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m-n一擊!」

五十九年功力,足足三千五百均的力量,發揮三倍,這是什麼概念?

這是足以生撕虎豹,擲象過河的力量!

發揮八m-n生化玄功,打通「傷m-n」的功效,瞬間達到了恐怖的三倍力量,頓時間,剛猛無比的一拳,鐵鎚撞擊般擂在撲上來的蠻人首領的xiōng前,蠻人首領還沒有反應過來,臉上獰笑依舊,彷彿yīn謀已經得逞一般,但身體卻像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

啪啪啪啪啪!

肋骨間,傳來了不斷碎裂的可怕聲音,蠻人首領的整個xiōng膛,變得像被戰場上的千軍萬馬無數次碾壓過一樣,血r-u模糊,破碎得不能再破碎。

「好猛的拳力!」

所有人聽到這些劈里啪啦一聲,只感覺xiōng悶氣短,渾身氣血都為之一震,整個人,連骨頭都彷彿要酥麻了。

眾人不由得暗暗吃驚,看著呂陽的眼神,有如看著一頭人形怪獸。

也的確,以呂陽現在的力量程度,也跟一些惡蛟,魔怪之類,差不了多遠。

赫然遠遠超越龍象之力,堪稱凡間極致!

※※※※※※※※※※

章節送到,求收藏,求推薦票! 唐崢瞬移,出現在一個留著小鬍子的日本中年人身邊時,已經進入了英雄模式,火力全開。

白矮星出現在唐崢的頭頂,向四周輻射重力場,武裝們出現,轉瞬間又炸裂成一團團的黑霧,覆蓋在他的身體上,變成了黑色的甲胄。

唐崢將無毀湖光斬向小鬍子,同時開啟了狂暴姿態,義無反顧襲殺!

原本就被精神風暴掃到出現了短暫僵持的日本木馬小隊在白矮星下,動作更慢。

穆念琪和衛賓白的反應也超快,看到唐崢撲向小鬍子,他們則是攻殺另一個長發女人。

「你們負責壓制!」蔣修明怒吼,精神攻擊全開,猛攻小鬍子和長發女人。

作為精神系,自然對此類攻擊擁有免疫,唐崢幾人經驗何等豐富,是一眼看過,就明白他們是必須第一時間擊殺的精神系。

這裡有兩支日本木馬小隊,合計十五人,其中九人在遭遇打擊的瞬間,開啟英雄模式。

小鬍子看著無毀湖光的刀刃像閃電一樣奔來,驚的汗毛直豎,不過反擊不慢,他的雙眼盯向了唐崢,射出了黑色濃稠的光線,身體向後閃躲。

「死!」唐崢讓重力場撤銷、在開啟,維持著一個極高的頻率,這種環境,導致日本人難受異常,規避動作全部變形。

唐崢身上的護盾彈出,只攔下小鬍子的部分攻擊,不過無毀湖光帶來的魔免效果,再加上線粒體、病毒、以及火種的改造,讓他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小鬍子閃掉了刀刃,可是剛退了一步,一隻大手就抓向了他的面門,他處變不驚,一頭幻影巨鷹浮現在唐崢背後,兇猛撕咬。

砰,砰,女火槍手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小鬍子背後,進行怒射。

小鬍子不愧是英二階巔峰,強大的感知力讓他在這種逆境下,也依舊敏銳地察覺到了危險,及時規避,不過他的好運也到此為止了。


借著女火槍手的牽制,唐崢的重力場全部砸在了小鬍子身上,當他再一次出現僵持時,唐崢終於抓住了機會,左拳轟在了他的腦袋上。

噗,小鬍子的頭顱被轟爆了,只剩下半截脖頸,可以看到被鮮血染紅的氣管,頭蓋骨打著旋兒飛了出去,連帶著腦漿,灑在了後面那幾個日本人身上。

長發女人也是英二階巔峰,可是在穆女王和英三階衛賓白的合力圍攻下,連三十秒都沒堅持下來,胸膛破損后,被一株奇怪的植物吸成了人干。

「冷靜,戰鬥!」日本人大驚,兩位團長原本呵斥著部下,想穩住陣線,然後反擊,可是兩個精神系團員的死亡,讓他們幾乎驚的瞪爆眼球,一下子就轉守為攻,想到了逃竄。

沒辦法,團戰就是如此的殘酷,幾乎每一秒都會有人倒下,而精神系又是最重要、最容易被攻擊的對象。

團員們都在慶幸,幸虧唐崢和王芳、付天曉關係不錯,跟著一起行動,要是缺少這兩位,戰錘隊絕對陷入苦戰。

「保護付天曉和王芳。」澹臺喊了一句,退後了。

付天曉被對方集火,吐著血飛跌了出去,就在日本團長想補刀的剎那,時空黑魚飛出,作為肉盾攔截,陶然的嘆息壁壘也展開,把眾人籠罩了進去。

林衛國及時補位,擋下了對方團長。

唐崢轉身,殺向了一位手持武士刀的團長,至於那些雜魚,自然是交給己方的雜兵收拾,他們必須的適應團戰。

以萱草為首的牧師女孩們出現,給眾人加持各種增益,這然日本人的臉色更加難看。

「殺他們的治療,雪琪別出手。」澹臺的指揮很到位,校花傷勢未愈,貿然出手,必然要被集火,唐崢那些牧師女孩,足夠了,畢竟就算死掉,也可以復活。

顧雪琪沒有治療,而是將火焰鳳凰射向了日本人,在他們面前炸出了一團團火星。

「厲害!」衛賓白暗贊了一句,顧雪琪表情沒任何變化,仿若澹臺說話的對象不是她似的,這就足以保證對方不會根據她的表情,判斷出誰是治療職業。

沈青霜知道自己實力如何,很聰明的退到了最後,遠離戰圈,作為一個輔助系,他實在太脆弱了。

日本人看到了他的舉動,但是這種雜魚,他們沒時間理會。

董梓萱倒是想幫忙,可是她的熔岩能力屬於群殺,在團戰中,實在無法掌控,還容易影響到己方。

於德業像一隻靈活的猴子,躲閃攻擊的同時,轟出了槍彈,附加了能力的子彈划著詭異的弧線,繞開同伴,打在了敵人身上,讓他們的護盾搖搖欲墜。

阮菲菲和徐碧雲插不上手,倒是沙歐的念動力很有用,不停地干擾對方,艾一心釋放白金女皇,作為肉盾,硬抗對方的攻擊。

白果隱身,隨即出現一個年輕人身後,彎刀切向了脖頸,他躲開了,可是腳下的影子中突然竄出了另一個白果,拿著魔弓,朝著他爆射。

年輕人被勁矢射爆。

戰錘隊的低階在主題世界攻略中用處不大,因為怪物太厲害,他們甚至都破不了防禦,但是團戰中,即便殺不死征服者,也可以騷擾。

李欣蘭展開冰霜領域,秦嫣展開影之國,雙人控場,讓日本人的處境更加糟糕。

真正決定勝負的還是英雄階的強者,李正的頭頂上浮現出光球,全部眼睛睜開,朝著對手掃射三種不同效果的光束。

一個被打破了護盾的女孩沒注意,被白光擊中,整個人直接崩碎,爛成了漫天的光斑消失。

岳荊的無限投影發動,人影綽綽,這傢伙不傻,選了那些雜魚殺,倒是很有幾個收穫。

眼罩男的無形之手也比較難纏,偷襲中,讓日本徵服者防不勝防,再配合科沃的光束,也取得了不小的戰果。

戰錘隊拿到先手后,加上澹臺的正確指揮,就沒丟掉過優勢,看到日本人不到兩分鐘內就躺下一半,付天曉大喜,之前的團戰,從來就沒這麼順利過。

李正和岳荊抽空瞄了唐崢和穆念琪一眼,心下暗嘆,這兩個人真是太優秀了,他們明白,正是這兩個人的攻勢,才導致了目前的結果。

唐崢兩人第一時間選擇了對方的精神系,依靠強悍的個人素質,殺掉后,轉瞬去壓制對方的團長,給了部下攻擊別人的機會,沒浪費一點時間。

「蔣哥壓制,其他人集火那個黃頭髮!」

澹臺話音剛落,付天曉和王芳的精神攻擊就砸在了黃頭髮身上,他雖然是英二階,可也免不了出現一個眩暈,儘管一秒鐘不到,但足夠他死上兩次了。

於德業最會搶人頭,不過這一次陸梵比他快,雙槍打掉了對方的護盾后,被她提醒的黑長直指揮時空黑魚,咬掉了黃頭髮的腦袋。

「撤!」兩位團長不能接受這種損失,可是喊出這句話后,也是滿腔的苦澀,他們掃了一眼,發現四周全是無盡的草原,視野相當開闊,這種地形,根本沒有逃掉的可能。

「今天要栽到這裡了!」團長嘀咕著,心裡詛咒那隻木馬不得好死。


看到費倫多和那些入侵的木馬小隊進入光門,這些躲起來的日本木馬小隊鬆了一口氣,原本以為遊戲可以結束了,誰知道下一秒,就被傳送了進來,甚至連一點優惠都沒有。

其實也是這群日本人倒霉,感染木馬狀態不正常,根本控制不到這麼多木馬小隊精確傳送。

當然,這也是Q姐的情報生效了,其他光門內,日本小隊可是提前進入了,完全打了對手一個伏擊,甚至是瓦西里的團隊,都非常被動。

那隻感染的木馬,只是嘴上說的公平罷了,它才不會那麼傻,白白地丟掉巨大的優勢。

光門很多,這樣才能分散敵人兵力,但是帶來的麻煩就是,感染木馬手下的BOSS不多了,無法做到每一道光門都駐紮,所以有幾道光門內,沒BOSS,非常安全。

要不是Q姐的提醒,唐崢胡亂選一個,一進入,就會被圍攻,哪還有餘力下先手攻擊日本人。

現在各大光門內正展開激烈的廝殺,也就戰錘隊比較愜意,等他們清理完這兩支日本隊,打掃戰場的時候,還有點迷惑。

「這也太簡單了吧?守關的BOSS呢?」於德業得意了,翻檢著腕錶列表,恨不得再殺一批。

「小心點!」衛賓白警告,偷瞄了唐崢一眼,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你為什麼選63號門?」

其他人也都看了過來,等待答覆,現在傻子也看得出來,唐崢的選擇,無疑是最完美的。


「直覺!」還有外人在,唐崢自然不會回答。


「蠢貨。」陸梵覺得衛賓白好傻。

「接下來做什麼?傻等?」岳荊發現唐崢其實不錯,雙方說的好聽是合作,其實己方也算是庇護在對方的羽翼下,如果換成其他團長,這戰利品,自己哪有資格分,可是唐團壓根就沒計較這些。

「先把空間腕錶解鎖,把裝備取出來,武裝下實力。」唐崢嚼著塊巧克力,用望遠鏡觀察四周,他不是不計較,而是因為那些屬於英雄階的腕錶,全在自己人的手中,至於那些低階的,他懶得要,反正也沒好東西,還不如送個人情,顯示自己的慷慨。 正文]第105章了結

————

「啊!」

這名蠻人騎兵,似乎頗受擁戴,看到他帶著獰笑倒飛落地,連眼睛都沒有合上就已經斃命,其餘蠻人紛紛瘋狂,不要命似的沖了上來。


呂陽卻早有準備,不慌不忙地策馬退後。

「結陣防禦,弩箭sh-擊!」

不需多言,早已有手下騎長,大聲下令。

大玄軍隊和蠻荒異族,匪徒,lu-n民,魔m-n相比,最大的優勢,除了層出不窮的高手,jīng良銳利的裝備,就是嚴明的軍法。

雲州鐵騎早就已經注意防備著敵人的反撲,頓時弩箭如雨,紛紛sh-向失去理智,不顧x-ng命往前沖的蠻人,在密集的箭雨之下,蠻人紛紛死傷,倒下,彷彿毫無價值的草芥。

很快,這場戰鬥就結束了,雲州鐵騎們乾淨利落地收拾殘局,把失去抵抗的蠻人們抓了起來。

「大人,此戰我們殺敵十人,俘虜七人,繳獲戰馬十七匹,兵糧刀甲十人份,本方沒有傷亡。」不一會兒,領隊的騎長前來稟報。

「知道了,給我把俘虜統統綁起來,死了的十人斬下首級,帶回大營邀功。」呂陽大手一揮,說道。

「大人,果然和斥候回報的軍情一般,這些人都是附近村落自發組織起來的蠻人戰士,為了刺探我部兵馬的虛實,前來窺營。」

這時候,又有一人,向呂陽回報這些人的底細。

「不用問了,反正也問不出什麼重要的軍情,還是帶幾個活著的回去,留著開戰時祭旗吧。」呂陽說道。

他深深知道,雖然大戰還沒有打響,但蠻人一方也需要時時刺探呂錚部的軍情,而這些斥候,就是敵軍的耳目,不過,抓住這些耳目並沒有太大的意義,犧牲了他們,還會有更多的斥候前來,怎麼殺都殺不完。

更何況,他並不是真的來這裡從軍立功的,對這些事情,興趣不大。

「是,大人。」

眾騎兵整齊地翻身上馬,帶著抓捕到的俘虜和新鮮的首級,以及繳獲的戰馬,轉身回營。

……

接連的幾天,呂陽都被呂錚點中,帶領左衛營的jīng銳騎兵外出巡遊,不斷地收穫戰功。

這些戰功單獨看來,毫不起眼,但全部加起來,卻是令人驚訝的顯赫履歷,連呂陽自己都感到有些驚愕。

「我來到這個雲州大營還不滿一個月,就已經親斬敵酋十二,俘虜十八人了?而且,我手底下英勇作戰的騎兵,也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一些零散的戰功,好幾個人被提拔為伙長,隊正。」

呂陽這時候才真切地感受到了,世家m-n閥的力量。

「在這樣的軍隊里,想要一個人晉陞就晉陞,降職就降職,前途命運,完全掌控在手中!」

「全體上下,將士用命,刀弓甲兵,各種物資調度,也能夠發揮深遠的影響,怪不得外人要酸溜溜地把這邊的天南大軍稱為『呂家軍』,這個『呂家軍』之名,倒是名副其實。」

呂陽清楚地知道,正在受到四小姐青睞,器重,決意重用的自己,就像是一顆正在冉冉上升的耀眼新星,勢頭銳不可擋。

呂陽完全相信,按照這樣的安排繼續下去,不出幾年,自己就可以積攢到足夠的軍功,平民封侯,甚至從此踏上修真大道,超凡脫俗,成就一段凡人修真的傳奇!

不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呂陽,已經不把這些當作是遙不可及的目標,這些對於他來說,幾乎已經是囊中之物。

反倒是龍辰風四人,威脅越來越大,呂陽已經隱約感覺出,他們想要對自己動手了。

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感覺,彷彿天地之間,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動,把龍辰風等人的敵意,清楚明白地展現地呂陽面前。

當這股敵意越來越盛,凝若實質,如芒在背,使得呂陽都有些心神不寧的時候,他就知道,對方已經布置完畢,將要動手了。

這並不是他觀察入致,又或者料事如神,而是武道境界修鍊到九重之後,無限接近圓滿,對氣血無比敏感,一絲一毫的心跳加速,呼吸加重,都逃不過他的感應,再結合冥冥之中,無形的殺機與氣息,透l-出來,被他捕捉。

一種直覺般的感應,湧現在腦海中,彷彿事無巨細,全部了如指掌。

金風未動蟬先覺!

這就是屬於頂尖武師的直覺,也是神識強大的一種表現。

據傳,武師衝擊先天秘境,修成法力,也與腦海之中,這種神秘莫測的神識有關。

……

又一日,呂陽如常出戰。

「大人,今天怎麼只帶這麼少人?」

曹蠻見呂陽身邊只有二十餘騎,不由奇怪地問道。

楚雄被呂陽所殺,這件事情,他也是親身經歷的,所以這些天,呂陽出戰,都要提醒呂陽帶足jīng兵隨身護衛,怕的就是和龍辰風等人jiāo戰,會吃人少的虧。

「大人,這些天,你帶兵出戰,來去的路線都是大同小異,如果有心人想要掌握,恐怕早就已經瞭若指掌。」

「帶這麼少的騎兵隨行,很不安全。」

曹蠻晦澀地道。

他當然不會直接對呂陽明說,公子你不是龍辰風他們的對手,當面jiāo戰的話,必死無疑,多多少少,還是顧及了呂陽的面子,既忠誠,又不呆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