過?」要知道,現在中土帝國的政局,實際上就是掌握在平等王一脈手中的,姬雲生、姬夜殤這爺孫倆早已將當今陛下姬雲祿架空。這樣重大的事情,沒有他們的首肯,是不可能完成的。

周小小嘆息一聲,道:「這件事也怪我們商會自己,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那天姬動帶著學員們離開傻有錢酒店后,陳思璇讓滅絕戰神陳龍傲傳回東木帝國的話起了作用,或許是她那一句威脅太過強力,東木帝國在短時間內,宣布拒絕與傻有錢商會一切貿易往來,並且禁止傻有錢商會在東木帝國做生意。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傻有錢商會總部,引起了巨大震動,傻有錢商會成立五百年,經歷過的風雨、磨難也不少,但像這樣被一個國家拒之門外卻還是第一次。誰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而就在這時,從中原城傻有成酒店的消息傳了回去,姬動被酒店那位總絡理拒之門外的事也到了總部。

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人將這兩件事聯繫在一起,身為商會會長,周小小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兩個消息,頓時大為震怒,立刻下達命令,免除了那位總經理的職務,直接調回總部受審。就在他從姬動身上聯想到和姬動在一起的東木聖女陳思璇的時候。中土帝國這邊又傳來了令傻有成商會震驚的消息,中土帝國也同樣宣布,斷絕與傻有錢商會一切貿易往來,同時勒令傻有錢商會所屬一切,包括資產在內,在半個月之內必須全部撤出中土帝國,否則一律沒收。這一招可以說比東木帝國更狠。東木帝國多少還留下了幾分餘地,中土帝國這邊卻是連半分餘地都沒有留下。

周小小自然坐不住了,和商會議事團大吵一架,再他將這三件事聯繫到一起之後,議事團中微弱的質疑聲瞬間平息,心中亢不大罵那位酒店總經理。為了商會的利益,也為了挽回姬動這個近乎完美的繼承人,周小小立刻準備動身出發,前往中原城來協調這件事。也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極具震撼的消息傳來,熾火學院副院長姬動,帶領三十名熾火學院平均不到三冠的學員,在與天干學院的比試交流中,力挫陰陽學堂排名前三十的學員,以一種神奇的陣法,震驚魔法界,總會與中土帝國聯合發表聲明……

得到這個消息,周小小連將那位總經理生死活裂的心都有了,他本就極為看好姬動,但也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夠帶來如此之多的奇迹。沒辦法,他只有以最快速度從西金帝國首都跑來中原城解決這件事。第一個找上的自然是魔師公會,在他想來,剛剛威名遠播的姬動,定然是留在這裡的。可惜,他還是未晚了一步。

聽完了周小小的講述,姬長信面沉似水「行啊!胖子,挖牆腳挖到我們平等王一脈來了?挖牆腳也就算了,你手下的人竟然還敢來敲打敲打我家姬動,你自求多福吧。吟空,我們走。」說完,姬長信轉身就是,一點也不給胖子留面子。

「大哥、大嫂,你們別是啊!」周小小趕忙衝上前攔住二人,一張胖臉都快變成苦瓜了「我錯了還不行么?何況,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啊!是手下人不懂事。我回去一定嚴懲。而且,兩大帝國斷絕與我們公會來往這件事,估計也不是姬動的主意吧。這也算得上是無妄之災了。姬動那邊我一定會去解釋,不過,是不是先讓中土帝國恢復了與我們商會的貿易?不然對我們來說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姬長信一甩衣袖,淡淡的道:「胖子,我只是一閑雲野鶴,中土帝國的事我做不了主。你應該去找當今陛下才是。更何況,做錯了事就要承擔責任,不是什麼人都能被隨便敲打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姬動會答應繼承你這商會會長的位置,不過,我是絕不會同意的。如果想讓我們中土帝國恢復與你們之間的貿易,你還是應該去找姬動,沒有他開口,我相信,中土帝國這次是不會給傻有錢商會這個面子的。

聽了周小小的敘述,他就已經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毫無疑問,這是姬雲生和姬夜殤這爺孫倆搞出來的,就是要給姬動出氣。而身為玄祖,更是對姬動無比看重的他,自然不會反對,心中反而是極為支持的。姬動現在可是他們心中的禁臠,這可不只是簡單的面子問題。

「大哥,我也想找這個小子,但你總要告訴我,他現在什麼地方啊!」周小小哀號道。他是真鬱悶,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突然變成了大麻煩,讓他怎能不痛苦呢?其實,損失一點錢財,倒不在他眼中。傻有成商會底蘊豐厚的狠,而且這次犯下大錯的更是議事團中的反對派,毫無疑問,經此打擊,反對派本就不強的力量更是受到了致命的摧毀。他擔心的是姬動這個繼承人,好不容易才讓人家答應成為商會繼承人的,要是因為這次的事姬動再不理會他這邊,他豈不是還要痛苦的為商會服務幾十年么?更何況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找到一個比姬動更好的選擇了。

姬長信沒好氣的道:「我也不知道這小氣帶著他的夥伴們去了什麼地方。你那傻有成商會號稱天下第一,消息網路足以超過任何一個國家,難道你逆找不到他么?」

「我……,可是,我們現在正在被中土帝國驅趕,這讓我怎麼找啊!萬一短時間內找不到,這次損失可就慘重了。要不,姬大哥你看這樣如何,小弟一直仰慕魔師公會,這次既然來了,準備捐贈魔師公會一些鈽財,就一百萬金幣吧,我也不讓大哥為難,只要允許我們公會不撤出中土帝國帑匕行了。」

暫時停業一段時間,損失畢竟還不會大大,但如果非要撤出,不撤出的全部沒收,那對傻有錢公會來說,可就是極其巨大的損失了,像傻有成酒店這種固定資產可是怎存也不可能撤走的。

姬長信沉吟片刻后,點了點頭,道:「好吧,逕件事我就幫你一次。不過,你最好還是儘快找到姬動,時間長了,恐怕我的話也未必管用。」

周小小這才鬆了口氣,心中暗嘆一聲,姬動啊姬動,你這臭小子,竟然給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當初對你實在是低估號-,怎麼也沒想到,你的態度竟然能夠影響到兩大帝國。

「大哥,我聽說姬動帶來哪些學員有個非常不錯的陣法,你看,能否讓我參觀一下?」

姬長通道:「如果你是準備回去說服西金帝國皇室的話,當然可就在周小小為了傻有成商會奔波,並且發動商會全部力量尋找姬動的同時,姬動已經帶領著夥伴們通過迷霧沼澤第二次進入了地宮之中。

這一次自然要順利的多了,除了弗瑞和姬動以外,其他人都可以憑藉自身魔力得到那神奇陣法的認可,被直接引入,至於姬動和弗瑞,當世能夠難住他們的事情絕對不多。姬動直接發動混沌之力,又一次清空了那法陣的力量,帶著弗瑞強闖而入。

進入地宮,姬動將眾人各自分配到屬於他們的宮殿之中,自己和弗瑞兩人則進入了火系宮殿開始修鍊。

這次他們的時間並不多,主要目的就是讓每一名夥伴都將五行法陣牢記心中,並且能夠領悟其中一些。眾人的修為比當初姬動和姚謙書未的時候要高的多,有-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領悟幾個最基本法陣顯然是毫無問題的。

「姬動,你那天神擊的奧義再給我講講吧。不知道為什麼,練成了滅神擊第一重之後,我就再難寸進了。而這個技能的作用極大,如果應用得當,就算是九冠魔師也無法承受我們一擊之力。」弗瑞對姬動的天神擊一直都很感興趣,雖然這個技能只能近身使用,看上去有些雞肋,可它的威力卻大大了。 姬動微笑道「師兄,滅神擊我可沒有藏私啊!好。我們技術切磋一下吧。」

當下,姬動又將滅神擊的奧義為弗瑞講解了一遍。聽了他的講述之後,弗瑞問道:「那這麼說,這滅神擊的進步主要就是在練習次數以及對魔力的控制能力上了?我的靈魂之力雖然比不上你,可是相差也並不會太大,而且我自問對滅神擊的領悟還是可以的,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凝聚后的魔力始終只能保持壓縮一倍的情況而已。不論我如何努力,都無法再增強了。

姬動想了想,道:「難道是因為混沌之力的緣故么?我在控制魔力的時候,有混沌之力因素在其中。滅神擊從第一重進化到第二重,感覺上就是水到渠成的。壓縮一舟到壓縮兩倍,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困難,直接就突破了。從第二重到第三重也是如此。三倍壓縮后,魔力爆性也會變的更強。這幾乎是隨著我的魔力進步度以及滅神擊使用次數自然而然的進步。只是在進入第三重之後,我才明顯感覺到滅神擊修鍊有些困難了。從第三重道第四重,似乎是一個瓶頸。如果能突破這個瓶頸,滅神擊的力量應該還能升華。」

弗瑞無,奈的道:「好吧,那我就再試試,小師弟,我必須要提醒你,這滅神擊的作用對於你來說絕對是巨大的。你千萬不要以為它必須近身才能揮效果就忽略它。在我看來,這滅神擊真實的實力絕對就是它這名字顯現出來的。先不說它修鍊到後面會否出現特殊的變化,但是對魔力進行九倍壓縮這種逆天的效果出現,那麼,這一擊上去,由九冠魔師揮,恐怕威力都要直追終極必殺技了吧。說滅神也未必就是誇張。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修鍊。還有一點,我必須要告訴你,在從聖邪島回來之後,我也已經開始領悟到混沌的奧義,雖然還沒有你精深,但也能夠調動一些了,因此,這滅神擊無法繼續修鍊與混沌無

一邊說著。弗瑞抬起右手,眼中藍紫色光芒一閃,下一刻,一道若隱若現的乳白色電光已經圍繞著他的手掌跳動起來。頓時,空氣中的魔力波動變得奇異起來,令姬動大為驚訝。他這才知道,弗瑞在與自己比試的時候竟然還隱藏了他這混沌之雷的力量。聖邪島大劫,固然令姬動和弗瑞都陷入了極致的痛苦之中,但毫無疑問的是,這次巨大的打擊也令兩人的修為都再上重樓,有了全新的突破。

看姬動陷入沉思之中,弗瑞道:「我猜到了一種可能;天之玉的神奇,絕不只是擁有混沌那麼簡單,它能夠烙印技能,也能烙印那技能原主人的精神意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之所以無法領悟到滅神擊更深的奧義,就是因為少了這份意志的存在,恐怕除了你之外,也沒有人能再真正學會這滅神擊了,除非有一天你修鍊到第九重,真正領悟了它全部奧義,才能再傳授給別人吧。」

聽弗瑞這麼一說,姬動頓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確實,當初在吸收那塊天之玉的時候,自己分明感覺到這個技能完全烙印在了自己的靈魂深處,而他教給弗瑞,也不可能用自己的靈魂去烙印,靈魂這東西即是虛無縹緲的,又是神妙無方的,沒有人敢說真正的領悟它的奧秘。

弗瑞拍拍姬動的肩膀,「雖然我不能練,但幸好能練的人是你。好好努力吧,其他的技能更多只是技巧,但滅神擊卻絕對是一個需要積累的能力。不說別的,其他技能最多只是因為你的魔力提升而相應的提升威力,滅神擊卻絕對不是,我估計,等你突破到第四重的時候,一定會有驚喜現。到了那時候,恐怕我也就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了。」

論魔力,弗瑞可不一定在姬動之上,憑藉著雙系存續法陣的作用,姬動完全有可能在段時間內擁有過弗瑞的魔力,面對弗瑞,他最大的差距還是在神器上。弗瑞已經能夠完美的應用他那雷獄神斧,而姬動對火神之劍的掌控卻非常有限,這才是為什麼他無法戰勝弗瑞的真正原。

姬動明白,如果滅神擊能夠再做突破的話,那麼,配上自己的六重咒殺,就算不附加任何其他技能,其本身也足以媲美單體初級必殺技。

在修鍊的經驗上。弗瑞明顯是要過自己的,他的話相當於為姬動開啟了一扇嶄新的大門,在這一刻他已經決定。接下來地宮中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將放棄對五行法陣更多的理解,全都用來修鍊滅神擊,爭取早日突破到第四重。也看看這滅神擊到了第四重后究竟會產生怎樣奇異的變化。

一個多月的時間在修鍊中度過是很快的,尤其大多數人都在領悟五行法陣,這時間過去的就更快了。弗瑞和姬動共同在火系宮殿中修鍊,弗瑞繼續領悟五行法陣,而姬動則全身心的練習滅神擊。對於他來說,最期待的滅神擊突破效果自然是突破后能夠將其應用在遠程攻擊上,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滅神擊就絕對是一個逆天的技能了。姬動完全有信心憑藉它來挑戰九冠強者。

可惜,滅神擊的修鍊並不是那麼順利,一個多月的刻苦努力,姬動幾乎是不眠不休的修鍊,但到了即將離開的時候卻依舊沒能完成突破,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滅神擊已經修鍊到了第三重橫峰,可就是無法衝破那最後一層的阻礙。隱約中,姬動感覺到這極具實戰意義的技能,恐怕真的要在實戰中才能突破了。

出了地宮寶藏。第一次接觸到五行法陣的幾人都有種全新的感覺,哪怕是阿金也是如此。

弗瑞看了看眾人一個個衣衫襤褸的樣子,不禁失笑道:「我們現在可真不像是天干聖徒。這樣吧,大家先找個地方休整一下,然後就去聖邪島。」

對於弗瑞的話,大多數人都沒什麼反應,當然不是因為他們不尊重弗瑞,實才立行法陣帶給他們的震撼大大,雖然凡經涌討傳送法陣凰」炮宮,可他們一個個還沒能清醒過來。而這種沉浸其中的感覺對於領悟五行法陣也是極其重要的。

姬動沉吟道:「我看這樣吧。大家這些天也十分疲倦了。而且對於五行法陣領悟也到了關鍵時刻。就不用都去聖邪島了,時間上也已經有些來不及。師兄,不如就我們兩個一同前去,他們就去天機城等我們好了。」

弗瑞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天機在天機城等我們呢;讓他們先去匯合。我們去一趟聖邪島后就回來,也不會耽誤多少時間。」

「姬動老師,讓我和你一起去聖邪島吧。」正在這時,不遠處的陳思璇突然開口了。她的眸光依舊清明,似乎並沒有因為對五行法陣的領悟而影響到心緒。

「你?你去聖邪島幹什麼?」姬動沉聲道:「你才剛剛。加入天干聖徒之中,更需要多花時間領悟五行法陣,你就不用去了。」

「可我已經領悟的很好了。聖邪島也算得上是聖地,我還從沒有去過,正想見識一下。」陳思璇有些固執的說道。

姬動眉頭微皺,「領悟的很好了?五行法陣一共九個」你能領悟幾個?只要你領悟到四個以上,這次我就帶你去。」

聽了姬動的話,陳思璇不禁笑了,如果是別人,當然無法在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領悟四個五行法陣之多,可她是誰?她的前世乃是烈焰女皇啊!對於各種魔法元素的感知、掌控,魔力的變化,可以說是神級的意識。在這種情況下,她領悟五行法陣自然也要比其他人容易的多了。

嫣然一笑中,陳思璇雙手已然抬起,光芒閃爍,一條綠色光帶已經在她身前盤繞成圓圈,奇妙的乳白色蓮花在其中綻放,正是極致乙木魔力的展現,當這朵蓮花完全盛開的同時,熟悉的五行法陣氣息已經悄然呈現在了姬動感應之中。

「乙木凝聚法陣。」姬動不禁暗暗讚歎,這陳思璇絕對是今天才,當初自己剛剛從地宮中出來的時候,恐怕對凝聚法陣的領悟都不如她這麼深刻吧。看她使用起來毫無生澀感,顯然是已經真正的領悟了這凝聚法陣的奧義。

伴隨著乙木凝聚法陣的出現。其他產、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陳思璇身上,畢竟,這麼多天以來,他們修鍊的就是五行法陣。

就在這時,光芒一閃。魔力再次出現了變化,乙木凝聚法陣悄然迴轉,漂浮到陳思璇背後,兩片巨大的花瓣光彩舒展開來,做出翱翔之狀。

「乙木翱翔法陣?」這一次姬動可真是驚訝了,要知道,陳思璇本身可是沒有飛行能力的,只是憑藉著她那永恆之鎧才能夠飛行。在五行法陣中,這翱翔法陣應該是最後領悟的幾個之一,只有修為突破了九冠之後,魔師才能不受元素干擾破空飛行,像姬動這樣擁有鳳舞龍蛇變的異類自然是極少數。可陳思璇竟然能夠領悟這個法陣,看上去還深得真髓,這就令姬動不得不吃驚了。

陳思璇當然不會飛,憑藉永歸之鎧也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領悟,可她前世還是烈焰時可是能夠任意翱翔的,領悟這個法陣自然不在話下。

緊接著,陳思璇的乙木法陣再次出現變化,從翱翔轉存續。再由存續轉同化,最後定格在傳送法陣之上,身影一閃一現,顯然是回歸地宮之後又傳送了回來。

五個,她竟然領悟了五個法陣,除了阿金之外,其他人都用震驚的目光看著陳思璇,要知道,現在的姬動也不過就領悟了五個法陣而已。陳思璇領悟的這五個,和姬動領悟的五個一模一樣。當然,這也是因為姬動沒有將更多時間用在五行法陣的修鍊上,可這才多久?進入地宮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在法陣領悟上,陳思璇竟然已經追上了姬動。她的魔力也同樣達到了七冠,她才十九歲啊!在眾人中,年紀最小的一個。如果說之前還有人質疑她是否合適乙木聖徒這個位置的話,那麼,現在再沒有誰會說什麼。

如果不是姬動本身是極致雙火系的擁有者,陳思璇所體現出的天分還要在他之上了。

「老師,我現在可以跟你一起去了吧。」陳思璇俏生生的問道。

看著她,姬動實在是有些無奈,不論自己如何拒絕,這個完美的女孩子就是越挫越勇,從來沒有說過什麼過激的話,更沒有玩那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把戲,就只是默默的跟在自己身邊,只要自己讓她跟著,她從來不提任何過分要求。更是對自己照顧的無微不至。這樣一名完美的女孩子能做到如此,就算是百鍊精鋼也要化為繞指柔了,要說姬動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卻不能動心。他隱隱能夠感覺到,陳思璇這是等自己主動的愛上她。毫無疑問,這是最聰明的做法,也是最令姬動無可奈何的做法。姬動有些怪異的現,自己甚至有些怕這個女孩子了,怕自己有一天真的會愛上她。從而背叛烈焰。

「好,那你就跟我們一起去吧。」姬動點了點頭,他心中已經有了想法,讓她看到自己祭奠烈焰,也未必是壞事。讓她明白自己有多麼愛烈焰,或許是令其知難而退的好辦法吧。

「我也要去。」渺渺抬起頭,目光也漸漸恢復了清明,她可沒有去詢問姬動或者是弗瑞,人家自己有坐騎,看她那堅決的目光大有你們不帶著我,我就自己毒的意思。

七月上旬就快過去了,目前我們的月票保持在前六的位置上小三的目標就是衝擊一下前三,大家幫幫忙吧。呵呵。多謝多謝。求月票、推薦票。 姬動看了弗瑞一眼,明顯發現弗瑞的神色上略微出現了片刻的僵硬,心中不禁暗嘆,看來師兄和自己一樣,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啊!不過,他雖然堅持自己一定要和烈焰在一起,卻絕對希望弗瑞能夠忘記痛苦,渺渺對於弗瑞來說,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或許就是他,℃中的另一種矛盾吧。

不等弗瑞開口,姬動已經點頭道:「好,那就,起去吧。搖錢樹,你帶著其他人去天機城和天機匯合,少則五日,多則十日,我們必回。

「好。」姚謙書答應一聲,在眾人中,他是領悟五行法陣最早的,當初和姬動一起時就有所領悟了。他和姬動不一樣,姬動有著神器火神之劍,兩大君王留下的靈魂烙印絕學,需要修鍊和實戰演練的東西大多,後來更是有了滅神擊和分身錯影這些技能。而姚謙書雖然不像姬動有這麼多千變萬化的強勢技能,但對自己的魔力、魔技修鍊的卻極為紮實。他對於五行法陣的領悟甚至還要超過弗瑞,已經整整領悟了七個法陣,正希望更進一步,自然不願多耽擱時間。

令姬動原本有些擔心的阿金竟然也沒有提出任何異議,並沒有要和他們一同前往的意思。自從那天阿金改口同意陳思璇加入天干聖徒之後,姬動一直覺得有些怪異。

在來地宮的路上,阿金就變得更加沉就了,話比以前更少,這樣的變化令姬動有些擔心卻又無可奈何,他也不知道阿金是怎麼想的,更不會主動去解釋什麼。

嘹亮的龍吟聲響起,姬動和弗瑞分別召喚出了大衍聖火龍和紫雷罐天龍,姬動向陳思璇道:「既然渺渺也去,你就做她的銀翼海東青吧。我的大衍聖火龍性格暴躁,恐怕會傷到……」他話才說道這裡,眼睛卻已徑直了。

剛被召喚出來的大衍聖火龍,居然已經匍匐在地,五糧液的大頭直接探到了陳思璇身前,甚至還在她身上輕輕的蹭了蹭,怎麼看也沒有半分性格爆烈的意思,反而極為溫順。

陳思璇似笑非笑的看向姬動「姬動老咎,您的大衍聖火龍似乎很喜歡我呢。我就坐您的龍吧。」

沒等姬動開口拒絕,五糧液竟然連連點頭,一點也不給姬動面子,把大頭低到了陳思璇面前。

這樣的情況不論是姬動還是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看到,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怪異起來,大衍聖火龍這能夠壓制同類巨龍的一代聖龍,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難道它們也會貪戀美色?可是,它們似乎本身就是女性啊!

看著姬動目瞪口呆的樣子,陳思璇噗哧一下,已經縱身而起,悄然落在五糧液頭上。

姬動很無奈,他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用力的思考後,他告訴自己,這應該是因為陳思璇那極致乙木魔力的關係。陳思璇的魔力充滿了龐大的生命氣息,是任何生物都喜歡的,身上更有永恆之鎧這件生命女神的神器以及自己暫時借給她恢復永恆之鎧魔力的生命之核。吸引大衍聖火龍也不是沒可能的。

可憐我們這位一代聖王,判斷的一點都不正確,陳思璇吸引茅台和五糧液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她是烈焰。

龍族,是最鉸銳的種族,儘管烈焰只有一絲神識殘留,茅台和五糧液也能第一時間判斷出來。它們在孵化的時候,用了姬動的鮮血,但同時,烈焰付出的卻要比姬動更多的多,它們對於烈焰又怎會不親近呢?可以說,它們能夠擁有現在這樣的力量,全都是烈焰賦予的。

弗瑞上了自己的紫雷罐天龍,有些好笑的看著心不甘情不願登上茅台背後的姬動,正在這時,身邊卻突然多了一人,渺渺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我的銀翼海東青最近在閉關進化,姬動的大衍聖火龍性格暴戾,我就和你坐紫雷耀天龍吧。」一邊說著,在弗瑞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接轉過身,坐在了他身前的位置,雙手抓住紫雷耀天龍背上龍鞍,大有你趕我我也不下去的意思。

弗瑞一陣無語,前一刻自己還想取笑小師弟呢,可誰知道后一刻自己的麻煩也來了。感受著其他人有些戲謔的注視,弗瑞沒好氣的道:「雷霆,走。」

紫雷耀天龍雙翼拍打,如同一道巨大的紫色閃電一般騰空而起,另一邊,大衍聖火龍身體輕擺,也騰入半空之中。姬動和陳思璇分別站在茅台和五糧液的龍頭之上,伴隨著那黑白雙色的神龍騰空,兩人大有種飄然若仙的美感。

阿金站在地面上,遙望著空中漸漸消失的身影,俏臉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雙拳下意識攥緊。為什麼,為什麼你走了又回來了?為什麼我感覺有了希望的時候希望就此斷絕。是的,你救了我的命,可你也讓我無比痛苦。主人啊主人,我究竟該怎樣?」阿金姐姐,你也喜歡姬動,對不對?」藍寶兒的聲音悄悄的在阿金耳邊響起。阿金全身一震,扭頭看向同樣臉色蒼白的藍寶兒,伸開手臂,輕輕的摟了摟她「傻丫頭,不要多想了,我們不會有機會的。」

藍寶兒低下頭「我不明白為什麼,烈焰女皇不是我能相比的,可是,這個陳思璇才剛剛認識姬動,為什麼……

阿金搖了搖頭,道:「你還是對姬動不夠了解,他不會愛上你、我,也同樣不會愛上陳思璇,他愛的,就只有烈焰,我的主人。」在這一刻,她心中突然好受些了,想起姬動那一頭白髮,想起他讓自己刨開胸膛時的樣子,此時的阿金,心中剩餘的就只有祝福。希望他們能夠真的在一起吧。也只有她,才能配的上他吧。主人,姬動,我會祝福你們的。

從諾丁森林迷霧沼澤到東海海濱還是有一段不短距離的,姬動四人在兩頭九階巨龍的全速飛行配以翱翔法陣的情況下,也足足飛了兩天兩夜才遠遠的看到了東海。

聖邪島早已沒有了任何遮蔽,紫雷耀天龍和大衍聖火龍還在高空之中,眾人就已經夯到了那橫梗於大海之中的壯觀景象

在姬動和弗瑞的控制下,大衍聖火龍與紫雷耀天龍緩緩停在天空之中,弗瑞、渺渺和陳思璇臉上的神色各有不同,而姬動的目光中,卻已經充滿了灼熱。

哪怕他們距離眼前的震撼還有十公里以上,也能清晰的看到那接天連地的龐大火牆。濃艷的紅蓮天火的隔絕甚至比當初的萬雷劫獄界還要徹底,不論大海之中風浪如何巨大,也無法接近到那龐大的紅蓮天火附近,璀璨的火焰,帶著奪目光彩,徹底的阻隔了兩片大陸之間的聯繫。

姬動的嘴唇抿的緊緊的,雙拳緊握,胸前不斷起伏著,正是這眼前的紅蓮天火拯救了光明五行大陸,但也正是因為眼前這紅蓮天火的釋放,令他失去了一生的摯愛。可以說,這片無邊無際的火焰是烈焰的心血所寄啊!如果不是釋放了這樣一個強大的超必殺技,或許烈焰在面對殺神修普若靳的時候就不會死。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烈焰,當初你為什麼要留給我一個任務,為什麼不讓我隨你而去,你可知道,我一個人活在世間有多麼痛苦么?」姬動喃喃的輕嘆著,全然沒有注意到聽了他這句話后,站在五糧液頭頂JL的陳思璇已經緊咬下唇。

正在這時,遠處一聲洪亮的大喝響起「姬動,你這臭小子總算是現身了,快急死老夫了。」伴隨著聲音傳來,一道金光宛如流星一般,帶著燦金色的尾焰直奔這邊而來。

龐大的庚金系氣息令陷入回憶中的四人同時一驚,下一刻,那團金光已經在他們不遠處停了下來。可不正是傻有錢公會會長周小小么。」是你?」姬動看著周小小,臉色頓時一沉。他的出現頓時令姬動想起自己在傻有錢酒店的遭遇。能給他好臉色才怪。」可不就是我么,姬動,我找你找的好苦啊!」胖子一臉苦相,臉上的肥肉都要攢在一起了似的。」你找我幹什麼?」姬動冷冷的說道。

周小小嘿嘿一笑,道:「當然是賠禮道謙了,千錯萬錯,都是我胖子的錯,你大人大量,給個機會行不行?」

看著胖子那有些猥瑣的笑容,姬動的臉色緩和了許多,不論怎麼說,周小小都是一位擁有九十六級強大修為並且領悟了混沌之金的絕世強者。這樣一個人陪笑著在你面前承認錯誤,之前的事情也並不算很大,姬動心中的怒氣也算是消了。

「你沒錯,又不是你得罪了我。不過,我很懷疑你在傻有錢商會的地位。一個酒店總經理都不把你的話看在眼裡。你這商會會長當的也不怎麼樣吧。」姬動淡淡的說道。

胖子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別提了,我都快氣死了。這麼跟你說吧,在傻有錢商會內部,按照規矩,永遠都是分為兩派的,一派就是在歷屆會長掌控之下,大約擁有議事團三分之一的成員,另一邊則是另外三分之二。這是為了制約商會會長的存在。畢竟,這個會長經過商會培養,擁有強大的力量和實力,如果不加以制約的話,很容易令商會走向滅亡。你遇到的那個酒店的總經理,就是那三分之二的議事團成員之一。當然,這次他犯下大錯,已經被免職了。不過我說,姬動小子,這件事雖然是我們商會不對,你也不用大動干戈吧《一下斷了我五分之二的生意,你知道胖子我有多心疼么?」「我斷了你的生意?」姬動疑惑的看務胖子,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周小小看了一眼姬動身邊的陳思璇「東木帝國、中土帝國先後斷絕與我們商會之間的往來,不就是因為你在傻有錢酒店的事么?小子,你和我裝什麼傻?」他一直以為,這些事都是姬動授意的。姬動也順著周小小的目光看向陳思璇「這件事你知道么?」

陳思璇明確無誤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是我讓東木帝國斷絕與傻有錢商會往來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們侮辱了姬動老師,就是侮辱了我。這件事我當然要管。所以我讓人通知了父皇。」

聽了陳思璇這番話,不只是姬動,弗瑞和渺渺也是大吃一驚。傻有錢商會他們都知道,這天下第一商會對大陸的影響力他們也很清楚,從之前的話中,他們已經聽出,眼前這胖子,分明就是傻有錢商會會長,一位庚金系的至尊強者。

他們對姬動和陳思璇的關係也不是十分清楚,本來以為兩人是情侶,可從姬動的表現又看得出他對這位東木帝國而來的少女並沒有那份愛戀。對於陳思璇的身份,姬動並沒有隱瞞什麼,早就告訴過他們。可他們也想不到,陳思璇對於東木帝國的影響力竟然這麼大。

不論是東木帝國還是中土帝國,斷絕與傻有錢商會之間的往來,固然會令傻有錢商會損失巨大,但同樣的,兩大帝國的損失也絕不會小。更何況還隨時有可能面對傻有錢商會的全面報復。這擁有著五百年底蘊的龐大商會可不是誰都敢於得罪的。

姬動的驚訝也是因為陳思璇的影響力,不論怎麼說,陳思璇也只是一名公主,她竟然能夠影響到東木帝國做出如此決定,這實在是姬動沒想到的。」胡鬧。你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會令東木帝國有多大損失么?」姬動皺眉說道。

陳思璇嫣然一笑,彷彿是在述說著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似的,淡然道:「我只知道我的老師被人欺負了。損失點錢財算什麼,只要能為你出口氣,我就認為值得。就算賠上整個東木帝國又算什麼?」 「我的小姑奶奶,你這口氣倒走出了,可我受得了么?胖子一臉的無語,他更是沒想到,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竟然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陳思璇哼了一聲,道:「你們傻有成商會內部的矛盾牽連到姬動老師,就是不行。不論怎麼說,你們也只是一個商會而已。如果五大帝國堅決要將你們從大陸上剿滅,恐怕你們也不可能存活下來。不過,既然你親自未道歉,也算你有誠意了。回頭我寫封信給父皇,讓他恢復你們傻有錢商會的生意就走了。」

周小小實在是有些欲哭無淚,甚至是有苦說不出,這小倆月的時間,傻有備商會可以說是損失慘重,雖說商會底蘊深厚不在乎這點錢,可是這件事對商會的名聲打擊卻是難以估量的。尤其是其他商會,無不在暗中拍手稱快。「好吧,姬動,那中土帝國這邊,是不是你也給我寫封信?」「中土帝國?」姬動疑惑的看著胖子「這邊我也同樣不知道,我根本沒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周小小無奈的道:「你不說不代表別人不說。反正中土帝國那邊現在更強力,不但斷絕了我們的生意,還要沒收呢。」

姬動略微思考片刻后,點頭道:「好吧,我給你寫信。」

周小小身上帶著紙筆,趕忙送了過來,姬動和陳思璇各自寫信一封,算走了卻了這件事。

接過逕兩封信,胖子大大的鬆了口氣,不論怎麼說,這件事總算是解決了,對傻有成商會雖然有所損失,但也絕不是傷筋動骨的。把信收好,他向姬動道:「姬動小子,沒想到你還是很好說話的。我本來以為你會難為我一番呢。」姬動皺眉道:「在你眼中我就那麼不講理么?」

周小小趕忙賠笑道:「當然不走了。否則我怎麼會選你做我的接班人?對了,這次我把你要的東西帶來了。給你……」一邊說著,只見他大手一揮,一團濃郁的金光包裹下,一個錦盒破空而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