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百獸嶺便是有一位叫做秦剛的傢伙前來收取供奉,然後看中了駱依姐,一定要納她為妾,族長為了保護她,只能讓得她先暫時的遠離小獸域,後來為了這事,我們九尾族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讓得那秦剛勉強的將事情揭過……」一名少女忿忿的道。

「秦剛?」古諺看了一眼輕咬著小嘴的駱依。

「他是百獸嶺九大將之一,實力極強,絲毫不弱於那血蟒城城主曹贏。」駱依輕聲道,面對著這種強大壓迫,她除了逃跑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古諺微微點頭,旋即轉過視線,望向那山寨之外,這裡頗為的隱蔽,剛好是能夠將那遠處的景象收入眼中而此時,在那個方向,正有著濃濃煙塵滾起,隱約間,彷彿是有著轟隆隆的馬蹄聲傳來。

「哈哈,九尾族的人,出來交今年的供奉了!」

煙塵奔騰而至,旋即有著大笑聲如同雷鳴般的轟隆隆在山寨上空回蕩起來,而隨著煙塵的散去,只見得一片黑壓壓的人馬,已是出現在了山寨之外,那股濃濃的煞氣令得那半空中都是有著烏雲籠罩而來。

「這聲音……」

而當駱依她們聽到這大笑聲時,小臉卻是瞬間劇變。

「是那秦剛?」古諺見狀,也是明白過來。

「嗯,該死的,怎麼會是他來我們九尾族收取供奉……」駱依輕咬著銀牙,眸子中,卻是有著一些不安湧起來。

古諺微眯著雙眼,視線望出去,然後在那批人馬的最前方見到了一道壯碩男子,男子赤裸著上身,身體上面閃爍著猶如黑岩般的光澤,一股蠻橫的凶氣,自其體內瀰漫出來。

而此時,這道身影正騎著一頭巨大的血紅蝙蝠一臉笑容的望向九尾寨中。

在他的大笑聲落下后不久,那籠罩著九尾寨的光罩也是泛起陣陣波動,旋即駱姨便是帶領著一些九尾寨強者走了出來。

「呵呵,駱寨主,該交納供奉了,數量是多少,應該不用我多說吧?」血色蝙蝠上面的男子,笑眯眯的望著駱姨,然後懶洋洋的道。

「原來是秦剛大人……」駱姨點點頭旋即手一揮,便是有著一道空間軸卷飛向那名為秦剛的男子:「這裡是一千萬神玄丹。」

秦剛一把抓住空間軸卷,只是隨意瞥了一眼便是拋給身後的屬下,笑道:「駱寨主還真是好說話。」

「我九尾族在此還需要百獸嶺的庇護,這些供奉自然是應該的。」駱姨微微低頭,道。

「駱寨主真是這麼認為么?」秦剛笑容玩味的道。

駱姨神情微微一僵,旋即點點頭。

「駱依那小妮子呢?既然回來了,為什麼不來見見我?」秦剛笑道。(未完待續……)

… 駱姨眼神一變,旋即急忙道:「秦剛大人,小女一直在外修行,尚未歸來。」

「你當我百獸嶺的眼線是擺設?」秦剛冷笑一聲,旋即他盯著駱姨,道:「我對駱依的心意,你也是知道,若是她跟了我,你九尾寨以後便是能夠徹底獲得我百獸嶺的庇護,而且也不用每年交納如此大筆的供奉,這之中好處,難道你們分辯不清么?」

駱姨神色變幻不定。

「今日我便在這裡等著,你若是不讓那小妮子出來,那我便是只能帶人去寨子裡面找找了。」秦剛雙臂抱胸,淡淡的道。

這一下,駱姨以及那些九尾寨的長老面色皆是異常難看起來,但又不敢發作,一時間,場面便是這般的僵持了下來。

「那秦剛知道你回來了。」一直注視著山寨之外的古諺,突然偏頭對著那一直對著寨子外偷瞄的駱依道。

駱依聞言,俏臉也是微微一變,旋即忍不住惱怒的道:「這個陰魂不散的討.厭傢伙!」

「那些傢伙現在不肯離去……」

一名少女有些擔憂的看著駱依,這樣耗下去的話,一旦那些傢伙耐心耗盡恐怕會相當不妙,雖說她們九尾寨大陣開啟,那些傢伙闖不進來,但這樣一來,必定會得罪那秦剛,他們九尾寨雖說處於百獸嶺與雷淵山交界處,但卻並沒有徹底的投靠哪一方,如果百獸嶺要找她們麻煩的話,雷淵山顯然是不會理會她們的。

少女說著,目光偷偷的看了一眼注視著寨子外的古諺。剛欲說話。卻是被一旁的駱依暗中瞪了一眼。當下只好閉上嘴巴。

駱依見狀,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她清楚古諺的性子,若是她們開口相求的話,後者必定會幫忙,但那秦剛卻不再是曹贏,即便古諺能夠勝了秦剛,但那之後呢?那樣無疑是在對百獸嶺宣戰。那種龐然大物……

古諺單槍匹馬,如何能敵?

而到時候的古諺,反而會將自己陷入險境。


「又有人馬來了……」古諺目光注視著寨子外,他彷彿是沒察覺到身後那些少女的眼神交流一般,只是淡淡的道。

「哦?」

駱依她們聞言,也是一驚,旋即抬頭,果然是見到,在那另外一個方向,竟然也是有著轟隆之聲響徹而來。

「難道是雷淵山的人馬?他們竟然都湊到一塊來了……」

轟隆隆!

大地震動著。濃塵滾滾,只見得在那遠處。同樣是有著大批人馬呼嘯而來,最後在駱姨她們略微錯愕的目光中接近了九尾寨,而在那批人馬之中,能夠看見一道飄揚的山字旗幟。

「是雷淵山的荒將蒙山……」

那秦剛眉頭皺著的望著那呼嘯而來的一批人馬,顯然是沒料到,竟然會跟雷淵山的人撞在一起。

「秦剛?你竟然也會在這裡。」而在秦剛發現那批人馬領頭一人時,後者也是將其察覺,當下一怔,旋即嘴角一撇,道。


來者身體乾瘦,但皮膚卻是呈現一種暗黃-色彩,但若是仔細看的話,便是會發現,那竟是一層土黃-色的細小鱗片,看上去略顯奇異。

「蒙山大人……現在應該還不是雷淵山收取供奉的時候吧?」駱姨望著這蒙山,開口道。

「嘿嘿,我可不是為了收取你九尾寨的供奉而來。」蒙山看了駱姨一眼,嘿嘿一笑,旋即那略顯陰沉的目光投向九尾寨中。

「我來這裡是找個人類,他叫古諺……你應該知道。」

駱姨臉頰微變,道:「我們並不知道……」

「嘿嘿,駱寨主,你就別騙他了,據我所知,血蟒城可是用了下了重金來尋那古諺的麻煩,而顯然,他就是受邀而來的。」秦剛怪笑一聲,他倒是巴不得九尾寨連雷淵山也得罪,到時候她們就唯有答應他的要求了。

駱姨手掌緊握,眼中滿是焦灼之色,想來是沒料到,事情竟然會衍變成這樣……

「唔,看來事情還是扯到我頭上來了啊……」寨子中,古諺突然笑了笑,旋即他站起身來。


「古諺大人,要不你從離開吧。」駱依突然一把抓住古諺的衣袖,紅著眼睛道,她知道,一旦古諺被牽扯進來,那他將會變得極其的麻煩。

「雖然我討厭麻煩……」古諺揉了揉駱依小腦袋,旋即笑了笑,但那漆黑雙目中,卻是有著一種極端凌厲的神色在凝聚著。

「但我卻並不怕麻煩。」

「這個世界上,面對麻煩選擇退避的話,你終歸會被逼到退無可退的一天,與其如此……還不如一開始便將那麻煩斬草除根。」

「那可是雷淵山啊,他們比血蟒城強太多了。」駱依急道。

「放心吧。」

古諺笑著安慰了一聲,旋即身形一動,便是化為一道光影對著那山寨之外閃掠而去。

駱依見狀,只能輕跺跺腳,然後抬頭望著山寨之外,那裡, 拆掉思維里的牆 ,在這種氣氛下,九尾寨中,也是變得有些不安起來。

在古諺掠出寨子的時候,那距九尾寨有著一些距離的遠方,大地突然震動起來,旋即一股黑色洪流猶如潮水般呼嘯而過,這支人馬在飛速趕路中相當的安靜,而在那鎧甲之下,一道道暗紅的目光,卻是猶如豺狼蛟豹,這支人馬,這般氣勢,已是能夠稱之為軍隊……

那股凝固般的凶煞之氣,遠遠不是之前血蟒城的那種人馬可比!

而在這支黑色軍隊之中,一道黑色旗幟隨風搖擺,在那旗幟之上,有著一血紋大字,猶如一頭絕世凶蛟,欲要破旗而出。

九尾寨前,兩批黑壓壓的人馬將寨子圍得水泄不通,而此時那兩批人馬,也皆是面色不善的看向九尾寨內,眼中閃爍的凶光,讓得人明白他們可不是什麼善茬……

「駱寨主,我再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若到時候你們不將那古諺交出來,那便休怪本將不講情面,強行抓人了。」蒙山雙臂抱胸,眼睛微垂,淡淡的道。

而在一旁,那秦剛則是笑眯眯的望著這一幕,絲毫沒有開口的跡象,顯然他是巴不得九尾寨將蒙山給得罪。

駱姨袖中手掌緊握著,她身旁的那些九尾族長老臉色也是頗為的難看,蒙山的威脅,讓得她們心中極為的焦灼,如果今天的事一旦搞不好,她們九尾寨就會失去這片地域最為強大的兩方勢力的庇護,而到時候,那些早便是覬覦九尾寨的一些勢力,怕便是會找機會趁虛而入了……

駱姨眼芒閃爍著,旋即牙一咬,剛欲說話,神色突然一動,急忙轉頭,只見得後方的光罩泛起了波動,而後一道年輕的身影,便是自其中緩步走出。

「這位朋友,你好歹也是小獸域中名氣不小的人物,如此為難一些女人,怕是有些過分了吧?」淡笑聲,也是隨著光罩的波動傳出,接著古諺便是在那眾多豁然間轉移而去的目光中落至駱姨身旁。

穿越火線之兄弟傳說 你便是那個古諺?」

盛寵天降小萌妃

面對著那一道道兇悍的目光,古諺面色卻是不變,只是笑了笑,算是默認。

「雖然小獸域中同樣有著一些人類,不過敢在這裡如此張狂的,倒是很少見。」

蒙山泛黃的雙目盯著古諺,旋即他一咧嘴,道:「我收了血蟒城一些好處,所以你今天恐怕得跟我走了,放心,我不會對你怎樣,只是將你交給曹贏而已。」

古諺也是望著那蒙山,旋即視線瞥了一眼他身後那批煞氣騰騰的人馬,笑道:「抱歉,我哪都不想去。」

蒙山聞言,卻是嗤笑了一聲:「這種事情,可不是你能做主的……我知道你本事不弱,連那曹贏都奈何不了你,不過你以為我這鐵山衛,是血蟒城那些烏合之眾可比的?」

而似是為了應和他的話語,那後方大批人馬陡然厲喝出聲,喝若驚雷,轟隆隆的傳盪開來,那股氣勢,猶如山嶽壓頂,直逼古諺而去。

那站在古諺身旁的駱姨等人,面色頓時一變,感覺呼吸都是變得困難了許多,而在她們有些承受不住時,一道身影卻是從身旁踏了出去,獨自一人,將那股驚人氣勢壓迫,盡數的接下。

「看來今天的事,閣下是真打算與我糾纏到底了?」古諺周身,隱隱有著青光浮現,他盯著蒙山,眼神深處,凌厲開始涌動。

「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張狂,不知死活的東西!」蒙山眼神也是因為古諺這般態度有些陰沉下來,他顯然是有些動怒,以他的身份,如此興師動眾而來,這小子不僅不束手就擒,反而還屢屢廢話惹人生惱。

「古諺小哥。」

駱姨她們見到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也是大急,在這裡如果與蒙山交手的話,不提能否解決眼前的困局,即便是解決了,可這蒙山代表的,可是整個雷淵山啊!

而此時在那寨子中,駱依等人也是焦急的看著那個方向,這樣發展下去,對古諺而言,可沒什麼好處。

「來人,給我將這小子抓起來。」(未完待續……)

… 蒙山冷笑,旋即手一揮,那身後鐵山衛目光則是逐漸的森寒起來,一股股雄渾的靈力波動,也是散發而開。

一旁,那秦剛則是冷眼旁觀,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個叫做古諺的人類,想要怎麼擺脫眼前的局面,那蒙山實力比起曹贏還要強上一線,而且其麾下的鐵山衛,也算是跟隨著他經歷了不少戰鬥磨練出來的部隊,比起血蟒城那種匪軍不知道強上多少……

古諺雙掌緩緩緊握,眼前這番陣仗,顯然是沒辦法善了了,既然如此,那便只能與他們鬥上一鬥了……

轟!

而就在古諺眼神愈發凌厲時,突然間,這片大地震動了一下,而這突如其來的震動,也是令得劍拔弩張的氣氛微微一凝。

轟隆隆!

震動,在很快的時間中愈發頻繁,然後這九尾寨之前,所有人猛的偏頭,目帶驚異之色的望著在那遠處視線盡頭的地方,那裡,一股黑色般的鋼鐵洪流,夾雜著一股滔天般的.凶戾,奔涌而來。

黑色洪流呼嘯而過,在他們上方的天空,竟都是因為那股驚人的凶氣凝聚了層層黑雲,接著黑雲滾滾而來,遮天蔽日,甚是駭人。

九尾寨之外,眾人皆是眼帶許些震動的望著那呼嘯而來的黑色洪流,這股架勢,遠遠的超越了此時此處的另外兩批人馬。

而隨著洪流的愈發接近,他們終是發現,在那黑色洪流中。一道飄揚的「炎」字旗幟。

「是炎將的吞蛟衛!」

此起彼伏的驚呼之聲。陡然在此時爆發開來。那蒙山以及秦剛所率領的兩批人馬望著那在呼嘯而來時,沒有絲毫多餘吵雜聲的洪流,眼中皆是掠過一抹深深的畏懼。

「炎將……」

秦剛也是面色變幻的望著那支呼嘯而來的黑色軍隊,那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甚至懼色湧起來,百獸嶺與雷淵山之間同樣有著不小的摩擦,大大小小的戰爭也是爆發過不少次數,而在這些戰爭中那一支稱為「吞蛟衛」的軍隊,卻是讓得百獸嶺付出極大的代價。

而那支軍隊的統率。也是雷淵山第一凶將,炎將,一個以一種驚人速度在小獸域中竄出來的絕世凶將!

「怎麼連這個狠角色也來了……」秦剛嘴巴扯了扯,旋即目露憐憫的看了古諺一眼,這個傢伙,看來今天下場有些凄慘了。

「那是吞蛟衛……」

駱姨等人望著那股對著這個方向奔騰而來的黑色軍隊,臉色卻是瞬間煞白起來,如果說之前在面對著蒙山秦剛等,她們尚還能夠稍微保持一些平靜心,但眼下在那攜帶著滔天凶氣而來的黑色軍隊前。她們心中的勇氣,終是有些崩塌的跡象。

那是雷淵山之中戰鬥力最強的軍隊。同時也是最為兇狠的一支,他們面對著對手,素來信奉斬草除根吞蛟衛過處,唯有著血海屍山……

若是那支兇殘之師要進攻九尾寨,今日這裡,怕是少不了血流成河。

古諺同樣是微皺著眉頭望著那奔騰而來的黑色軍隊,那股濃得近乎要凝固般的凶氣,即便是他眼神都是有些凝重這支軍隊,顯然是他在來到獸域之後,所見到過實力最強的一支……

「這也是雷淵山的人馬么……果然很強大啊……」古諺深吸一口氣,眼神深處,雷光黑芒涌動,看來今日,真是少不了一番苦戰了啊。

轟隆隆!

黑色洪流,以一種衝鋒的姿態而至,片刻后終是清晰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注視中,而那股凶煞之氣,也是讓得所有人呼吸都是一滯。


而隨著接近,眾人甚至都是能夠看見那洪流中,鎧甲下的一道道兇狠無情的暗紅雙瞳。

當然,即便這支黑色軍隊煞氣驚人,但所有人的視線,都是很快的凝聚向了那洪流的中央位置,那裡,有著一道更加恐怖的凶煞衝天而起。

如果說那些吞蛟衛是一頭頭兇狠無匹的凶蛟的話,那麼那大軍中央的鐵塔男子,則是真正蛟中之王!

他有著鐵塔般的身影,濃濃的凶煞之氣,彷彿是在他的身後凝成了血紅的蛟形光影,蛟目掃視間,睥睨天下,凶氣蓋世。

一道道目光,匯聚在那道鐵塔身影上,他們的眼中,皆是有著濃濃的懼色,即便是那蒙山也是絲毫不例外。


古諺的目光,同樣是在此時望向了那道鐵塔身影,。

一旁的駱姨見狀,則是苦笑一聲,這局面,真是越來越讓人絕望了啊。

黑色洪流,並未理會在這些泛著畏色望著他們的目光,他們以一種極端蠻橫的姿態,筆直衝進,然後撕裂那兩支人馬的防線,一時間,人仰馬翻,但卻不敢有一人怒罵出聲。

轟!

黑色洪流,最終在山寨之外瞬間頓住,那股極動極靜之間的轉換,讓得不少人心臟都是狠狠跳動了一下。

大軍停下,黑色洪流分裂開來,然後眾人便是見到,那道渾身瀰漫著化不開的凶煞的鐵塔身影,大步的走出,大地彷彿都是在顫抖著。

蒙山望著那道鐵塔身影,臉皮抖了抖,剛欲擠出笑容說話,卻是發現後者竟是看都未曾看他一眼,而是筆直的對著後方那一道削瘦青年走去。

蒙山見狀,咽下了到嘴的話語,然後有些驚疑的望著這一幕。

鐵塔身影的步伐越來越快,最終終是轟的一聲攜帶著極具壓迫陰影停在了古諺的面前,而在其身後的駱姨動人,身軀都是忍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