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顯得有距離感,叫我凌星吧。」

程樂愣了幾秒,覺得凌星這樣說是把他當朋友了?

程樂內心幾乎快樂開花了,笑呵呵點頭,「好的,凌星姐。」

…..好吧,凌星姐總比偶像聽得舒服也合理。

凌星接着對袁毅說:「袁總,剛宣傳照您還滿意嗎?」

「嗯。」袁毅點頭應道。

「袁總滿意就好,那沒什麼事兒我就先走了。」

凌星跟兩人告別後轉身邁步離開。

「凌星姐再見。」程樂樂呵呵的跟凌星揮手道別。

袁毅瞥了眼程樂,樂了,「走吧,腦殘粉。」

unique.s宣傳效率很快,前一天凌星剛拍完封面照,今天就已經在官微發佈了。

unique.s官方在微博首次公佈凌星成為unique.s全球終身代言人身份,並且附帶凌星幾張封面照,話題熱度在當天直接衝上頭條第一。

[unique.s居然真請代言人了!啊!我怎麼有種很不爽的感覺,袁神你可千萬別脫單,不然我死給你看!!!]

[unique.s是我一直很關注的品牌,凌星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演員,我最愛的品牌和演員首次合作,我簡直太幸福太激動啦!!]

[這次的主題是(面具)感覺請凌星代言簡直太合適不過了,不虧是袁神,選人的眼光就是獨到。]

[啊!!冰山美人!我的女神!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凌星有什麼特別之處值得袁神這麼看重,袁神會不會太草率啦?第一次簽代言人就是終身,不怕後悔嗎?]

[你懂什麼?unique.s創立以來一直沒有找代言人,袁神眼光刁,難得物色到合適的人選當然是一次搞定簽終身啦,能拿下unique.s全球代言也算凌星有本事。怎麼辦?我好嫉妒這個女人可以跟我男神合作。]

「看來你做unique.s代言人遭到許多袁神粉絲的不滿啊。」夏青晚拿着ipad不停刷著評論,「不過支持你的佔大部分,別擔心,你還是贏家。」

「嗯?」凌星站在落地窗前望向窗外道。

「我今早第一時間轉發微博,短短几個小時轉發量就已經過百萬,你粉絲們真是給力啊,圈內藝人也都在你微博下評論,有的還轉發祝賀了。」

夏青晚手不停在ipad上滑動着,接着嘆了長長一口氣,「現在你微博評論已經達到十萬以上啦,我現在恨不得自己有100雙眼睛,一雙眼睛根本看不過來,我甚至感覺眼睛現在已經沒辦法正常聚焦了。」夏青晚說着,用手揉了揉眼睛。

「嗯,你可以考慮招只蜻蜓給你做助理。」凌星平淡的說。

夏青晚聞言一愣,看向凌星接着笑說:「如果可以,我還真想招一隻。」

凌星笑笑沒說話。

「不過袁神的粉絲也不差,他剛轉發微博點贊量幾乎就跟你持平。」

「袁總也轉發了?」凌星眉頭一挑好奇問。

袁毅不是向來不發微博嗎?也就上次發佈過對胡亂散播謠言的警告后就再沒有發過微博,他連自己家公司宣傳也不做,怎麼這次會忽然轉發微博?。 於白很快就出現在了頂層大陸,他看著熟悉的一切,忽然又覺得有了距離。

他離開了一段時間了,在接觸了那一個世界之後,對於這裡的一切,他竟然會覺得有點說不出的感覺。他暗暗心驚,覺得那個世界可能開始改造他了。

是不是如果……完全適應了那個世界之後,自己就完全無法回到這裡了?一想到這裡,於白就一陣后怕。

現在的他,是人無法看到的。他能隨意的走動,對人不會造成影響。這也是占骨師做的,ta不會讓藍曦若看到於白,也不會讓於白和藍曦若在一起。

「藍家遲早要滅亡,他們今日如此對我,我一定百倍償還!」夢家家主躺在怪物的背上,整個人都透著深深的疲憊。

他就不信……他殺不了藍曦若他們!

那些怪物的身上也掛了彩,憤怒不已,但因為有夢家家主的命令在,所以也不敢造次。

於白看著這些奇怪的生物,默默記在心裡。等他回去的時候,好好看看那個世界有沒有記載。藍曦若他們大概是還沒找出弱點的,能幫一點是一點。

至於那占骨師說的什麼異界生物,不用想都知道是藍曦若搞出來的。她可是真正的空間召喚師啊……

所以說,什麼不見藍曦若啊,都是扯蛋。要是想要調查,就一定會見的吧?可是,他不打算說出實情。

現在那個世界的人對藍曦若也是處於一種防備狀態,除了知道她是混沌靈力,好像也沒什麼了。

但是,如果讓他們知道了藍曦若還有召喚異界生物的能力……這就真的完蛋了。

那個世界一定會派人下來把藍曦若給……處死的。

於白到了藍家,發現藍家已經是一片狼藉了。大戰留下了太多的傷害,所有的設施幾乎都被毀於一旦。藍寧絕帶著一群高手在收拾殘局,而其他的人,並沒有見到。

等他走到大殿,才發現其他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傷。

藍曦若看起來還好,他就放心了。

「若兒,現在的大戰已經打響了,夢家家主的動靜一定會被其他人知道,隱世高手應該也會出動,若是再加上其他的家族參與進來。若兒……那就和我當時面對的情況……差不多了。」

夜華傲的眼中帶著滿滿的擔憂。

雖然現在他們人多,但是,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現在的隱世高手已經越來越狡猾了,而且當時他抱著無所謂的心態,死了或者是活著,他沒有執念,所以才無謂的挑戰整個大陸。

但是現在,有了羈絆和牽挂之後……

這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他要保證藍曦若的安全,他要她能好好的,他要……她活下去。

藍曦若看著夜華傲微微點頭:「放心好了,我沒事。這一次他突然,而且這種怪物,本來就不應該是用於戰爭的。夢家家主現在是鑽了空子,知道我們對這東西沒辦法。」

「但是其他的隱世高手……就不一定了。」藍曦若說著,嘴角微微帶著笑意。

她就不相信,這場大戰就打不下去!

沉月他們在療傷,傷的其實不算太嚴重。

蘇羽澤看著藍曦若,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想告訴她,他絕對不會讓她輸。他想告訴她,他已經死過一次,不介意再死一次。他想告訴她,就算是搭上全部,他也會好好護著她。

赤玄在清理自己的傷口,心裡有些堵得慌。他現在能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力量局限在哪裡。八尾帶來的束縛太大了,而他……不願意被束縛。

「若兒,就算是整個世界都反對你了,我也會站在你這一邊。」夜華傲撫摸藍曦若的三千青絲,開口道。

藍曦若看看夜華傲,然後看看其他人,深吸一口氣:「現在,我再說一遍。隱世高手夢家家主之類的人,全部都是沖著我來的,你們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們受傷。所以……你們現在退出吧。」

她的聲音不帶一絲絲的感情,藍曦若在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的不舍。

若是將朋友捲入,甚至是害的他們喪命……藍曦若是真的會一直良心不安的。

前幾日神魔店鋪的人託人前來,說她已經用掉了自己的那一次機會,所以……之後神魔店鋪不會再接關於她的任何請求。而其他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進入神魔店鋪。

藍曦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去的。

所以說,她再也沒有任何的機會能讓別人起死回生了。蘇羽澤當時,只能說是太幸運了。

其他的人直接愣住。

「曦若姐姐,我不會走的。」蘇羽澤第一個站出來。

「我也絕對不走!」

「還有我!」

「還有我!」

在一瞬間的沉默之後,所有的人都開口,無一例外的,他們都沒有要走的意思。

藍曦若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總覺得心裡有些感動。

「我說啊,龍王,你帶著茉微走吧。我說真的,你那龍宮是絕對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藍曦若看看還在彆扭的冰茉微和龍王,開口道。

龍王倒是想啊,但是怕被冰茉微打死。

「這個就需要你幫忙了。我家茉微是不會聽我話的,而且,都是因為你,我和我家茉微才會鬧彆扭,哼。」龍王哼了兩聲,臉已經是黑了下來。

額……

藍曦若愣住。

「你再凶?你對我家曦若就是這個態度?」冰茉微猛地掐了龍王的腰一下。

「啊!謀殺親夫啊!」龍王叫道。

兩人在經過藍曦若的輪流談話和故意的撮合之後,隔閡已經很少了,現在……

藍曦若給冰茉微說的是:我好不容易才遇到你,又怎麼忍心讓你消失?

冰茉微當時就愣住了。思量再三之後,她就決定原諒龍王了,但是!龍王現在這話可是讓她很不高興啊。

她家曦若好著呢!怎麼到他嘴裡就變成十惡不赦了?冰茉微這下可饒不了龍王。

於是,龍王只能單方面的求饒,冰茉微一臉冷漠的看著他,繼續掐他的軟肉。

果然,暴力是會上癮的。

冰茉微就是這樣。

藍曦若捂臉:怎麼感覺這一對越發展越……不像他們了呢?

以前的冰茉微是多高冷的人啊,多高冷多帥氣啊,現在簡直就變成了暴力狂魔,動不動就把龍王凶一頓,踹一腳什麼的。

而龍王……現在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妻管嚴,滿臉都是:媳婦就是天,媳婦最大,媳婦開心我才開心,我樂在其中。

藍曦若已經武力吐槽這一對了。

而且她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好好的一場大戰,在自家爹爹加入進來之後……就完全變了味道?

說好的要拚命的呢?

為啥自家老爹硬生生的把夢家家主給氣暈了,還群毆了那看起來非常兇猛的怪物?

這簡直……不在她的接受範圍之內好嘛?

藍曦若嘆口氣:自己身邊還有正常的人嗎?

如果……除去蘇羽澤的執著的話,大概是算一個的吧?

其他的人,真的很抱歉,完全完全的都……不正常了。

你說藍夭澈正常?不不不,這貨並不正常,這貨是個十足的黏媳婦的人。基本上就是,沉月在哪裡,他就在哪裡。沉月幹什麼,他就幹什麼,美名其曰,這是無時無刻的都在保護沉月。

你說藍影疏正常?如果忽略他時不時的調戲紅舞莫,並且利用她沒有常識這一點來匡她的話,確實挺……正常的。

還有誰正常?

沉月是個完全的慢熱性格,而且彆扭的很。紅舞莫是個非常直率的人,直率到在某些時候,你想掐死她。冰茉微嘛,非常高冷,現在已經向著暴力方向轉變了。

至於夢晨,這個……咳咳,一直把自己當成男的,你確定是正常的?雖然說她意識到自己是女的了,但是整日「勞資勞資」的,原諒他們真的沒把她當成女的。

而赤玄……就是屬於:我家主人是最好的,我家主人都是對的。你說什麼?你說不對,看我打死你!

大概就是這種超級護短的樣子。

而夜華傲,就更不用說了,他完全的……不正常。長得妖媚行為更妖媚,整日把藍曦若勾的魂都沒了。

藍曦若覺得,她大概是有一個假夫君。

「我說啊……茉微,你們要是想恩愛,可以關上房門悄悄的啊。」藍曦若捂臉,「咱現在,討論一下正事好不好?」

這個時候,門打開了。兩個身影緩緩的走了進來。

「我們是不是來晚了?」夏落雨弱弱的問道。

「沒有沒有,是他們來早了。」紫月離從後面走過來,揉揉夏落雨的頭髮,帶著寵溺的笑。

這個……

藍曦若已經完全無語了。這麼長時間不見,紫大神發生了什麼?怎麼……怎麼?

說好的高冷呢?

說好的不屑一顧呢?

現在這是誰?誰能告訴她這個一臉寵溺而且非常陽光的人……到底是誰?

最要命的是,夏落雨竟然開心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哈哈,你們來的好早。」

。 ------

搖光那邊他們下的訂單中丹藥和法寶已經送來了五分之二,剩下的搖光正在加班加點製作,同時李瑞也開始call搖光聖子江離。

畢竟丹藥還好說,聖子教出來了一批徒弟,雖然煉製丹藥的效率低了點,但可以跟上進度。

可法寶要怎麼辦?

庫存倒是還有足夠交付源天教訂單的,但也只夠交付訂單了,要是全給了,大羅界賣什麼?

庫存是有一個生死線的,李瑞也不敢直接全部拿出來,而且法寶很難仿照啊,至少聖地內的一些煉器師完全做不到江離那樣輕鬆寫意的就煉製出成套成套的法寶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