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記老子是幹嘛的,想要讓老子死在這裡,沒那麼容易!」無法控制身形的葉凡,心中怒哼一聲,旋即便見到在那充斥著濃郁藍紫色火焰的識海中,一枚白色的珠子瘋狂的顫動起來,而在這般顫動下,一股股磅礴的魂力從中奔涌而出,猶如破開關卡的洪水,直接沖向了那熊熊燃燒的火焰中。

嗡……

那奔湧出的魂力,在沾到藍紫色火焰后,便瘋狂的燃燒起來,但是葉凡根本不驚慌,繼續催動那枚念珠,向外輸送魂力,而他則是在心中默念起鍊字訣的口訣,操控著殘存的魂力,迅速構築出一尊靈魂煉鼎。

也就在煉鼎出現的那一刻,瀰漫在識海內的藍色火焰,便像是受到了某種氣機的吸引,向著煉鼎內瘋狂的聚集過去,而那有魂力構築成的煉鼎,竟在火焰的炙烤下,完好無損的存在著。

「怪不得有那麼多武藝高強的人,都死在了赤龍焰河裡,原來都是這火在作祟!」

煉鼎的出現,讓葉凡的壓力一松,心中便忍不住喃語起來,不過他並沒有忘記自己所處的環境,他轉了轉腦袋,便向著拋飛出去的身形望了過去。

葉凡,也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的偉大,他也不會為了救一個並沒有太多關係的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這那麼做是因為他心中有所猜測,之前一名武者死在焰河裡的時候,他就清晰的察覺到對方身上出現了強烈的靈魂波動,那時他便猜測這赤龍焰河裡的火,並非是普通的火,而是魂火,等級很高的魂火。

經過驗證后,一切果然都是真的,不過即便這是真的,他仍舊要經歷著很大的考驗,此刻他的靈魂煉鼎雖然吸收了一部分藍紫色的魂火,但仍有源源不斷的火焰從外界湧入,瘋狂的炙烤著他剩餘的魂力,如果這種狀況不改變,他就算有著魂珠的支持,最終也會靈魂燃盡,徹底死在這火海之中。

眼下,葉凡必須要儘快逃離這赤龍焰河,而對於能夠暫時抵抗魂火的他來說,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就在此時,他投向前方的目光卻是望見,被他拋出去的趙敏兒已經到達了河的對岸,但是之前被葉凡追著的古漠,身形卻也踏著木樁,即將抵達彼岸,而如果對方碰上趙敏兒,以古漠的個性,定然會下殺手。

「不好!」葉凡神色一緊,當下不再遲疑,身形一抖,瞬間恢復行動能力,抵抗著魂火的炙烤,縱身一躍,踏上焰河表面,向著河對岸踏水而去。

而原本為葉凡死去而瘋狂的凌霄等人,卻在此刻集體傻了眼。

「這葉凡,怎麼……怎麼……」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這一刻,赤龍焰河中的凌霄等人,徹底的傻了眼,本以為要死在赤龍焰河中的葉凡,身形竟然從那火焰中跳了出來,而且還踏著河水,向對面馳行過去。

周圍還有一些過河的武者,此刻神情也都錯愕到了極點,他們目光緊盯著那道隨意躥行在火海中的少年,眼中流露著濃濃的難以置信,這向來都是靠黑木令方才能過赤龍焰河,對方竟然能夠徒步掠過,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吧。

「這……這也太神奇了吧,難不成是這赤龍焰河的限制失效了?」

一個膽子大好奇心重的武者,在見到葉凡踏著湖面前行后,心中也生了模仿之心,頓時不再使用黑木令,學著葉凡向前方的木樁快速踏去,但就在踏上去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徹底愣了,張嘴瞪眼,神情恐懼,身形很快便徹底湮滅在了火海中。

「嘶!」望著那沉入赤龍焰河中的武者,周圍眾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原本要隨意踏出去的腳步,也瞬間收了回來,拍著胸口心道兇險。

「葉凡兄弟,竟然能夠踏火而行,這怎麼可能?」趙亮,此刻一臉獃滯的盯著那道在火海上急速前進的身影,忍不住喃喃自語。

而在其身旁的凌柔,臉蛋上卻流露出濃郁的喜色,歡喜道:「葉凡哥哥沒事了,葉凡哥哥沒事了。」

很快,幾人變清醒過來,臉上神色狂喜,那模樣就好像從死神手下溜出來的,不是葉凡而是他們。


當眾人為葉凡的脫險而心生詫異與興奮的時候,葉凡此刻卻已經踏著火焰快速向對岸接近過去,如果有人仔細觀察定會發現,隨著時間的持續,葉凡的臉色開始逐漸蒼白,而此刻他正承受著識海內的劇烈痛苦,快速向古漠靠近過去。

「正好有火沒處發,這次我就殺了你解氣!」

望著落向對岸的身影,古漠那張冷漠到極點的臉龐上,流露出濃濃的殺機,之前被葉凡所傷,還被逼到逃跑,這份氣他根本咽不下去,此刻見到葉凡的隊友,他便想徹底殺掉,以解心頭只恨,不過在殺掉那少女之前,他還差一步距離,只要能踏上彼岸,這個少女就再難逃他的掌心。

落在對岸上的趙敏兒,顯然沒心情去了解這些,幾乎是在落在岸上的第一刻,她便將所有的目光落在了葉凡的身上,見到對方湮滅在火焰中,她臉色焦急到了極點,但此刻見對方踏著火焰而來,這讓她開心到了極點。

因為她知道,如果葉凡死了,她這輩子恐怕都走不出眼前這道坎兒了,但好在對方神奇的從那火焰中逃了出來,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她在乎的就是結果,眼前葉凡活下來,對她而言便是最好的結果。

「葉……葉凡。」趙敏兒那雙泛著淚光的眼睛,望著那踏著河面而來的身影,俏臉上泛起了濃濃的喜意。

對於趙敏兒來說,此時此刻沒有什麼能比葉凡活下來更能讓她高興的了。

「別跟我耍這些小計倆,葉凡剛才為了救你,早已經跌進火海之中,此刻恐怕已經化為了灰燼,想要他來救你,不可能。」望著眼前少女那逼真的表情,古漠頓時一陣冷笑。

赤龍焰河是平陽郡有名的凶河,別說是靈輪境武者,就算是化靈境武者,也有很多是死在這裡面的,葉凡跌入其中,如果不死那才怪了!

古漠便是這麼想的,不過就在他從最後一個木樁上起步,向著對岸跨過去的一刻,他卻聽到後面空氣傳來一陣躥動聲音,幾乎是下意識的,他便扭頭向後方望了過去,可是出現在眼前的一幕,卻徹底將他驚呆了。

「你不是……」古漠臉色震驚的盯著那踏水而來的身影,手指指著對方帶著詭異微笑的臉龐,顫聲道。

「我不是應該死了嗎?為什麼還活著?」葉凡笑眸凝視著神情震驚的古漠,心中很滿意自己出現所帶給對方的衝擊,他掃了掃對方那稍稍凝滯的一腳,詭異的一笑,身形便衝破火焰,直接向古漠奔來。

「為什麼?」古漠下意識的問道,震驚的他都忘記了腳上應該有的行動。


「因為我想親手把你送走!」葉凡燦爛一笑,手中瞬間凝聚出濃郁靈力,身形前沖而來,向著古漠便飛速轟擊過去。

話語落出間,葉凡臉上的燦爛笑意猛然收斂,全身上下爆發出濃郁的殺機,整個人直接沖了出去,那股氣勢,頗為凌厲。

察覺到葉凡攻來的氣勢,古漠神色微微一變,旋即便快速回頭,停滯的一腳向近在咫尺的對岸奮力跨去,他有信心,只要踏過赤龍焰河,他就能夠徹底跑掉,而等到下一輪,他便聯合幾個人,徹底將這個小子給幹掉,就算對方沒有撐到第二輪,這種計劃也不會有變,他就是要將這個狂妄的小子,徹底留在這平陽郡中。

「想逃,真搞笑!」緊追而來的葉凡,望見對方轉身逃竄,不由得嗤笑一聲,旋即他便將自己識海內的靈魂煉鼎迅速調出體外,然後便將其中收集到的海量藍紫色魂火,如盆中水般迅速潑向了前方的古漠。

古漠並沒有察覺到這般動靜,發覺自己身形向對岸落去,冷漠的臉上泛起了一抹隱晦的微笑,但是他的那抹微笑還沒有浮現出來,便徹底消失了,因為他察覺到,自己的心中竟然升騰起了一陣熊熊烈火,腦袋中都有一陣劇痛,令的他眉頭瞬間就皺在了一起。

眼下他即將落岸,赤龍焰河的一切都將與他無關,可是這個時候他心中為何會燃燒起這麼樣的熊熊烈火?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落向岸邊的古漠,腦袋猛的迴轉,駭然望見在那不遠處,有一尊看上去氣息怪異的魂鼎,鼎口傾斜從中狂湧出許多藍紫色的火焰,全部噴打在了他的身上,劇烈的燃燒起來。

「這是什麼!」心中熊熊燃燒的烈火與腦袋中傳來的鑽心疼痛,令的古漠詫異到了極點,他難以置信的盯著燦爛而笑的葉凡,震驚道。

「這就是你想要的!」葉凡冷冽的一笑,旋即將煉鼎內的藍紫色魂火,全部向古漠纏繞而去,而他自身手中掌勢不減,向著烈火纏身的古漠拍打過去。

原本已經落向岸邊的古漠,此刻神情大變,他盯著那拍來的凌厲掌勢,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抵擋,但在運轉靈力的那一刻,他卻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了,就彷彿腦袋已經徹底失去了控制能力,唯獨還能夠感知到痛苦。

嘭!

葉凡沒有浪費機會,那一掌準確無誤的打在了對方的背上,讓的對方狂吐了一口鮮血,身形在重重的趴倒在了地上,氣息瞬間萎靡下來。

葉凡身體緩緩落在岸邊,察覺到識海中那股藍紫色魂火的褪去,他心中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收回靈魂煉鼎,然後便飛起一腳,直接將古漠踢翻過來,盯著對方那張劇烈變幻的臉龐,冷冽笑道:「再跑啊,怎麼不跑了?!」

藍紫色的魂火,之前差點就要了他的性命,不過現在卻被他用來制服敵人,而第一個承受這般手段的,便是眼下這古漠。

「小子,你最好放了我!不然我古家絕不會放過你!」承受著劇烈痛苦的古漠,此刻臉色猙獰變化著,身形卻是根本不能動彈,只能是憤怒吼道。

時至此刻,他仍舊想不明白,為什麼葉凡會有這麼可怕的手段,如果在渡河之前就已經施展,恐怕他們早就敗了,而對方此時才使出來,卻是想要殺他!

聞言,葉凡眼神微微一眯,目光掃過靠近過來的趙敏兒,然後猛地抬起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古漠的胸膛上,踩出一陣咔嚓之聲,他彎身笑盯著吐血的古漠,譏笑道:「恐怕你還不知道吧,我最討厭的便是古家人!」


「你!」古漠憤怒,似是要怒罵,但那劇烈的痛楚,卻讓他的話語,全部停在了喉嚨間。

對此,葉凡非常滿意,他不願意與眼前人再多說廢話,因為對一個死人說太多的話,那就在浪費生者的生命。

「我這個人雖然不喜殺戮,但是對於一些該殺的人,我從來都不會放過。」葉凡盯著面露痛苦模樣的古漠,口中冷冽而語,旋即他抬起落在對方胸膛上的腳,沖對方燦爛一笑,道,「很不幸的告訴你,你就在該殺之人的名單中。」

話語一落,葉凡抬起的右腳,便猛然蓄力,向著對方的身體猛然踢了出去,頓時便見到對方的身體,向那赤龍焰河飛落下去。

噗通!

輕微的一聲落水聲響起,那古漠竟然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便跌落進赤龍焰河,徹底消失了。

做完這一切的葉凡,靜靜的站在岸邊,望著那快速湮沒在赤龍焰河中的身影,黑眸中目色不斷閃爍。

對於能夠給自己造成巨大威脅的對手,他從來不會手軟,眼下這古漠,便是如此,所以他將對方徹底留在了赤龍焰河中。

「赤龍焰河,總算是過來了。」望著火海中向岸邊靠近的幾道身影,葉凡嘴角泛起了一抹微笑,喃喃自語。

第一輪,總算是有驚無險。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赤龍焰河中,還有為數不多的幾道身影,在謹慎的渡河,而在河的對岸,兩道身影相互臨近,眸光都是落在那火光瀰漫的焰河上。

火光很亮,將少年的臉龐,耀的清十分清晰,高挺的鼻樑,銳氣的劍眉,薄削的嘴唇以及嘴角那絲恬淡的笑意,讓的少年散發出一股特有的氣質。

而就在少年的身側,一名俏麗少女,眸子瞧著少年的側臉,波光流轉,那兩條缺少了裙擺遮蓋的嫩腿,映著淡淡的光色,就猶如那波光粼粼的湖水,格外的撩人。

少女凝視著眼前少年,貝齒咬著紅唇,神色感激,道:「葉凡,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


「敏兒姑娘,不用如此,換做是其他人遇險,我也會這麼做,畢竟我們是一個團隊。」葉凡沖趙敏兒洒然一笑,很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笑應道。

聞言,趙敏兒眼眸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望,但神色間依舊是濃濃的感激,不管怎樣,自己的性命都是眼前這位少年救回來的,這份恩情,她會記住一輩子。

對於趙敏兒心中所想,葉凡自然是不知道,救人之事,他並沒有過多在意,因為出手的那一刻,他心中其實就有一定把握的,如果真要捨棄性命來換女子的命,依照他的性格,倒有些困難。

二人無語,片刻的等待后,凌霄等人便到達了岸邊,而葉凡則是趁著這段時間,挨過了禁忌武學的反噬,幾人會合后,趙亮對葉凡一陣感激,葉凡有些不適應這樣的氣氛,稍稍交談后,便協同其他人,向著謝家莊狂奔而去。

赤龍焰河已經渡過,這第一輪便算是徹底通過了,剩下的就只需要快馬加鞭,趕到謝家莊。

興許是因為通過了第一輪,五人一路上歡聲笑語,氣氛倒也算得上輕鬆,而在他們向前急速奔行的時候,赤龍山脈盡頭的謝家莊內,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此刻,在謝家莊的接待大廳內,已經彙集了許多年輕身影,但對於比賽前的所有選手來講,這些人無疑就顯得過於稀少了,而在這些人中,當屬幻水鎮三大家族,平陽郡古家以及龍古鎮宋家這幾大家族,最引人關注。

「少爺,那老頭便是葉凡的隨從。」古昊天的身旁,一名小僕人,湊上來對前者低聲道。

原本意氣風發的古昊天,聽聞小僕人的一番提醒,自信的眸子中微微閃動,目光落向了不遠處那道焦急等待的老者身影上,微微打量后,他譏笑道:「原來是一個瘸子,看模樣是想等那小子回來,也太不知所謂了。」

「是啊,就以那小子的實力,恐怕早被人給宰了,哪有機會通過赤龍焰河呢。」旁邊的小僕人,很會察言觀色,適時的應道。

聞言,古昊天那兩道劍眉揚的更高了,他嘴角高翹,搖頭笑道:「可惜啊,這麼脆弱的人,竟會是我的情敵,唉……」

自從知道葉凡是謝婷的未婚夫后,他心中就一直不爽,想他作為古家唯一有直系血脈的子嗣,都不能夠讓謝婷多看一眼,那個一身窮酸相的小子,憑什麼與對方有婚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能有這麼個想法!

「少爺,您不必太在意,以謝小姐那麼高的眼光,這樣的人就是大街上的臭狗屎,看著就嫌噁心。」小僕人繼續詆毀葉凡,以此來拍古昊天的馬屁。

「臭狗屎最起碼沒人願意踩,這個小子我可是很想踩踩啊,哈哈。」古昊天低聲呵笑道。

就在兩人笑語間,場上又有幾名武者,相繼抵達,而此刻整個大廳上,已經有接近百道身影,而此刻那些等候的人,都變的緊張起來,按照人數估計,後方最多還能通過兩支隊伍。

「古漠他們在搞什麼鬼,怎麼這個時候了還不出現?」古昊天盯著廳門外,揚起的眉頭稍稍落下幾分,道。

旁邊的小僕人,察覺到古昊天神色間的微微不喜,頓時眼珠子一轉,機靈道:「少爺別想太多了,以古漠他們的實力,想要通過赤龍焰河還是輕而易舉的,眼下還沒到,估計是想最後出場,震懾一下其他人吧。」

「最好是這樣。」古昊天眉頭再次揚起,翹起的嘴角,又流露出濃郁的自信。

……

「看來小凡少爺是沒通過第一輪啊,真是可惜。」在大廳的某處,管朴渾濁眸子在廳內眾人身上掃了一眼,最終無奈的搖了搖頭,跛腳就要向回走去。

前一屆會戰,就是他陪伴而來,那個時候他也是站在這個位置,一直等待著,可等到最後都沒有見到期盼中的身影,而之後他才知道,參戰的葉家子弟,被其他選手殺死了。

所以這一次,他只希望葉凡能夠平平安安的活下來,不然他很難想象,當老家主知道葉凡出事的消息,會遭受多麼沉痛的打擊。


「快看,最後兩撥人馬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廳內突然有人喊了一聲,而這道聲音,對於等待比賽結束的眾人來說,無疑非常的提神,眾人的目光在瞬間便向那廳門口的來人望去。

就連已經轉過身去的管朴,都忍不住停下顛簸的步伐,向急速躥來的幾道人影望了過去,當然在他的目光中,已經沒有了期盼的神色,有的只是最後一點好奇。

沒有太多神採的目光,從廳門口的數道身影上掃過,管朴發覺在其中根本就沒有那道期盼的身影,頓時搖了搖頭,就要收回目光,但就在此時,前一撥隊伍躥了過去,被擋住的后一撥人馬徹底出現在眾人視線下,而這一刻,管朴的身影卻猛的一個顫立,渾濁眸子盯著居於最中央位置的那道身影,布滿褶皺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葉凡……少……少爺!」管朴的嘴唇不住哆嗦,袖下的枯手,也是劇烈的顫抖起來。

而在同一時刻,處在古家陣營最前方的自信少年,高高揚起的劍眉,驟然擰在了一起,原本臉上的自信笑容,也全部凝固,古昊天眸子盯著那道出現在視線內的黑衣少年,神色低沉到了極點。

就連旁邊的小僕人,臉上諂媚的笑容,也被那濃濃的不敢相信所取代,他望著那快速躥來的少年,詫異道:「那是……那是葉凡!」

話語一出口,小僕人便下意識的望向了旁邊的古昊天,見到對方的臉色沉到了極點,向來自信的眸子里,隱約有壓制不住的怒火。

「他怎麼可能通過赤龍焰河!」古昊天嘴角壓的格外低,沉聲道。他掃了掃葉凡旁邊那兩名三重境武者,眼中才稍微多了一絲釋然,他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抱了兩根還算得上粗的大腿。

可才剛剛釋然,古昊天的臉色再次一沉,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古漠率領的古家第二梯隊,竟然沒有出現,這無疑是在向他傳達了一個信息,古漠被淘汰了!

但這怎麼可能,一名四重境武者,三名三重境武者,怎麼可能會被淘汰,當初組隊之際,他們就是抱著讓古家更有競爭力,所以選拔了一批年輕的古家子弟,來組建了第二梯隊,那種實力別說是普通選手,就算是碰上幻水鎮的三大家族,也有自保之力,可眼下……

「少爺,你看!葉凡的手上!」就在古昊天皺眉苦思的時候,旁邊的僕人,卻指著葉凡右手上那一枚儲物戒指,大聲喊道。

這一喊,不光是古昊天,周圍眾人的目光全部都落了過去,而當看清楚那黑衣少年手指上的戒指后,他們一個個臉色無比的驚愕,就彷彿看到了什麼不敢相信的畫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