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的不是殺氣,是覺醒之後留下的。」依依說著彎身蹲在敖風跟前,雙手輕輕撫摸著敖風的臉頰,眼中充滿心疼。

見依依與敖風這麼親昵,桃夭眼中露出一絲羨慕。

「你們真好,我平時只有一個人,偶爾遇見的魔獸也都是不會說話的低等物種,都沒人和我說話。」桃夭嘆息一聲說道,目光依舊打量著這片沒見過的空間,試圖尋找哪裡有出去的通道。

「不用找了,這裡是幻境。」依依看了一眼桃夭說道。

「幻境?那怎麼辦?還能出去嗎?」桃夭心中有些愕然,雖然貴為神獸,但卻少與人接觸,也自然沒見識過幻境。

依依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那個人好厲害,連主人都打不過她,也不知道主人現在怎麼樣了。」

桃夭聞言好奇的打量著敖風,隨後莞爾一笑道:「放心吧,他沒事,一點小傷。而且他的體質很少見,以他的自愈本領,用不了多久便會醒來。」


「真的嗎?」依依聞言一喜,雙手僅僅攥著敖風的手,一顆懸著的心稍稍放下。

桃夭看著依依,忍不住伸手在依依的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惹的依依一陣疑惑。

「你怎麼了?怎麼沒有實體?」桃夭面色一驚,剛剛那一拍,就好像拍在一股虛無的能量上一般,摸不著實體。

依依聞言緩緩落下眼眸,嘆息一聲說道:「這個說來話長,我本是個快要死去的人,而後利用秘法才得意存活,如今還在沉睡期間,方才也只是藉助多時修鍊聚集的精氣,出來幫助主人。」

「你也太忠心了吧。」桃夭有些驚訝的說道:「你這樣可隨時都會殞命的,這次如果我不出來,憑藉你還是救不了他。」

依依自然知道這一點,但是如果敖風出了事情,她一樣無法存活,還不如出來搏一搏。

「我時間不多,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依依緩緩轉身,目光懇求的看向桃夭。

桃夭略微遲疑,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看在我們同族的份上,你說吧。」

依依聞言一喜,拉著桃夭的手說道:「我很快就會回到主人胸口的玉珠之內,所以接下來你能不能照顧一下主人,他的使命非常重要,萬不可以出事。」

桃夭聞言略微不情願的點了點頭,說道:「照顧是可以,但是誰的使命不重要呢,我要說出來指不定能嚇你一跳。」

「呃……什麼使命?」依依弱了弱臉尷尬問道。

「我在這裡可是等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呢,我……算了,說了你也不知道。」桃夭無奈的擺了擺手:「可以答應你,但是我只保護他的安全,其他的我可不管。」

「嗯嗯,太謝謝你了。」依依連連道謝,話才說完,身體便瞬間變淡,只是眨眼間的功夫,便消失在了桃夭面前。

「還真的消失了呀?」桃夭張大嘴巴,只好縮了縮脖子,好奇的打量起躺在地上的敖風。

也不知過了多久,意識海一片混沌的敖風略微有了自己的意識,隨後突然想起什麼,猛地睜開了眼睛,口中直呼蘇香名字。

而此時,火麒麟桃夭正湊近著敖風好奇的打量著,被敖風這突然坐起來,兩人直接來了個親密接吻,嚇的桃夭面色獃滯,砰的一聲摔坐在了地上。

敖風還沒反應過來,便聽見「啪」的一聲,緊接著臉頰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襲上心疼。

「靠,什麼……什麼情況?」敖風捂著臉頰,急忙轉頭。

只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紅衣紅髮的少女,當然,少女臉頰也是微紅的。

看著身邊突然多了個這麼奇怪的女子,敖風立刻警惕起來。

「你是誰?」

聞言敖風問自己,桃夭氣的原地直跺腳,鏘的拿出一把長刃,指著敖風氣急敗壞的喊道:「你個yin賊,我好心救你,你竟然如此輕浮,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敖風聞言神經一愣,反問道:「yin賊?小姑娘,你說誰呢?話可不能亂說啊。」

敖風都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個情況,便給人喚作yin賊,實在是惹人惱火,自己昏迷到現在,難不成夢遊對你做了什麼?

「還狡辯!」桃夭長這麼大都還沒給什麼人碰過,如今好心救了一個陌生人,竟然還遭遇這樣的事情,說出來估計也都是眼淚。

「我!我狡辯什麼了我?」敖風更是一時摸不著頭腦,仔細一想,好像也沒見過這個女人呀?

桃夭見敖風還不承認,心中更加惱火,長刃一狠,直接刺向敖風的胸口。 見眼前陌生的丫頭說動手就動手,敖風面色一變,急忙閃身拉開二人的距離,指著桃夭呵斥道:「喂,你夠了,你到底是誰?」

桃夭氣急敗壞的跺了跺腳,將兵器收回納戒轉身不再理會敖風,只是自己獨自朝著遠處走去。

見桃夭不理自己,敖風也是惱火的甩了甩手,疑惑的查看起四周的情況。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不是在和荒古巨獸戰鬥嗎?」敖風眉頭緊皺,也不僅沒有找到荒古巨獸的身影,同樣也沒有發現蘇香等人,這不禁讓敖風心中擔憂。

「別找了,這裡叫雲霧之巔,是那個壞女人弄出來的幻境。」桃夭不知何時有折返了回來,站在敖風背後淡淡說道。

敖風聞言一愣,疑惑的看了一眼桃夭:「那你又是什麼人?」

桃夭很厭惡的看了一眼敖風,不情願的說道:「是依依託付我保護你的,如果不是答應了她,我才懶得管呢,看見你就噁心。」

敖風聞言心中憋屈至極,自己怎麼了就噁心了?

等等!依依?

敖風一愣,一把拉住桃夭的肩膀欣喜的問道:「依依?哪個依依?你認識依依?」

見敖風這麼激動,桃夭急忙腳步後退,指著敖風警告的說道:「喂,你要是在動手動腳,小心我扒了你的皮!剁了你的手!」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敖風急忙道歉,微笑的問道:「不好意思,你真的認識依依?」

桃夭白了敖風一眼,點頭道:「才認識,她為了救你,耗費了多時凝聚的精力,所以現在又沉睡了。」

敖風聞言心中一沉,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依依救了我。」

聽著敖風呢喃的話,桃夭頓時不開心了,雙手叉腰恨恨的道:「什麼就是她救了你,明明是我救了你們兩個!」


敖風一愣,對著桃夭微笑的拱手道謝:「多謝女俠仗義相救,再下敖風,不知女俠怎麼稱呼?」

「我不是什麼女俠,叫我桃夭就好了。」桃夭擺了擺手說道,對於敖風的道謝,還是很受用的。

「你說這裡是幻境,那我們還能出得去嗎?我的朋友現在下落不明,我要趕著去找他們。」敖風極其焦急的問道,蘇香等人下落不明,也不知有沒有危險。是被杜念念抓走了,還是已經在戰役中殞命,這些敖風都不敢去深想。

「我也不知道,這裡山清水秀,空氣中煙霧繚繞,靈力也是極其充沛,看上去倒更像現實世界,和幻境差別有點大。」桃夭說著雙眸微閉,呼吸著這裡的空氣,深受感受的說道。

敖風看了看遠處,抬手指了指說道:「在這裡帶著也不是辦法,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嗯。」桃夭無所謂的點頭說道,她一個人呆著也是呆著,對於她來說,四處走也就是玩玩而已。

兩人結伴而行,十多分鐘后,周邊遇見的景象依舊相差無幾,周圍都是一些罕見的植被,偶爾可見一些高大的樹木,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甚至連一些鳥雀都看不見。

「奇怪了,這裡環境這麼好,為什麼一頭魔獸都看不見呢?我聽說這雲霧之巔,可是魔獸的聚集地,種類多的不得了。」敖風疑惑的摸著下巴,走了這麼久,幾乎是一個活物都沒有看見。

「切,目光短淺了吧?活物不一定非要是魔獸,這些植被也是活物,依我看,魔獸可能都被這些植被吃掉了。」

聽著桃夭的話,敖風嘴巴驚訝的老大,不敢置信的問道:「植物吃魔獸?你開玩笑呢吧。」

桃夭聞言得意的揚了揚下巴,鄙夷的看向敖風道:「所以說你目光短淺,向這些植物,如果你弄疼它的話,它可是會立刻發起攻擊的。」

「真的假的?」桃夭所說,對於敖風來說可是聞所未聞,按說他查閱的典籍也不少,對大陸算是相當了解了,但即使如此,知之甚多的敖風依舊沒有聽說過。

「不信我們可以試試。」桃夭說罷拿出一把匕首,輕輕在一根藤蔓上劃了一下,頓時一股褐色液體流出。

「嗦嗦嗦~」

與此同時,那根藤蔓竟然突然顫抖,嗦的一聲縮進了雜草叢裡。

「還真的能動。」敖風乍舌的看著眼前一幕,不禁讚賞點頭。

「我就說吧,你還不信,不是自己沒聽說過的事情就是不可能。」桃夭得意的說道。

「嗦嗦嗦……」

就在敖風讚歎大自然奇妙時,很多到悉索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緊接著,無數藤蔓閃電般射出,直接將敖風和桃夭的雙腳牢牢裹住。

「不好!」

敖風見狀大驚,急忙從納戒取出一把金色匕首,可還不等敖風彎腰將藤蔓割斷,四周更多的藤蔓襲來,很快便將敖風的手腳全部牢牢捆綁。

一旁閃躲不及的桃夭也不例外,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人毫無準備。

敖風眉頭微皺,靈力灌輸全身,隨著一聲怒吼,直接將藤蔓震的四分五裂。可束縛才掙脫不到幾秒鐘,又是十幾根藤蔓從四面八方襲來,這樣的密集攻勢,不管敖風怎麼閃躲都不可能躲避的開。

很快敖風身上又被藤蔓纏住,這次襲來的藤蔓數量更多,只是片刻間,便將敖風團團包裹,一旁掙扎的桃夭只是眨眼間便看不見敖風的人影。

「敖風!你怎麼樣了?」桃夭心中略顯焦急,敖風是依依託付給她的,如果他出了意外,那便是自己的失職。依依和她同屬一類,在大陸的今天,還能遇見麒麟一族的後裔,實屬不易。

許久過後,敖風那邊沒有絲毫回應,有的只是那些藤蔓和雜草摩擦發出的悉悉索索。

「管不了那麼多了。」桃夭輕咬粉唇,隨後嘴巴一張,一團火焰噴薄而出。

那些藤蔓遇見如此猛烈的火焰,瞬間枯萎,可能藤蔓真的如桃夭所說那樣,可以感覺的到疼痛,火焰一出它們便迅速收縮進了雜草叢裡。

藤蔓撤離,敖風也出現在了桃夭視線中。

「喂,你沒事吧?怎麼這麼弱呀!」桃夭將敖風扶坐起來,輕輕搖晃喊道。

敖風無奈的白了桃夭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我傷勢未愈,這樣已經不錯了好不好,不然你試試。」

「對了,周圍怎麼有火焰燒過的痕迹呢?」敖風眉頭微皺,看著周圍一片焦黑,而且空氣中也充滿了一股焦味,心中不禁奇怪。

桃夭聞言得意的揚了揚嘴,看著敖風道:「那當然,我可是上古神獸麒麟後裔,最強大的火麒麟一族!」


「什麼?你就是火麒麟?」敖風聞言心中一驚,在來釜山驛站的時候,就聽聞這釜山有火麒麟存在,沒想到那世人害怕恐懼的火麒麟,竟然就是自己面前如此柔弱的小姑娘! 「沒錯,我就是火麒麟!怎麼樣,崇拜吧!」桃夭洋洋得意的說道,自認為神獸,那定然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不管是人還是魔獸遇見,都得露出崇拜的眼神。

敖風看了看胸口的珍珠玉石,呢喃道:「水麒麟,火麒麟,銅鏡,難道有聯繫?」

「你在說什麼呢?」見敖風在那嘀咕,桃夭用隔壁撞了撞敖風問道。

「沒,沒事,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這藤蔓不知道會不會再次襲擊過來。」敖風說罷趕緊爬起來,兩人畏畏縮縮的迅速離開了這裡。

這一次兩人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徘徊在森林裡,而是來到了一馬平川的草原地帶。

敖風面色疑惑,看了看天空說道:「這裡不是雲霧之巔嗎?為什麼會有草原。」

「不對嗎?我不清楚欸。」桃夭常年生活在地底岩漿地帶,對於這些卻不是很了解。

敖風點了點頭,這雲霧之巔所在之處是釜山之頂,就算有草原出現,那也不可能沒有山峰,而且看這天空,也不想身居高處的感覺。

「說不定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真的不是雲霧之巔,而是幻境。」敖風面色凝重的說道,這釜山敖風雖然不熟悉,但常理還能推算的出來,這樣不合理的一幕,也唯有這個解釋行得通。

「那我們怎麼辦?難道出不去了嗎?我還有很有重要的人物呢!」桃夭面色一驚,突然慌張起來,之前的從容消失不見。

「早知道就不出來了,真是晦氣,好端端的來到了這個鬼地方。」

敖風聞言有些尷尬,拱手道歉道:「實在是不好意思了,都怨我,為了救我讓你也受連累了。」

桃夭無奈的嘆息一聲,擺手道:「算了,事情都發生了,再說這些也無濟於事,我們還是想想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吧!」

桃夭說罷,背後噗的一聲展開一對羽翼,一把拉住敖風說道:「注意了,要飛咯。」

不等敖風反應,身體突然失空,緊接著人已經來到了萬丈高空之上。

「怎麼樣,沒飛過吧?」桃夭對著敖風笑了笑,覺得敖風這樣的人類少年,肯定是沒經歷過這樣的飛行。

敖風聞言頓時無語,這話說的好像自己多土似得。

桃夭的速度很快,疾馳在空中將下方的事物盡收眼底。可飛行許久后,他們依舊沒能看見有什麼人或者魔獸,哪怕有人出現過的痕迹都沒有,到處都是同樣的草原。

「喂,你覺不覺得我們好像在原地打轉?」桃夭四下張望,說出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敖風聞言贊同的點了點頭,突然目光一愣,指著前面驚呼道:「快看那,那裡有人!」

很快桃夭也看見了遠處出現的人影,急忙對著前方俯衝而下。

當靠近后敖風發現,出現的人竟然是蘇香等人,而周圍還站立了不少對立的人群。

「敖風?!」蘇香幾人見敖風突然從天而降,急忙欣喜的迎了上去。

見到蘇香安然無恙,敖風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敖風目光投向對面站著的人群,見對方紛紛拿出了兵器,突然感覺到氣氛的緊張。

「敖風,這個待會在說,他們強要搶奪我們的東西。」雪靈撇了一眼對面的幾十人,眼中充滿痛恨,顯然剛剛已經經歷過一場戰鬥,結下了不少仇恨。

「他們知道我們的身份嗎?」敖風疑惑問道,如果亮出聖炎古殿的身份,應該能起到一定的震懾能力吧。

雪靈聞言苦笑的搖了搖頭:「亮了身份也不會有人信,令牌在雲萂那裡,不在我身上。」

敖風聞言這才想起來,之前的確將令牌留給了納蘭雲萂,不過敖風也沒擔心什麼,雪靈是魂晶巔峰的強者,而且此時身邊還有一位能夠化翼的上古神獸,沒理由需要怕這些雜碎。

為首的幾人站在最前面,看了一眼趕來的敖風惡狠狠的說道:「小子,我奉勸你別多管閑事,待會死了就可惜了。」

「沒錯,識相的就站一邊去,我們只要那個包裹里的東西。」

敖風聞言眉頭一挑,將目光投向昭摹肩膀上背著的黑色包裹,饒有意味的說道:「好啊,讓我不插手也可以,但是好處得大家分,你們願意給我什麼?」

聞言敖風要好處,一名大漢惡狠狠的說道:「少廢話,不讓就死,還想要好處?」

「欸!且慢。」另一名稍微機靈一點的大漢手一揚,看了一眼敖風身旁的桃夭,隨後笑著說道:「一千枚金幣,不知道夠不夠?」

這名大漢言中之意,自然是忌憚會化翼的桃夭,能御天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輩,萬一真打起來,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

敖風摸了摸下巴,隨後點頭贊同道:「好吧,雖然不算太多,但是勉強可以接受。」

聞言敖風答應了他們,昭摹臉色一變,拉著敖風愕然問道:「敖風,你怎麼能答應他們呢?我們可是一起的呀,你真是太不講義氣了,枉我們陪你出來,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們!」

敖風無奈的推開昭摹,見一個錢袋飛了過來,順手接過,掂量了一下說道:「昭摹,有錢不賺,你傻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