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再戰!」

元青輸了,但是眼睛之中卻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我已經摸到了一絲搏龍術,天鵬術的精髓!下次,你可要小心了!」

戰鬥果然是提升修為,磨礪武技的最好途徑,和李飛楊這次大戰,讓元青極盡生華,對搏龍術,天鵬術的激烈更加精深了!

或許下次再戰,縱然是李飛楊此時最強大的一劍,隕星劍也不能夠壓制元青了!


不過,元青再進步,李飛楊也沒有原地踏步!

「我很期待!」

李飛楊將長劍收回儲物戒指中,輕笑一聲,:「不過這次你輸給了我,下一次,你還是會輸!」

「你很自信!」

「打敗你,很自信!」

一時間,兩人的目光化作幾道神芒在半空中碰撞,交織。

「輸了!元青輸了!」

圍觀的眾人紛紛驚訝!

「耶!李飛楊贏了!哼!元青竟然不聽我的話……」



凝雪公主看見李飛楊贏了,頓時高興起來不過看著元青的目光卻是不怎麼友好!

元青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飛楊,轉身便走,他的胸口,那道被斬出的裂紋輕輕響動,然後那鎧甲猛然破碎開去!

人群中,兩個人高馬大的武者護衛在元青身後,警惕著看著四周,護衛著元青離去。

而李飛楊看著元青離去的背影,心底再次浮現不少疑問,他感覺自己似乎小看了這處於偏僻之地的周武國,這紫雲山脈!

「耶!夫君,好樣的!打敗了元青,哼!自稱什麼十大天才,還不是我夫君的對手,夫君………」

凝雪公主蹦蹦跳跳的從人群后而來,直接來到李飛揚身邊,沒有絲毫拘束的抱住李飛揚的手臂。

… 「什麼!夫…夫君!」

凝雪公主大大咧咧的說著,絲毫沒有注意自己的言行,結果這番動作,話語落入圍觀眾人的眼中,卻是掀起了十二級的風lang!

小惡魔要嫁人呢?!!

「我沒有眼花吧!那真的是凝雪公主?她……」

「我是不是在做夢,凝雪公主居然叫李飛揚夫君,我看我還是回家睡醒了再說!」

「我的天哪!號稱小惡魔的凝雪公主居然被人俘虜了!」

「大新聞!大新聞!」

凝雪公主小惡魔之名可是幾乎響徹整個周武國,周武國不少年輕一輩,小時候都遭過她的『毒手』,甚至還有人現在都處在小惡魔黑暗的陰影之下!

「我說…你能不能不叫我夫君…」

李飛揚頭都有些大了,得了,這麼多人聽到凝雪公主叫他夫君,恐怕明天,整個周武國都會知道這個消息了!

「就不!」

凝雪公主雙手把李飛揚的手臂抱在她那挺拔的飽滿中間,還時不時的搖晃著。

「隨便你…」

李飛揚把手臂從凝雪公主懷裡抽出來,直接向帝都方向而去!

「夫君…」

凝雪公主叫著,像是一個跟屁蟲一樣跟在李飛揚身後!

圍觀的眾人見到兩個決戰的主角都離去了,也散開了,不過不少人還在議論紛紛,今天不僅僅見識了兩位十大天才級別年輕一輩強者的對決,而且居然還得到了一個天大的新聞!!絕對會震動整個周武國!

「凝雪公主要嫁人啦!轟然稱呼李飛揚為夫君!」

就在李飛揚和元青對決之後不到一個時辰,一個驚人的消息從東越城四散而去!

什麼?

你不相信?

光天化日之下,小惡魔凝雪公主親口叫人夫君,怎麼可能有假?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瞬間,東越城周圍數個城池的武者都知道了這個消息,而且這個消息還在以驚人的速度向這些城池周圍的城池蔓延而去,不用想,用不了多了,整個周武國都會知道這個消息了!

而隨之而來的,則是李飛揚和元青的對決結果,兩人實力都強大無比,而且元青可是十大天才之一,縱然是在十大天才之中也是足以排進最前列的人物,最後居然輸給了李飛揚!

而不少人不知道李飛揚是誰,結果仔細一查探,也挖出了不少關於李飛揚的事件來!

以武士九衝天敗武師六重天的帝都李家三公子,李天翔!

以武士九重天與小劍靈對決一劍,讓小劍靈奉為以後對手!

以武師三重天,斬殺帝都李家數十個武師七八重天和巔峰的武者,嚇得李天翔逃回帝都!

以武師四重天從十數個帝都李家武將護衛手中逃脫!

以武師四重天巔峰戰武師七重天巔峰的元青,並勝之!


關於李飛揚的事情雖少,但是每一件事情都有種驚天動地的感覺,而且有心人發現似乎李飛揚天生就與帝都李家不對付,更是惹來帝都李家二公子,發下懸賞令,雖然最後懸賞令不了了之!

此時的李飛揚才正式進入了周武國一眾實力的眼中!

十大天才,李飛揚!

隨之而來的則是李飛揚名列十大天才之位,正面擊敗了同為十大天才之一的元青,李飛揚自然有資格獲得十大天才的名號!

不過不久之後舉行天才聚會,所以李飛揚並沒有正式列入十大天才之裂,不過人們私下都已經把李飛揚當作了十大天才,此時的李飛揚,只是差一個正式的契機而已!

天才之名,開始傳遍周武國!

而這時,李飛揚正走在通往周武國帝都的官道上,而他的身後則是跟著凝雪公主,這個有稱號為帝都小惡魔的拖油瓶!

「夫君,你去哪兒?」

「夫君,等等我!」

「夫君,你怎麼不說話!」

「夫君,渴不渴?」

「夫君,累不累?」

李飛揚很無奈,幾乎要抓狂了,曾幾何時,李飛揚從來不談情說愛,可是此時木的有一個少女竟然叫自己夫君,李飛揚那脆弱的心靈已經被草泥馬狠狠踐踏了無數次!

而他幾次將李瀟瀟抱在懷中,也只是因為小時候心底產生的一絲情愫而已,說實在的,李飛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對待李瀟瀟!

「喂!李飛揚,說話啊!」

最後,凝雪公主似乎都受不了李飛揚的沉默了,恢復了她那傲嬌的小惡魔本色,站在李飛揚面前,堵住李飛揚去路,單手叉腰,右手伸出蔥白的指著李飛揚,氣呼呼的瞪著大眼睛盯著李飛揚!

「大小姐,你能不能…」

「不能!」


好吧,現在一說話就被反駁,那我還說什麼?

李飛揚一臉幽怨的看著凝雪公主!

不過,貌似小惡魔可沒有注意這些。

「好吧,那我以後不叫你夫君了…」

看著李飛揚一臉幽怨的模樣,凝雪公主皺了皺可愛的瓊鼻。

「太好了…」

李飛揚聽到凝雪公主這麼說,高興得差點跳了起來。

「那我以後叫你相公,好不好?」

就在李飛揚暗自高興的時候,凝雪公主瞪著萌噠噠的大眼睛,歪著頭看著李飛揚!

嘎…

這…這什麼情況!

夫君,相公!不都是一樣的意思!

一瞬間,李飛揚心底草泥馬再次出現,繼續踐踏他的心靈!

「大小姐!我服了你了!」

李飛揚很無語,他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倒了大霉,惹上了這個拖油瓶!

凝雪公主,帝都小惡魔之稱,李飛揚也聽說過,可是現在看著凝雪公主,似乎她…腦袋有些問題。

「嗯…小妹妹,哦不,大小姐,我跟你商量個事…」

李飛揚心裡心思一轉,然後搓著手對凝雪公主說道,那樣子,要有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什麼事?相公你說,是不是想要把元青變成太監,那元青真是可惡,居然敢不聽我的話,哼哼,等我回到家裡,看我想辦法收拾他!」

凝雪公主似乎想起了什麼,氣呼呼的揮舞著小拳頭!

「……」

聽到凝雪公主氣呼呼的話語,李飛揚心底暗自為元青摸了一把汗。

「那個,大小姐你看啊,我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個啥……呵呵…」

李飛揚說著,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氣!

「什麼!」

聽到李飛揚的話語,凝雪公主就像是被踩到了爪子的貓一樣,惡狠狠的盯著李飛揚!

「你給我說清楚!」

「我…」

李飛揚無奈,只好把與李瀟瀟之間的關係改了改,說給了凝雪公主聽!

「哼!我不管你和那個什麼李瀟瀟是什麼關係,反正你看了我的身子,你就要負責!哼,別想逃跑,等回到家,我就讓父皇把你抓起來!」

凝雪公主惡狠狠的說道。

「兩個人之間想要在一起,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李飛揚想了想,還是準備把事情說明白,他可不想無緣無故被凝雪公主給叫做夫君…相公!

「感情可以培養!」

凝雪公主反駁!

「強迫是沒有好結果的!」

「我不管!」

「強扭的瓜不甜!」

「我不管!」

「……」

「你自己一個人好好想象吧,我們倆萍水相逢,你是高貴的公主,我只是一個小家族的公子!」

李飛揚心中一嘆,這凝雪公主怎麼那麼倔!

李飛揚深深的看了一眼凝雪公主,然後身影一閃,便快速離去了,凝雪公主想要追,卻發現她根本追不上!

「可惡的李飛揚,難道本公主不可愛嗎!哼,我不管,等我回家,我就讓我父皇把你抓起來!」

凝雪公主氣憤的看著李飛揚消失在她的視線中,然後狠狠的跺了跺腳!

「笑什麼笑!」

凝雪公主身後,兩個侍女見此模樣,不由的掩嘴輕笑,她們作為帝都小惡魔凝雪公主的侍女,自然是一個她的性子,那可是十頭牛都拉不動的倔強性格!

不過她們很好奇,一向傲嬌無比的小惡魔,居然面對那個什麼李飛揚會露出萌噠噠,溫柔的一面,早知道,她們作為凝雪公主的侍女,也只是見到過凝雪公主對周武國當今皇帝,皇后,也就是小惡魔凝雪公主的父母露出過這種模樣!

到底是什麼原因,竟然讓凝雪公主如此對待李飛揚,她們心底里開始八卦起來,隨即她們想到前兩天,貌似這個小惡魔公主在自家的莊園一處天然湖泊幾年沐浴的時候傳出一聲尖叫,那聲尖叫模模糊糊好像是……”**!”

… “**!”

想到這裡,兩個侍女心裡一驚,然後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眼中看見了震驚之色。

「不…不會吧…」

「你是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