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車裡都是皮卡丘,你有多喜歡它呀?」黃亦銘坐進了男孩的車裡,看見好多皮卡丘抱枕和玩具,閃的他眼睛都花了,清一色黃黃的。

「特別喜歡。」男孩一字一字的咬著字眼說。

他這麼一說,黃亦銘就更想逗他了:「你多大的人啊,還玩這個,你丫可真幼稚。」

「我喜歡,不行嗎。」男孩開著車,車開的很穩,他笑起來很好看,眼睛彎彎的,看的黃亦銘有些入迷。

他在心裡提醒自己,這是一個直男,你不能招惹他,你不能,這是毒藥。

可是心早就慢慢淪陷。

「對了,你叫什麼呀。」黃亦銘擺弄著手裡的皮卡丘。

「許楊。」

……

車開到了黃亦銘所在的明城花園。

許楊很紳士的下車給黃亦銘開了車門,黃亦銘一米87的大高個從裡面彎著腰出來,他故作輕鬆的說:「要不今晚我住你家得了,我家又沒人。」

許楊有些猶豫,他的背挺的筆直,1米85的身高,稍微比黃亦銘矮那麼一點,但是卻透露著一股堅毅。

「那……」

黃亦銘大爺又不耐煩了,他踢一腳車門:「你丫不樂意就算了,我走了。」

「那好吧。」

許楊鬆了口。

黃亦銘嘴角一抹得逞的壞笑,他轉過身卻像什麼都沒發生似得。

「那走吧。」

「嗯。」

車又緩緩駛離了,路燈下,一切的影子都被拉的老長,因為很晚了,路上沒幾個人,只有車在飛速賓士著。

車駛進一個非常奢華的小區,這裡全是別墅。黃亦銘都看呆了,這小子怎麼這麼有錢?!

「你到底是誰?」黃亦銘的眉毛擰成了麻花。

「我,一個小歌手罷了。」許楊笑的謙虛,他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熱情而親和。

「一個小歌手能買這麼貴的房子?」說什麼黃亦銘都不信。

「我是簫默手下的歌手,參加過中國好音樂的。」許楊輕鬆的說著,聽的黃亦銘一愣一愣的,趕情這貨還是一大明星。

兩人下了車,邊走邊說:「你沒聽說過我,證明我也不紅。」

「……」

別墅大的嚇人,比黃亦銘的房子大數倍。黃亦銘剛出道的時候挺苦的,他家境一般,又沒有文憑,日子過得艱難。後來他學了化妝,又遇見貴人,所以成了專業化妝師。

黃亦銘的酒被風這麼一吹,又被許楊這麼一刺激,就醒了一大半。他把包往沙發上一扔,就開始脫衣服。

許楊沒見過這麼奔放的,有些尷尬,他看著他:「你幹什麼呀。」

「幹什麼?洗澡唄,幹什麼。」黃亦銘這樣說著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好像這是他家似的,露出自己引以為傲的腹肌和手臂肌肉。

「哦,衛生間在那。」許楊給他指了指,就徑自上樓了。

黃亦銘這時脫的只剩一條內褲了,他有些好奇許楊去哪了,於是他跟上了,也去了樓上。

門虛掩著,黃亦銘一推就進去了,許楊正在換睡衣,衣服脫到一半,也不知是穿好還是脫好,鬧了個大紅臉:「你幹嘛。」

「你是女的啊,不讓看。」黃亦銘滿不在乎的說著,目光卻鎖定在許楊的腹肌和他的兩條又白又直的長腿上。

許楊聽到有些不服氣,他乾脆的脫掉毛衣,穿上了長長的睡袍。

「有我的衣服嗎。」黃亦銘眯著眼睛。

「有。」許楊給他從櫥櫃里拿出一件睡衣,純黑色的,真絲的。

黃亦銘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轉身去樓下洗澡。

水聲嘩啦啦啦,黃亦銘在熱水的沖刷下,腦子也昏昏沉沉的,他的腦子裡一直浮現著許楊的身影。

他那剛毅的俊顏,他那筆直的身影,他那白皙的皮膚。

洗完澡,正擦著頭髮,黃亦銘看見許楊從二樓的衛生間走出來,也是剛洗完澡,兩人的目光對上了,都相視一笑,像是早就認識了。

許楊是個自來熟,跟誰都能談的來。

而黃亦銘一看挺高冷的,實則一個逗比。

「你的卧室在三樓。」許楊帶著黃亦銘走向三樓。

「我的卧室不是你的卧室嗎?」

「呃……」

許楊很納悶,這黃亦銘是咋啦,難道他看上自己了?

「咱倆不是一起睡嗎?」黃亦銘又重申了一遍。

許楊嘻嘻哈哈的:「當然不是,為啥要一起睡。」

黃亦銘的臉瞬間耷拉下來,如冰霜般。

「那算了。」

說罷,這位大爺就往樓上走去。 ps:謝謝大盜草上飛的月票,感謝支持。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他快該死了!」

太尊印說著,丁岳聽著,但丁岳卻是心神震蕩無比,這是涉及到混沌內最頂尖的隱秘,一些真道霸主都是不可能知道,而他此刻卻是能夠了解到。

不過太尊令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快該死了?

這樣一位制霸混沌無盡歲月、俯視整個無邊混沌、高高在上,視真道霸主都是螻蟻的無上存在怎麼會隕落?

不過往後太尊印就沒有再說了,後面的事情他也只是預計、一些朦朧的猜測罷了。

不過丁岳想了想,覺得也是有些道理,太尊印說那魔窟內的無上魔尊要出世了,光是這一點,就可能對那位存在產生一些強烈的衝擊了。


那魔尊,絕對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知道丁岳來自盤古的洪荒天地之後,太尊印對丁岳的態度更是好了一些,笑道:「那大道尊神通無限,霸絕混沌,不是那麼容易隕落的人,你出身洪荒,也算一份大機緣了,道尊和神皇都是說過,如果這一世誰最有機會證道,那必定是盤古大道尊。」

丁岳又了解了一些,那太尊印便是開口說道:「好了,現在老夫送你出去吧,洪荒天地不是很太平,早點回去賺點功德吧。」

說著,太尊印就是出手,雙手一劃。一條通道就是出現,直通聖寶湖天外,不知道延伸了多少億萬里。

「多謝前輩!」

丁岳鄭重的施禮再次謝了一次。抬腳就是踏上了通道,轉眼間就是不見了身影。

但就在太尊印想要散去通道的時候。一道紫光出現了,迅速至極,直接就是沒入了那條通道之內。

「哎……等等我……」這是萬道圖的聲音。

太尊印的面色頓時便了,手中一動,就要強行抓回萬道圖,不過這時一聲輕嘆出現,伐天神皇的聲音也是隨之響起:「隨他去吧,呆在這聖寶湖內。也是限制了他,難成大道,出去看看也好。」

萬道圖的速度很快,不等丁岳踏出通道,就是撞在了他的身上,砰的一聲,這條通道也是承受不住,直接裂開了,不過丁岳卻是一喜,沒有絲毫的不快。

這混沌靈寶竟然主動相隨。這可真是天大的機緣啊,燒幾輩子的香也難以求來這樣的機緣啊!

丁岳沒有在意要崩裂的通道,直接抓起萬道圖。腳下一踏,通道崩開,丁岳渾身纏繞著仙光在風暴之中安然無恙的就走出了通道。

「這就是混沌?好荒啊!」

萬道圖興緻勃勃的眼神有些失望,嘀咕道,有些不滿意,丁岳笑了笑,四下一看,目中生光,看透了億萬里的混沌區域。依然沒有見到什麼天地存在。

這應該是一片荒涼的區域了。

聖寶湖所在的區域是很偏僻隱秘的,這應該還在聖寶湖所在的區域附件。沒有什麼人也正常。

「沒事,找找看。」

丁岳說道。讓萬道圖把自己的本體收去,只是顯化出器靈之身,隨之就是帶著他離開了這片區域。

不過這片荒涼的區域顯然比丁岳想象的要大,以丁岳如今的道行也是橫渡虛空數天都沒有見到一位生靈,這讓他有些吃驚。

「在那邊,有一片天地。」


無盡虛空之中,丁岳正在橫渡虛空,突然,萬道圖開口了,給丁岳指了一個方位。

有件混沌靈寶就是不錯,丁岳心中直樂,身形一轉,就是換了方向。

「這是什麼天地?」

從無盡虛空之中走出,在前方沒有多遠,一片浩瀚無邊的天地就是沉浮在混沌之中,不過丁岳卻是眉宇一皺。

他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心悸,好像在那片天地之中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會危險到自己。

這樣的直覺一般不會出現,但一旦出現,丁岳就得認真對待。

這片天地實在很大,在丁岳所見到的一些天地之中,也是能夠排的上號的,天地結界升騰著聖潔無比的聖光,純白、帶著高貴,但丁岳卻是感到了危險。

「這樣的聖光,比聖元天地的聖光還要純粹到極點啊!」丁岳自語,皺著眉頭。

不過他身邊的萬道圖卻是沒有那麼多顧忌,兩隻明亮的眼睛之中紫光一閃,就說道:「這哪裡是什麼聖光呀,明明就是魔氣!」

「什麼?」

丁岳一愣,但隨之面色就是為之一變,魔氣?

這個魔字在混沌內很罕見的啊,也不是輕易說的啊!

道魔之域,那座魔窟內的無上魔尊?

丁岳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這更讓他心中悚然,冒出了一絲寒氣,那股直覺更加明顯了。

「轟……」

就在這時,突然,那片天地之內突然走出了一道身影,渾身潔白的聖光升騰不息,如同一尊聖王一般,站在天地結界內,看到了丁岳。

「何人窺伺我至聖天!!!」

一聲沉喝,帶著極大的威嚴,隨之一只大手就是抓了出來,遮天蔽日一般,聖光無量,延伸了數億里,直接抓向丁岳!

「好霸道的行徑!」

丁岳面色一寒,雖然感覺到不對,但還沒有到讓他逃走的地步,冷喝一聲,丁岳的大手就是抬起,沒有什麼仙光璀璨,簡簡單單的就是拍了過去。

「砰……」

一聲劇烈大響,虛空崩滅,那聲勢浩大的大手直接就是被丁岳一巴掌給拍散了聖光,隨之那隻手臂也是鮮血如雨下,骨斷筋折!

「該死!」

惱羞成怒,聖光升騰,手掌恢復,隨之,一件至寶就是打了出來,這是一件寶印,但其中散發的氣息卻是讓丁岳吃驚。

神聖氣息!

這種神聖氣息丁岳也就在道魔之域的那些神聖之物山看到過,丁岳可以判斷,這件寶印說不得就是以道魔之域的那種材料煉成的。

氣息太相同了!

想到這裡,丁岳心中的寒氣更盛,難得那道魔之域的一些傢伙都是可以出來了嗎?

不過對面那個出手的人卻是沒有一點道魔之域的氣息,一身聖光,威嚴不凡,身上的氣息也是屬於混沌修士,不是什麼魔族、道魔之類的。

「抓來問問就知道了!」(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咱倆不是一起睡嗎?」黃亦銘又重申了一遍。

許楊嘻嘻哈哈的:「當然不是,為啥要一起睡。」

黃亦銘的臉瞬間耷拉下來,如冰霜般。

「那算了。」

說罷,這位大爺就往樓上走去。

「哎,你別走啊,一塊睡就一塊睡吧。」 總裁的獎品新娘 ,妥協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黃亦銘露出得逞的笑,但是在轉過身的一瞬間啥也沒有表現出來,他鎮定自若的點點頭,像是個前輩似的揉亂了許楊的短髮。

兩人躺在床上,許楊有些睡不著,他第一次和這麼帥的帥哥一塊睡,人家還是個彎的,難免有些緊張。 豪門之盛世薔薇

睡不著黃亦銘就背靠著床板,他哼起了一首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