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馬基看著佐助動身追擊,手中的苦無瞬間擲出。

可只聽得一聲鐵器的碰撞聲響起,剛才擲出的苦無,便隨即不知火玄間的苦無被打落在地。

「別太小看我了啊。」,不知火玄間晃了晃脖子,表情上滿是不屑。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面色一個比一個凝重。

與此同時,佐助抓住時機,身形壓低的同時,開始快速逃竄。

當馬基扭過頭,將目光再次看向佐助的時候,才發現佐助已經是追隨著我愛羅的身影,離開了中忍考試場地。

而此刻,卡卡西和遠處潛伏的油女志乃,望著佐助離去的身影,也是若有所思。

【宇智波富岳:「還是我兒子厲害啊,哈哈哈!」】

【照美冥:『所以…這麼帥的小傢伙到底是怎麼樣把自己身體變成藍色的,還那麼丑的。』】

【宇智波美琴:「……」】

【波風水門:「我兒子什麼時候出場。」】

【桃地再不斬:「這個是當初跟你纏鬥的小子嗎?白?」】

【白:「觀察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我再次取勝,只怕是有些艱難了啊。」】

【大野木:「木葉村還真是混亂啊。」】

【黑土:「爺爺,你說,我們會不會有朝一日,也會受到圍攻啊?」】

【大野木:「我不知道。」】

【青:「話說,那個帶著墨鏡的小子是誰來著?」】

【長十郎:「我好像有點印象,卻又沒有印象…」】

【三船:「你擱著擱著呢?」】

【奇拉比:「八嘎呀路,庫娜雅鹿,真是丟人,嗷!」】

這邊彈幕還在不斷的討論著,但是卻並不影響此時鏡頭中戰鬥的情況。

佐助一個翻身,身影便隨即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

「可惡!!」,而馬基看著消失的身影,也是忍不住憤怒的咬緊了牙關。

隨即,馬跡扭過頭,緊握著手中的苦無,死死地盯著眼前的不知火玄間,目光中滿是殺意。

「你這傢伙,真麻煩…」,馬基抬起手,一道風之刃隨即擲出。

可不知火玄間不慌不忙,一個閃身,便輕鬆躲過。

「我也覺得我很麻煩哦。看來,我們兩個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呢。」,不知火玄間歪著腦袋,一絲邪魅,也是掛在了臉上。

「呼…」

馬基咽了口唾沫,身體瞬間化作一個殘影的同時,隨風而動,手中查克拉所製造的風之刃,也是直衝不知火玄間。

他知道,眼前這傢伙解決不掉,會對計劃產生大問題。

可只見得不知火玄間不慌不忙的雙手結印,身型快速拉開距離的同時,手腕也是隨即一翻,一股查克拉湧入的同時,影分身瞬間分裂開來,口中的千本如同暴雨般飛出,兩股力量插招換式,瞬間便相互抵消。

與此同時,直播間的鏡頭,也開始再次切換轉動。

不遠處的觀戰席上,正中間頂樓。

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依舊被風影用苦無抵著脖子,顯得有些無奈。

因為四赤炎陣的形成,導致了外面的暗部忍者們除了乾瞪眼,竟然什麼也做不到。

所以,明明幾人才間隔幾米之遠,卻天差地別。

而四赤炎陣的內部,猿飛日斬卻也是有些面色凝重。

他看了看拿捏住自己的風影,又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澎湃的查克拉,忍不住閉上雙眼,不斷地做起了深呼吸。

因為他的衰老,導致了身體機能的下降,也就同樣導致了對於這場戰鬥是顯得有些吃力。

如果真的想要通過自己逃脫,就只能是抓住眼前風影走神的一瞬間機會,然後立馬使用替身術活著瞬身術,亦或者召喚通靈來幫助自己了。

可是,很顯然,眼前風影這傢伙,完全沒有想要給自己任何一個機會的打算。

也就在這個時候,抵住猿飛日斬脖子的風影,說話了:「我本來打算趁我愛羅引起紛爭的時候,將佐助帶走的。」

聽到這個聲音,這個話語,猿飛日斬眯縫起了雙眼,似乎想到了自己記憶中的一個人…

「看來還真是沒辦法事事如意呢。」,說到這裡,風影的聲音,也多了一絲無奈。

聽到這句話,猿飛日斬忍不住咧了咧嘴。

他那眉頭微皺的同時,一滴汗珠,也順著臉頰,緩緩滑落。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強作鎮定的猿飛日斬閉上雙眼,忍不住緩緩地吸了一口涼氣。

「那,你的目的是這個木葉忍者村和佐助嗎?」,猿飛日斬輕聲詢問道。

聽到這句話,風影沒有直接回答,倒是出人意料的反問了起來。

風影緩緩道:「木葉忍者村有那麼重要嗎?」

風影的這句話,問的猿飛日斬倒是一愣。

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宣言要奪走木葉的人,竟然會這樣講話。

頓時,猿飛日斬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疑惑且詫異的表情。

風影看著猿飛日斬的表情,忍不住微笑著壓低了聲音:「比起這個,如果我愛羅完全覺醒的話,就可以讓你看到更有趣的東西了。」 「嗨,卿卿。」

剛走出停車場電梯,余卿卿就被一輛亮瞎眼的保時捷前的漂亮男人叫住。

可余卿卿對著那張似乎天生就招搖的漂亮臉蛋,一點好顏色都不給。

「我拜託你,別叫得那麼肉麻行不行?我跟你可沒熟到那個程度!」清麗的眸眼翻出鄙夷的白眼,徑自走向自己的馬自達。

前幾天的事她可沒有忘。

「別那麼無情嘛,好歹我們還是合作夥伴啊。」男人裝得一臉委屈,騷包的桃花眼裡盛著與他本人性格大相徑庭的無辜。

可憐巴巴地跟到余卿卿車前擋住她要關的車門,「留個面賞臉給個機會賠罪,一起吃晚餐。」

余卿卿對他做作的演技嗤之以鼻,狠狠回拽車門,卻紋絲不動。水眸再橫他一眼,不耐煩道:「這倒新鮮,認識你柯大少這麼久還真沒發現你有那層皮。鬆手!我沒那個閑工夫陪你。」

這回再拽車門,那男人手一松,門關上了。

毫不猶豫發動引擎,卻聽男人原本悅耳的聲音劃出輕嘆,半似無奈半似惋惜地講出讓余卿卿不那麼悅耳的話,「本來恆資集團的合作還想著添個狗頭軍師呢。」

發動的引擎嗡響,震得余卿卿一陣反胃。這該死的騷包男,就知道戳她的要害。「難怪你想著來找我,豬朋狗友果然登對。豬哥哥可帶路?」

柯未然薄唇一掀,笑出一臉的風情,也不以違忤,痛痛快快上了那輛保時捷前面帶路。

下班的晚高峰,每一部車裡都滿載歸家的迫切和奔向夜生活的百態。

一路緩馳慢行,從傍晚的紅霞直至點染著城市絢麗的各色燈光亮起。余卿卿兩人一前一後地在路上堵了將近三十分鐘,才到了預定的地點。一家檔次一流的飯店。

雖然這家店在這座城市遠近馳名,但就是位置太偏,都出了三環外了。勝在地方安靜,倒是個談生意的好地方。

不過等余卿卿隨柯未然泊好車,急迫地走進了那堂皇亮麗的金色大廳,隨侍者抵達了約定的包廂里才發現。堵了那麼些時間,他們還是來早了。

坐在能容納二十人就餐,精雕細琢的復古紅木大圓桌前,余卿卿飛去第五個不信任的眼刀,磨著后槽牙問柯未然是不是耍她的時候,恆資集團的代表,總算登場了。

複雜考究的鐵灰色手工西服套裝,將來人偏胖的體態襯得格外衣冠楚楚,舉手投足間無不彰顯其紳士的高雅。

余卿卿在心裡撇嘴,對這個衣著鮮亮的男人初次映像很糟糕。

不過只是個秘書而已,排場那麼大。按精確時間來算,他遲到了一個小時。對於余卿卿這個工作狂來說,這是大忌。她最討厭別人遲到。

「鍾秘書,您好。」禮節完美,筆挺的西裝,精緻的配飾。細看之下才發現,那個總是對她嬉皮笑臉,好像永遠不著調的花花大少柯未然,還為這種場面精心著裝了一番。

「抱歉,來晚了,真是失禮。工作實在是太多了,還請您見諒。」說得十分客套公式話,不過也足以見得,這個所謂的恆資集團的首席秘書,根本沒將她余卿卿放在眼裡。

「哪裡哪裡。您能抽出寶貴的時間來見我們,我們已倍感榮幸。」柯未然行著一套柯氏特有的禮節,周到又讓人感覺不過分熱情諂媚。

「您說笑了。這位是?」頭一轉,似乎才發現柯未然身邊還有個露著禮貌微笑的美女,金絲邊的眼鏡背後流過片片精光。

「跟您提過,余卿卿。」

只是光介紹名字,這道讓余卿卿本人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柯未然沒有向恆資說過她聚蓉公司的事?

「原來您就是鼎盛的掌上明珠啊,失敬失敬。」瞬間變化的面部表情,讓游刃於商場多年的余卿卿都覺得慚愧。

瞧他那見風使舵的奉承嘴臉,如果說市儈小人余卿卿見得多了,但像他這麼精湛的,她還是頭一次見。

儘管知道這次的商談機會難得,也明白柯未然費了多大心思,才約到了目前屈居國內投資公司里前十的其中之一。可聽到那鍾秘書話語的內容和意味,還是讓余卿卿忍不住眉心緊蹙,恨不得打開那隻還握著自己的手。

余卿卿窩著一肚子火,回頭狠狠剜了柯未然一眼,笑道:「鍾秘書,您可能誤會了,我是聚蓉的余卿卿。」

鍾秘書聽后只是笑著點點頭,卻禮數齊全地趕緊扶了椅子讓余卿卿先坐。

余卿卿推拒一番,但還是在鍾秘書的盛情下落座。不過那小手就不老實了。

等其他兩人都落了座,掐柯未然的手勁可一點都沒有松。

直到雙方都談得差不多了,最終也沒達成特別默契的共識,余卿卿還一直掐著柯未然。

「我說姑奶奶,我知道你大齡剩女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紀,可即使沒男人疼你也不能在工作的時候抓我不放啊。害我小鹿亂撞的,給人看見多不好。咱私底下不是時間多的是?」

在停車場送走恆資集團的人,柯未然一副沒臉沒皮地攬上余卿卿的肩膀展示自己抓痕肆掠的手。末了還狠狠閃了幾個電眼過去,開出一臉的桃花。好像並不在意商談的結果是這麼不盡如人意。

「給我躲遠點。」推開身上的男人,余卿卿直接翻臉,「柯未然……你,你混蛋!」聲音壓的極低,實在不想在這種場所讓人看笑話。

「誒,不是…我怎麼了我?你別走啊卿卿。」柯未然薄唇一抿,顯然意識到了余卿卿為什麼會突然翻臉。緊跟在快步離開的余卿卿身後,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又被打開。

「你別跟著我,打從今兒起,我余卿卿不認識你柯未然這人!」都走到車前,柯未然還跟過來死皮賴臉拉她。

「我說,你說這話就犯不著了吧?」見余卿卿滿臉怒氣離他一丈遠,柯未然不禁討饒:「是是是,我調查你我混蛋,我不是東西。可商場如戰場,誰沒使過點陰損招數?這道理你不知道?你敢說你沒查過我?」

雖然柯未然的話句句屬實,可余卿卿還是壓不下火氣。「查過,是因為知己知彼。我卻從未想過會以此利用你。這些年,有過嗎?」

「那個恆資,你瞧他那德行,進來時把我當空氣。一說到我是余卿卿,就沒見過這麼狗腿的。不說我是余卿卿他還不來見我了是吧?你利用我就是為了跟這種公司合作?」

勉強頓了頓,不等張嘴的柯未然辯駁,余卿卿斬釘截鐵說完:「以前你可能不清楚,但現在我要跟你講明白。我余卿卿和鼎盛沒關係!以後恆資這樣的公司別讓我看見侮辱我眼睛!」

地理位置偏僻的華麗飯店,側面的智能停車場時不時有車輛進出,卻並沒有人注意到,靠里側僵持不下的兩人之間緊張的對峙。

「成成成,您說什麼就是什麼。今晚是我不識抬舉,沖了您老人家的晦氣。」最終讓步的柯未然也沒了好脾氣,但他畢竟是個紳士,沒對余卿卿拉臉子。。 陳寧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把童珂抱出去,然後撕破她的衣領,盡量減少她胸腔遭遇擠壓,盡量讓她能夠呼吸順暢。

緊跟着,陳寧就開始做心臟復甦還有人工呼吸。

十分鐘之後,童珂終於有了動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