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游龍書院一群人-大驚,這件陣圖縱然不是真正大陣的陣圖,然而卻也是一位文候仿製,尋常人難以發現其中的異常。

「既然你們那位師尊如此相信你們,那麼我便讓我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本事!」


轟!

易辰沒有多說什麼,他直接動手,腳步朝著前方一踏,瞬間震動這片天地,彷彿有一尊巨人在行走,天地俱驚。

「可怕的人!」

「單單這樣的氣勢就足以絕殺一些文師吧?」

遠處人群被震得七倒八歪,一個個臉上帶著駭然,這僅僅只是一次邁步的餘波就令他們難以承受,不難想象,正面面對的游龍書院弟子要承受多大的壓力。

「殺!~」

一弟子到了如今才覺得真的是大難臨頭,易辰的逼近伴隨著無窮的威壓,像是一片天直接壓了下來,即便是陣圖在這一刻爆發出無量光,那條碧綠的游龍瘋狂的遊動,也難以完全消除這樣的威壓。

「一群不知所謂的人,既然你們想要絕殺我,那麼就別怪我心狠!」

易辰臉上帶著冷笑,原本不打算下殺手的他這一次是真的被勾動了殺心。(未完待續。。)

… 跟貝佳分手后,庄思楠回家又在電腦前坐了幾個小時。

再抬頭,已經是凌晨十二點了。

雖然以前也是一個人在房間,但現在家裡少了個人,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從書房出來,回到卧室,洗完澡上了床。


翻轉了幾次,她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一點了。

拿手機點開了微信,翻看了一眼朋友圈,並沒有什麼她想看的。

又翻了一下聯繫人,才驚覺她都沒有霍昀琛的微信號。

退出來打開電話薄,裡面赫然出現他的手機號。

手指點在那裡,遲疑了好久,最終還是退了出來,把手機丟到一旁,拉過被子蒙著頭,睡了。

……

次日。

庄思楠剛做好早餐,門鈴就響了。

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從沒有人來過。

該不會是找霍昀琛的吧。

她去開了門,「馮先生。」

馮立華對她微微一笑,「太太,我來送您上班。」

「不用的,我自己去外面打車就好了。」特意讓他來送她去上班,這怎麼好。

「先生特意交待過,在先生回來之前,由我接送您上下班。這是我的工作,請太太不要為難我。」馮立華很恭敬,「您不用叫我馮先生,叫我老馮就好。」

庄思楠輕蹙著眉,那男人竟然給她安排好了。

她深知,那男人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有任何變化的,只得同意了。

吃完早餐,她拿著包包出門,坐上了車。

「老馮,你把我放到前面的路口就好了。那一段路我走過去。」還是跟以前一樣,不能把車開到集團樓下。

「好的。」馮立華很乾脆。

車停下,庄思楠拿上包包,「辛苦了。」

「應該的。」

跟馮立華道別後,庄思楠便過了馬路,直奔公司。

霍昀琛出差的日子,設計部很祥和。

每個人都忙碌著,到了休息的點,大家都又幾個圍在一起說些八卦。

庄思楠也跟其他人打成了一片,日子倒也過得快。

周五。

所有人都在準備下班,庄思楠還坐在電腦前沒有要走的意思。

「思楠,下班了。」任欣盈走過來,敲了敲她的桌子。


「你先走吧,我這裡還有點工作沒做完。」離跟周霆生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她必須在周日把方案交給他。

任欣盈皺眉,「陸瑤給了你多少活啊?每天你都是下班最晚的那一個。中午休息你也在電腦前,她不能這麼欺負你呀。」

「她沒有欺負我。」庄思楠催促著任欣盈,「你趕緊走吧,我還有一點忙完就好了。」

「那好吧。如果陸瑤真的針對你,你就去跟雯姐說。雯姐是個很好的人,她會幫你的。」任欣盈不放心她。

庄思楠感激的沖她笑了笑,「陸瑤真的沒有針對我,我很享受忙碌的工作。好啦,你趕緊約會去吧。」

「那我走了。」

「拜拜。」

送走了任欣盈,設計部的人也都走光了。

庄思楠深呼吸,盯著電腦屏幕,這些天她真的是加班加點,用盡了所有的精力在做這個方案。

龐大的數據和細節化,讓她很興奮,很有幹勁。

這是從她大學畢業出來,極少數讓她這麼廢寢忘食的工作了。

伸了個懶腰,繼續幹活。

「你怎麼還沒有走?」去而復返的陸瑤回來拿遺落的口紅,看到庄思楠還在忙,走到她桌旁。

庄思楠一驚,立刻把桌上的文件背過去,滑鼠迅速點了一下,電腦休眠黑屏了。

她這個舉動,讓陸瑤心生懷疑,「你在做什麼?」

「沒什麼。」庄思楠還是有些擔心,萬一她發現了她現在做的是長生集團的方案,以她對她的討厭,肯定會舉報她的。

陸瑤眯眸,「沒什麼?給我看看。」她伸手要桌面上的東西。

庄思楠手按著桌面的紙張,「不好意思,這是我的東西,不能給你看。」

「你的東西?在公司里,你所用的紙張,電腦,什麼是你的?」陸瑤直接去抓桌面的紙張。

庄思楠摁緊,陸瑤的手碰到了電腦,電腦屏幕上出現了「長生集團」的方案。

陸瑤驚訝的盯著電腦,不敢相信的看著臉色微變的庄思楠,「你竟然在做長生集團的橋樑設計方案!」

還是被發現了。

庄思楠很懊惱,她不應該圖公司方便就賴著不走。

「真沒有想到,你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庄思楠,你可以啊。」陸瑤言語中透露出來的諷刺意味很濃,「你既然做著長生集團的工作,為什麼還要在我們公司?你是想盜取我們的設計方案嗎?」

「我沒有。」既然被發現了,她也只能隨機應便了。

陸瑤冷哼,「還狡辯呢。你當我眼瞎嗎?也難怪你每天下班最晚,原來做著這種事,確實是見不得光的。」

「我說了,我沒有。」庄思楠語氣也變得冷然,「你要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哈,你這態度還真是惹人討厭。真不知道你是誰招進來的,我都快懷疑招你進來的人,也是別的公司的人。」陸瑤盯著她,「庄思楠,我勸你還是主動承認的好,不然等我叫保安上來,可能就不太好看了。」

庄思楠深呼吸,「你非得這樣做?」

「我是為了公司的利益著想。現在我有理由懷疑你在竊取公司機密文件,這是犯法的。」從她進公司開始,就是看她不順眼。

現在終於逮著機會了,不把她踢出公司她就不姓陸!

陸瑤嘴角泛起的冷笑越來越毒,「庄思楠,老實說,是不是還有人跟你一樣,是商業間諜?」

「我說了,我不是。」庄思楠也沒有過多慌張,現在所有人都已經下班了,她死不承認,陸瑤也拿她沒有辦法。

「看來,我得打電話叫保安上來一趟了。」陸瑤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

庄思楠擰眉,她並不擔心保安上來會怎麼樣,只是時間耽誤不起。

當初她接下這個活的時候,霍昀琛是同意的。

現在霍昀琛出差了,要是他們一口咬定她是商業間諜,還真是麻煩。

浪費時間。

陸瑤結束通話,靜靜的等著保安上來,雙手環胸,嘲諷的盯著她,「以後,這個行業怕是容不得你了。」

或許是因為有霍昀琛這張王牌,庄思楠很冷靜,「我沒有竊取商業機密。」

「跟我說沒有用,用證據說話。」陸瑤瞟著桌上的紙張和電腦,嘴角的笑意,越是遮掩不住。 原本寂靜的樓層里出現腳步聲,離她們越來越近。


陸瑤睨著庄思楠輕笑,「庄思楠,看在你跟了我這麼久的份上,你就主動辭職吧。這樣,今天的事我也當作不知道。」憑什麼她一來,霍總親自給她送葯?

這個女人待在公司,遲早是個禍害。

她說她結了婚,哼,結了婚的依然可以發浪。

庄思楠開始整理桌上的資料,「你看我不順眼,是因為霍總吧。」

陸瑤被說中了心思,面上有那麼一瞬間的不自在,很快就恢復了自信的神色,「呵,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H集團的每一個員工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你呢?工作能力並沒有達到進H集團的標準。我一向不喜歡靠旁的關係進H集團的人。」


「是嗎?」庄思楠輕飄飄的回了一句。

此時,那腳步聲更加清晰。

她們同時回頭,看到的並不是保安,而是個穿著風衣,耳朵閃閃發亮,栗色頭髮的妖嬈男人。

「曾總,您怎麼來了?」陸瑤看到對方,很是意外。

庄思楠認出來了,這個男人不就是那天在『深度』問她要煙的那個么?

她記得當時他讓她記住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叫真愛。

他怎麼會在這裡?

「陸設計師,好久不見,你想我了嗎?」曾曖走過來,手輕勾過陸瑤耳邊的發,手指輕擦著她的臉頰。

庄思楠見狀,眉頭皺得更緊了。

這人,還真是走哪撩哪。

陸瑤被他這麼一碰,神色很不自然的退後一步,「曾總,您不是出差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曾曖把手放進衣服兜里,那雙細長的丹鳳眼才落在庄思楠的身上,嘴角一揚,「小姐姐,我來接你下班。」

庄思楠:「……」

這二貨,她跟他很熟嗎?

小姐姐小姐姐的叫上癮了是吧。

陸瑤一臉疑惑,他們也熟?

「曾總,庄思楠……」陸瑤想著趕緊把庄思楠做的事說給他聽,「她在做長生集團的設計方案。」

曾曖「哦」了一下,便走到庄思楠桌前,拿著她已經整理好的資料。

庄思楠不知道他是幾個意思。

陸瑤更是一頭霧水。

就一個「哦」字?沒有別的表示了?

「曾總,庄思楠是我們公司的職員,卻做著長生集團的工作。我有理由懷疑她是長生集團派過來的間諜,竊取我們集團的設計方案。」陸瑤總覺得事情不太對。

剛才曾曖可是叫庄思楠「小姐姐」,難道他們認識?

想想也不對,曾曖對每個好看的女孩子都是這麼油嘴滑舌的。

更何況,這麼久也不見曾曖來看庄思楠。

「間諜?竊取方案?」曾曖笑了,「陸瑤,這個方案,是我讓她做的。」

陸瑤一臉震驚,「你讓她做的?」

庄思楠也不解的看向曾曖。

「嗯。長生集團的這個項目,我打算也參與一下。當然,是我個人想要參與,與集團無關。所以,我就讓她幫我做一下這個設計方案。」曾曖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陸瑤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