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三天前。」武擎山沒好氣地回答,這都是哪裡跟哪裡啊,問的問題沒有一點意義。

「家主逝去當天,你們就開始比武選家主了啊?」武浩淡淡地嘲諷道,「老家主武擎天為武家莊殫精竭慮二十年,鞠躬盡死而後已,才有武家莊的今天,你們都是很好啊,他老人家剛死,你么就忙著爭奪他留下的家主位子了,諸位不覺得心寒嗎?」

「這……」武擎山語塞,原來武浩問這些問題的原因在這裡。

「武家莊不可一日無主,我們等了三天才讓家父晉級家主之位,已經是對逝去老家主的尊重了。」武軒淡淡地說道。

「你們不是等了三天,是因為你們選家主用了兩天而已。」武浩直接揭開了武軒的假面具,「既然你們對老家主很尊重,那我問你,老家主的墳塋呢?我們也想去祭拜一下。」


武擎岳看著月無垢,意思是讓月無垢趕緊把武浩給拉下去,今天大喜的日子,月家搗什麼亂啊?

「武伯父和家父交情深厚,小女子來之前,家父交代一定要在武伯父墳塋面前上一炷香表示敬意,武莊主能不能給安排一下?」月無垢笑盈盈地說道。

「我怎麼不知道啊?」月無心滿頭霧水。


「大人的事情小孩別插嘴。」月無垢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弟弟。

月無心:……

「風某來之前,家父也是這麼說的,相比武莊主不會拒絕吧。」風家少主風駿開口說道,而後月無垢一個我很挺你的眼神。

「家父也是這麼交代的。」花家少主花無瑕開口幫腔。

「有點意思,四位家主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呢,我爹也是這麼說的。」雪玲瓏嘿嘿一笑,毫不猶豫地站在了月家的立場上。

武擎岳一陣苦澀,果然,大哥一死,四大家族開始輕視武家了,難道這麼早就要把底牌掀開?

「老家主是兵解而死,哪裡有什麼墳塋?」武軒不滿地說道。

「就算沒有墳塋,那祭拜之處總要有一個吧?靈牌總有吧?」武浩步步緊逼。

「誰說沒有靈牌?我這就去拿。」武軒冷笑一聲,轉身就走:「你們等著!」

很快武軒就回來了,居然真的拿來了一塊靈牌。

「這就是家兄去世之後我寫的靈牌,天天祭拜,誰敢說我心中沒有亡兄?」武擎岳臉上表情沉重,其實心裡樂開了花,沒想到武浩這個逆子還辦了一件好事,要不是他為亡兄寫了靈牌,現在還真沒有時間來造假。

「你確定這靈牌是你寫的?」武浩冷笑道。

「當然,不是家父寫的,難道還是你寫的?」武軒冷冷地看著余則成版的武浩說道。

「你認字嗎?看看上面寫的是什麼?」武浩冷笑。

武軒一愣,把靈牌翻過來,原來靈牌之上寫的字居然是先考武公諱擎天之靈位!

「哈哈,原來這就是武莊主寫的靈牌啊,真的長見識了。」武浩嘲諷道。

武擎岳臉色鐵青,更是狠狠地瞪了武軒一眼,連這點小事都干不好,你就不能看看靈牌再往這裡抱嗎?

「呵呵,你們武家莊的輩分還真的挺奇怪。」月無垢銀鈴一樣的笑容響徹。

風、花、雪三個家族一個個笑的前仰後合。

「怎麼了?」好奇寶寶月無心小聲地問自己的姐姐。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別管!」月無垢狠狠地瞪了月無心一眼。

月無心:……


「無心少爺,你看到靈牌上的字了嗎?前兩個字叫做先考,這是兒子給逝去的父親立下靈牌的時候才能用的字,而二莊主和老莊主乃是親兄弟,又不是父子,怎麼可能用這樣的字?」花玲瓏搖著摺扇對月無心解釋道,待看了一眼臉色鐵青的武軒之後,他笑的越發的放肆起來。

在月無垢面前不放過任何一個打擊武軒的機會,這就是花玲瓏的策略。

「月小姐,你今天來這裡不是觀禮的,似乎是找茬的。」武擎岳忍著怒氣,臉色鐵青地說道。

「武莊主,您誤會了,只是聽說你的一雙兒女乃是人中龍鳳,小女子的朋友非常仰慕,想要見識一下令郎和令愛的絕世風采。」月無垢笑盈盈地說道,再次把武浩推到了台前。

「不錯,我對武家少爺和小姐的絕世神功心折不已,想要討教一下,還望兩位不吝賜教!」武浩看著武氏兄妹表情平淡地說道。

「既然這樣,那軒兒你就讓這位余公子見識一下吧。」武擎岳冷冷地說,同時給了武軒一個盡全力的眼神。

「好,孩兒知道。」武軒早就憋著一股氣,正好借這個機會殺了挑釁的余則成,為武家莊立威。

「等等!」看著『余則成』平靜的眼神,武藤嵐忽然一陣心悸,這種眼神她之間見到過,淡然之中透著自信和不羈。

武浩,這人肯定是武照裝扮的!

「父親,有請太上長老吧。」武藤嵐忽然對武擎岳說道。

「大小姐不用請了,我已經來了。」海老晃著膀子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地級的實力肆無忌憚的爆發。 衆女又在東方世家逗留了一夜過後,便匆匆趕回了神機書院。期間,由於東方世家損傷慘重,因此東方夜澈也就只得先留在東方世家處理後事,待一切處理完畢之後才能前去神機書院,衆女聞聲也都理解的點頭答應。

至此,四大世家其一西門世家,永遠從江湖載名冊中抹去,而江湖武林這才只得,原來僅憑東方雪晴一女便可滅了一方勢力,而東方雪晴又是段辰天的妻子,那麼段辰天背後衆女的勢力足以與天下間任意一方勢力爲敵。

想到這裏,曾經與段辰天不對付的人皆是暗自慶幸沒有段辰天發生衝突,不然的話,且不說自身性命難保,恐怕就連自家一身老小的性命自己也保不全啊。

而就在衆女回往神機書院之際,又一件大事轟動整個武林,那就是川蜀唐門一夜之間消失在了武林之中,而下次毒手的也正是出自魔門之手。

神機書院內,唐菲雙眼通紅的吵嚷着要回唐門去,但幸得南宮晨曦等女將其攔下,方纔阻止唐菲前去送死。

“你們讓開,我要回去找爹爹…”只見唐菲瘋了一般拼命掙脫衆女的阻攔,想要逃出神機書院。

南宮晨曦望着再一次被下屬攔住的唐菲,不由暗自嘆了一口氣,就僅僅這一兩天的時間,唐菲已經偷跑了無數次,但每次不是被幾女攔下,就是被守衛的下屬攔下。

“菲兒,你先冷靜一下,且不說唐門現在的情況到底如何,但就說你在回去的路上被魔門之人捉去,那麼你叫我怎麼與段郎交代。”南宮晨曦柔聲安慰道。

唐菲一聽到段辰天,便不在哭鬧,遂跌坐坐在地上默默無語的抹着眼淚,一旁的花非花與蘇雨眠見狀,連忙上前去攙扶跌坐在地上的唐菲,並開口勸道:“是呀,菲兒,如今外面世道太亂,不但唐門遭遇危機,各個門派也都人心惶惶,也就是我們神機書院有晨曦在此坐鎮,方纔暫時安全。”

“那爹爹他們…爹爹他們怎麼辦。”唐菲望着幾女,淚眼婆娑的說道。

幾女看着唐菲如此憐人的模樣,也是心疼不已,只見南宮晨曦開口說道:“菲兒,不如這樣,等雪晴姐與幻瑩姐她們回來,我便讓她們兩個去唐門看看如何?”

唐菲聽到南宮晨曦許諾,尋思了良久之後,也就只能點頭答應,畢竟就是自己現在回到唐門,也不能起什麼作用,反而還會成爲累贅,而東方雪晴與夜幻瑩也正在趕回這裏的路上,相信今日不到,明日也應該到達這裏了。

南宮晨曦見唐菲點頭答應,方纔暗自舒了口氣,隨即對花非花與蘇雨眠二女使了個眼色,二女領會其意,攙着唐菲回房間去了。

“院長。”正在這時,只見一位書生打扮的青年匆匆來到南宮晨曦的身邊,恭聲說道。

南宮晨曦聞聲,回頭望着那名青年,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那人聞聲,立刻答道:“東方小姐與夜小姐傳來消息,今日傍晚便會趕回神機書院。”

南宮晨曦聽到這條消息,心中不禁一喜,自己這兩日雖說有花非花與蘇雨眠的相助,但也很是勞累了,而二女的歸來,能讓自己更輕鬆一些。

那名青年見狀,又接着說道:“另外,五大門派並沒有全部覆滅。”南宮晨曦一聽此話,不由一陣震驚,開口說道:“什麼?五大門派還有活人?”

“沒錯,武當派、峨眉派雖說有些損傷,但還有一少數人逃了出來,而少林則是毫髮無傷,一點損傷也沒有,並且他們正在朝咱們這裏趕路呢。”那名青年開口解釋道。



南宮晨曦聞聲,想也沒想的說道:“你去打探一下他們的下落,看看現在在何處,如若離我們很近的話,我們前去相迎。”

那名青年點了點頭,隨即轉身匆匆離去,待其離去後,南宮晨曦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喜色,這幾日一直都是傳來不好的消息,如今終於有了幾條對自己有利的消息了。

傍晚時分,東方雪晴、夜幻瑩與雲夢舞、東方靈兒終於趕了回來,神機書院的大廳內,原本的沉靜終於迎來了一些熱鬧。

只見衆女齊聚在此,雲夢舞坐在上方,其餘衆女依次坐下。只見雲夢舞望着唐菲,柔聲說道:“這位便是菲兒妹妹吧,一直都是在信中聽起,今日終於見到廬山真面目了。”

“夢舞姐姐,你真美。”唐菲望着雲夢舞,癡癡的說道。唐菲雖然知道雲夢舞長相很是俏美,但也沒想到會這般美麗,別說男人看了走不動路,就是女人看了眼睛也會發直。

雲夢舞恬靜一笑,輕聲說道:“樣貌只是虛無,內心纔是真實,如若可以,我寧願不要我這身皮囊,更何況菲兒也很漂亮啊。”

唐菲望着雲夢舞那副看淡一切的表情,心知雲夢舞定是經歷了什麼往事,方纔能有今天這樣的感悟,隨即認同的點了點頭說道:“夢舞姐姐說的是。”

雲夢舞見狀,不由會心一笑,隨後望向衆女,柔聲說道:“諸位姐妹,這些日子不見,我很想念你們。”

其餘衆女聞聲,也都充滿感情的應答:“我們也很想念夢舞姐。”雲夢舞聞聲,點了點頭,隨後眼中滿是癡戀的喃喃道:“段郎,我也很想你。”

南宮晨曦似乎知道雲夢舞心中所想,隨即開口說道:“夢舞姐,段郎已在趕回的路上,相信不出幾日,便會回到我們姐妹的身邊。”雲夢舞輕輕頷首,算是應承了下來。

而另一邊,只見東方雪晴看着東方靈兒,輕聲問道:“靈兒,這些日子過的還好吧。”雖說東方靈兒是自己的丫鬟,但自打東方靈兒小的時候,便一直跟隨在東方雪晴身邊,二人雖說是主僕關係,但卻更似姐妹。

東方靈兒雙眼通紅的點了點頭,望着東方雪晴,輕聲說道:“靈兒過的很好,倒是小姐你瘦了許多。”之前由於抓緊時間趕路,二女也沒有多說什麼話,因此回到神機書院後,纔有機會說話。

東方雪晴聞聲,沒有作答,而是滿是溫柔的笑了笑。而云夢舞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開口說道:“對了,雪晴,我想讓段郎娶了靈兒,你覺得如何?”

東方靈兒一聽此話,俊俏的小臉不由羞臊了起來,紅着臉低頭不語。而東方雪晴聞聲,很爽快的答應下來:“也好,讓靈兒嫁給外人,我還擔心靈兒會受欺負,莫不如便宜了那個大色狼,這樣我也好不會擔心。”

大廳之中,又是傳來衆女的喧鬧聲,與外面寧靜的夜空格格不入,恐怕這也是大戰來臨之前,衆女的最後一次嬉戲打鬧了。

次日清晨一早,東方雪晴與夜幻瑩便一早起身趕往了唐門,而其餘衆女也都各司其職,各忙各的,武林各地的百花樓與明月樓也都開始不停地運轉着,爲神機書院傳送着一個個消息。

一處密境的叢林中,只見一大幫人正在緩緩趕路,爲首的正是名遠禪師與玄素師太。距離神機書院還有一天路程,而玄素師太也趁着趕路間隙,稍作療傷,直至今日,傷勢也差不多痊癒。

“明遠禪師,我們不如在此歇息一會在繼續趕路吧。”玄素師太見自己門下弟子體力有些不支,便開口說道。

明遠禪師回身望了一下,見身後的一衆自己皆有些勞頓,隨即便答應了下來,命令一衆弟子原地休息,而玄素師太見狀,也是令門下弟子趕快休息。

正在衆人休息之際,只聽得遠處草聲一陣細瑣響聲,明遠禪師與玄素師太相視一眼,急忙令門下弟子趕快隱藏起來。

衆弟子聞聲,很快便隱藏在各處。待衆人隱藏完畢後,那一陣響聲也越來越近,不多時,便已到了這附近。

很快,便見一個人影突然從林子裏鑽了出來,而此人身後卻跟着數十道人影。玄素師太想也沒想,立即提劍衝了過去。

“吳掌門?”剛一碰面,還沒等動手,玄素師太便停了下來,疑惑的說道。

沒錯,眼前之人正是武當掌門吳墨軒,只見其也是一臉疑惑的說道:“玄素師太,你怎麼在這裏?”

“名遠禪師,出來吧,是吳掌門。”玄素師太聞聲,沒有應答,而是轉頭對身後的叢林喚道。

話聲剛落。便見玄素師太身後一陣悉悉索索,隨即名遠禪師與一衆弟子皆已現身出來。只見明遠禪師來到玄素師太身邊,望着吳墨軒,疑惑的問道:“吳掌門,你怎麼在這裏?”

吳墨軒苦澀一笑,便將自己遭遇魔門毒手之事與二人說了一遍,隨後又將自己是如何找回剩下弟子之事也與二人說了一通。

二人聞聲,皆是一陣沉默,而後也將自己二人的遭遇與吳墨軒說了一遍。吳墨軒聽完後,面色沉重的說道:“看來這魔門的野心已經抑制不住了,如今我們還是趕快前去神機書院,與段少俠共同抵禦魔門吧,當今天下,能與魔門抗衡的,也就只有段辰天了。”

二人聞聲,點了點頭,玄素師太本就與吳墨軒所想一樣,因此自然沒有異議,但名遠禪師可就有點尷尬了,自己明明想要前去神機書院討個說法,卻沒想到自己因禍得福,讓少林免遭此劫。

而就在三人說話之際,只聽叢林中迴盪着一個聲音:“你們沒機會了,正好你們都在這裏,也省得我挨個去找,就都留下吧。”……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宇少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海老螃蟹一樣地走了出來,地級武者的王霸之氣肆無忌憚的散發著,簡直是霸氣側漏。

月無垢等人眼神一滯,隨後是吃驚和不可思議。

地級武者!

武家莊之中除了已經逝去的武擎天之外居然還有地級武者的存在。

「諸位,介紹一下,這是海老,是武家莊的太上長老。」武擎岳矜持地說道。

月無垢等人才不管海老是不是太上長老,就算他是一個乞丐,只要具有地級武者的實力,也一樣能得到所有人的尊重,這就是叢林法則的現實之處,一切以實力為尊,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齊州城之所以以風花雪月四大家族為尊,靠的是什麼?

不是因為四大家族人數多,也不是四大家族家裡富有,而是因為四大家族都有地級武者坐鎮!

而武擎天時代的武家莊之所以和風花雪月四大家族平起平坐,靠的是什麼?就是因為武擎天本身也是地級強者。

在齊州城,地級武者的作用相當於地球上的核武器,哪怕是放在家裡不用,也一樣有著非凡的震懾力,沒有地級武者,說話就沒有底氣,就沒人聽吆喝!

這次武擎天逝去,可以說最高興的不是武擎岳,而是風花雪月四大家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