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鞋子?最近不喜歡穿鞋子,我可以懸空,鞋子就不穿了,走吧。」

聽到要穿鞋子,東方鳳菲搖頭拒絕了,沒理會兩姑娘心中的想法,東方鳳菲直接就蓮足輕點,飄了出去。


自從從幽冥界回來,東方鳳菲對於走路還很是不習慣,總是喜歡飄著行動。

眾人「……………!」

懸空?這要是半夜出去,不是要把人嚇死么?哪個正常人類會喜歡懸空走路的?!

只是,最後眾人還是保持沉默,沒有再多說什麼了。因為,東方鳳菲願意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啊,他們已經自足了,就不要再多做要求了!

「菲菲,你說這次想要直接表明身份去夜族,這是你要求做的轎子,你看看覺得如何?」黎莫上前看著東方鳳菲問道。

「恩,很不錯啊,夠大,夠拉風,我喜歡!」看著眼前的轎子,東方鳳菲滿意的點頭。

這轎子非常的大,而且設計的很是完美精緻,裡面放置的不是座位而是軟榻,還有摺疊餐桌,放東西的小柜子等等,簡直就是一個可以移動的小房間。

「菲菲喜歡就好,對了菲菲,你說拉轎子的妖獸你準備好了,是什麼?」看到東方鳳菲喜歡,黎莫臉上也浮現了笑意。

雖然他對夜傾墨拐走自家親親侄女還頗有微詞,對於東方鳳菲要去夜族黎莫也不大讚同,但是東方鳳菲想去,並且還很期待和開心的樣子,於是,只要東方鳳菲能開心,黎莫有意見也變成沒意見了。

「拉轎的妖獸啊,我想好了,這麼高大上的轎子自然要拉風的妖獸才配的上嘛是不是。」東方鳳菲眯著眼睛笑了笑,然後小手一輝。

「吼…」

九隻金色的巨龍就出現在眾人面前,在眾人石化的目光朝天一聲嘶鳴,然後自行走到轎旁頂起了轎身。

「這這這…」看到這情景,所有圍觀的精靈全都驚呆了,下巴落了一地。

巨…巨巨巨…巨龍!

巨龍不是滅絕了么,現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九條!說好的龍族已滅絕呢?還有,看這架勢,難不成,這負責拉轎的就是眼前的九頭巨龍?

霧艹,九龍拉轎,簡直不要太霸氣!

「恩,我打算讓它們拉轎子,怎麼樣,夠不夠高大上?」東方鳳菲腳下一個輕點便飛進轎內,懶懶的坐到了軟榻上。

飄逸神聖的絕美身姿讓眾人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為什麼,原本覺得九龍拉轎很誇張的眾人看到此情此景之後,奇迹般的覺得和諧了,好像也只有這般強大的陣容才配得上轎內那風華絕世的少女。

「這一路上過去肯定不會太平,我在轎子裡面保護你。」

在眾人呆愣的時候,洛斯淡淡的開口,然後很不客氣的走進轎子坐在了東方鳳菲身邊,絳色寬袖一揮,落下了轎簾。

那意思不言而喻,再不歡迎第三人進來轎子裡面。

「恩,那我們八人就在外面吧,這樣方便探查情況。」看了緊閉的轎簾一眼,八個少年紛紛輕輕一躍,分別在轎緣瀟洒落座。

「咳咳,我們兩個負責駕車…駕龍吧。」看到位置都被占的差不多,黎莫和道無極想了想,最後一起坐在了駕車座上。

「小姐,那我們兩個怎麼辦?」看到所有能坐的位置都被佔了,珠兒和雨嫣不知所措的站在轎旁一臉欲哭無淚。

「額,你們…」

「後面再多加一頂小轎子給兩個姑娘坐。」

東方鳳菲話沒說完,就被洛斯給截走了,看著洛斯那冰冷的臉色,東方鳳菲沒出口的話直接吞了回去,心中淚流滿面,嗚嗚,到底誰才是主人!!!

兩姑娘雖然很不樂意,但是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這麼重要的時刻她們想要陪在小姐身邊不想回戒指去,所以,兩個姑娘無比幽怨的看了眼東方鳳菲的轎子之後,乖乖的坐進了後面的轎子里。

「咳咳,既然都加了一頂轎子了,不介意再加一頂吧?」黎凌天看著九隻巨龍一臉垂涎。

艾瑪,這可是萬古唯一的龍車啊,眾所周知,龍是大陸上最高傲的存在,連成為獸寵當坐騎都不樂意了,更何況是拉車,這機會不好好把握,會遭天譴的!

「恩。」

知道親人在東方鳳菲心目中的重要性,洛斯這才又點了點頭,於是,身後又多了一頂轎子。

【感謝:夏沫雪姬打賞的666紅包,么么噠,夏沫土豪太好爽,陌陌感動的無以復加!】 看著洛斯一副『我是主人』那發號施令的高冷模樣,東方鳳菲再次仰天流淚,果然,她才是獸寵對不對,你特么見過這麼憋屈的主人么?!

獸寵太弱了不好,可是獸寵太強大了也很坑爹啊有木有!

「走吧。」看到眾人都準備完畢,東方鳳菲這才懶懶的開口。

於是,九條金龍拉著三頂轎子,在眾精靈各種艷羨的目光中,騰雲駕霧無比酷帥霸氣的破空而去。

「還有三天才可以到,挺無聊的,要不我們來玩兒鬥地主吧,怎麼樣?」東方鳳菲撐著下巴無聊的看著洛斯的說道。

「恩。」洛斯喝著茶淡淡點頭。

「那讓他們進…讓小白它們從戒指裡面出來一起玩兒?」原本東方鳳菲想說讓八個小夥伴進來的,可是被洛斯冰冷一瞥之後,流著淚改口了。

「恩,可以。」聽到是喊小白她們,這下洛斯點頭了。

「小白,小金,快出來陪我玩牌。」

看到洛斯這反應,東方鳳菲總算明白了,洛大神這是排斥人類了,雖然不造啥原因,不過只要有人能陪自己玩,那就沒問題了。

「對了,這是嗜血…四叔叔給我的『猴靈酒』,聽說稀罕的,你們嘗嘗看。」

東方鳳菲想了想,便拿出一罈子猴靈酒出來,然後很是豪爽的直接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

「恩,發牌吧。」看了眼眼前的猴靈酒,洛斯什麼反應沒有,只是輕恩了一聲,然後轉移話題。

於是,車內開始了愉快的鬥地主,而且每當眾人玩到很嗨的時候,東方鳳菲都會非常熱情的拉著眾人喝酒,很快,一罈子猴靈酒被四隻給分完了。

「唔,怎麼覺得頭好暈?」東方鳳菲撐著眼皮喃喃的說著,就要往後仰倒。

「笨女人。」

看到東方鳳菲往後仰倒,洛斯急忙伸手把她拉回來,醉癱了的東方鳳菲直接撲進洛斯的懷裡。

「唔,墨?唔,不是,這不是墨的味道,嗝,這是誰?」東方鳳菲一邊說著一邊扯著洛斯的衣領從洛斯懷裡爬起來,靠近洛斯的臉想要看清眼前的人是誰。

「你喝醉,快睡。」

看著東方鳳菲那醉酒後更加妖嬈艷麗的面容,洛斯心跳不由漏了一拍,伸手就要把東方鳳菲扶到軟榻上躺好。

「嗝,我才沒醉,我不要…」某個開始發酒瘋的小魔女揮舞著手臂就是不躺下,整個人不斷的掙扎著。

然後,然後被東方鳳菲這麼掙扎著,洛斯一個沒控制好,臉直接就和東方鳳菲的臉撞在了一起,東方鳳菲的唇不小心輕輕的擦過了洛斯的唇角。

「你…!」

然而,就是這輕輕的,很輕的,宛如羽毛掃過般的觸感,讓洛斯整個人如遭雷擊,愣在當場。

而把人嚇傻的罪魁禍首小魔女則是被再次升起的酒勁給沖暈了,直接趴在洛斯的大腿上睡了過去。

「這個該死的女人!」

看著熟睡在自己腿上的東方鳳菲,回過神的洛斯一臉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可是卻沒有把東方鳳菲從腿上移走。

看著東方鳳菲安靜的睡顏,不自覺伸手撫上那餘溫未消的唇角,冰冷的艷瞳中閃過一抹弱不可查的溫柔,當酒勁上來,洛斯將手放在東方鳳菲的腰上,確保東方鳳菲不會從軟榻上掉落之後,便也跟著沉沉的睡去。

「唔,小金,主人為什麼睡了?我也覺得頭暈暈的,主人。」

繼東方鳳菲和洛斯之後,小白也覺得酒勁上頭,揉了揉寶藍色的眼睛,爬到軟榻上內側,依戀的抱著東方鳳菲的手臂睡了過去。

「主人實在太笨了。」

揉了揉同樣開始發暈的腦袋,小金凌厲的眸中浮現一抹無奈,坐到軟榻旁,趴在東方鳳菲身前的軟榻空位上也跟著睡了過去。

於是,把一整壇『猴靈酒』盡數喝光的四小隻華麗的全都醉倒了,三天,就這樣直接雷打不動的睡過去了。

「你們快看,巨龍!」

「挖槽,怎麼會有巨龍,不是滅族了么!」

「我的天吶,九隻巨龍!」

「轎子,轎子!你們看,那九隻巨龍身後拉著三頂轎子!」


「霧艹,九龍拉轎,裡面的人是誰,居然這麼牛逼,好大的手筆!」

「………………「

九龍拉轎一現,宛如一道驚雷炸響整個仙都,無數人都想要知道轎子裡面的人到底是誰,於是,全都一路追隨,跟著龍轎奔走。

「為什麼會這樣,她怎麼敢!」

而看到九龍拉轎,那些埋伏在路上準備偷襲的八大守護家族人員全都蒙了,說好的喬裝打扮呢?說好的偷偷摸摸呢?這哪裡是悄悄的來,明明就是明目張胆的來,而且還是以一種超級震撼的姿態登場!

那些埋伏的人員心中此時那是無限的苦逼,在這裡等了三天,做了那麼多的部署,現在是要全部打水漂的節奏?!

靠,這個神女怎麼會這麼蛇精病,作為全大陸通緝人士,她怎麼敢這麼大搖大擺的坐著如此搶眼的龍車在天上飛!

「大隊長,現在要怎麼辦?」看著從頭上呼嘯而過的龍車,一個人硬著頭皮上前對著此時已經臉色發青的隊長問道。

「這次行動布置了這麼久,不能就這麼算了!讓我想想!」

那個大隊長咬牙恨恨的說道,如果沒有完成任務,即使不是他們的錯,他們也絕對要受罰!

不行!一定要想個能夠將功折罪的辦法。

「大隊長,我有個想法,不知可不可行。」旁邊另一個同樣穿著隊長服飾的人上前說道。

「二隊長,你說。」

「我記得我們得到的消息是今天夜族所有的人都會來迎接神女,那就說明,夜族今天的內部防守會比較鬆懈。」二隊長說道。

「你的意思是?」大隊長眯著眼睛問道。

「恩,神女現在肯定是殺不了了,但是夜族的話我們卻可以趁機下手。聽聞夜族最神秘的地方就是預言塔,而且預言塔的位置相對於其他地方都要偏僻的多,到時候也方便我們全身而退。」二隊長建議道。

「恩,你說的沒錯,雖然預言塔的守備肯定不弱,但是現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神女身上,我們要下手,相比會容易很多,好,就去偷襲預言塔,走!」

做了決定之後,大隊長立刻帶著所有人馬朝夜族的預言塔趕去。

「咦,停了!」

「停了停了,轎子停了!」

「夜族,居然是來找夜族的么?」

「你們看,有好多人出來迎接,那些是夜族的核心子弟吧!」

「霧艹,是我眼睛有問題么?那中間的人都是夜族的族老吧!」

「轎子里到底是哪路牛人啊!」

「…………」

一路跟隨龍轎到達夜族門前的眾人,看到此時夜族的迎接陣容全都被驚住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居然讓這個大陸上最為神秘的家族連族老都親自出來迎接!他們毫不懷疑,如果不是族長重傷的話,肯定也會出現在這裡!

「靠,簡直太帥了!」

「是啊,近看這巨龍比遠看的還要帥,坐轎子里的人好幸福啊!」

「我要能坐上這龍轎,死了都能笑活過來!」


「咳,別鬧,你都死了還怎麼知道自己坐了龍轎!」

「……………」

當龍轎緩緩落地,九隻巨龍全都昂首而立,那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氣勢,讓觀眾們恨不得上前跪舔。

「到了么?」

看到龍轎停了,東方慕然八人對視了一眼,紛紛從轎緣上跳下來,輕巧落地之後,四人一列,分別站在轎門前的兩側。

「那八個人好帥啊!」

「是啊,風格各不相同,但是都好帥!」

「還有那兩個車夫,也是帥的一塌糊塗啊!」

「轎子裡面的到底是什麼人啊,你們覺得裡面是男是女?」

「我覺得如果是女子的話,那真是太幸福了,身邊那麼多美男!」

「不會是嘿嘿…吧?」


「怎麼真不好說,如果真是牛人,那也是人家有本事。」

「…………」

看到八個少年和黎莫他們下了轎子,圍觀的女人們全都興奮的尖叫起來,各種猜測的聲音此起彼伏。

而那些站在門口迎接的夜族人聽到那些談論聲之後,原本無比自豪和期待的臉此時全都僵住了,一臉的不自然,心中惴惴不安,因為只有他們知道,他們要迎接的人,就是一個女子啊!!!

他們很想知道,這些男子和他們即將要迎接的神女未來的少主母到底是神馬關係!!!

「哇,看那兩個少女,哇塞,好美啊!」

「靠,看起來像是婢女,連婢女都這麼絕色?」

「不過現在有了婢女,轎子裡面的是男是女還真不好說了。」

「我看啊,絕對是女子,哪個男子喜歡身邊擺那麼多的絕色美男,除非是斷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