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李麟想了不想便拒絕。雖然接觸不多,但他知道,這丫頭是鎮北侯夫婦的心肝寶貝,之所以將她獨自留在鎮北侯府就是為了保證她的安全。李麟自然不會枉做惡人,再加上小蘿莉雖然有些實力,但到了戰場上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李麟都不敢說自己能夠在戰場上活下來更不要說還要帶著一個大麻煩。小丫頭古靈精怪,絕對不是省油的燈,李麟可不是去遊玩,自然不會自找麻煩。

「憑什麼你們都去就將我留下,不行,我也要去。」小蘿莉小姐脾氣上來了,不管不顧的說道。

「張沖,保護好羅小姐,如果她出了事本皇子唯你是問!」李麟不想糾纏,直接將這個大麻煩丟給張沖。

張沖臉色一苦,鎮守費城已經夠麻煩了,還要看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小祖宗,剛來費城時,羅二小姐指著三皇子鼻子破口大罵的事情他可是記憶猶新。三皇子都拿她沒辦法,自己只是個小小的校尉就更加應付不了了。張大校尉從未像今天這般憋屈過。

「你不帶我,我自己去!」小蘿莉調轉馬頭就要離去。鐵甲衛如同一道黑影后發先至,一掌將她打暈。然後如同拎小雞一樣將她從棗紅馬上拎下來,近乎粗暴的丟給張沖。

「看好她,這裡就交給你了!」說著,李麟麻利的跳上小蘿莉的棗紅馬。這匹馬一看就是曰行千里的名駒,李麟自然不會放過,更何況騎走了棗紅馬,小蘿莉就算醒了沒有相熟的戰馬也難以逃出城去。

「嘶……」棗紅馬認主,李麟猛然跳上它的背讓它瞬間暴跳如雷。

「給我老實點!」李麟眼底一寒,凜冽的殺機籠罩胯下戰馬。那凝如實質的殺氣讓棗紅馬四蹄一軟,差點趴下。李麟收起殺氣,棗紅馬渾身一輕,碩大的馬眼恐懼的看向李麟。好馬不吃眼前虧,棗紅馬真的害怕了,為了小命,它毫無馬格的投誠了。

「駕!」李麟一夾馬腹,棗紅馬展開四蹄,向北方賓士而去。但凡名駒皆有靈姓,更何況小蘿莉這匹棗紅馬體內有著稀薄的靈獸血統,對於強者自然有感應。李麟身上凝如實質的殺機不是虛假,棗紅馬欺軟怕硬,只能委委屈屈的服從。至於前主人醒來會不會被氣死,棗紅馬已經顧不上了。

鐵甲衛同時跳上張沖騎來的戰馬,緊隨李麟而去,只留下抱著小蘿莉羅珊呆愣的張沖。

「希望殿下一路平安,天佑我大唐!」張沖對著李麟遠去的身影說道。然後苦著臉進入鎮北侯府。將羅珊交給府中的管事,然後他又調來一什人馬駐守在鎮北侯府外面。

(未完待續) 縱馬出了費城,李麟帶著鐵甲衛一路向北。城外並不是李麟想象的大草原,而是山巒起伏,草木旺盛的山林。兩側高山密林間不時響起獸吼鳥鳴,道路兩側不時出現野獸的身影,展現出一幅生機勃勃的自然景像。

棗紅馬不愧是千里名駒,短短一刻鐘就徹底將費城甩在視野之外。費城距離第一道防線只有三十里,以棗紅馬的腳程,一個多時辰就可以趕到。而且城外官直通北方,李麟也不擔心走錯了路。

越過一片山坳,李麟突然感到身上一寒,一股驚悚的感覺不可抑制的在心底升起。

李麟勒緊馬韁,整個人臉色沉下來。又是這種感覺,從出了燕京這已經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御林軍將軍胡言受大皇子指示,意圖在中軍大營襲殺他,甚至還準備了對付鐵甲衛的藥物,對李麟來說簡直是必殺之局。這次剛剛出了費城又來了這種感覺,說明前路極度兇險,貿然前行有姓命之危。

「繞路!」李麟調轉馬頭,向著東北方向疾馳而去。從山勢來看,那邊應該有河流,而且是東西走向的大河,只要沿著河流必然可以繼續北上,避開前面這段兇險的路程。

兩騎剛剛沒入山崗,兩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現在李麟他們做停留的地方。

「他們逃掉了!快追!」其中一個身穿白衣的青年仔細勘察了一下,目光鎖定了東北方向的山崗。

「副會長,不就是個中級皇朝的皇子嗎,哪裡需要浪費這般功夫。等到我們神狼皇朝的大軍一到,整個大唐都要被徹底毀滅,一個區區皇子到時候還不是死無葬身之地。」另外一個黑衣中年人開口說道。

「赫連供奉,那小子身邊跟著一個二品王座的鐵甲衛貼身保護,就算皇朝大軍攻破費城,那小子在鐵甲衛的保護下可能連毛也傷不了。這次本少爺請你來是希望你能夠牽制住那個鐵甲衛,本少爺自己動手收拾他。」白衣青年正是天狼商會副會長北澤嘯月。李麟猜測的不錯,他離開費城確實是去報信了。否則黑狼皇朝先遣的三十萬狼軍也不會來的如此迅速。而在完成任務之後,北澤嘯月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感到異常的憋屈,自己一個先天一品王座,天之驕子,竟然被一個實力弱小的中級皇朝皇子憑藉外力逼得那般狼狽。跟著自己的商會隨從更是被殺的殺,關的關,到現在依然落在李麟的手中生死未知。他雖然完成了上面交給的任務,但獨自一人逃回來還是引起不少人的詬病。世家子弟雖然比別人更容易獲得機會,但也比普通人承擔更多的麻煩。

「算了,你既然不怕麻煩,我自然無所謂。況且大唐的鐵甲衛也讓我很是好奇。究竟大唐是用什麼方法控制先天高手的?如果這種手段落到咱們神狼皇朝,那必然會是大功一件。」天狼商會供奉赫連戰說到這裡,心底也有些興奮。

「不錯,大太子也對大唐鐵甲衛的事情很是好奇,如果我們搞清楚,必然可以在大太子面前大大的漏把臉。」北澤嘯月略帶嚮往的受到。看來這個大太子很讓他尊重。

赫連戰點點頭,一向以商貿利益為重的天狼商會之所以會參與到皇朝征戰,正是因為其背後有神狼皇朝大太子的身影。

追了數公里,地上除了馬蹄印依然沒有看到李麟的身影。北澤嘯月臉上閃過一抹鬱悶之色,道:「他們的戰馬不錯,但卻選錯了方向。前面不遠就是黑水河了,那裡可是真的人跡罕至,這樣我們殺了他就更加無人知曉。事後只要將屍體向黑水河中一丟,就算是神仙也休想找到他。」

赫連戰點點頭,道:「我們也快點吧!如果他們真的在黑水河邊縱馬狂奔,引起高階靈獸的注意就不好辦了。」黑水河畔雖然人跡罕至,但卻是靈獸們的樂園,高階靈獸時常出沒,就像巡視自己的領地。就連先天高手都不願意輕易涉足。如果不是北澤嘯月許諾的好處足夠誘人,赫連戰是絕對不會陪他走這一趟的。

嘩啦……隔著老遠就聽到水流聲,李麟臉上露出喜色,他知道自己距離前方大河已經不遠。對於黑水河,他也只知其名,並不清楚自己急速靠近的正是這條充滿危機的大河。他來到費城時間太短,又忙著安置大軍,又是忙著沖穴練功,忽略了對周圍的了解。否則他絕對不會向著黑水河方向而來。

「不好!他們追上來了!」敵人並沒有掩飾身上的氣息,兩道浩瀚的武道精芒衝天而起。


「先天高手!其中一道最起碼在先天二品王座之上。」迅速判斷出雙方的實力,李麟自然知道根本不可敵。


戰馬奔騰的雖然快,但和先天高手不計損耗的腳程相比還是有些差距。雙方的距離在快速接近。

李麟一咬牙,命令鐵甲衛勒緊馬韁,停留下來。同時,鐵甲衛身上屬於先天二品王座的武道精芒衝天而起,並挑釁的向著兩名追擊者發出一聲咆哮。

丟車保帥,李麟也只能寄希望於鐵甲衛能夠攔住兩人,為其脫身爭取時間。棗紅馬似乎也感受到了什麼,瘋狂的向向著前方大河的方向奔去。

幾分鐘之後,在李麟的後方傳來巨大的轟鳴聲,先天高手全力交戰就算是隔著數公里都可以感受的到。

李麟拔出匕首,狠狠的扎在馬屁股上。棗紅馬吃痛嘶吼,速度倍增。

「逃吧!這裡沒你的事了!」李麟靈巧的從馬背上翻下來,然後向著山林中衝去。戰馬速度雖然比他本人要快,但目標太大,對先天高手來說,那奔揚的馬蹄聲就像是指路明燈,暴漏著他的方位。當然,李麟放棄棗紅馬,也是希望棗紅能夠吸引追擊者,為其逃離爭取時間。至於棗紅馬的命運如何,李麟已經沒有心思去考慮了。兇險,前所未有的兇險!

身體沒入叢林中,李麟心中的躁動突然減弱了很多。前世密林執行任務的感覺再次縈繞在心頭。

「沒想到今生我還有被逼到這一步的時候。」李麟苦笑,但是腳下卻絲毫不含糊。他靈巧在林間閃過,枯枝斷葉皆無變化,彷彿他就是一陣微風吹過,不留一點痕迹。

李麟對於先天高手的能力不太了解,他不知道自己在叢林中能否徹底的隱藏住身形,他目前也只能盡全力隱藏行跡。鐵甲衛已經被他棄掉,兩名先天高手的圍攻,鐵甲衛撐不了多長時間。雖然有些惋惜鐵甲衛的損失,但和自己的小命相比,李麟還是分得清輕重的。而沒有了鐵甲衛的保護,之後的路要全靠他自己了。

呼——!

一陣微風吹過,正在飄忽前行的李麟突然身體一僵,心底一沉。

「他們分開了!」李麟虎牙緊咬,最危險的情況還是發生了。敵人看來從始至終的目標就是他,面對鐵甲衛的阻攔,只留下一人牽制。另外一人卻快速追擊而來。

嘶——!

遠處傳來一聲嘶吼聲,李麟臉色一變,立刻調整方向,向著奔騰的大河衝去。他知道,棗紅馬肯定是被追上了,而且還遭了毒手。

現在的他連報仇的心思都起不了,只是一味的向前沖,想要逃出生天。

可惜,先天高手的神秘遠超他的想象,即便他不斷的變換前進的方向,如芒在背的感覺依然存在,而且壓力越來越大。

越過一片山坳,前方一片千丈寬的大河出現在林面前。如果不是還能清楚的看到對岸,李麟或許會將其認為是一片海洋。

大河水流並不湍急,流水清澈卻不見底。在河邊岸灘上滿是野獸的足跡,但現在卻連一隻野獸影子都看不到。在他前方不遠處有十幾個樹根交錯形成的樹洞,樹洞深不見底,散發出幽深的感覺。不說樹洞裡面有沒有野獸,單是這麼明顯的地方李麟就不會藏。他可不想被瓮中捉鱉。

「該死!」李麟臉上閃過一抹絕望。除了十幾個樹洞,岸灘無遮無攔,他連躲藏的地方都沒有。感受到身後愈來愈近的殺機,一時間李麟也有些黔驢技窮。

在距離李麟千米之外,正在林間快速奔襲的北澤嘯月臉上滿是被戲耍后的羞惱。他堂堂一品王座竟然被敵人用如此拙劣的調虎離山計耍了。而且在剛剛追擊中,又幾次差點跟丟。如果不是李麟身上沾染了棗紅馬奔跑的汗液,留下淡淡的氣味。他也恐怕真的要追丟了。

「小王八蛋,你是逃不掉的。本少爺要是抓住你必將你抽筋扒皮,碎屍萬段。」北澤嘯月低吼道。他的氣機已經鎖定了李麟,絕對不會再讓他跑掉了。

衝到河邊,北澤嘯月傻眼了!

人呢?


萌妻不乖:陸少的私寵甜心 。怎麼現在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該不會是跳進黑水河了吧?」北澤嘯月有些遲疑的走到河邊。舉目四望,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最後他將目光看向那十幾個幽深的樹洞。

因為靠近奔騰的大河,沾染自棗紅馬的氣味早已經不可尋。否則北澤嘯月根本不用如此苦惱。

「出來吧!本少爺已經發現你了!」北澤嘯月深吸一口氣,對著那十幾個樹根形成的樹洞喊道。

樹洞靜靜毫無聲音,不要說李麟這樣的大活人,連個帶毛的兔子都沒有出現。這讓北澤嘯月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

(未完待續) 「小王八蛋,別以為躲在裡面不出來我就沒辦法,給我死來!」北澤嘯月鼓動真氣,一拳轟出,十幾個樹洞全部坍塌。就連上方生長的直徑兩米多的大樹也發出了斷裂聲,轟然倒向河中,砸起一片水浪聲。

「不可能!」北澤嘯月不可置信的吼道。他有些瘋狂的轟出十幾拳,樹洞被轟成了近十米的深坑。最終在深坑底部冒出一汪鮮血。

「哈哈哈——!就知道你躲在裡面!」北澤嘯月猖狂的笑道。

咕咚,咕咚……坑底突然產生一陣顫抖,一隻布滿鱗片的利爪從泥土中伸出來。緊接著一個猙獰的頭顱抖掉了身上的泥土。僅剩下一隻的冰冷眸子死死的盯著北澤嘯月。這不是李麟,竟然是一頭兩米多長的沙鱷魚。剛剛坑底湧出來的鮮血正是來自這頭沙鱷魚,它的一隻眼睛被北澤嘯月的拳頭打爆了。


「不好,這裡竟然有一窩沙鱷魚!」北澤嘯月臉色一變。沙鱷魚本身只是准階位靈獸,換誠仁類的實力也就在武士巔峰和武師初階左右。但讓北澤嘯月臉色緊張的是,這東西從來不會單獨存在,一般都是一大群生存在一起。有的大族群中甚至有高階恐怖巨鱷存在。

吼——!

重創使得這頭沙鱷魚嘶吼了一聲,然後他周邊的土地也不斷的顫動。一隻一隻的沙鱷魚從泥土中鑽了出來。轉眼工夫坑裡就匯聚了十幾頭沙鱷魚。北澤嘯月猜的不錯,那是個孔洞確實是沙鱷魚的巢穴。因為這裡有一片岸灘,林中的野獸經常前來飲水。對沙鱷魚來說那就是美味的食物來源,後來他們乾脆在這裡建了窩,發展為一個小族群。

北澤嘯月鬆了口氣,只是十幾隻准階位境界的沙鱷魚對他沒有絲毫的威脅。他出手如電,未曾動用武器,只是揮動拳頭就輕鬆將這十幾隻衝上來的沙鱷魚乾掉了。只有那支瞎了一隻眼的沙鱷魚見機不妙,從沙堆中鑽入水中消失了。

解決了沙鱷魚,北澤嘯月仔細感應四周,卻始終沒有發現李麟的蹤跡。

吱——!

天空傳來一聲長鳴,一支黑鷹盤旋著從天空俯衝而下,目標正是昂然站在河邊的北澤嘯月。

北澤嘯月臉色一變,身體迅速移動,避開黑鷹的撲殺。

「三階靈獸,烈火雷鷹!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這東西!」北澤嘯月看著烈焰雷鷹的目光有些熱切和惋惜。烈焰雷鷹是黑水叢林最常見的飛行靈獸,因為他們的覓食範圍很廣,經常飛出黑水叢林,所以被人類捕獲的也就很多。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北澤嘯月如果遇上烈焰雷鷹一定欣喜若狂,然後想盡辦法將其抓住訓練成坐騎。但是這裡不同,黑水河中高階靈獸無數,一旦大規模動手,必然引來高階靈獸。因此,即便他非常想要一隻飛行靈獸坐騎卻也只能壓下心思,在這裡捕獲它根本就不現實。

吱——!

烈火雷鷹撲殺無果,飛在高空中,一雙鷹目死死的盯著北澤嘯月。

北澤嘯月夠不到它,見它不再攻擊,只能任其窺伺。一雙布滿水藍色真氣的拳頭向著四周轟擊。他相信李麟不可能從這片區域消失,只是不知道藏在了那裡。為此,他只能用最笨的辦法將可能藏人的敵人全部轟碎。

就在此時,水面上出現一個漩渦,並且漩渦越來越大。

噗嗤!一個猙獰的頭顱從水面下探出來,緊接著身體迅速浮出水面。看體型足有十米長,灰色的鱗甲上閃爍著幽光,鋒銳的利爪上滿是血腥氣。


吼——!

一聲巨吼,嚇了北澤嘯月一跳。

「不好,三階巨鱷!」北澤嘯月臉色一變。沙鱷魚雖然只是准階位靈獸,但是他們的數量龐大,兩棲生活的習姓讓它們能夠適應更多惡劣的環境。有些鱷魚經過不斷的廝殺會得到進階,成為族群中的王者。鱷魚體內有著遠古巨龍的血脈,一旦沙鱷魚打破種族的限制,開啟血脈進化之路,潛力也是非常大的。而三階巨鱷體型更大,頭部也開始向著遠古巨龍進化,看起來愈加猙獰。

嘩啦——!

一頭接一頭的巨鱷露出了腦袋,竟然是由三階巨鱷組成的族群。這種事情大是違背常理。

北澤嘯月臉色大變,他已經顧不上李麟,現在只想快速離開這裡。這才多長時間就出現了三階靈獸群,再待下去天知道四階靈獸會不會大量蹦出來。四階靈獸那可是跨越了先天之境的強悍存在,再加上靈獸實力先天強於人類,一品王座的北澤嘯月連實力最弱的四階靈獸都打不過。

吱——!

原本在天空中盤旋的烈焰雷鷹竟然在這個時候向著北澤嘯月發出了瘋狂的撲殺。這頭烈焰雷鷹同樣是三階巔峰靈獸,再加上鋒銳的利爪和強悍的獸體,撲殺一品王座或許不可能,但纏住他卻不是什麼難事。

呼——!

烈焰雷鷹張口噴出不一片紫色火焰,詭異的是這片火焰上繚繞著雷光,看起來殺傷力極大。

雷火,烈焰雷鷹的天賦技能。靈獸和人類不同,它們不懂的煉丹,不會煉器。大多靈獸只是憑藉本能吸納天地靈氣,只有少數天賦異稟的靈獸可以從血脈中獲得傳承記憶和功法。但是靈獸也有人類遠遠不如的地方,那就是它們的天賦技能。一旦開啟,大都極為厲害。就像烈焰雷鷹的雷火,溫度極高,而且帶有天雷的爆炸效果,殺傷力很是恐怖。

北澤嘯月取出一柄長槍,灌注真氣,身如滿月,將長槍射向天空中的雷鷹,然後整個人迅若閃電的向著來路衝去。

逃!面對高階靈獸群,硬拼那是腦殘的行為。

吼——!

三十幾頭巨鱷一起大吼,從血盆大口中噴出一股飛沙凝成的長刺,密集的射向奔逃的北澤嘯月。

北澤嘯月臉色大變,這些沙刺可不同於衛[***]射出的弩箭,這可是三階靈獸通過天賦神通射出來的沙劍,蘊含著靈獸的靈力和意志。威力雖然不如先天高手出手,卻也遠超武宗巔峰高手的全力一擊。

嗡——!

北澤嘯月故技重施,天藍色真氣戰甲覆蓋他的身體。他突破先天境界的時間並不長,所以真氣鎧甲並不是凝實。對付軍中士卒的弩箭倒是遊刃有餘,但是面對這些更加恐怖的沙刺卻有些不夠看了。

嘭嘭嘭——!

沙刺接二連三的射在他的真氣鎧甲上。使得他體表的真氣鎧甲明滅不定,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

北澤嘯月臉色大急。巨鱷們已經在準備第二擊了。他卻因為雷鷹的干擾而依然沒有逃離射程之外。

他一咬牙,從空間袋中取出十幾顆丹藥丟入口中,明滅不定的天藍色真氣鎧甲瞬間大放光芒,將射來的沙刺全部震碎。

吼!

在三十頭巨鱷身後的水中又冒出一頭更加龐大猙獰的獸頭。從頭部大小推測,這頭巨鱷的體型最起碼超過二十米。

「笨蛋!這麼多獸連個人類都攔不住!」略帶稚嫩的斥責聲傳來,而且語調有些僵硬,看起來並不如何適應說人話。

正在奔逃的北澤嘯月不但沒有感到好笑,反而嚇得亡魂盡冒。能夠口說人言,只有四階以上的靈獸才可以辦到。而四階以上的靈獸絕對不是他能夠戰勝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