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第三層.」秦逸吐出一口氣.做了決定.

「嘿嘿.真不愧是黑蛟破宙勁選中的傳承者.果然有這種決斷力.」巨龍虛影沒有阻止秦逸.反而難得稱讚了一下秦逸.

秦逸沒有搭理他.而是轉身對靈雪道:「我要去第三層了.可能會有危險.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你不是要在第二層看看嗎……」靈雪還想再說什麼.但是看到秦逸的眼神.立刻點點頭:「我不怕.我和你一起去.反正我這條命也算是你撿回來的.如果你說有危險.我可不能看著你去冒險.而我一個人在這安全的地方呆著.」

說到「安全的地方」這幾個字的時候.她反應過來.這裡可是深淵監獄第二層.無論怎麼形容.都不會和安全有關係.

之所以現在還沒有群魔亂舞.只能說.那些窮凶極惡的囚犯的氣勢.暫時都被比他們更兇惡的秦逸.給壓制住了.

如果秦逸不在.那就不好說了.

「其實.我也沒有辦法.我這一次.一定要帶著提升回去.就算是死的話.也在所不惜.」靈雪低聲自語.「不然的話.就和死也沒有什麼差別了.」

PS:謝謝放誕兄弟的猛烈貴賓.22..28的貴賓爆更周.我儘力多更.今晚通宵.0點之前還有一章或兩章.明天周一.大家應該可以看到一次小爆發.今晚我努力.凌晨還可以順便看一下比賽~

PS2:不知道大家對新出來的靈雪有什麼看法.書評區討論一下. 靈雪的話.帶著傷感的同時.更多的.是無與倫比的決心.甚至可以說是.視死如歸.

這是一股永不回頭的決斷之氣.

秦逸心弦.微微一動.腦中不由回憶起自己當時反出秦家.再將所有仇敵.統統斬殺時的心境.

此時此刻.秦逸從靈雪身上.隱約看到了自己當時的影子.

「這個世界上.有的事情.就算知道自己是螻蟻.也要想著.將壓在頭頂的蒼穹.捅出一個窟窿的勇氣嘛……」秦逸輕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領著靈雪.來到進入深淵第三層的入口前.

這個入口.是一個巨大的修羅石雕.入口就在修羅熊熊燃燒的口中.

「深淵監獄第三層開始.關押的就是幾近化龍境巔峰的人物.甚至是超越化龍境.超凡入聖的強大存在.

這些囚犯.隨便釋放一個出來.都可以打破世俗的宇宙.吹一口氣.七等大陸、八等大陸.足足能夠被毀滅掉數十億.數百億個.」靈雪努力讓自己看上去鎮定一些.向秦逸解釋道.


秦逸點了點頭.心中也在不斷估測自己的力量.

「越往深處.監獄的封印就越強.你放心好了.不會隨隨便便.就有囚犯逃出來的.不然的話.這個深淵監獄.早就發生暴亂了.全都逃空了.」巨龍虛影也在秦逸體內分析道:「風暴之眼能夠指引你進去.那麼必然是一個巨大的機遇.只是現在禍福未定.是福是禍.就看你怎麼做了.」

秦逸深深吸了一口氣.當先一步.將熊熊烈火.全都劈開.走了進去.

靈雪緊隨其後.也一步追了上去.

眼前一花.兩人就來到了深淵監獄的第三層.

幾乎是剎那之間.一股陰冷、絕望的感覺.就如跗骨之蛆.緩緩爬上二人的心頭.

整個第三層.就像是一望無底的深淵.一座座恢弘的上古建築、諸神遺迹、神魔戰場.每一個.都足足有數百萬的星域大.懸浮在空中.緩緩旋轉.而它們.僅僅是關押一個個囚犯的牢籠.

無數的陣法、禁制、大陣.恢弘遼闊.不斷旋轉.彷彿是鎮壓一切邪惡的天神.滲透進這個虛空的每一寸.叫人隨時隨地.都雙膝發軟.忍不住想要叩拜.

靈雪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遺迹、建築.早就說不出一句話了.

秦逸運轉頭頂風暴之眼.不斷推演、測算.猛然之間.眼眸閃過一道精芒:「找到了.」

「找到什麼.」靈雪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團柔軟的真氣包住.風馳電掣.眨眼功夫.就穿梭出去.跨越一座座神魔戰場.血煞天塹.

等到秦逸猛然停下.一座巍巍峨峨.浩大無邊的冰山.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一座冰山.無法形容得大.

上頂蒼穹九霄.下落碧落黃泉.寬大也是一眼看不到頭.就像是支撐天地的冰柱.

四周的虛空.都被凍上一層層冰壁.如同密密麻麻的衛星.繞著冰柱.不斷盤旋.

最讓靈雪感到震撼的.是這座冰山中.竟然凍著一截戰艦.

雖然僅僅是一截.但是也幾乎橫亘了這座冰山的大半側面.由此可以想象.這艘戰艦完整的時候.是怎麼樣一個龐然大物.



鋼鐵氣息.迎面壓迫.靈雪直覺得陣陣眩暈.就連秦逸.都感覺胸口一陣氣悶.

這座冰山.連同其中的戰艦.形成一個牢籠.裡面關押著.風暴之眼指引前來的強大存在.

「這裡面關著的傢伙.到底是誰……真是……好可怕的氣息……「靈雪現在每說幾個字.就要喘幾口氣.不然就會暈過去.

這艘戰艦.黑壓壓停在頭頂.帶給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是誰.竟然來到了這裡.」一個聲音.突然之間.從冰山內傳了出來.如洪鐘大呂.在人的耳中敲響.

靈雪嚶嚀一聲.直接就暈過去了.

秦逸冷哼一聲.八極大法.快速運轉.將耳中嗡嗡聲響.全部祛除.

「嗯.」冰山內.再次傳出疑惑的聲音.隨之一道金光.折射出來.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色貼身長袍.身材婀娜.頭上戴著下垂金冠的妖艷女人.

這個女人.全身上下.都透出誘人的媚色.白色長袍的下擺.緊緊貼著雙腿.大腿兩邊的開叉.幾乎到達腰間.無風輕擺.彷彿連裡面的豐潤大腿.挺翹臀部.都看得清清楚楚.

她雙眸如水.朝秦逸看上一眼.秦逸就感覺身體陣陣發麻.思維都要停止運轉.

「秦逸.」巨龍虛影.猛地一聲大喝.轟的一聲.彷彿泄洪一般.強大能量.猛地在秦逸筋脈中.狠狠一動.秦逸身子頓時一震.清醒過來.

「這個傢伙.真是可怕.僅僅是這一道殘影.就能將真氣滲透進入聲音.無聲無息.讓我沉溺其中.如果剛剛一不小心.恐怕下一步.就是任由她擺布了.

這麼強大的傢伙.難怪會被關押在這第三層.」

秦逸眼中.神光湛然.望向這個女人.

「秦逸.你小心一點.這個女人.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她恐怕是六等沙海大陸的法老.她將無數的低等大陸上的生靈.全都變成她的奴隸.

甚至直接屠殺一整個大陸上所有的生靈.將那些大陸.作為磚石.在宇宙中修建名叫金字塔的皇陵.供她居住.讓那些數不清的奴隸膜拜.

她是一個在世俗宇宙里.臭名昭著的女人.境界至少是化龍境的巔峰.銘刻了九道龍紋.」龍形虛影道.

秦逸此刻在打量這個女法老.而女法老.也在好奇地打量著秦逸.

漸漸的.女法老的嘴角.揚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修道者.你很了不起.竟然以仙人境的境界.進入這深淵監獄第三層.我至少已經兩萬年.沒有見到陌生人了.除了偶爾被關進來的傢伙.

不過他們.大多數都是臭男人.而且被關的地方.距離我不知道有多遠.」女法老嘆了口氣.顯得風情萬種.媚眼如絲.望向秦逸.接著道:「你現在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能進入到這裡.恐怕也是有著巨大的奇遇吧.

我看不如這樣.你將我放出來.我就幫助你直接提升到化龍境.怎麼樣.

這樣一來.你的奇遇.可是足足讓無數人羨慕呢.

一下子就從仙人境還沒有能夠凝練出領域的實力.一下子突破到了化龍境.等你回到你所在的大陸.就算是斬了宗主皇帝.當個帝王.都不是什麼難事哦.」

女法老的聲音.充滿了誘惑. (恭喜放誕兄弟晉陞為《煉神》的人仙.也是這本書的第三位人仙.)

直接提升到化龍境.

一步登天.鯉魚躍龍門.

女法老的話.充滿了蠱惑.

秦逸相信對方有這個能力.


一個化龍境巔峰的強者.讓一個仙人境的修道者直接突破.只不過是損耗她的一些真氣而已.這些真氣.需要一點時間.自然可以補充得回來.

但是現在.她面對的人是秦逸.

也正因為他是秦逸.所以.也才可以保持著冷靜.

望著女法老.秦逸心中沉吟:「這個女人.境界遠遠在我之上.如果我真的將她放出來.她第一件事.必然就是殺我.

但是這個女人.卻是風暴風暴之眼指引我前來.

殺了她.我立刻就可以通過吞天大墓.將四根龍牙.全部煉化.獲得巨大好處.

但是要殺她.必然要先將她釋放出來.她一出來.首先就會殺我.這就等於陷入了一個死循環.」

反正對方現在出現的.只不過是一道虛影.不會對秦逸造成損傷.於是秦逸索性閉上眼睛.聚精會神地想.將自己的腦筋.運轉到極致.

與此同時.秦逸也可以清晰感覺到.風暴之眼在自己頭頂.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嗚嗚旋轉.

但即便這樣.風暴之眼.也沒法準確預測出.這是福是禍.

「機會各一半.要是成功了.我得到的好處.無與倫比;要是失敗了.我就死了.還有一條路.就是不聽女法老的話.徑直回到上一層去.」

「但是那樣.我這一次來到深淵監獄.還有什麼意義.」

秦逸拚命地想.體內鮮血.滾滾涌動.太陽穴都在一突一突地跳動.

女法老懸停半空.望著秦逸.嘴角帶笑.很平靜悠然的模樣.但是其實.她的內心.緊張遠遠超過秦逸.

這次機會.千載難逢.下一次碰到.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更何況.要是沒有一下次呢.

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秦逸選擇放棄.直接扭頭走人.那樣子一來.她想要離開這暗無天日的監獄.就真的遙遙無期了.

「修道者.我想你是信不過我吧.」終於.女法老首先沉不住氣了.

她的內心.實在是太急迫了.

「我的身體.雖然被封印在這冰山戰艦內.但是天長日久.這牢籠的陣法.已經有了一些鬆動.我的神念.也可以釋放出來一些.

我看你現在還沒有到達碎仙境界.不如這樣.我先將你提升到碎仙境界第五轉.讓你可以凝鍊出領域.如何.」

說完之後.女法老目光熱切.望著秦逸.等待他的答覆.

「先提升到碎仙境界第五層.凝練出領域.」秦逸一愣.沒想到女法老竟然先開口.由此也可以看出.對方多麼想重獲自由.

「碎仙境界第五轉.是整個仙人境的分水嶺.一旦凝練出領域.我就是這個領域中的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真正的肆無忌憚.而且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領域是什麼.」秦逸一陣心動.「如果按照我自己的速度.要提升到碎仙境界.還需要大量的奇遇和仙靈礦石.如果她可以幫助我.我可以說是走了一條大捷徑.」

「修道者.等到你凝練出來了領域.你就施展你的領域.將這個牢籠籠罩.然後在你的領域中.幫我打破禁制.放我出來.你看這樣如何.」女法老諄諄善誘.「只要在你的領域裡.你就算是為所欲為.也沒有誰能阻止你.」

女法老說出最後幾句話的時候.伸出嫩舍.在自己嬌艷的紅唇上.舔了一下.顯得極為誘惑.語氣中.充滿了暗示.

此時此刻.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颳起了陣陣清風.將她身上的月白色長袍.吹得緊緊貼在身上.前凸后翹.婀娜的身材.盡顯無疑.裙擺飛揚.光華筆直的小腿.透著說不出的旖旎味道.

任何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忍不住口乾舌燥.小腹以下.升起一團火.

但是秦逸不同.他知道對方的修為.早就高深到可以將真氣注入話音里.由此誘導別人.

此刻.秦逸不斷運轉八極大法.不斷去除著體內陣陣不安和燥熱.

「秦逸.這是一個機會.」沉默不語的巨龍虛影.這時候突然開口.「下定決心.當斷則斷.這一次.我可以幫你.」

「你幫我.怎麼幫.」聽到巨龍虛影的話.秦逸心念一動.

秦逸和巨龍虛影的對話.都是由心靈交流.所以不用擔心被人窺探.

在女法老看來.眼前這個修道者.只是在猶豫.在擔心.

秦逸的舉動.也讓已經許諾好處的女法老.更加焦慮.

「你也知道.這女法老的境界.足足達到了化龍境第九道龍紋.一旦再度突破.就可以進入真正通向神祇道路的宇宙.而不是在這普普通通的世俗宇宙.

其實現在在她眼中.這世俗宇宙.就是一池淺灘.她迫不及待.要離開這監獄.再度獲得奇遇.飛升而上.

我們現在.就可以利用她的這個心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