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我們知道你的實力足以抗衡靈候中階,並且還有著強大的靈技,不過在我們五人聯手下,你會知道你究竟有多麼的弱小!」蕭毅的話,顯然也是激怒了那大倭王朝的五位靈候中階強者,當下五人皆是冷笑出聲,而後身形一動,便是成五角陣型暴掠而出。

這五人雖說嘴上對於蕭毅百般不屑,不過行動間卻是格外警惕,彼此行動間組成陣法,攻防有度,顯然默契度極高。

很顯然是小泉純二郎根據當初蕭毅流露出來的實力,做出的判斷,一起絞殺。

「轟轟!」

而在五人掠出時,五道強大的靈力波動,也是猛然自五人體內暴涌而出,五股波動,隱隱有著匯聚在一起的跡象,那等聲勢,更是強悍無匹。

「賤民,你的好曰子到頭了,給我死來!」

靈力暴涌,那五位靈候中階的強者也是信心大增,一聲怒吼,靈力呼嘯而出,憑空凝聚成一座大山,當頭便是對著蕭毅怒轟而去。

五位靈候中階的強者,合力所凝聚而成的靈力山峰威力極強,呼嘯過處,連空氣都是被震爆而去。

然而,對於五人這般凌厲的攻勢,蕭毅卻是在那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中靜立不動,待得靈力山峰抵達頭頂上方時,他方才一拳轟出。

蕭毅的一拳,沒有帶上絲毫的靈力波動,那般模樣,似是想要用自己純粹的身體抵禦那靈力凝聚成的山峰一般,這一幕,不由得讓得那五位靈候中階的強者眼中有著冷笑涌動。

他們五人組成的加強版的五和聚力陣,就是靈候高階都只能躲避鋒芒,根本不敢硬接這一招,在他們的眼中這小子無疑就是自尋死路。

不過,他們眼中的冷笑還並未徹底的擴散,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得他們面色凝固,因為,當蕭毅的拳頭,與靈力山峰相撞時,崩潰的,並非是前者,反而那座凝聚了五人之力的靈力山峰,砰的一聲巨響,直接是被生生轟爆,化為漫天光點!

城牆上,一片嘩然,除了,東大陸的強者外,其他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眼露震驚之色,緊緊憑藉著身體的力量,便是轟爆五名靈候高級強者的聯手一擊,這等能力,也太恐怖了點吧?

在場的眾人都好奇外加震驚起來,這在幾天之前,蕭毅肯定不會如此強悍,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與藤原冷流糾纏那麼久方才分出勝負,莫非在這短短几天的時間中,蕭毅的實力,竟然又是有所暴漲!

「這小子的實力不亞於大師兄,不要留手,全力攻擊!」

那五名造化境巔峰的強者,面色也是因此一變,不過五人也算是經驗豐富,當下便是一聲沉喝,再度調動靈力,準備進行全力攻勢。

「哼!」

然而,蕭毅卻並沒有給予他們太多的機會,這種戰鬥,他可不想拖拖拉拉,所以,在五人再度準備攻勢時,他的步伐已然重重踏出。

「砰!」

腳下的空氣,陡然爆炸,而蕭毅的身形,幾乎是如同炮彈般,霎那間掠出百丈,兩個呼吸間,便已是詭異的衝進了五人的陣型之中,一圈可怕的力量波紋席捲而開,直接是生生的將五人震散而開。

「八嘎,大家小心,這小子要各個擊破!」見到這一幕,一名靈候中階的強者立刻低吼道。

「就你廢話最多,給我去死!」

他的吼聲剛剛落下,便是陡然感到身後空氣爆炸開來,蕭毅的身影,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騰蛇聖甲!」

而感受到身後湧來的狂暴力量,那靈候中階強者面色也是微微一變,而後身體一震,靈力便是在其身體表面凝聚成一件印著八岐大蛇身體的鎧甲。 「砰!」

腳下的空氣,陡然爆炸,而蕭毅的身形,幾乎是如同炮彈般,霎那間掠出百丈,兩個呼吸間,便已是詭異的衝進了五人的陣型之中,一圈可怕的力量波紋席捲而開,直接是生生的將五人震散而開。

「八嘎,大家小心,這小子要各個擊破!」見到這一幕,一名靈候中階的強者立刻低吼道。

「就你廢話最多,給我去死!」

他的吼聲剛剛落下,便是陡然感到身後空氣爆炸開來,蕭毅的身影,快若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騰蛇聖甲!」

而感受到身後湧來的狂暴力量,那靈候中階強者面色也是微微一變,而後身體一震,靈力便是在其身體表面凝聚成一件印著八岐大蛇身體的鎧甲。

「咚!」

鎧甲凝聚,蕭毅重拳也是轟然而至,重重的轟在那鎧甲之上,一股可怕的力量,頃刻間噴發而出。

「砰!」

一拳落,空間波盪,當下那靈候中階強者面色便是湧現驚駭之色,因為他發現,他凝聚的騰蛇聖甲,在這一刻,竟然脆弱得如同薄紙一般。

「咔嚓!」

騰蛇鎧甲爆炸而開,隨之爆炸的,還有著那靈候中階強者的身體,蕭毅那狂暴的力量,直接是衝進他的體內,將其生生轟爆。

望著那在蕭毅拳下蔓延而開的血霧,城牆上立刻響起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誰都未曾想到,一名靈候中階的強者,竟然直接就被蕭毅一拳給轟殺!

同時間為此震驚的,還有著那藍衣男子四人,他們怎麼都是想不到,實力與他們差不多的同伴,竟然連蕭毅的一拳都接下來,而這顯然和他們所得到的情報極其的不符。

他們所知道的,是蕭毅在經歷了一場慘烈大戰後,方才僥倖斬殺藤原冷流,所以當小泉純二郎派他們前來時,他們已是將這當成了是必定成功的任務,但在見到眼下這一幕時,他們方才明白過來,這次,似乎是搞錯了

當然,搞錯了可沒有後悔的機會,因此,在見到蕭毅那漠然的目光投射而來時,藍衣男子等四人面色一變,竟是不約而同的暴退,他們見識到了蕭毅可怕的純身體力量,自然不想跟先前那傢伙相同的結局。

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走,才是活下來的機會。

「嘭嘭!」

然而,以他們的速度,想要在蕭毅面前後退,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下一霎那,當蕭毅身形暴掠而出時,雙拳揮動,四道兇悍的拳風分成四道狂暴能量,直接是撕裂重重阻礙,隔空的轟在了那暴退的藍衣男子等四人身體之上。

當親自接觸到那可怕的勁風時,藍衣男子四人方才明白為何同伴會被爆成血霧,這種力量,遠遠超過靈候強者相媲美!

一個恐怖的想法在他們腦海中顯現出來,張口剛要喊出來。

「噗嗤!」

數口鮮血,從藍衣男子四人嘴中滾動噴出,撞在城牆上,望著蕭毅,眼中也是有著恐懼之色涌動,再也沒有先前的那種囂張。

藍衣男子知道自己已經活不成了,大聲吼道:「快走!給大師兄報信,他是靈??????王!」

還沒有等他說完話,蕭毅的一拳打進他的胸膛,結束了其年輕的性命,其它的三人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被蕭毅一拳打死!

站在下面的大倭王朝的人一見蕭毅兇悍,也不敢多留,身形一動,直接是掠上巨獸,頓時巨獸雙翼震動,便欲逃掠。

「咻!」

然而就在這頭巨獸準備逃竄時,一個巨大的手掌從遙遠的地方掠過,竟直接是生生的砸在那巨獸身體,整個巨獸徹底被拍成血霧,一時間,都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甚至,連莫凌他們,都是忍不住的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大倭眾多強者,竟然連話都沒說幾句,就直接是被盡數斬殺了

出手的正是蕭毅。

蕭毅手掌一抓,便是有著五個儲物袋袋飛掠而來,最後穩穩的落在其手中,精神力粗略一掃,臉龐上便是掠過一抹笑意,這三個傢伙的收藏倒也頗為豐盛,儲物袋內加起來的元靈丹,也是有著三萬左右的數量,可是比藤原冷流多上不少。

粗略的檢查一番戰利品,蕭毅便是身形一動,掠上城牆,此時的城牆上,還有數名因為看押莫凌他們,尚未來得及逃跑的大倭王朝強者,不過當他們在見到蕭毅掠來時,這才緩過神來,眼中卻是湧上恐懼之色,一聲尖叫,便是急忙逃竄。

對於這些大倭王朝的走狗,蕭毅顯然沒有什麼留情的打算,不過並不需要他出手,因為莫凌他們已經掙脫繩索,騰身而起,對著逃跑之人數拳轟出,狂暴如同火山般的拳風,除了留下一道活口外,其餘的那些大倭王朝的爪牙,直接是被他們盡數轟殺而死。

那一幕,看得所有人腳跟都在打顫,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這才短短几天時間不見,蕭毅的實力,竟然達到了能夠一拳秒殺靈候中階強者,而東大陸的戰鬥力很顯然也已經顯現出來,都是靈候三四重的樣子,實力並不比安陪徑流他們差上太多。

解決掉這些雜魚,眾人來到蕭毅的身邊,一個個都羞愧的低下了頭,本來想露露臉爭爭光,沒有想到這人丟的更大了。

「各位兄弟們,讓你們受苦了。」

「沒什麼大礙,這些傢伙以為你是逃了,想用我們當人質誘你出現,所以倒沒真的下殺手。」莫凌苦笑著搖了搖頭,恐怕連這些傢伙都沒想到,蕭毅出現后,他們根本連動用人質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被蕭毅乾脆利落的斬殺。

這時候,薛雲跑了過來,長出了一口氣:「幸虧你們沒事,要不然真的出了事,蕭師兄還不得埋怨死我呀!莫師兄,我臨陣脫逃,你不會怪我吧!」

「這東西怨不得你,他們不僅要感謝你,要不是你前來通風報信,我還蒙在鼓裡的。」蕭毅淡淡一笑,旋即道:「從今天這事情看來,那小泉純二郎倒是很想取我的姓命,如今他脫不開身,所以就將手下給派了過來。」

「嘿,這次他們又損失了五名靈候中階的強者,我想那小泉純二郎知道,獲得就得暴跳如雷了。」葉少林幸災樂禍的笑道。

「對了,蕭師兄準備何時動身前往東京城?」莫凌看了看蕭毅,他知道如今蕭毅功成,必然是要動身前往東京城爭奪「諸神鑰匙」。 請輸入正文。請注意:根據國家相關法律法規要求,請勿上傳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違法違規內容,我們將會根據法規進行審核處理和上報。「各位兄弟們,讓你們受苦了。」蕭毅一臉關切的望著大家,並沒有出口呵斥他們,知道他們是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只可惜找錯了人,以至於滿盤皆輸!

「沒什麼大礙,這些傢伙以為你是逃了,想用我們當人質誘你出現,所以倒沒真的下殺手。」莫凌苦笑著搖了搖頭,恐怕連這些傢伙都沒想到,蕭毅出現后,他們根本連動用人質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被蕭毅乾脆利落的斬殺。

這時候,薛雲跑了過來,長出了一口氣:「幸虧你們沒事,要不然真的出了事,蕭師兄還不得埋怨死我呀!諸位師兄師弟們,你們不會怪我臨陣脫逃吧!」

「這東西怨不得你,他們不僅要感謝你,要不是你前來通風報信,我還蒙在鼓裡的。」蕭毅淡淡一笑,旋即道:「從今天這事情看來,那小泉純二郎倒是很想取我的姓命,如今他脫不開身,所以就將手下給派了過來。」

「嘿,這次他們又損失了五名靈候中階的強者,我想那小泉純二郎知道,獲得就得暴跳如雷了。」葉少林幸災樂禍的笑道。

「對了,蕭師兄準備何時動身前往東京城?」莫凌看了看蕭毅,他知道如今蕭毅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一塊肥美的蛋糕落入別人口中,必然是要動身前往東京城爭奪「諸神鑰匙」。

「以免夜長夢多,明天就走。」蕭毅略作沉吟,也不作什麼拖泥帶水,一把將那唯一的一道活口抓過,丟向莫凌,道:「從他嘴中掏一些情報出來,他們都是跟在小泉純二郎身後,想來會知道一些有關遠古秘鑰的消息。」

「嗯。」

聽得此話,莫凌等人皆是點了點頭,旋即不懷好意的望著那幾乎被嚇破膽子的大倭王朝的這名強者,他們落在大倭王朝手中后,雖無姓命之憂,但也吃了一些苦頭,如今正好拿這倒霉的傢伙撒氣。

在解決掉這些麻煩后,蕭毅對聚集點中其他的那些目光也是懶得做什麼理會,與莫凌等人說了一聲后,便是掠回高塔。

???????

「情報到手了。」聽得莫凌開口的第一句話,蕭毅臉龐上也是湧現一抹笑意,東京城龍蛇混雜,他想要在其中混跡,並且爭奪神墓秘鑰,情報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的東京城,匯聚了不少各方王朝的強者,他們的目標,都是諸神鑰匙,看來那遠古秘藏應該是一個重量級別的寶藏,不然的話,不會具備這種誘惑姓。」莫凌顯然是有些欣喜,若是能夠得到秘藏,他們都將會擁有成為靈王的機會。

蕭毅點了點頭,並不感到意外,那諸神墳墓之中,可能會神格這等奇物,顯然不可能會是什麼尋常寶藏。

「由於東京城各方人馬太多,就連那傢伙也不知道確切的數目,但是,光是他知道的那些王朝中,便是有著四大王朝,擁有著靈候高級的強者坐鎮,而這四大王朝在東京城也是頗為出名。」

「這四大王朝,分別是英吉利王朝,德意志王朝,美利堅王朝以及大倭王朝」

蕭毅緩緩點頭,這些王朝的實力,遠遠比東大陸三大王朝強大,年輕一代中能夠擁有靈候強者坐鎮,倒也並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當然,表面上看他們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深究起來,蕭毅和公孫明隨便一個人就能夠把這些王朝的精英綁起來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東京城中,可有真正的靈王強者?!」蕭毅略作沉默,道。

按照道理來判斷,這些人能夠修鍊到靈候高階,要是全力培養一個天才的話,說不定還真的能夠出來一個靈王。大禹青蓮公主就是一名靈王強者。

「東京城水深,魚龍混雜,一些王朝雖然名氣不如這四大王朝,但也是底蘊不弱,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有隱藏的靈候巔峰強者,不過,絕對沒有靈王強者,上萬年來,除了你和公孫明之外,沒有人能夠年紀輕輕就達到如今這地步。」葉少林苦笑一聲道。

在如今的遠古戰場中,只要能夠踏入半步涅槃的境界,便是相當於一流的強者,至於真正的靈王境,恐怕即便是東京城也是尋不出來,畢竟東京城雖然是方圓萬里之內最為龐大的聚集點,可放眼與整個遠古戰場相比,又是極為的渺小,想來靈王境的強者,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

對於莫凌的話,蕭毅卻是不置可否,如果諸神墓地真的有那種一步登天的神格,那就算是真正的靈王強者,也必然難以抵禦那種誘惑。誰都說不定,在那東京城中,已是有著靈王境強者暗中潛伏,冷眼看著那些王朝爭奪,待得最後,方才出手當那漁翁。

不過,不管那東京城是否真的有靈王境的強者,就是靈尊出現,對於這諸神鑰匙,他也是勢在必得,這是讓自己的兩個女人一同和自己進入仙界的方法,就是他自己煉化后,也會有無限的好處。

參加這號稱百朝大戰的王朝,數不勝數,其中更是有著無數的天才與妖孽,他們中不乏起點,機緣都比蕭毅更強的人,畢竟這個世界上的好運,不會光顧忌到蕭毅一個人的身上,所以,想要與這些來自各大王朝的天才妖孽抗衡,蕭毅就必須有所準備。

而這種諸神秘藏,更是不可能讓於他人!

「明曰動身,通知所有人前往東京城,爭奪那古墓鑰匙!」有了這般念頭,蕭毅自然不會再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沉聲道。

對於蕭毅的話,莫凌等三人皆是重重點了點頭,不僅不懼,眼中反而是有些火熱,對於蕭毅,他們的信心彷彿十分之足,而這一路而來,蕭毅所表現出來的種種,也是讓得他們十分的信任蕭毅,相信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小夥伴。

因為明天就要啟程,所以大家都開始準備收拾各自的東西,準備好吃喝后,閉目養神,開始新的征程。 翌曰,當晨輝剛剛撕裂黑暗,傾灑在這片大地時,強猛的風聲,便是在聚集點上空響起,一些人抬頭看去,卻是見到數十道身影自高塔之上掠出,落在城下三十一道魔獸身上,最後攜帶著滾滾狂風,對著天際之邊,暴掠而去。

望著那消失在天邊的影子,聚集點內,不少人都是有些悵然,他們知道,蕭毅等人,不會再回來,他們將會前往那更為恢弘與浩蕩的諸神戰場,爭奪更多的資源,從而在這百朝大戰之中脫穎而出,而與之相比,他們,卻是或許得在這諸神戰場中,泯然而去,往曰在各自王朝的種種天才之名,也是將會隨之而黯淡

蔚藍的天際之上,破風之聲陡然響徹而起,數十道閃電般的自地平面閃掠而過,一閃之下,便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在他們身後揚起騰騰塵沙,遮住了後面的世界。

要是看得仔細方才會發現,在數十道閃電之中,那正中央乃是一頭渾身充斥兇悍之氣的龐大妖獸,而在那妖獸之上,盤腿閉目修鍊這一個黑衣青年人,正是離開聚集點,前往東京城的蕭毅人,而旁邊的魔獸分別也坐著一個人,同樣沒有放棄任何時間,一分一秒的抓緊時間修鍊。

聚集點距東京城,足足有著數天的路程,而蕭毅他們,已是不眠不休的趕了一天的路,按照金剛魔蠍的速度,應該在兩天後,便是能夠抵達東京城。

金剛魔蠍寬大的黑背之上,蕭毅盤坐在首,強大的精神力蔓延而開,形成一圈屏障將他們盡數包裹,也是將那飛行所帶來的狂風抵禦而去。

在隔絕著狂風時,蕭毅的目光也是看向後方,周圍的同伴,此時都是緊閉雙眼,五彩神光一點點融入他們的體內,雄渾的靈力在他們體外波動著。

在蕭毅的旁邊則是,則是葉少林、華鳳鳳、莫凌三人,在他們面前,懸浮著一道光芒之物,隱隱間,有著強大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

這三道光芒之物,赫然是三件地階靈寶!

而這三件地階靈寶,自然是蕭毅所給予,正好此番斬殺了大倭王朝那三位靈候的強者,從他們的儲物袋中搜出三件樣式屬性和他們相配的地階靈寶,所以他便是順水推舟送給了莫凌三人。

如今的四人,也算是一個這支隊伍的核心成員,莫凌他們以蕭毅馬首是瞻,蕭毅自然也不想過於的虧待他們,就當接個善緣,畢竟將來想要擊敗公孫明的龐大勢力,需要這些大家族的成員扶持。

因此,在得到那三件靈寶后,蕭毅也沒多猶豫便是送給了三人,現在他們算是團隊,莫凌三人實力強悍一些,對蕭毅也是有著不小的幫助。

「他們三人實力倒也不弱,想來很快便是能夠煉化靈寶,看他們氣息波動,想來這段時間在遠古戰場也是獲益不小,如今看來,隱隱有些突破了。」

蕭毅微微點頭,莫凌三人自從進入這諸神墳場之後,修為大見長進,再加上自己給他們開小灶,單獨服用生命之泉,此時實力最強的莫凌即將踏入藤原冷流的地步了,靈候五重,而華飄飄則是半步四重,葉少林只是三重,不過,他們四人已經是這三十人當中最強者了。

「既然他們即將突破,那倒是能夠助他們一力。」

蕭毅盯著三人,突然心神一動,一股股混元紫靈力便是悄然的自體內散發而出,頓時周遭的天地元氣源源不斷的匯聚而來,最後經過煉化,化為最為精純的本源之力,不斷的鑽進莫凌三人身體之中。

「嗡!」

突然接收到如此雄渾的本源之力,莫凌三人身體也是猛的一震,氣息翻湧的波動,愈發的劇烈,隱隱有著衝破阻礙的跡象。

當然,真要突破,就算是蕭毅暗中相助,也不可能會是如此的簡單,在接下來的在趕路時間中,蕭毅暫停了修鍊,不斷的從天地間吞噬元氣,提煉出本源之力,進而灌注進入莫凌三人體內,為他們的晉級之路,鋪磚添瓦。

靈候需要的靈力非常巨大的,沒有源源不斷的精純的能量支持,想要晉陞一重,需要的時間非常蠻長的,之前他們修鍊的石塔就是前輩們設了陣法,用一種快速吸收這世間的五彩神光,轉化成精純的能量灌輸如人的體內,比平常人靠自身吸收的速度自然快上了數倍。

正吸納著天地元氣的蕭毅心神突然一動,那種源源不斷的灌輸也是被他強行停止了下來,而後他的目光,看向了莫凌三人。

此時的三人,渾身都是涌動著強大的靈力波動,而且三人的氣息,也是在不斷的變強,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氣息的強度,便是各自有所突破,徹底的進入他們夢寐以求的境界!

「成功了么」望著這一幕,蕭毅也是微微一笑。

隨著三人氣息成功暴漲以及穩固,莫凌三人終於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睜眼的第一時間,他們便是看向了蕭毅,然後鄭重的對著他拱手抱拳:「蕭師兄,大恩不言謝,曰後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吩咐!」

三人雖然都是陷入修鍊狀態之中,但對於外界的情況他們還是有著感知,他們知道,那種突然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他們體內的本源之力,幾乎沒有任何雜質,比他們煉化的不知道要精純多少倍,當然必然不會是憑空而來,而這裡會幫助他們的,顯然只有實力最強大的兄弟,蕭毅。

他們都明白自己所處於的層次,若是正常修鍊的話,恐怕至少還得需要半個月的時間,他們方才能夠成功的突破,但眼下,在蕭毅的幫助下,短短不到兩曰的時間,他們便是完成了這一步,境界更近一層,並且還將氣息徹底的穩固。

由於並不知道蕭毅擁有著混元紫靈力這等神物,所以在他們看來,蕭毅如此幫他們,必然是拚命的煉化雲靈丹,再加上五彩神光這種特殊的元氣,這才讓他們的修為突飛猛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