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哪來的sb?江盟主的名諱也是你能叫的嗎?」

「嗎的,打哪來的給我滾回哪去,我們石城不歡迎你這種沒教養的東西。」被一眾強者嘲諷,這使者也並沒有露出半絲生氣的樣子。

「面子是靠實力賺來的。」這使者如此說,意思就是自己的實力很強,這讓一眾石城高層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你想挑戰江盟主不成?」石城一眾高層炸開了鍋,他們是在無法理解,是誰給了這使者如此狂妄的資本?

「卧槽,你想挑戰我們的老大江城?我看你還是先和我比劃比劃吧!我就是江盟主手下的一個嘍啰,你先打贏我。」白龍怒氣沖沖地說到。

金剛剛剛加入到江盟之中,如今正是他表現的機會,這位和江城、雲中書、東方拓等齊名的強者,其實比江城的修鍊等級還要高上不少,如今已經達到了鍛骨境段峰,是半步易筋經武者。

金剛看出了這個使者的不同凡響,他攔住白龍,親自上陣。

「我也是江盟的一個無名小卒,你既然說你實力強,那便拿我試試手,希望你和我打完之後,能對江盟主尊重些。」

金剛在海城的時候,便是個狂人,如今性子依然沒有什麼大的改變,依舊性格如火。

使者淡淡地看了金剛一眼,之後做了個請的手勢,居然答應了金剛的請求,金剛冷哼一聲,當下衝上前去,和這使者在會議室中大戰起來。

金剛用的是簡單有效的軍中格鬥術,他出拳剛猛無比,完全壓著那個使者打,那使者實力也不容小視,但還是和金剛差了許多,那使者勉勵抵擋了兩拳,之後因為一時的疏忽,被金剛一拳打在了胸膛。

「咔嚓!」

肋骨斷裂的聲音傳來,那使者被金剛剛猛的拳頭擊中,肋骨斷了不知道幾根,他頹廢的跌倒在地上,口中也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來,臉上的從容完全消失。

「不知所謂的廢物,我還以為實力有多強。」金剛掃了掃衣袖上的塵土,輕飄飄歸位,直到此刻,這使者的臉上才露出一會紅一會青的神色來。

他站起身來,臉上的神情顯得十分尷尬,他之前也拜訪過幾個勢力,可還沒有哪一個勢力有石城這麼強的,隨便一個武者兩招就能把他放倒,他之前也都是這樣無禮,也遭受過幾次挑戰,可最後贏得都是他,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終究還是折在了這裡。

「這是我們煙雨閣給江盟主的信。」這使者把信件規規矩矩的放在了會議室的長桌之上,再也沒有了剛剛的清高,他低著頭,略顯尷尬地退到一旁。

兩個人的獨角戲 哼,早一點這麼醒目,不就沒事了?欺負我們石城沒人嗎?自討苦吃。」

「不過一個送信的下人,卻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看著就讓人心生厭惡。」周圍無盡的嘲諷讓著使者再也沒臉在這裡呆下去,他知道這裡有許多強者,而且每一個都不是他之前遇到的人可比擬。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他這是坐井觀天了,總以為以前見到的就是整個世界,

「這封信是我們煙雨閣閣主親筆所書,希望江盟主可以看看,在下就先告辭了。」使者微微抱拳,之後灰溜溜地離開了這裡。

「來的就是客人,不如吃了再走。」江城客氣地說到,對於一頓飯,江城還是捨得的。不過這使者已經沒臉在繼續在這裡呆下去,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會議已經接近尾聲,眾人的討論重點又從鼎城到了這封信上面。

「我懷疑這封信是假的,是有心人想吸引江盟主出去,他是要圖謀江盟主的寶貝。」

「我也覺得這件事情有蹊蹺,各大窺視江盟主寶物的強者剛剛離開沒多久,這封信就來了,這是不是太巧了一點。」

眾人目光都盯上了江城桌子前的那封信上面,江城見眾人心癢難耐,便當著眾人的面打開了這封信,他知道這封信是真的,因為上一世的這個時候,江城已經在京城之中討生活了,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京城的動態,也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京城。

江城輕輕撕扯開牛皮紙信封,之後展開那張質量上好的稿子,給眾人朗誦了起來。信的大概能容就是京城會盟。

如今的人類又是另一番光景,整個華夏大地,各個地區勢力雲集,武者無數,經歷過三年的掙扎,人類已經漸漸佔據了無數塊沒有蟲子的根據地,並在上面耕種上糧食種子,基本可以做到自給自足。人類已經不再是末世剛剛發生時候那樣渺小,似乎也有了反擊的力量。

所以煙雨閣協同京城各大勢力,號召北方廣大武者勢力到京城會盟,一起探討消滅地球上的蟲子的事情,希望廣大同胞為了人類的未來,積极參与。

這是一次武者會盟,北方的各大勢力,無論實力如何,幾乎都受到了邀請,這同時也是一個信號,武者會盟,也就是所有勢力一同聚集在一起一爭高下的一個機會。

各個勢力組成一個正義的聯盟,一舉消滅地球最大的敵人蟲子,這其中表現耀眼的註定會受到萬眾的矚目,無論戰果怎樣,名氣一定會打出去,而不參加的人,也註定會被武者聯盟拋棄,成為旁干末支的非主流勢力。

「煙雨閣?我聽說過這個組織,據說是個古武門派,在這幾年風頭十分強勁,也做過很多好事,消滅過好幾個危害人類的蟲巢。」

「這個古武門派好像是京城第一大勢力,據說他們以前就修鍊家傳功法和武技,在末世爆發的第一天便覺醒了無數的強者。」

一聽說是煙雨閣,眾人頭一次露出如此重視的神情,幾個二流勢力的老大甚至來露出了憧憬的神情。

江城這次一定會去京城,但不是去參加什麼會盟,而是去阻止會盟,因為江城清楚的知道,這次的會盟,這次組成的武者聯盟,讓所有參與到其中的武者幾乎死傷大半。對於這樣的人間慘劇,江城可不想讓其發生。

「江盟主,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咱們是不是要去參與?」一眾石城高層全都摩拳擦掌,顯得有些躍躍欲試。這是一個出人頭地的好機會,沒有人想要錯過。

「咱們雖然不會去參與,但是我會過去阻止這次會盟。」江城這話一出,頓時讓所有人都驚住了,他們實在想不明白,江城為什麼要去阻止這次會盟。

不過江城這樣去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一眾石城的高層也不好說什麼。有幾個石城高層小心翼翼地問到:「江盟主,不知道你為何要阻止他們會盟呢?消滅異世界的蟲子是一件造福人類的事情,咱們就算是不參與,也沒必要阻止吧?」

「這看起來像是一件好事,實際上是一件大壞事,我阻止這悲劇的發生,是為了救活更多的人,現在蟲子和我們各自都有彼此的生存空間,彼此之間都不做過多的干涉,而且大多數蟲子都是以植物為生,既然各自相安無事,為何要生起事端?」江城笑著答道。

「可是以後蟲子越來越多,難免會佔據咱們更多的家園,直到有一天,蟲子把人類的空間擠滿的時候,咱們也就全都沒有了活路。」黑寡-婦不無擔憂地說到。

「蟲子之間彼此有彼此間的天敵,在它們的世界中,每天也爆發著各種戰爭,生存環境比人類還要殘酷,它們想要完全佔領地球,還需要一段很漫長的時間,而我們也正可以在這段漫長的時間內進化,進化到可以一舉消滅它們的程度。」

江城的回答也十分完美,讓一眾石城高層挑不出一絲的毛病,這件事情討論到這裡,如果繼續討論下去,已經變得沒有意義,不去參加武者會盟,一眾武者的精神頭都不算太高。

江城見大家的情緒都不高,於是笑著說道:「意外佔領了鼎城,我們基本上可以十分安心地度過這個冬天,戰爭已經結束,可我們還沒有開一場慶功宴,我今天在這裡邀請大家今晚參加石城的慶功宴,宴會的地點就定在石城大酒店,宴會晚上七點準時開啟,大家記得準時到。」

江城說出這句話后,眾人的情緒終於再次高漲起來,江城早在昨天就吩咐了手下的人,預定了整個石城大酒店,說是今晚有活動,他還沒有告訴大家,就是想給所有人一個驚喜。

會議剛剛結束,江城便駕駛著戰車回到了家中,他叫出正在家中忙碌的父母和王雅莉,之後直接啟程,目的地石城大酒店。

江城作為這次宴會的主人,自然要提前過去準備。

… 石城大酒店坐落在石城的中心地帶,毗鄰商業街,是石城如今最大的一間酒店,也是程武開辦的,一聽說自己的師傅要在這裡開辦宴會,程武早早就下達了命令,讓石城大酒店抓緊準備,務必要把這場燭光晚餐做好。

所以當江城來到石城大酒店的時候,裡面已經基本準備的差不多了。石城大酒店一共五層,裡面空間很大,足足可以容納上千人同時在裡面活動。

此刻的石城大酒店內金碧輝煌,酒店的大廳內到處都堆滿了各種食物。有難得一見的水果,有各種甜點,總之,只要是陽光時代能夠見到的食物,這裡幾乎都有。

江城來到酒店之後,其實也沒什麼事情要做。所有的事宜基本上已經都被程武安排好了,程武比江城到的還早,他甚至連家都沒回。


看著程武把這裡打理的井井有條,江城也是十分高興。自己收的這個便宜徒弟,江城也沒怎麼幫過他,反倒是自己這個徒弟,一直對自己惟命是從。

「你我師徒二人,自打津城一別,就沒怎麼好好相處過,你獨自一人撐起石城,也算是難為你了。」江城拍了拍程武的肩膀,感慨地說到。

「師傅救過我性命,又傳授給我武功,沒有你,就沒有我程武的今天,徒弟我雖然不是什麼天賦異稟之人,但還算是個忠義之人。」

程武有些激動地對著江城說到,裡面包含著對江城的尊敬和愛戴。其實,就算是沒有江城,今天的程武也會成為石城的領袖,只是這件事江城不會告訴任何人,他更加不會告訴程武,他曾經收程武為徒弟,就是因為猜出了他的身份。

對於程武的感激,江城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反正今天的程武比上一世這個時候的程武取得的成就高,這就足夠了。

上一世的這個時候,程武還是一個鍛骨境初期的武者,而今天,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鍛骨境中期。

兩個人在大廳之中隨意聊天,兩個人都聊起了這三年多的過往。程武在和江城走散了之後,便回到了家鄉石城,他們程家在陽光時代的石城,也算是一方富豪,家裡的底子很厚,就算是在末世的石城之中,也算是一股不算小的勢力。

而程武的回歸和崛起,更是個這這個石城大勢力注入了新的活力。整個程家在程武的帶領下,漸漸中興,儼然成了石城的第一大勢力。

末世第一年末,蟲災肆虐,石城民眾不得不從曾經的家園中搬出來,在野外創立石城基地市,而程家作為石城第一大勢力,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石城的領導級勢力,而程武也順理成章地坐上了石城城主的寶座。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轉眼間就到了晚上六點左右,而石城大酒店內的各個地方也點起了一株株蠟燭。一點點微弱的燭光把這間大酒店照的燈火通明,宛如白晝,六點一過,客人們也一波波到來。

江城和王雅莉站在石城大酒店的門口,做起了迎賓的活計,他是這次宴會的主辦人,到外面去迎賓,才顯得對客人的尊敬。

第一個到來的是石城二流勢力黑寡-婦,她帶著自己的丈夫前來赴宴,他的丈夫李老虎在見到江城之後,顯得十分的尷尬,顯得手足無措。

「你家孩子管教的怎麼樣了?是不是還亂欺負人?」江城笑著調侃李老虎,卻把李老虎驚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回江盟主的話,我那敗家孩子,和以前相比,完全就像變了個人似得,現在乖的不像話。」江城不知道他說的是否是真話,不過他也不在意,笑著把兩人迎進酒店內。

和江城一起租住過房子的幾女,都已經順利嫁入了江盟,有江城給他們牽線搭橋,她們想找不到如意郎君都難,如今她們幾個大美女做起了迎賓的任務,江城每接待一個,她們都會負責把客人引到酒店裡面。

第二波來的客人是李家的諸多武者,江城看到這個曾經的故人李鶴,不由得迎上前去。

「李少俠,快往裡面請,話說咱們還真是有緣,每次出任務都能撞在一起,那我們現在算不算朋友?」江城笑著調侃。


「算,當然算,只要你不當我是我高攀就行。」李鶴知道江城是在調侃他,不由得也開著玩笑說到,江城把李鶴帶給韓金金,之後又笑著去迎接另一批客人。


今晚來的人很多很多,石城內數得上名號的勢力老大幾乎都來了,這也預示著他們都上了江城這輛戰車,以後都是和江城並肩作戰的好朋友。

差一刻七點的時候,所有的客人幾乎都到齊了,江城來到一樓大廳內搭建的舞台上,開始進行一個短暫的演講。大廳內的客人們隨意的站著,他們或是端著酒杯彼此交談,或是坐在餐桌上偷偷的大快朵頤,但是在江城出現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停止了手頭上的動作,他們的目光全都齊刷刷地看向了舞台上的江城,看看他要發表什麼動人心魄的演講。

「今天,是我在石城所舉行的第一場宴會,我希望以後這樣的機會會越來越多,多餘的話也就不說了,大家都吃好喝好。」

江城舉起手中的酒杯,一口乾掉了杯中酒。見江城沖眾人敬酒,在場的所有武者也都舉杯示意,回敬江城的這一杯酒,眾人本以為江城會高篇大論一番,可沒想到他居然只說了如此簡單的幾句話便下場了。

主人演講完畢,便到了開飯時間,眾人見到如此豐盛的晚餐,自然不會和江城客氣,像這樣豐盛的大餐,在末世中已經十分少見。

江城講完話后,也來到大廳之中,和眾人開懷暢飲。他來到石城,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熟人,有很多還都沒有過多的接觸過。

在宴會大廳的一角,江城就看到了一個有些落魄的身影,那是以前海城的將軍周慧敏,她一個人坐在一個小桌子上喝著悶酒,江城端著一個酒杯,朝著這個女人走了過去。

… 「周大將軍,好久不見。」江城坐在周慧敏的對面,笑著對自己這個熟人說到。

周慧敏看到熟人江城,不由得嘆了口氣,他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氣又喝光了一大杯白酒,這白酒是石城自己釀造的白酒,勁頭十分的足,差不多有六十度,周慧敏幾杯白酒下肚,臉上也蒙上了一層紅暈。

「當初從海城走出來的軍隊,現在全被打散了,海城軍方的勢力幾乎名存實亡,我沒臉回去見父親,於是龜縮在鼎城之中,直到今天。」

周慧敏的情緒明顯不高,他曾經是高高在在上的海城集團軍司令官,如今卻淪落成為一個普通的武者,這其中的落差自然十分之大,大到讓她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

「江城,你做的很對,你阻止人類反擊蟲子的行為十分正確,我們海城軍方,當初就是因為屢次和蟲子開戰,才到今天這個局面,而我就是戰爭的的主導者。」

江城沒有想到,周慧敏在末世中掙扎了幾年後,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看來她也在末世中得到了很大的成長。

末日求生,每個人都有了自的一個全新的生活軌跡,或是落魄的,或是輝煌的。周慧敏的生活軌跡,是她自己走出來的,怪不得別人,它和蟲子開戰,蟲子也定會視她為生死仇敵。

江城和周慧敏聊了一會後,便離開了這裡,因為周慧敏確實已經醉了,江城讓他她的隨從照顧周慧敏,之後便被賈朝青叫走了。

賈朝青是江城在成立海城北城武者聯盟的時候,第一個挑戰的反對者,他那時候選擇加入江城這邊,就是因為想要學習江城的武功。

江城知道他是用槍的,所以他拍了拍賈朝青的肩膀,之後和他來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

「這是我殺蔡順的時候,他留下的神木霸王槍,咱們江盟之中,實力強且也是用槍的武者,就只有你, 純純欲動 ,也只有你能配得上這槍。」

江城從空間戒子之中把這桿槍拿出來,之後鄭重其事地交給了賈朝青。

「江盟主,使不得,這桿神木霸王槍實在是太珍貴了,我何德何能?怎麼能收下這桿槍?」賈朝青連連推遲,明顯不敢要這槍。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別磨磨唧唧和個娘么似得,男子漢大丈夫的。」江城把這桿神木霸王槍硬塞到他的手中,之後哈哈大笑。賈朝青把這桿神木霸王槍珍重的收在手裡,臉上也滿是感動的神情,他沒為江盟做過太多的貢獻,收下這桿槍,他心中有愧。

這場宴會進行的如火如荼,江城正在和王雅莉一起閑聊,卻見自己曾經的警衛員小八急匆匆從外面跑進來,小聲在江城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原來,是江城在北開大學的一些校友來了,他們說要進來見識見識,並說自己曾經是江城的同校同學,可守衛並沒有收到邀請過江城校友的信息,自然不會讓他們進來。

江城讓小八在前面帶路,之後跟著他來到了石城大酒店的門外。石城大酒店外,寧志濤帶著一些北開大學曾經的故人,他穿的人模狗樣,正一臉氣憤的站在門口,和門口的幾個護衛大聲嚷嚷著什麼。

江城已經聽王雅莉說過寧志濤做過的好事,說他和近衛軍勾結,想要密謀害死自己,江城對於這個寧志濤本就沒什麼好感,如今見到他,氣更是不打一出來,若不是王雅莉臨時叛變到自己這邊,自己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江城看到寧志濤這條老狗,心中的怒氣無法制止,他勉強壓制住心中的怒氣,之後換做一副笑臉,來到了門口。

「寧主任?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江城笑著說道,滿面的春風。

寧志濤看到了江城,一張臉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他佝僂著身軀,十分卑微地的挪動著他有些臃腫的身軀,徑直來到江城身前,顯得有些低聲下氣。

「江盟主啊!你今天在石城大酒店開宴會,怎麼也沒宴請我?話說,你的這些學弟學妹們,和都是非常想念你的。」

「我這幾天實在太忙,有沒照顧到的地方,還請寧主任見諒,各位學弟學妹,學姐學長們,請進!」

寧志濤帶著如此多的北開大學原來的同學,自然是帶來充門面的,他來到這裡的主要目的便是認識新的權貴,並為自己尋找一些靠山,打下一些人脈基礎。

北開大學曾經的同學們,看著江城的眼神滿是崇拜的神情,他們是北開大學的學生,而江城也是北開大學的學生,可和江城一比,他們實在是太平凡了,平凡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江城一個人,就把他們身上所有的光環完全掩蓋下去。

得到江城的邀請,寧志濤高興的差點被蹦起來,他跟在江城的後面,如一條哈巴狗一樣,畏畏縮縮的走進金碧輝煌的大酒店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