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幹什麼,你不要忘記了,你……」武小三他把他這個人留在身邊就是希望他可以來對付辰曜他們一家人的。

「我沒有忘記,你們幫我不就是希望我為你們做事情呢!可是你們從來沒有看到我的能力。」他們只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

「他們不會在等了,等一下你們馬上離開這裡。」洛夢櫻壓低聲音和他們兩個人說。

墨昊靳聽了,她還是要把我推開嗎!

「動手殺了她。」這個聲音響起來,平靜終於被打破了。

外面的人,一對一的打了起來,讓他們知道,她不管在哪裡,都不是他們可以動的人。

他們也開始對洛夢櫻下手了,墨昊靳沒有離開,他一直把洛夢櫻保護著,想要動她的人,靠近她的身邊都沒有辦法。

可是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墨昊靳的身手不錯,洛夢櫻曾經是見過的,但是他們這些人的勢力,他還是被打到了。

洛夢櫻看著心裡很感動,可是也很心疼。

洛夢櫻她不能讓這個男人擋在自己的面前,那是她的事情,就算是自己的丈夫,她也做不到,他們一家人都很強勢,所以洛夢櫻這個時候,也希望有一個人,可以一直這樣保護自己。

靳英懷他也沒有閑下來,但是人老了還是要認,不認也不行了。

墨昊靳沒有想到這些人那麼厲害,他只要一想到,面對這些人是洛夢櫻,那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會讓自己倒下去的。

洛夢櫻一直都在看著,墨昊靳也沒有給機會讓洛夢櫻動手。

「你怎麼還在這裡,去把她給我帶過來。」武小三看到,他們幾個人就讓他們這些人沒有跟進一步。

洛夢櫻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躲在後面。


守靈尊出身的人,果然不一般,一下子就讓衛叔倒下去了。

他下一個目標是墨昊靳,洛夢櫻把他拉了一下,小五沒有打到墨昊靳。

「五叔,你這是要親自動手了嗎?幽幽陪你怎麼樣,你不是一直想要試探我嗎?」洛夢櫻她擋在墨昊靳面前,墨昊靳是不可能和他抵抗的。

「很好,幽小姐,讓我看看你的能力吧!」他一直都很希望知道,這個小姐的能力到達什麼程度。

「幽幽,你讓開,五叔是嗎?是男人就不要找女人的麻煩,我是這個的主人,你們來我家,難道不應該問問我這個主人的意見嗎?」墨昊靳他不能讓自己的女人,擋在自己的面前說。

「幽小姐的男人,中看不中用,你也配讓我和你對決嗎?」小五看著墨昊靳,他還沒有資格成為自己單位對手。

洛夢櫻可不是那麼簡單,她是那個家族的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會保存勢力,只要面對熟悉的強者,如果不能全力而為,那她就沒有任何的勝算。

「是嗎?如果是這樣,那就比過才知道。」墨昊靳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有多麼強大。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不是!」聽到林白這話,李秋水只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似笑非笑的嘲諷了他一句后,卻是發現林白面上的神情不似作偽,不禁疑惑道:「你不是在開玩笑?可如果真的是被勾走了魂的話,為什麼我沒有反應,而且他們沒像爹地那樣昏迷?!」

話出口,李秋水的目光不禁向四下望去,越是看,她便越覺得林白所言非虛。複製本地址瀏覽62%78%73%2e%63%63舞台下的那些人的面容看上去的確是有一種病態的神情,每個人眼眸中的目光,都有一種詭異的迷離。

「此勾魂非彼勾魂。」聽到李秋水這話,林白微笑搖頭,緩緩道:「這種勾魂,比起老泰山所承受的勾魂,可說是輕微了百倍。這種程度的勾魂,只是讓人的神魂陷入眩暈和沉迷之中。之所以你沒有感覺到,原因很簡單,因為你是女人,不是男人。」

「她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察覺到這些東西?」聽到林白的話,李秋水不禁疑惑出聲,道:「還有你說女人不會被勾魂,這是怎麼回事兒?」

「這個人對勾魂術法的施展,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可說場內的每一個布置,都有著勾魂的作用。」林白也不直接道破蹊蹺,只是輕笑道:「而且實際上她如今所用的勾魂的手段很簡單,你可以仔細回想一下,從開始到現在,舞台的音樂和燈光出現過了多少次變化。」

「先是燈光耀眼,音樂高亢,再到光華迷離,樂聲迷幻;然後又從樂聲和燈光的低迷,轉換到了高亢和璀璨,總共是發生了兩次的變化。」李秋水皺眉思忖片刻后,掰著指頭數了一番,然後轉頭望著林白,疑惑道:「難道就是這兩次音樂和燈光的變幻,就導致了這些人神魂的失守不成?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未免也太簡單了一點兒吧。」

「這世間上越是高深的事情,實際上就越是簡單,遠不如常人所想的那樣繁瑣。」林白微笑點頭,緩緩接著道;「不過話雖如此,但僅憑這兩次樂聲和燈光的變幻就想讓人神魂失守,的確是不大現實。但你有沒有發現,台上的舞蹈實際上也是勾人神魂的一部分,這些舞女和那女人身上的衣著,都是那種迷離的色彩,再配上樂聲和燈光,便很容易叫人目醉神迷。」

「而且這場內的布置也絕非等閑,你若是仔細觀察的話,定然會發現,這精心設計起來的舞台,雖然上面擺放了不少鮮花,但實際上的形態,卻是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劍!花香迷人的外表下,卻是劍的神魂,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便是如此。而且這舞台正對著台下的人群,更是完全契合了這句話,舞台為劍的煞氣,更是直接沖入人腦中,使勾魂更事半功倍。」

輕笑一聲后,林白便將這女人勾魂的手段盡數道破。一字一語,聽得李秋水是一愣一愣,她實在是沒想到,在這些看似尋常的事物裡面,竟然是潛藏著這樣的蹊蹺。

「這個女人好狠毒的心腸,竟然擺布這樣惡劣的陣法!怨不得會對爹地下那樣的狠手!等逮到了她,我一定要問個清楚!」等林白話音落下后,李秋水暗咬銀牙,憤憤然道。

「非也,非也,你這話倒是有些錯怪她了。」林白聞言,不禁苦笑出聲,連連擺手,眼眸中露出一抹疑惑神情道:「這舞台的擺布雖然是勾魂的手段,但並不是那種對人體有傷害的勾魂之法。這一切的布置,只是叫人的神魂堪堪到達一個即將出竅而又未出竅的邊緣,如此一來,便會讓人陷入一種玄之又玄的精神狀態,就像是心理師的催眠狀態中一樣。」

「實際上對於這些壓力極大的人群而言,這種玄奧的狀態,甚至會叫他們極大程度的放鬆心神,獲得精神上的歡愉,減輕平時所承受的壓力。而且她布置的這些路數,就現在為止,我並沒有看出什麼會給這些人帶來副作用的地方。而且之所以這樣布置,也只不過是想要讓這些人在觀看錶演,神魂顛倒的時候,多喝幾瓶酒,增加夜總會的收入額罷了。」

「我看你也是被她勾去了魂,現在竟然開始替她辯解起來了!」聽到林白這話,李秋水撇了撇嘴,有些難掩心中的憤慨道,對於她而言,這女人對李開澤施展了勾魂的術法,已經是十惡不赦的惡人,如今聽林白的話,總覺得林白是在替那女人開脫。

「我這不是在替她辯解,而是有一說一,實話實說罷了,這是一種嚴謹的科學態度。」看著李秋水那氣鼓鼓的小臉,林白輕笑著促狹了一句后,向著舞台周圍掃了眼,緩聲道:「秋水,走,咱們倆去*守著去,等那女人回*的時候,殺她個措手不及,把她擒住。」

李秋水聞言這才眉開眼笑,向著林白重重點了點頭后,便摩拳擦掌,一幅躍躍欲試模樣。

有林白的幫助,區區一件潛入*的事情,自然是手到擒來!幾個印訣掐動下來,登時便隱藏了他和李秋水的身影,便輕鬆無比的避過了監控,進入了*。只是不去*還好,剛一進入裡面,林白卻是覺得眼前一花,腦子裡熱血衝撞,差點兒沒把鼻血給噴出來。


只見在這舞台的*,那些青春貌美的女孩兒為了走秀換裝方便,一個個竟然都是真空上陣。林白這麼貿然衝進來,登時環肥燕瘦,各種色澤形狀的嬌挺,登時悉數收入眼中。

此情此景,即便是滿天神佛都難免要動心,更不用說是一個忍耐了許久的男人而言。望著這眼前的花叢,林白只覺得一股熱流直接從小腹衝起,直衝腦海,甚至於在這異樣的刺激下,道心都是一陣不穩,差點兒沒把阻擋監控攝像的術法給破開。

「臭流氓,閉上眼睛,不許亂看!」看著林白那失魂落魄的模樣,李秋水猛地一跺腳,朝著林白的腳尖登時便踩了一記,然後羞紅著臉輕罵道。而且此時此刻,她心裡更是萌生出一個念頭,一定得找個機會滿足一下林白,不然的話,鬼知道這花心大蘿蔔會不會被這花花世界五彩繽紛的慾念給沖昏了腦袋,一時間色迷神授,身不由己的干出什麼事情來。

「一時大意,一時大意,放心放心,我這就閉上眼睛。」聽到李秋水的話,林白這才回過神來,先是尷尬一笑,然後裝模作樣的閉上眼睛,不過雙眼間還是露出一條小縫,眼角的餘光悄沒聲息的關注著,眼前這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璀璨一幕。

「臭流氓!」只是林白這小動作,如何能逃得過李秋水的法眼,暗啐一口后,她的手突然朝前一伸,向著林白腰間的軟肉便擰了下去,手剛一捏下,一股鑽心的酸痛登時傳入林白心中,直叫他齜牙咧嘴,再不敢造次,只能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做老僧入定樣。

而就在此時,場外的音樂聲卻又是驟然而變,漸漸變得低沉下來,一陣陣音樂聲恍若叮咚的泉水,叫人心神漸漸變得放鬆下來。 凡女修仙直播 ,更是驟然襲來,叫人毫不懷疑,外面那些人是把手掌都拍紅了。

「謝幕了,做好準備!」聽到這掌聲,林白眼眸一凜,對李秋水沉聲叮嚀道。

聽得此言,李秋水眼神一凜,登時做凝神戒備狀,雙眼緊盯著身前那通往*的必經之路,想要殺那名叫辛西婭的妖艷女人一個措手不及,好好的教訓她一番。

一陣鶯鶯燕燕裹挾著一陣叫人眩暈的香風從過道走過之後,辛西婭和一個女人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過道中,不過和舞台上的嬌艷不同,如今她眉頭深鎖,一幅心事重重模樣。

「辛西婭,今天晚上這一場真的是你在這裡的最後一場,以後就再也不來了嗎?」望著辛西婭的模樣,她身邊的那女人臉上滿帶著惋惜神情道:「辛西婭你要是走了,這裡的生意肯定要一落千丈,姐妹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得到你。如果不是你,我們這些人……」

「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歡宴雖好,終有別離。」辛西婭溫婉一笑,然後溫聲道:「我雖然走了,但是一應事情都交給你了,有你們在,夜總會的生意只會更好,不會敗落的,你們的生活也會很好。而且只要有緣,咱們肯定還有見面的時候,說不好過幾天我就回來了。」

「只要以後還能見面就最好了。」聽到這話,辛西婭身邊的那名美女這才面露笑容,然後有些疑惑的看著辛西婭道:「辛西婭,你為什麼突然想離開,是因為之前那個華夏人嗎?要我說的話,辛西婭你就不要再多想他了,你對他一往情深,他卻棄之不顧。根本就還是看不起咱們這些人,這樣的人,又有什麼喜歡的必要。一拍兩散,再好不過。」

「感情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的。我們兩個的事情,我也有責任。」辛西婭聞言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眼眸中露出迷惘神情,輕輕嘆了口氣。

聽到她這話,李秋水不禁撇了撇嘴,暗暗嘀咕道:「假惺惺,要真是喜歡爹地,還會用勾魂的手段把爹地的神魂勾走。明明是心如蛇蠍,偏偏要做出白蓮花的模樣,真是可笑。」

「你先回去,通知她們準備接下來的演出,我在這抽根煙。」李秋水話音乍一落下,辛西婭眉頭頓時微微一皺,對身邊那名美女輕笑一聲,等到她走遠了之後,才停下腳步,緊盯著林白和李秋水的位置,緩緩道:「什麼人縮頭縮尾,夠膽量的出來露個頭!」 “好了好了。黃敘還年輕,不要太嚴厲,你難道想黃敘還像從前一樣,練壞身體?”李易開口道。

在他對面,李儒也是點點頭,對李易的話很是贊同。

廢柴嫡女要翻天 是啊,漢升老哥,黃敘可是你唯一的兒子,練武也不是一天之功,要慢慢來,不要過於急躁!”

聽到李易和李儒的話,黃忠想要解釋,但是轉念一想,難道自己真的錯了?

想想以前黃敘的病情,在想想現在的黃敘,黃忠的心裏很是難受,以前自己可是擔驚受怕,怕萬一那一天黃敘就這麼沒了,自己白髮人送黑髮人。

雖然黃敘的病情好了,但是照這樣下去,說不準以後也會那樣。

那可就大大不妙了,看來自己以後要改改,不能對黃敘過於嚴厲,但是也不能過於放任。要循序漸進。

“我知道了…”黃忠失落的說道。

在他心中,多麼希望黃敘繼承他的技藝,但是黃敘並不喜歡弓箭,反而喜歡刀槍,對於自己的拿手箭術,那是看都不看,讓自己很是失望。

不過舞蝶則是很喜歡弓箭,對自己傳授的技巧也是很快學會。

罷了,以後黃敘要怎麼樣就怎麼樣。

想到這裏,黃忠拿起碗筷,默默的吃起來。

李易兩人見到黃忠如此,也是沒有在勸,反正黃忠會明白的。

日子就這麼慢慢過去,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

距離新的一年還是半個月的時間,北方仍舊籠罩在大雪之中,彷彿要將今天的大雪一次下個夠,讓無數的百姓歡天喜地,因爲只有大雪漫天,明年的莊家纔能有一個好的收成。

而幷州和司隸的大戰仍舊繼續。

在這大雪紛飛的日子裏,袁紹和曹操那是打出了真火,雙方死傷超過五十億,讓整個戰場都是血紅一片,就連大雪都無法掩蓋那血紅的顏色。

“給我殺!”

一聲怒吼,典韋手持雙戟,如同魔神一般,帶領千萬精銳開始橫衝直撞。

而他的對面,則是文丑和顏良率領的千萬精銳,他們狠狠的撞在一起。

“殺,你這黑子,給我去死!”文丑一抖手中大錘,那就是殺了過去。

在他身側,顏良彷彿幽靈一般,隱藏在附近,時刻觀察典韋的動向,只要一有機會手中的雙刺就是殺出,給典韋終身難忘的攻擊。

“哈哈,去死!”典韋見此,十分開心。

連日的大戰,他可是十分爽快。

手中的雙戟痛飲無數鮮血,就連他握在手中也是感覺到溼滑,不過這血液對於武器來說,是他們進化的基石,只要經常如此,會慢慢進化,總有一天會變成紅色品級的神器。

“當…”兩人的兵器碰撞在一起,發出巨大的響聲。

“該死,這黑子的力氣太大。”文丑退後十三步纔是停穩腳步,臉色潮紅的看向典韋。

只見典韋的臉色十分平靜,手中的雙戟也是連連揮舞,將衝來的文丑士卒擊殺,慢慢的走來。

“接我一招。飛靈一擊!”文丑大吼一聲,手中的大錘突然變大三分,然後重重的拋出。

因爲用力過猛,文丑拋出後臉色煞白,一看就知道體力消耗太大。

“呼…”十幾步的距離眨眼就到。

巨大鐵錘帶着呼嘯的風聲,重重的砸在典韋的雙戟之上。

“吱吱吱…”


щшш ▪TTκan ▪c○

雙方兵器劇烈的摩擦,在文丑發出攻擊的瞬間,典韋就發現了,然後雙戟交叉在前,試圖擋住文丑的攻擊,可是沒想到這是文丑的全力一擊。


就算是強入典韋,也是消耗了很大的力氣才擋住。

“啊,給我回去!”典韋身上青筋暴起,雙臂用力,大力的推出去。


將文丑的攻擊原路擊回,打在了文丑的身上。

看着文丑吐血飛退,典韋哈哈大笑,不過轉眼間,典韋的臉色鐵青一片。

“噗哧!”

典韋的身後,顏良的身影顯現出來,手中的雙刺擊中了典韋的後背,並且透體而出,一滴滴鮮血順着傷口滴落而下。

“該死,惡之爆發!”感受胸口的劇痛,典韋巨吼一聲,直接大招開啓。

本來八尺的典韋,一下子長到一丈七尺,足足變大一倍,那透體而過的雙刺也是被逼出體外,至於顏良則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在他愣神的時候,被典韋一拳打飛。

再看典韋,雙目通紅,在這雪天,如同兩盞紅燈,照亮了眼前的一切。

“殺!”低沉的聲音響起,典韋手中變大的雙戟快速擊出。

無數殘肢飛起,這是雙戟快速攻擊的後果。

下一刻,典韋看準一個方向,直接殺了過去,沿途所有的人一律擊殺。

這一刻,典韋瘋魔了,因爲大招的開啓,在加上傷痛的折磨,典韋放棄了五感,讓自己的戰鬥慾望支配一切,變得神志不清,但是戰鬥力直線上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