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悟道元老輕鬆閃過,畢竟已經聽到警告,卻滿臉驚怒,因為出手的這位元老,是他的至交好友。

不知道多少年的交情,竟然也對他揮劍!

悟道元老只覺得周身血液,都開始往腦袋狂涌,幾乎炸掉。

然而,他很快知道,這還只是開始。

幾名出自右府的大劍師,對視了一眼,也持劍站了出來:「請悟道元老收手!」

他們說完之後,同時出手,劍光如龍,互相爭競,撕裂空氣,發出極其可怕的呼嘯聲,如潮水般急衝過去。

悟道元老臉色一變,不敢硬接,劍身驟轉,飛到古劍道另外一側,立足未穩,驚魂魔音又起。

「請收手!」

在那邊,也有幾名劍師大聲警告了下,就聯手揮劍斬下。

悟道元老再次倉皇暴退,但無論退到那裡,等待他的都是凌厲劍光,心中怨氣頓時衝天而起:「好!好!好!我為古劍府奮鬥一生,出生入死,到頭來竟然落個如此下場,你們好得很!」

他還沒活夠,見轉眼之間,就有幾十上百道劍光,同時飛起,斬落,知道再僵持下去,肯定有更多人出劍,到時候恐怕躲都沒地方躲,知道厲害,立即把劍一轉,朝著古劍府深處飛躍而去。。

看到悟道元老如同一條老狗,被人四處追趕,最後不得不倉惶退走的情景,武戰元老突然打了個寒顫,不由心想,剛才他要是也跳出去的話,只怕他現在的下場也好不到那裡去。

七劍天書劍陣內。

被鎮壓在裡面的於乘風,原本在瘋狂叫囂,再看到這幕後,頓時變得面若死灰,並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再吱聲。

人群中。

被陳林斷去一臂的雁南山,忍著劇痛,偷摸著轉身躲進了人群當中,卻依然難以掩飾心中的驚恐之色。

此時,他甚至都不敢怨恨陳林。


……

陳林同樣看到這幕,卻心中大定。


他知道,大局已定!

… 雁南山被斷臂!

他自然是心懷怨恨,但是卻不敢發作,甚至不得悄然退後,不敢公然露面,苦思善後之策。

身為右府府尊,權利僅次於府主燕無忌的於乘風,則被祖劍斷元,屈辱的鎮壓在七劍天書劍陣之內。

所有的驕傲,所有的自信,全都被擊碎,只剩下一個笑柄!

而在古劍府當中,資格最老的悟道元老,也被眾多大劍師,劍師,聯手逼退,倉皇如狗。

幾乎所有的古劍府弟子,不分左府,還是右府,包括諸位元老在內,全都表態支持陳林。

於是,所有人都知道,大局已定。

經此一事,古劍府的實力不但沒有半分折損,還憑空得到七劍天書劍陣,鎮壓宗門,從此立於不敗之地。

之後還有更多好處,真是人人歡欣鼓舞。

在歡呼聲中,一位左府出身的大劍師,迫不及待的說道:「陳林,你說在七大祖劍之中,還有許多祖師留下的功法,乃至劍符、丹藥的煉製法門?現在是我們古劍府的關鍵時刻,危機當頭,正應該拿出來,解決危難……」

「不錯,我們都知道你很辛苦,不過古劍府現在面臨的局面,你也看到了。現在雖然有七劍天書劍陣坐鎮,自保有餘,進攻卻不足。你就再辛苦一點,將祖劍之真古裡面的功法,儘快默寫出來。」

「現在是爭分奪秒的關鍵時刻,我們多進步一點,以後與揚名道和上揚王族決戰的時候,就能夠少流很多血!」

……

陳林就突然發現,之前那些或殺氣騰騰,或冷漠,或面無表情的面容,全都變成了熱情洋溢,話語間更是慷慨激揚。

字字句句,都是為了古劍府!

似乎不把好東西立即交出來,就會變成古劍府的罪人。

陳林在心中冷笑一聲,他哪有那麼容易就範?

他早有準備,當即說道:「這些功法,都記錄在七劍天書劍陣之中,我的修為有限,況且,僅僅是收取七大祖劍,就損耗巨大,一時之間就溝通七大祖劍,完全獲取,也不可能。」

「不錯!小師弟應該好好調養休息,然後再說別的。」白沐修立即附和,他雖然淡泊名利,卻不是不通世事,被人一鼓動,就掏心掏肺的傻瓜。

他知道,現階段先拖一下,對陳林,對左府都最有利。

因為不是他們求人,而是別人求他們!

魚玄真更是直接說道:「七劍天書劍陣已成,自保綽綽有餘!至於其他的事情,等我這弟子修養好之後再說,以免短時間消耗太多心神,留下太多隱患。」

諸位元老有些不滿,卻無法威逼。

在此之前,那樣做的三人,下場如何,他們可都是看在眼裡。

沒人想要重蹈覆轍,但是他們的心情卻是火熱的,幾乎無法再等待下去。

祖師爺流傳下來的功法,其中得充滿多少奧妙啊,恐怕足以使他們的境界提升一大截。


對每個修行者來說,這就是天大的事情!

他們恨不得撬開陳林的嘴,可惜,只是想想而已,不但不敢行動,還得小心翼翼的陪著笑容。

就連身為府主的燕無忌,雖然也很急迫,最後還是不得不頷首道:「魚府尊,現在,你們立刻保護好陳林,務必讓他儘快恢復,可以和祖劍溝通,這是古劍府現在最大的事情,誰也不能打擾……如果有任何需要,府中寶庫里,有的是各種藥材,療傷的丹藥都可以取用!」

「領命!」魚玄真點了點頭,卻轉而看向被鎮壓在七劍天書劍陣當中的於乘風,淡漠道:「那此人如何處置?陳林要療傷,總不可能一直運轉這座劍陣。」

燕無忌登時冷哼起來:「此人,自私自利,為了一己之利好,竟然公然侵害古劍府的利益,完全不配做右府府尊!先把他扣押起來,等我諸位元老商量過後,再行處置。」

「善!」陳林點頭認可,他剛才之所以遲遲不殺於乘風,就是知道,於乘風執掌一府,位高權重,如果被他公然殺死的話,所有的右府弟子都會心生戒懼。

這樣子的話,對以後徹底整合古劍府,會很不利。

換了燕無忌出面的話,那就不同,他畢竟是府主,要處置誰,只要證據確鑿,都名正言順,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燕無忌,你不能這樣對我,快放我出去!諸位元老,你們都說句話啊?所有的右府弟子聽令,給我拿下陳林,我不吝嗇賞賜!」

於乘風又叫又罵,怒髮衝冠,可惜根本沒人理他。

陳林隨手揮動真古元劍,解除劍陣。

緊接著,眾人就看見六道劍虹倏然飈射而去,虹光鋪設,眨眼間,就沒入古劍府四周地脈當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帶下去!」

燕無忌冷冷下令,幾名劍師級別的古劍衛立即上前,將於乘風死死看住,押解了下去。

於乘風沒有反抗,也反抗不了,重傷之身,別說燕無忌親自出手,就算一個普通的大劍師出手,都足以將他擊敗。

「放縱那小子,早晚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於乘風怨恨滔天地怒吼著。

可惜,他的聲音,只不過是敗犬的遠吠,根本沒人會聽。

陳林不屑一顧,魚玄真只是冷笑,梁錚等人幸災樂禍。

諸位元老神色漠然,右府高手們神色複雜,卻也沒人出面替於乘風求情。

這時,梁錚突然說道:「對了,還有個雁南山,也不能漏掉他!」

「放心,他跑不掉的。」

……

隨著古劍府右府兩位巨頭的倒台,所有人都知道,從此以後,古劍府的話語權,有相當一部分,要落在左府,落在陳林、魚玄真等人的手中。

但是,事已至此,任何人都沒有辦法。

七大祖劍!

人家的靠山,簡直太大了!

而且,這還是他們親手奉送出去的,為的自然是早點得到祖劍裡面隱藏的各種功法。

此時此刻,他們簡直比魚玄真等人都要擔心陳林的安危。

任何人想要對付陳林,不用招呼,他們就會群起而攻,連燕無忌都沒有這樣的號召力。

「好了,小師弟,我們先送你回去,好好調養一下。」

白沐修見事情都已經塵埃落定,就如此說道。

「對,對,趕緊回去休息,養足精神。」

「我那裡有一瓶誅殺道修得來的丹藥,頗有療效,等下就給你送過去。」

「我那裡也有一瓶,不要客氣,儘管收下。」

其他人紛紛附和,噓寒問暖,呵護備至,完全將陳林當成了最尊重的人對待。

陳林坦然受之,並沒有什麼受寵若驚的情緒。

他正要舉步前行,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就看見一名弟子,慌慌張張的狂奔過來,聲淚俱下,倉皇彙報。

「府主!府主!不好了……我們派出去徵收供奉的弟子,現在得到訊報,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沒有成功!其中,其中有三座城池,甚至直接扣押,殺害我們古劍府派出去的人,公然反了我們古劍府,以後徹底脫離我們古劍府的統轄!」

「什麼?」

燕無忌聞言的剎那,就已經暴怒,周身氣息滾滾,宛如一把把黑色巨劍刺空,發出恐怖的爆鳴。

其他人聽到這個消息,也全都震怒了。

「該死!該死啊!這些畜生,得到我們古劍府的庇護,現在,居然公然犯了!罪該萬死!統統都罪該萬死啊!」

「殺我弟子,奪我城池!就憑那些土雞瓦狗,根本沒那個膽量造反,不用說了,背後肯定是揚名道和上揚王族在搗鬼,真是亡我之心不死!」

「揚名道,上揚王族,好,真是好得很!手段簡直是一環緊接一環,環環相扣!如果是以前,我們實力不濟的話,也只能強行咽下這個苦果。現在,我們有七大祖劍,有七劍天書劍陣,還有祖師留下的各種功法,還怕什麼?」

一名元老振臂高呼:「諸位,現在不是傷心憤怒的時候,趁著揚名道和上揚王族還沒有得到我們這裡的最新情報,立即出擊,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原本憤怒,無奈,心中苦澀的古劍府弟子,聽到這番話,頓時醒悟,對啊,他們已經今非昔比,不再實力弱小,只能任由強敵欺壓。

「對,是我們反攻的時候了,府主,快下命令吧!」

群情激奮當中,燕無忌沒有被沖昏理智,第一時間看向陳林,鄭重其事的問道:「你的身體,是否可以再次催動七劍天書劍陣,守護古劍府千年基業?」

其他人的目光,也齊刷刷的落在陳林身上,沉重如山。

「如果有大劍師級別的高手作為依靠,借用真氣,讓我催動,那自然是沒問題!」

陳林沒有絲毫遲疑,回答的擲地有聲。

燕無忌徹底放心,雙目中閃爍著復仇的火花:「嗯,你先回去休息,儘快將真古劍里的功法,全部抄錄下來。其它事情自然有我們處理,你不需要操心!」

「陳林,全靠你了!」

其他人也都是摩拳擦掌,殺氣騰騰,似乎想將以往所受的氣,全都發泄出來。

古劍府已經不同了,不會任由敵人欺壓,而忍氣吞聲!

陳林不用看,就知道眾人的精氣神大不同以前,如同朝陽,冉冉升起,熾熱難當。

面對燕無忌的請求,這次,他沒有再推脫:「放心吧,功法很快就會到各位手中。」

… 陳林鄭重做出承諾后,就在魚玄真,白沐修等人的簇擁護衛下,回到左府。

他回到自己的劍室當中。

直到此時,他才能夠真正放鬆,盤膝端坐,閉目養神起來。

這一戰,他只出了兩劍!

就將雁南山斷臂,將於乘風鎮壓在劍陣當中。

在旁人看來,真是輕鬆寫意到了極點。

然而,只有陳林自己知道,這兩劍幾乎將他吸干,體內的真氣早早枯竭,要不是擁有神秘的無敵劍胎,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無敵劍氣,他根本就沒可能運轉真古元劍,更別說催動七劍天書劍陣。

可以說,最虛弱的時候,只要一名劍師衝上去,就可以取走他的性命。

好在這一切都已經過去!

呼!

陳林大口呼吸,氣息燥熱,從肺部一直向上衝到喉管,就好像有沙礫在裡面摩擦,劇痛難忍。

「真氣消耗過度,導致筋脈萎縮,就好像麻花般扭曲起來,好在時間不長,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陳林沒有遲疑,伸手就從藏虛囊中抓住幾枚古元,就開始煉化,汲取,吸收,化作真氣,在體內緩緩流動。

那種感覺,就好像乾枯龜裂的大地,突然迎來雨露的滋潤,變得濕潤,飽滿起來,有萬物生髮之感。

噼啪!噼啪!

從陳林的體內,傳出了有節律的脆鳴,很快,他的臉色就變得紅潤,精神也有所恢復。

體內的真氣,也在迅速充盈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