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幹的?是誰?若是被老夫查了出來,一定殺了他……」火龍星頭髮焦黑,袍子破爛,可是此刻顧及不上威嚴,震怒的咆哮。

「剛才那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擁有異火……」藍霸握住拳,心中極為震怒。

在天玄大陸上,擁有異火的人極為稀少。而且個個都是大名鼎鼎之輩。不過那些人,大多名聲在外,而且異火各不相同,可顯然剛才那施展異火的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

「沈院長……」藍霸天不由得把目光落到了沈浪身上。

沈浪嘆息一聲,「一切都要靠緣分。此物看來與咱們無緣啊。」


「什麼狗屁緣分,老娘一定要把此物拿到手。有誰願意跟我去追那混蛋的?」秦竹音不甘心的大喝道。

火龍星立即站了出來,「老夫隨意前往。」火龍星站了出來后,立即看向其他四人道:「你們呢?」

獨劍和沈浪乃至美杜莎、藍霸天都是笑笑。隨後繼續朝著前方追去。

達到他們這種境界,心神極為強大。如果藉助強大心神去尋找,很有幾率尋找到目標。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六大玄尊高手兇猛的從虛空之中滑過,強大的心神之力籠罩著大地,無論是樹木、花草、乃至妖獸等等,統統在他們的掌握之中。

心神比起肉眼的闊視度來更加強大,只要在心神範圍之內,所有的一切外物都能掌握在心理。

「唰!」

強大的心神被散去。等到眾人遠去,而在一片山堆的草堆中,此刻草卸輕輕的被推開,然後一塊冰快墜落了下來。緊隨著冰被裂開。

從裡面鑽出了一名身穿骷髏戰甲的白髮年輕人,而在他身邊則是一名全身是血的中年人,此刻中年人氣息十分的微弱,沒有半點玄力的波動,如同一個即將垂暮的老人。

此時青年把中年男人拖了出來,隨後從他手裡拿走了那塊火紅的菱角石頭,直接送進了空間戒指內。

「獨孤,雖然你我算不上是朋友,可是你的命運和我一樣,註定是逆天之人。正如你說的那樣,一切都要靠自己去爭奪,就算遭到了天的嫉妒。也要一直走下去。遇到了我,算你運氣好。」葉飛淡笑的看著獨孤求敗,手輕輕懸浮起,一股強烈的玄力輸入進了獨孤求敗的身體之內。隨後,從空間戒指內,拿出了火龍果塞進了他嘴裡。

在覺得獨孤求敗沒有了性命危機之後,葉飛才轉身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葉飛離去大約一分鐘,獨孤求敗逐漸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顯得迷茫。此刻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許多,而且那銷聲匿跡的劍意再次在身體各處複發。

「葉飛,老夫又欠了你一條命。不過,你說的對,我們的命運很像……但是……我想下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打敗你。」獨孤求敗微嘆一聲,最終神格反便宜了葉飛。

不過,落到葉飛手裡。總比落到他人手中要強。因為葉飛和他一樣。

白茫茫的霧氣籠罩著山嵐疊嶂的大地,大片的樹木覆蓋在雲海中,只有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山峰突現了出來,顯得獨攬和寂寞。

此時,在這片茫茫的霧氣之中的一高大的山峰頂端之處,一名身穿黑色袍子,頭帶斗篷,手裡握著死亡鐮刀的神秘人正在其中,遙望著遠方茫茫天地,彷彿這天下。就落在他手。

然而,過了不久,一陣清風輕輕一顫,一名身穿黑色半衫勁裝,長兜褲,腰帶綉掛著白色骷髏,腰部上、肩膀上都各自懸挂著兩個巨大的骷髏,而臉上一張白色半臉面具,身後背兩把長劍,給此人顯得邪惡又陰森。

此人的步伐輕輕落下,落到了另一座山峰上,目光搖望著死神。

「東西到手了?」死神帶著幾分欣賞的微笑。

葉飛點點頭,「沒有讓你失望!東西就在我這。」

葉飛手輕輕一翻,一塊火紅的菱角石頭出現在手心之上,此刻懸浮的光芒之下,讓周圍陷入了強烈的火焰元素當中。

「嘿嘿!很好。的確沒有讓本座失望。現在可以給我了。」死神那雙血腥閃爍的眸子猛然的一顫,一股貪婪的眼神死死盯著葉飛的手,就是這東西,就是它。只要有了它,自己將實力大增,這世上無一人是自己的對手。


若不是忌憚那群老傢伙,死神或許早動手去拿了此物。何必等到現在藉助他人之手前來爭奪。

「給你?哼!當然可以,可是你得先替我的三隻精靈解除靈魂封印。」葉飛冷笑道。他非常討厭被人要挾的感覺。就算明知死神比自己強大數倍,葉飛也不能示弱。

葉飛說完,小冰皇、小蓮、花精靈同時從葉飛身體內鑽了出來,然後懸浮在葉飛旁邊,同時憤怒的眼神一起落到了死神的身上。

「哈哈!小兄弟,你就這麼恨我?不願為我死神工作?」死神哈哈大笑,等到笑聲逐漸的安定下來,那語氣變的沉穩了起來,「或許……我能帶你找到回家的路。」

「……」葉飛心中一顫,找到回家的路,難道他「你想的沒錯,我和你一樣。都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只是……讓本座想不到,你一個普通弱小的人類,為何靈魂穿越來到這個神話世界?並且復生在一個小廢物的身上,哈哈!」死神昂頭哈哈大笑。就像能夠看清楚葉飛心靈內的東西,他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內。

葉飛不明白,這是自己最深刻的秘密,就是身邊最親近的人,甚至連微微都沒告訴過。可是……可是他為何知道這些。

「很抱歉,我這個人有個習慣。不喜歡被人控制在手中,做一個沒有意識的傀儡。」葉飛冷冷一笑。

死神絲毫不生氣,淡笑道:「你的意思是,拒絕我的邀請?」

「你是聰明人。」葉飛沉穩接著說道。

死神點了點頭,「希望下次有機會合作。」

說完,手中的死亡鐮刀一道光芒一閃,猛然籠罩著小冰皇、花精靈乃至小蓮的身體。然而,伴隨那光芒一動,一絲絲黑暗的氣息迅猛的鑽出了她們三人的身體內,在這股氣息一散開。小冰皇三人彷彿輕了下去,全身覆蓋著冷汗,身體極為虛弱。

「小傢伙,你們怎麼樣?」

眼看小冰皇三個虛弱了懸浮不穩,葉飛立即利用一股玄力支撐住了她們,然後抱進了懷裡。

「唧唧!」

「吖吖!」

「吖吖!」

三個小傢伙都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虛弱想睡覺。

「沒事就好,你們先休息一下。」

小冰皇三人各自散發三道不同的光芒,然後輕輕一閃。隨即落入到了葉飛的懷中,而小冰皇鑽入了丹田之內。

「她們已經沒事了,東西可以交出來了吧?」死神淡淡的道。他並不怕葉飛耍花招。以他的實力。葉飛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當然可以!」

葉飛看了看手中的火紅菱角石頭,淡淡一笑。可是這笑容中露出了一絲猙獰和那種殘忍。

隨即,手中火紅菱角石頭快速的朝著死神拋了去。面對神格被拋來,一股無限的欣喜以及那種熾熱的期待,不斷的流入了心中。


等待了這麼多年,死了那麼多人。被封印了那麼長時間,如今神格還是落到了自己手裡。

只要煉化了神格,那到了此物。他就是天玄大陸上真正的神,他就是無敵一切「唰!」

死神快速的飛起,手張開朝著神格猛然的抓了上去。

可是,在他的手即將落到了神格上的剎那,遠方的葉飛陰森的眸子一閃。嘴張開大喝一聲,「爆……」

「轟隆!轟隆!」

以神格和死神的手為中心,大片的爆炸聲連轉翻滾的席捲而來,在神格的劇烈爆炸中,產生強大的破滅力以及那種毀滅力,方圓幾十里都懸浮了爆炸的火焰當中。瞬間死神被火焰所吞噬進去。

「混蛋,你居然出賣我……」

爆炸的最後一刻,一聲猙獰痛恨的咆哮聲鑽出了火焰。在咆哮之中,一個虛無烏黑的手掌印如同巨山一樣砸向了葉飛。

換在平時,面對這一幕,他有足夠的時間閃躲,可是這次那掌印強大的氣息徹底鎮壓住了他,讓他呼吸感覺到極強的困難。彷彿生命被抽干一樣。

「噗嗤!」

「啊!」

身體如巨石一樣拋了出去。隨即,身體不斷的砸飛,身體內的骨骼,內臟,血肉不斷的毀滅,那股黑暗的力量,讓葉飛全身如殘廢一樣絞滅。

「唧唧!」

「吖吖!」

小冰皇和花精靈、小蓮快速飛了出來,同時包含一股玄力支撐著葉飛,朝著遠方快速的被逃了去。

火焰逐漸的被散去,出現中出現了一片巨大的碎裂虛空,碎裂虛空隨後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吸收周圍的一切,無論是下面的霧氣還是樹木乃至石頭的山統統填充了進去。

可是,在巨大的碎裂虛空的邊緣上,則是一名身穿黑色袍子,手裡提著死亡鐮刀的人。只是他的袍子破碎不堪,全身覆蓋著紫色的血液,那雙閃爍的眸子顯得虛弱不堪。

「葉飛,葉飛……本座若不殺你,誓不為人……」

神格沒得到,反弄得一身重傷。這對死神來說,是極大的羞辱。要知道,在他眼裡,葉飛就是一個小螻蟻,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捏死他。可是……這個小子居然陰了他一把。藉助了神格的巨大力量產生了巨爆。

如果不是自己反應了夠快,利用強大的力量攔在身前,剛才那爆炸直接要了他的命。畢竟神格乃至神死後,留下的力量,最後形成一塊晶體。其中蘊涵著一個神一生強大力量所在。只要煉化此物,就會得到如神一樣的力量。

其中的神力有多麼強大,完全無法想象。縱然是僅僅一次爆炸就讓自己傷成這樣,若是稍不注意,恐怕自己性命不保。

此刻,死神憤怒到了極點。顯然,葉飛剛才利用了神格爆破,他已經懂得了神格的應用法和規則。否則也不能控制那麼好。

小冰皇、花精靈、小蓮三個小傢伙也不知道抬著葉飛飛了多長時間。她們只覺得身體內的力量全部消失之後,才把葉飛放了下來。

而落下之地,則是一條悠長冉冉的小河流,三個小傢伙身體一軟,直接落地,葉飛也跟隨落到了小河邊,而嘴裡的血液順著嘴慢慢的流進了河流之中。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這股黑暗的氣息毀滅下,原本嘴裡流著鮮血的葉飛,逐漸嘴裡流著烏黑的血液,在血液內隱隱還有那股邪惡的黑暗氣息波動。

可是,就在此時,那些鮮血在流動下,逐漸的順著葉飛的胳膊,然後慢慢流入了手心中,最後進了葉飛握緊的拳頭中。

這時,握緊的拳頭內,火紅的光芒冉冉的漂浮起,如火一般鑽出了葉飛的手心,很快,火紅的光芒越來越大,最後照亮了整個山谷。

「唧唧!」

「吖吖!」

虛弱的小冰皇三人,立即吸引了過來,不顧身體的疲憊瞪大著眼珠子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葉飛。

此時,在小冰皇三人轉過去的時候。葉飛身上的黑暗氣息消失不見,那火紅的光芒籠罩著他全身,皮膚肌肉之間,好像火焰在洗禮燃燒一般,那層層的黑暗氣息流出了身體,而原本不斷流血的身軀,此時慢慢停止。

胸前那凹陷下去的位置,呈現著一個巨大的手掌印,顯然骨骼和肌肉都變形深入了進入。但是此刻慢慢的回原,最後如常人一樣,呼吸也逐漸得到了平緩。

一臉痛苦昏迷的葉飛,逐漸鬆了眉,全身一股舒爽感湧來。

可是那火龍的光芒治療了葉飛,並沒有就此停下,反覆蓋更加強大的火紅光芒,團團籠罩著他,這時昏迷不醒的葉飛,慢慢懸浮在了半空,而那顆神格脫離了手心,最後懸浮在他胸前的位置,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融入了他的心臟的位置。

「唰!」

神格一入,如來自四面八方強大的能量統統鑽入了葉飛的身體之中,形成一道旋渦,狠狠一閃。

光芒、能量統統消失。葉飛直挺挺的落到了地上。

整個山谷再次陷入了一片寂寞當中,小冰皇三人都愕然站在原地,看這這一幕。

不過,三個小傢伙去檢查葉飛的時候,他身上的傷恢復一新,而且身體強大的可怕。根本不像一名傷者。

三天後。

葉飛被小冰皇三人拖到了一大樹下,靠著樹昏迷睡覺,他除了昏迷不醒外,其他地方和無事人一樣。

然而,在此刻,前方的路上一輛馬車冉冉的開了過來。

響起了輕輕的馬蹄聲。

馬車離葉飛只有不到三米的時候停了下來,馬夫轉過頭去看著身後的馬車內道:「小姐,前面有人……」

「有人?」

聲音帶著幾分驚奇。然後那馬車的帘子輕輕的被拉開,露出了一張非常漂亮的臉蛋。

可是當她看清楚那白色的頭髮,尖銳剛毅的臉蛋之後,女子立即愕然大驚。

「葉飛……」

左右在輕輕的搖晃,從搖晃之中,葉飛慢慢的醒了過來。他的第一感覺是,香。一股股香味撲鼻而來。而且在枕在腦袋的地方很溫暖,很軟。非常舒服。

「你醒了。」眼皮子還字眨,耳朵邊卻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

恩!這聲音很好聽,很熟悉。


這不是夢葉飛快速的睜開了眼睛,入眼的是一張妖艷動人美麗的女子臉,臉打扮像狐狸精,嘴唇豐滿動人,胸前的豐盈,伴隨著馬車晃動下,也在晃動著。恨不得讓人伸出手去抓幾把。

「皇甫艷?」

葉飛愕然。自己怎麼跑到她懷裡來了。

在記憶中,陰了死神一刻起。自己就昏迷了。

莫非是她救了自己?

「是你救了我?」

葉飛頭腦還是有些虛弱,可還是支撐著身體坐了下來。

「不是我,你會認為周圍還有人?」皇甫艷微笑道:「對了,我聽寒舒姚說,你一直在修鍊。因為需要鞏固玄力所以沒工夫去古墓看看。可是你怎麼會在這地方?」

葉飛楞了楞,苦笑一聲,道:「修鍊出了點差錯,險些走火入魔。」葉飛隨意的解釋。身體靠在了車窗,眼睛又開始虛弱了起來。

「不對……」

眼皮子剛合上的時候,葉飛眼睛快速的睜開。

「喂!你救我的時候,又沒有發現我身邊有什麼東西?」葉飛立即想到了神格,那東西在最後的意識中,可一直握在手裡。

「東西?什麼東西?」皇甫艷有些不喜道:「除了你這一身爛衣服外,什麼都沒看到。你是在懷疑本姑娘偷你的東西?」

皇甫艷實在有些生氣,恨不得把這混蛋踢下去。

葉飛沒有回答他,立即陷入了思索中。

可是此刻丹田處小冰皇卻輕輕尖銳叫了兩聲,顫了幾下。葉飛快速利用了心神進入了丹田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