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啊,鴻鑫說,他不讓起來,誰都不許讓他起來,我要是讓他起來,鴻鑫會生氣的……」

這……

下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麼小的孩子,難道就這樣一直跪在雪地里嗎?

小聶錚再怎麼倔強,也只是個孩子,終歸是堅持不住了。最後,牙關一咬,倒在了雪地里。

家裏的老管家,把聶錚抱了起來,進了屋子裏。

葉婉蓉看見了,害怕的直哆嗦,「不行,不行的,鴻鑫要是知道了……」

「太太!」

老管家紅了眼。

「聶先生狠心,可你是阿錚的親媽啊,再不抱進來,阿錚就要沒命了!這事,我來扛!」

老管家當即,給遠在景城的聶老打了電話。

在電話里,老管家是哭的老淚縱橫,「老爺,這事,你不能不管啊,阿錚少爺發着高燒,這是要鬧出人命的!」

聶老一聽,當即血壓飆升。他這是生出了個什麼孽障東西?就算再怎麼不喜歡葉婉蓉,自己的親生兒子,連命都不顧了嗎?

「抱進來,請醫生,他要是鬧起來,就讓他滾來見我!」

「是,老爺。」

當下,小聶錚被塞進了暖和的被窩,醫生也隨後進了家門……

那一次,小聶錚在床上躺了一個禮拜。

聶鴻鑫並沒有回來找他算賬,事實上,聶鴻鑫後來幾乎就不回來了。

葉婉蓉和他這個兒子,像是被他給遺忘了。

回想起來,聶錚都會不寒而慄——冷,徹骨的冷。所以,在所有季節中,他最討厭的,便是冬季。

想起這些,聶錚眨了眨眼,但眼底是乾澀的。

他不是女人,母親葉婉蓉有哭泣的資格,而他沒有,他的心,早就是冷的了……

聶老還在那一頭說着。

「阿錚,不能再耽擱了,聶家這塊,有多少人盯着,你不知道嗎?你遲遲不回來,是要給別人機會嗎?阿錚,爺爺老了,撐不了多久了。」

聶錚長嘆口氣。

「爺爺,我知道了,等我把手上的工作結束吧。」

「哎,好。」聶老點點頭,掛了電話。

握着手機,聶錚眉頭深鎖——就這樣放過聶鴻鑫?他到底是不甘心的。

轉身,一抬頭,看到了一個久違的身影。

即使是聶錚,在這一刻,也沒有做到處變不驚。那個人是……聶鴻鑫?

這不是聶錚吃驚的地方,聶錚吃驚的是,聶鴻鑫身邊的人,竟然是宋菲雪?

這段時間,聶錚一直沒有宋菲雪的消息。

不是說,她跟着劇組去了國外嗎?她怎麼會和聶鴻鑫在一起?

宋菲雪正和人說笑着,一抬頭,也看到了聶錚。笑意,瞬間僵住。

「怎麼?」

聶鴻鑫注意到宋菲雪的異常,順着她的視線看了過來,見是聶錚,扯扯嘴角。

「聶先生,好巧。」

聶錚蹙眉,微一頷首。

聶鴻鑫看了看一旁的宋菲雪,笑了起來,「聶先生,你看,你自己不好好珍惜,有些東西,就守不住不是?」

聶錚的臉色越發難看。

「聶先生。」宋菲雪朝聶鴻鑫笑了笑,「我過去,和小聶先生說兩句話。」

聶鴻鑫倒是很大方的樣子,「行,不過,不能太久哦。」

「好。」

宋菲雪點點頭,聶鴻鑫朝聶錚眯了眯眼,先進去了包廂里。宋菲雪這才朝着聶錚走了過來。

宋菲雪揚唇,「聶先生,好久不見。」

聶錚皺眉,「菲雪,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宋菲雪像是沒聽懂,笑了起來,「聶先生,你問的什麼,我不是太明白。」

聶錚皺着眉,懶得和她打啞謎。

抬着下頜,指了指包廂門,「你和聶鴻鑫,是怎麼走到一起的?」

「哦。」

宋菲雪恍然,撥了撥鬢髮。

「你是說這件事啊,沒什麼啊,我最近想上一部新戲,剛好,聶先生能幫我牽線。」

嗯?

聶錚怔愣,宋菲雪的工作,一直有專業團隊在替她運作,根本不需要她自己跑資源。

這些,是聶錚對她當年恩情的回報。

聶錚蹙眉,「你需要嗎?」

「怎麼不需要呢?」宋菲雪笑着反問,「聶先生,我已經被你甩了,你不再是我的靠山了,我難道不該替自己的未來做些打算嗎?終究,是靠不了你一輩子的。」

聶錚默然,臉色不太好。

「怎麼了?」

宋菲雪揚唇,「難道,我說的不對嗎?聶先生,你可以讓我依靠一輩子嗎?」

聶錚些微凝滯,搖搖頭。「不能。」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宋菲雪不是他要過一生的愛人,他對宋菲雪的照顧,終究是會到頭的。

「可是……」聶錚擰眉,「你犯不着去找聶鴻鑫,我還是能保證你的資源……」

「不需要。」

宋菲雪搖頭,依舊淺笑着,但拒絕的語氣卻很冰冷。

她抱着胳膊,甚至有些嘲諷,「聶先生,你既然不能一直照顧我,那麼,就到這裏為止吧。」

聶錚一滯。

宋菲雪當然把他的表情都收在眼底,她最是了解聶錚。她知道,聶錚不愛她,可是,卻會很痛苦!

「好。」

聶錚頷首。

「如果,這是你的選擇,我無話可說。可是,菲雪,我提醒你,聶鴻鑫是只老狐狸,他能這麼多年都沒倒台,證明他遠不像你想的那樣愚蠢。」

「嗯。」宋菲雪笑着點頭,「那挺好啊,跟聰明人合作,我才會得到好處,不是嗎?」

「菲雪,你……」

聶錚默了默,還是說到。

「聶鴻鑫不是什麼善類,你想好了,是不是能全身而退。」

說完,轉身要走。

「阿錚!」

宋菲雪突然,叫住了他。聶錚頓住腳步,側過身子,看着她,只是不說話。

「我知道,我得不到你了。」宋菲雪說着,瞬間,紅了眼眶。

。 第666章必有一死

「不過——」

韓夢話還沒說完,又立即補充了自己的要求:「你出去的時候,要順便把我也拉出去。」

她的腿在車子滾下山坡的時候結構受損,本就是人工製造的雙腿,這會兒知覺全無,根本不能支撐她爬出這輛車!

這也是為什麼必須要有一個人在前面拉她出去的原因。

「好。」

秦舒只瞥了眼她腿上的情況,便欣然同意。

三人為了在絕境中博取生機,暫時達成了互助關係。

石千南率先靠近唯一的車窗出口,秦舒和韓夢則小心翼翼控制自己的重心和位置,保持車子的穩定。

石千南成功脫困,然後下一個就是秦舒了。

她已經挪到了車窗口,正要出去,韓夢拽住了她,鄭重提醒道:「記得拉我!」

一秒記住https://m.net

秦舒回頭看了她一眼,點頭,然後繼續往車窗外爬。

她很快就順著車門爬到了樹榦上。

車子里,韓夢激動地伸長了脖子,將手伸向她,急切地催促道:「快拉我出去!」

秦舒轉過身來,低頭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卻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韓夢急了,臉上露出厲色,「秦舒,我們可是說好了的,你必須把我一起拉出去!」

秦舒扯了下唇角,依舊不為所動默默地看著她,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垂在身側的手掌微微蜷起。

韓夢擔心她反悔,不得放低姿態,一改平日的囂張,好聲好氣地說道:「秦舒……我知道你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不會說話不算數的,對不對?幫我出去,有什麼話,我們可以在外面慢慢說。」

嘴上這麼說著,她心裏面卻氣得不行。

秦舒這個臭女人居然敢在這種時候擺譜,讓自己低聲下氣地求她,等脫險之後,一定要弄死她!

韓夢藏起了眼底的殺機,用脆弱無害的目光看著秦舒,努力地朝她伸長手臂,「秦舒,幫幫我……」

秦舒終於有了反應,似乎做了某種決定,微握的手掌終於鬆開,朝韓夢伸去。

韓夢激動不已,下意識屏住了呼吸,狂熱的目光直勾勾盯著她的指尖。

只是那隻救命的手伸到一半,卻收了回去。

「你?」韓夢狐疑地看著秦舒,心裡突然生出不好的預感。

秦舒將手背在了身後,彎身看著她,冷冷一笑,「韓夢,被人捉弄的感覺怎麼樣?」

「秦舒?!」韓夢難以置信地看著她,想罵人,被理性硬生生憋了回去,「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只要你拉我出去……」

秦舒眸光暗了暗,緩緩說道:「好,我想要的是……你死。」

「……」

韓夢怔愣了一瞬,然後,終於慌亂了起來:「你騙我?!說好要救我出去的,你怎麼能出爾反爾?!秦舒,你作為醫生,不是最崇尚救死扶傷的嗎?你現在違背承諾,見死不救,那就是在殺人!你一定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殺人兇手吧!聽我說,只要你幫我出去,我們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韓夢,你弄錯了,這是你欠我的。」

秦舒不為所動地看著她,細數起兩人的恩怨來:「你幾次三番想置我於死地,我心愛的人也因為你的算計和惡意報復,多次命在旦夕!」

「醫者固然應該救人,不應殺人。可是……你算是人嗎?你算過沒有,你手上沾染了多少的人命?被你活活燒死的韓墨陽,你忘了嗎?」

秦舒眼中閃過一抹冷厲之色,森寒地盯著面色逐漸慘白的韓夢,說出最後一句話:「你是人間惡魔,死有餘辜!而我,沒有殺你,只是不想出手救你,如此而已!」

最後一個字落下,秦舒不再停留,毅然地爬下樹榦,遠離此地。

車裡,傳來韓夢尖銳刺耳的謾罵:「秦舒,賤人!你竟然騙我,竟然騙我——」

「不救我就是殺我!哈哈,你這個賤女人,想不到我韓夢竟然栽在了你的手上!你給我等著,我……」

轟—— 風火島東邊淺灘,大大小小的礁石嶙峋於此,這是朱邪一行人在地圖上定下的一個匯聚點。

朱邪來到這裏的時候,百里玄、頌臻均在此處,而且已經點燃了篝火。

本來,他們定的計劃就是在這裏過夜,頌臻又拿到了補給,一旁的礁石上擺放了很多方便食品,靈氣水果,甚至還有具備靈氣的飲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