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眾人皆是一驚,袁天仲那可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啊,被葉川和秦風兩個人就這麼給斬殺了?這個說出去給誰那也是不信的啊。

反正現在的他們是肯定不會相信的,詹雲濤鬱悶道:「葉川,你說話能不能不要刺激人,那可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啊,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王獸也是瞪大了眼睛道:「哎,這要真是你們兩個人合力做成的事情,那你們的實力至少也應該達到和天武境九重差不多了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咱這個百宗盛宴第一名是穩穩的了吧?」

詹雲濤也是被葉川的實力嚇一跳,要知道天武境九重那可是生猛的很,秦風和葉川兩個人竟然就能夠直接挑戰天武境九重?

說挑戰那都是輕的了,人家是直接將天武境九重的強者斬落馬下了。

這等實力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反正詹雲濤是心中已經猶如這面前的大海一般,驚濤駭浪。

「呵呵,咱可沒有那實力,被他追的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最後用了非常規的手段才斬殺了他!」葉川輕描淡顯的說道,顯然他也不想在這個事情上過多的解釋。

眾人心照不宣,不過他們對葉川的實力有了新的認知。

「葉川,那要是去了人魚島,柳劍鋒他們對我們下手怎麼辦?」臧青梭心中也是有些擔憂,他知道葉川他們是不怕這幫人的。

說到底在這麼多人當中,也就是他臧青梭自己一個人真實的地武境十重的實力。

既然是地武境十重的實力,那還不是待宰的羔羊?說是待宰的羔羊都是輕的,人家揮揮手自己恐怕就差不多了。

「青梭,他們肯定會針對我們的,不過百宗盛宴的名額應該還是非常的寶貴的。他們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如若非要有一個人退出百宗盛宴的話,那麼他們必然是把目標放在我的身上,所以你就不要擔心了。」

葉川的話說的也是相當的有道理的,柳劍鋒他們絕對不可能無限制的去殺人,肖城主的話已經說的很到位了,這幫人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借題發揮吧?

要是他們為了殺一個臧青梭而讓自己一個天武境的實力進不了天武宗的話,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是不會有人做的。

如若真的是有人做,那他們的目標也絕對是葉川,而不是那個名不見經傳的臧青梭身上。

不過臧青梭因為實力低微,他的擔心也是不無道理的。

「葉川說的沒錯,你自己倒是要小心一些,我看這幫人肯定是有什麼陰謀,不過這柳劍鋒和袁崇明絕對不可能同時針對你的,」王獸沉聲道。

「這個我知道,這兩個人早已經決裂了,在袁家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袁崇明他們這幫人難不成天真的認為他們靠人海戰術要搏殺我么?即便是遇到他們人海戰術,我打不過還能夠跑得了吧?呵呵!」

葉川倒不是非常的擔心,所謂的人海戰術對於他來說還真的是沒有什麼。

在他看來,這個時候要是用人海戰術的話,那袁崇明自己本身也高明不到什麼地方去。

不過袁崇明這個人雖然是袁家的人,但是頭腦還是頗為的簡單了一些。 read336;

遠處,袁崇明等人已經在謀划著如何對付葉川,其實袁崇明最恨的並不是葉川而是柳劍鋒。

但是畢竟他和柳劍鋒至少都是從袁家出去的,這個時候如若堂而皇之的要對付柳劍鋒的話,那要是被自己的老爹知道了肯定不會輕易饒過自己。

在加上還有一個那麼性格古怪的妹妹,袁崇明想也沒想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在他看來,柳劍鋒什麼時候都是有機會去弄他的,而現在他最大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葉川。

「人魚島就要到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眾人在看人魚島的時候,一切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人魚島要比咱們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啊?你們看,那不是地武境初階的靈獸烈炎魔獅么?在這個外圍竟然就能夠看到靈獸了。」

「這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靈獸,咱們下去之後可要抓緊時間了啊!」

「這一次肖城主只看結果,那我們豈不是只要坐以待斃的將那些人手中的內丹奪過來不就行了?」

「這可是犯規的事情,難不成你真的不像進入天武宗了不成?」

「誰說我不想進入天武宗了?真是搞笑,肖城主只說了不讓殺,沒說不讓廢了別人吧?到時候你廢了其他人,他們還不是乖乖的由咱們處置!」

這個的確是肖凌峰在設計的時候的一個漏洞,不過肖凌峰即便是知道了這個漏洞他修補不修補對於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從這一刻起,你們就進入人魚島了。這人魚島上總共六百隻靈獸,等你們殺光靈獸的那一刻起,就是你們第二輪比賽結束的時候。」

「那隻要不殺光,咱們就走不了了?」一個人提出了疑問。

「當然走的了,你退出你就可以直接走了,現在我也可以把你帶回天武城。你們給我記住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收退出人員的。要是你們誰扛不住了,想要有所斬獲的話,那我希望你們直接就到這個地方來。知道了沒有?」

「是!」眾人一哄而是,他們自然明白,既然有參賽的自然就有受不了退賽的。

與自己的小命相比,加入天武宗貌似就要排在第二位了,要是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了,你參加天武宗還有什麼意義么?

要是自己的小命在這邊就交代了,誰還會同情你?誰還會記得呢?

天武宗是不需要負任何的責任的,既然是選拔優秀的人才,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算的上什麼優秀的人才呢?

人魚島從外圍看,景色異常的秀美,整個從現在來看倒是非常的龐大。

一共就六百隻靈獸,其實真正的焦點恐怕就在那最後的十六隻天武境初階的靈獸,至於其他的靈獸恐怕還真的不值一提了。

當然了,地武境靈獸就是那麼好弄的么?對於那些地武境級別的人來說,地武境靈獸對於他們也算是一種極大的考驗了。

這個人員裡面一下子就分成了兩派,要說最為尷尬的恐怕就要算是柳劍鋒了。

柳劍鋒向來獨來獨往,可是斬殺天武境靈獸可不是他獨來獨往就能夠解決的事情。

天武境初階的靈獸,之前的柳劍鋒也是領教過的,那就是王獸的紅眼聖猴。

不過當時的紅眼聖猴的戰鬥力要高出這一次肖凌峰選拔的那些天武境靈獸,為什麼?因為這些天武境初階的靈獸都算是最為低等的。

一般只相當於天武境四重到五重之間,雖然如此,同樣是天武境四重的人和靈獸較量,往往還是靈獸佔據絕對的優勢。

因為他們有著天生的防護,這種防護讓他們成為了佼佼者。

人魚島這邊一共有八條岔路口,這八條岔路口分別通往不同的方向。

「葉川,咱們幾個人一起?還是分開?」詹雲濤詢問道。


葉川道:「還是在一起吧,至少咱們要斬落四頭天武境初階的靈獸,這樣才能夠保證我們都能夠順利的晉級啊!」

對於葉川來說,他現在要保證的就是他的這些兄弟們晉級,等第二輪完畢之後,他們到時候在被淘汰或者什麼的話,那就另外一說了。

可是現在卻不行,葉川必須要對這些人負責,當然了,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對臧青梭一個人負責。

「就是這個路口吧……」葉川等人消失在了某一個岔口之中。

袁崇明看了看遠處葉川離開的方向,他沉聲道:「咱們先去斬殺天武境初階的靈獸,至於這小子等最後在收拾他,否則萬一要是來不及的話,那咱們就吃虧了。」

對於袁崇明來說,對付葉川這些人他是有時間的,而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獲取進入第三輪的保證。

袁崇明知道,自己想要獲得百宗盛宴的第一名已經是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了,他自然要為柳劍鋒開始考慮了。


畢竟柳劍鋒現在表面上還算是袁家的人,既然是袁家的人,最後要是袁家的女婿爭奪第一名成功的話,對於整個袁家的聲譽還是一個極大的提高。

就算是在風武城到時候和尹霜起了衝突的話,那也是有了依仗。

不過現在有一點倒是新的情況,因為他們在天武城遇到了尹霜,而且更讓他們感覺有些詫異的是,尹霜竟然和肖凌峰站在了一起。

這個可不是一個好消息啊,尹霜要是真的和肖凌峰站在了一起,那麼他們兩個可謂是強強聯手,到時候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些不太現實的了。

袁家到時候還不是被他們兩個人給壓的死死的?反正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是,袁大哥……」袁崇明在整個天武宗的外門之中還是有著極高的威望的。

這幫人從天武宗直接出發進入了天武城,對於風武城那邊發生的事情他們也沒有太多的了解,不過即便是了解了又如何?

這袁崇明平時實力就比較的強,在加上他平時出手各方面都是比較的大方,所以他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威望很高。

年輕人就是容易抱團,容易稱兄道弟,葉川等人如此,而袁崇明等人也是如此。

「袁大哥,這柳劍鋒是你妹夫了?」

「不錯,雖然我跟他不對付,不過這個葉川等幾個人和我更是深仇大恨。要是你們到時候誰能夠斬殺葉川而進不了天武宗的話,我給那位一百億星元石作為賠償。」

「什麼?一百億星元石?」這幫人都給震驚了,要知道一百億星元石可以有著太多太多的的資源,到時候無論去參加什麼門派,還是自己建立什麼宗門都是綽綽有餘了。

反正有了一百億星元石,參加不參加天武宗那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了,到時候他們的實力還是會進步的,因為他們有著極大的資源。

這個世界,只要你有資源,你就是成功了一半了。沒有資源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錯,就是一百億星元石,當然了,這個葉川的實力也是非常的不錯的。」袁崇明笑著道。

「哼,袁大哥,他的實力就算是在不錯又能夠怎麼樣?再不錯那也是地武境的實力,咱們這麼多天武境的人還怕他不成?」

「就是袁大哥,這一次一共三十位天武境的強者,我們天武宗就佔據了二十位之多,咱們還怕那些人幹什麼啊?不就是進不了內門么?袁大哥既然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到時候就看誰的運氣好了……」

這些人把殺葉川當成是運氣好,好像是要搶著幹什麼一樣。

袁崇明內心一陣哀嘆,這些人現在是自信心爆棚,他們也不想想,要是葉川真的這麼的容易殺,他也不會傻了吧唧的出那麼多的星元石了吧?

現在既然出了這麼多的星元石,那肯定是因為自己解決不了,或者說遇到了什麼其他棘手的問題才會這樣的。

不過這些人一直都認為這個是因為袁崇明他不想要捨棄天武宗內門弟子的位置。

在加上這幫人知道袁崇明是一個非常有錢的主,他們當然是更加的興奮了。

一百億的星元石,無論放在誰的身上,他們都會感覺多的很的,畢竟那可是相當於不少小宗門的財富啊。

什麼叫做一步登天?有了這一百億星元石,可以說就是一步登天了。

袁崇明這樣的答應下來是為什麼?他有這個自信,自己的老爹願意拿出這一百億星元石來買葉川這可項上人頭的。

第二階段的比賽正式開始了,很多人都是選擇了不同的方向。

袁崇明等人的目標很明顯,為柳劍鋒排除一切的對手,葉川、王獸這兩個人就是首當其衝的。

其中那個王獸其實更加好對付,他不過是仗著自己的靈獸才如此的囂張。

到時候只需要有人拖住他的靈獸,他們斬殺這個王獸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肖凌峰並沒有排斥讓這幫人去競爭,去爭奪內丹,只要不殺人,其他的一切方法幾乎都是可以用的。 “魔穘!”儒商閉上雙眼,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忽然嗡的一聲,聲浪滾滾的衝着孩子一般笑嘻嘻的蹲在樹梢上的魔穘涌了過去,

“你就不怕你哥知道你吃人麼!”

說話間,儒商的整個人看起來如同怒獅一般,身後的長髮揚了起來,手中的書卷上的青光一竄三尺來高,甚至把魔穘嚇得差點掉了下來。

蘇三跟李康臉色沉沉的,蘇三掏出蘇晴身上的八卦鏡,口中唸唸有詞,伴隨着一道血色的光芒罩了下來,將蘇晴和李毅兩個人框在了裏面,魔穘轉頭看了看兩人,忽然大笑了起來,

“我怕,怕什麼?鬼靈,鬼仙,鬼人,鬼佛,乃至鬼宗道,除了我們三個功力尚淺的負責鎮守大陣,其他的幾個宗主,不都聚集在陷空山上爲了那個人麼,這一時半會的,我吃了他們,難道哥哥還要我吐出來不成?怎麼?我的儒二哥哥,你還有興趣,爲幾個外人跟我打上一架不成?咿妖姐姐可不一定肯哦!嘿嘿,本道之間的戰爭,可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分出勝負來的哦!”

說着,魔穘近乎得意的笑了起來,心玄搖了搖頭,一言不發的輕飄飄的往後退了過去,儒商的眼中幾乎噴出怒火一般的看着魔穘,邊上,李康長嘯了一聲,無數的金光被他虹吸到了身體裏面,頓時,他整個人如同金甲神人再世一般,金光耀耀的煞是耀眼,卻見他整個人如同電射一般,嘭的一聲,將魔穘從樹上整個的炸了出去,魔穘一個不妨,整個人遠遠的飛了出去,李康在樹上一穩,一彈,如同一顆飛馳的流星一般追了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李康一動,蘇三也動了,只是,蘇三背上的紫焰嗖的一聲,直直的向彷彿陷入凝滯狀態的咿妖飛了過去,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凝聚出了一柄紫色的長劍,人劍如風,筆直的飛了過去,心玄一愣,手中的燈盞卻無風自動,一個搖曳,灑下了一道柔和的光芒,光芒沒有任何的霸氣,柔和卻輕鬆的將紫焰彈了出去。

心玄對上了蘇三,一柔一剛,一慢一快,一守一攻,轉眼之間,蘇三已經繞着心玄飛了三圈,手中的長劍連刺了十三劍,卻放入刺入了海綿當中一般,軟軟的,不是被彈出來,就是被歪過去,心玄面色如水淡淡的說到,

“你我就此罷手如何?雖然你的功力不錯,不過,我的功法卻正好能夠剋制住你那大開大合的劍法,你我功力也不過堪堪在伯仲之間,除非生死相搏,否則的話,沒有可能分出高下的。”


說話間,一個小巧的身影被遠遠的拋了過來,儒商隨手一接,卻是魔穘渾身髒兮兮的身子,遠處,那李康的金光幾乎照耀亮了半邊的天空了。

“嘿,不錯啊。”儒商當即就樂了,手中的魔穘氣呼呼的看着遠處的李康,卻沒有撲上去,儒商不禁開懷大笑了起來,

“吃,吃,吃,現在看你還怎麼吃,哈哈哈,得,碰上金剛門的人了,正好剋制住你的魔氣,人家功力可不比你弱,吃苦頭了吧。”

說着,他手中的書卷隨手一揮,將一道飛濺過來的金光彈飛了出去,遠處,李康的瘦小的身軀上罩着一道沖天的金光,尤其是那左手金色的手鐲上面的金光濃郁的幾乎凝聚成了實體一般在他的手臂上流淌着,伴隨着他的一步一步的走進,整個血海的上方的波浪不停的洶涌着,魔穘呸了一聲,咬牙切齒的說到,

“該死,你以爲我不如他麼?要不是他手上有極品法器,而且這裏還不是我的地頭,要不,我纔不怕他呢,混蛋,混蛋,這個人不能吃,簡直就是毒藥,要是吃了,會壞肚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