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會,上面的文件下來了,最晚下月初就會在私立醫院動工,建立地下製藥廠,你們兩個做好前期準備工作,月底就讓醫院歇業吧!」張明哲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楚漣卿不耐煩的說道,隨後拉著樊洛洛便直奔車庫去了。

「試試你的新車!」楚漣卿將車鑰匙扔給樊洛洛,樊洛洛上車調整座椅之後便開始熟悉新車了。

車子的外觀其實看上去和從前沒什麼區別,但其實所有東西都變了,樊洛洛雖然剛開始有些生澀,畢竟軍用卡車和轎車還是有所不同的,但是熟悉了一會之後,樊洛洛便輕車熟路了。

「既然來了,不去練一會槍吧!」楚漣卿見樊洛洛練的差不多了,便提議道。

「好啊!」樊洛洛點點頭。

「今天我教你作戰手勢,戰鬥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們是不能說話交流的,這些手勢就想說話一樣,讓同伴能夠清楚的知道你想要表達的內容。」樊洛洛下了車,兩人一邊說一邊向訓練場走去。

楚漣卿教,樊洛洛學,這一教一學,一下午就過去了。

樊洛洛看了看時間,快到與成浩約定的時間了,兩人便開車回去了。

剛到家不久,成浩便過來了,還是老樣子,楚漣卿做飯,成浩扎馬步,樊洛洛打坐。

「師父,你們昨天幹什麼去了?」修行結束之後,成浩喘著粗氣問道。

「秘密!」樊洛洛睜開眼睛,淡淡的說道。

「且,小氣!」成浩撇撇嘴。

「臭死了,滾去洗澡。」楚漣卿一腳踢在成浩的屁股上,把成浩踢了一個跟頭。

成浩這才乖乖的跑去洗澡,等成浩洗完澡,也可以吃飯了。

「師爹做的飯就是好吃,師爹,你以後給我的嘴喂刁了,找不到媳婦可要來找你了!」成浩一邊吃一邊說道。

「那就別吃!」楚漣卿淡淡的說道。

「那怎麼行?美食當前,誰能抵擋得住這種誘惑?」成浩煞有其事的說道。

「那就閉上你的嘴,吃都堵不住,廢話這麼多。」楚漣卿瞪了楚漣卿一眼。

「遵命!」成浩笑眯眯的說道,隨後連忙扒飯。

「話說師父,明天就是那魔鬼教官的課了,你覺得我能打過他么?」嘴沒閑下來多久,成浩又問道。

「能!」樊洛洛想了想說道。「不過你沒有技巧,頂多只能靠蠻力壓制,即便勝了,也是險勝。」

「那也行了!險勝也很不錯了!」成浩美滋滋的說道。

「怎麼?明天你想和他打?」樊洛洛問道。

「嗯嗯嗯,我想,我當然想,師父,你是不知道當初那魔鬼教官打我打的多慘,此仇不報,我心難安啊!」成浩一臉痛苦的說道。

「隨你。」樊洛洛為沒有仔細聽成浩說的話,淡淡的說道。

飯過之後,三人便各忙各的了,樊洛洛還著急和自己的毒蟲交流感情,自然直接就鑽進房間里,楚漣卿閑來無事和成浩兩個人打遊戲。

「話說你要在我家賴到什麼時候?」楚漣卿一邊快速的操控手柄一邊問道。

「師爹,您這是在趕徒兒么?」成浩可憐巴巴的看著楚漣卿。

「滾遠點,噁心死了!」楚漣卿一臉踢在成浩臉上。

「少俠好身手!」成浩後退幾步,揉了揉被踢痛的臉,狗腿的說道。


「少來。」楚漣卿趁機將成浩遊戲中的小人直接秒掉。

「師爹,您這就不對了,您趁人之危啊!」成浩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哀嚎道。

「這叫謀略,你懂個屁!」楚漣卿翻了個白眼。「怎麼?不服?不服再來!」

「來就來,誰怕誰!」成浩一把抓住手柄,再次操作起來。

「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打算在我家住到什麼時候?」楚漣卿又問。

「休想故技重施,爺爺我不吃你這一套。」成浩嘿嘿兩聲笑著說道。

「你說你是誰爺爺?」楚漣卿笑眯眯的看著成浩。

「那個什麼,誤會!」成浩下意識的舉起雙手,楚漣卿一番操作之後,再次將遊戲中成浩的小人殺掉了。

「啊!師爹,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成浩直接趴在地上假哭起來。

「不服再來!」楚漣卿挑挑眉。

「服了服了,心服口服!」成浩連忙說道。

「所以你到底要在我家住多久?」楚漣卿將手柄扔到一邊,問道。

「師爹,我知道打擾您和師父的二人世界是不對,但是師爹,我的胃已經被您俘虜了,身體也被您俘虜了,您就留下我吧!」

「給我滾遠點,你這人太噁心了!」楚漣卿連忙後退幾步。

「我說的不對么?你家別墅這麼大,床這麼舒服,我的身體已經被你俘虜了,你菜做的那麼好吃,我的胃也被你俘虜了,哪裡不對么?」成浩裝作一臉無辜的問道。

「太噁心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我先回房間了,再和你待下去我怕是晚飯就白吃了!」說著,楚漣卿起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嘿嘿,搞定!」成浩得意的從地上爬起來。「看來明天要著手準備入住的事宜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三人吃過早飯之後,楚漣卿開著車上班去了,樊洛洛拉著成浩上學去了。

「師父,您這車外面看上去不怎樣,裡面卻是別有洞天啊!」成浩這看看,那看看,不由得說道。

「嗯。」樊洛洛淡淡的說道。

「本來我還以為師爹是個小氣鬼,居然給師娘買這麼便宜的車,如今一看是我誤會師爹了,這車從裡到外的一切都改裝過了,雖然我眼裡不怎麼樣,但是我知道,這改裝的車,沒個千八百萬下不來,真是大手筆了!您真是低調的奢華啊!」

「這麼貴?」樊洛洛也是一愣,她如今存款也不過千八百萬而已。

「那是,這裡面還有很多我不認識的,所以我說的千八百萬可是最少估計!」成浩眼睛都放亮光了。

雖然樊洛洛的車外表看上去沒有楚漣卿的拉風,但是沒在卻絕對不是楚漣卿那限量版豪車能夠比擬的。

「這誰啊!兩三萬的破車還敢開出來招搖過市,」說話間,樊洛洛兩人便已經來到了學校,其中有一些自視甚高的人不屑的說道。

「膚淺!」成浩聽到之後不屑的喃喃自語,殊不知他早上也是如此膚淺。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句話永遠不會有錯。在這神島之外見到朱希道等人,姜小凡的火氣剎那間就被拉扯了上來,驚人的殺念如潮水般一浪高過一浪。

「轟!」

他通體綻放璀璨金芒,龐大的威勢掀起千丈海浪。

他眸子冷漠,殺機毫不保留的擴散,抬手將朱希道三人同時籠罩在下方。這一幕看的這個地方的近百修士個個變色,他們可是深知被籠罩在那隻金色大手下的三個男人有多可怕,都是真正的年輕至尊。

可是現在,一個陌生面孔出現,竟然同時對這幾人動手了。

「姜小凡!」

朱希道大吼,眼中滿是瘋狂和恨意。

他為隱藏朱家的少主,是天之驕子,曾經是最為璀璨的明星。可是自從姜小凡出現后他就屢屢受挫,那本來光輝耀眼的光環漸漸被淹沒。不管是姜小凡修為弱小時,或者是姜小凡變得強大后,他都沒有討到絲毫便宜。

他恨,非常恨!

「今天你叫破天也沒用,不殺了你,老子自裁在這裡!」

姜小凡同樣大吼。

他很少憎恨一個人,但是朱家真的讓他大恨。

說到底,當初朱家聯合其它幾個勢力追殺於他,害的冰心被迫離開生活了二十年的冰宮,遠離師尊,甚至差點香消玉殞。雖然這一切是為了他,最後的結局也並不壞,但那始終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此刻見到朱希道,眼睛頓時就紅了。

「張狂!」

夏風鳴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他朝著冰心那個方向望了一眼,眼看著冰心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眼神卻一直都在姜小凡身上。再聯想到當初姜小凡壞了他的好事,阻攔他在冰宮提親,胸中的殺機也漸漸湧現而出,威勢震得空間都在咔咔作響。

除卻殺機外,他眼中更是有著濃濃的妒忌。

姜小凡眸子冷淡,一掌壓下,前方的空間頓時凹陷:「當初那件事,你夏家和吳家也都脫不了干係,我會讓你們族中那些老不死為當初那件事後悔一輩子!」

「就憑你?!」

吳明殺了過來,冷笑連連。

「足夠了!」

姜小凡眸子無情。

「嗡!」

其眉心間神芒閃動,一道金華劃出,很快在虛空上凝聚出一道袖長英俊的身影,和他本尊一模一樣。

這是他的元神道體。

元神道體一出,直接一拳砸向衝過來的吳明。

姜小凡雖然胸中滿是殺意,但是還不至於被殺機沖昏了頭腦。

要以一己之力同戰三位年輕至尊,就算是現在的他也絕對沒有這個可能。不過他有元神道體,相同於本尊的戰力,同對三人也渾不在意。

「元神?!」

吳明微微變色。

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姜小凡的這種手段,以他這等強者的目光,自然能夠感覺到撲向他的那道身影身上的濃厚元神之力,這分明應該就是一道元神體。


可是元神體怎麼可能在體外發出這般強大的戰力?

他眼中閃爍著疑惑和驚訝。

「殺!」

朱希道可不管那麼多了,眸子血紅,像是厲鬼一般。

「哈哈哈哈!」姜小凡大笑,元神道體擋下吳明,本尊則是攔住夏風鳴和朱希道:「朱希道,修道界不是號稱和你同處一世是所有修士的悲哀嗎?就憑你現在的模樣?人皇六重天,真是笑死人了!」

他雖然在笑,但是聲音怎麼聽都很冷。

「我殺了你!」

朱希道大吼,近乎瘋狂。

姜小凡猜的沒錯,當初無源大裂角那一戰之後,朱希道道心受創,幾乎直接入魔了。雖然最後恢復了正常,但是修為的進步卻變得極為緩慢,如今也只是達到了人皇六重天巔峰而已,比之秦羅也高不到哪裡去。

不過儘管如此,他也並沒有小瞧朱希道。

心境雖然受創,修為雖然沒有他高,但是對於這等程度的高手而言,一個或是兩個小台階幾乎沒有什麼影響。此刻的朱希道依然是一個可怕的對手,只不過如今姜小凡的心境不一樣了,面對昔日的手下敗將,他沒有絲毫壓力。

「這句話我還給你,今天你不會再有那麼好運了,神來了你也要死!」


姜小凡一拳轟了過去。

不遠處,葉秋雨等人神色不變,並沒有什麼異常。

唯有陵霜姐妹多少有些詫異,小聲的問秦羅:「他和這幾人有深仇大恨?」

她們本來就從未在修道界行走過,雖然聽說過姜小凡的事,知曉他和三大隱藏家族有怨,但是卻並不知道當初三大隱藏家族聯合四大仙派追殺姜小凡,害的冰心差點生死的事。

秦羅掃了冰心一眼,道:「如果你們的未婚夫差點被人殺害死,你們也會像他這樣。或許沒有他這麼誇張,但這也正是他的優點,重感情的人永遠不會有錯。」

末了,他直接扯著嗓子大喊:「小子,宰了朱家那王八蛋!」

「我去幫他!」

葉緣雪恨恨的道,眼中紫華閃爍。

她當然知道當初的事,最好的兩個姐姐之一差點被三大隱藏家族害死,怎能不憤怒?當初要不是葉伊炎反覆告誡甚至是勸導說好話,她差點直接拉著兩隻玄仙戰隊堵到三個隱藏家族的門口殺人去了。

旁邊,葉秋雨一把拉住了她:「還是交給小凡吧。」

她也生氣,不過這個時候,還是姜小凡最為合適。她也相信姜小凡的戰力,特別是元神道體一出,縱然是這個人皇八重天巔峰的天之驕女也不禁為之動容。

冰心始終都是面無表情的,但是此刻,望著海面上縱橫四方的那道修長身影,臉上也不由自主露出了一絲笑容。不管怎麼說她都是女孩子,雖為年輕至尊,但是喜歡的人為她憤怒瘋狂,這比她晉陞人皇還要開心。

「真羨慕啊。」

陵霜悄悄偷看了冰心一眼,小聲的嘀咕道。

秦羅就在身邊,聞言雙耳一動,立刻橫跨一步:「小霜霜你放心,要是有人敢傷害你,哥一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就是到地獄了哥也拉他出來鞭魂!」

陵霜:「……」


「我呢?」

陵月突然冒了這麼一句。

秦羅先是一愣,而後頓時喜上眉梢,獻媚的道:「一樣一樣!」

葉秋雨,冰心,葉緣雪:「……」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