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我想的……」

雖然她自己也是那種有點兒激進的人,但她會那麼衝動更多的還是原主的情緒影響。

這點她也問過小正太,小正太說,雖然原主已經真的死了,但還是有一些神兒是留在這裡的,如果不是遇到和原主家人有關的事情,那點意識是不會出來的。

但是她出來之後,是一定會對蘇葉情緒帶來影響的。

蘇葉做的都是她活著的時候想做又不敢做的。

反正事情結束之後她就消失了,不管因為她的情緒影響造成什麼爛攤子都會是蘇葉來收拾,她又為什麼要壓抑自己呢?

聽到小正太解釋的時候,蘇葉是非常想要罵人的。

不過,既然佔了她的身體,也算是替她完成些遺願了,只要不在她的大事上影響她就可以了。

「反正,下次不能再這樣了。」莫星河說著又掐了掐她的肉臉蛋。


他發現蘇葉現在的臉真的太好玩了,五官清晰,瘦了不少卻並沒有臉頰凹陷,而是肉乎乎的有一點點的雙下巴,皮膚細膩,手感格外的好。

至於說身型,她個子高,一瘦四肢就瘦了,現在只是胖在肚子和後背了,以及……胸前。

所以看起來有些壯,但卻說不上特別的胖。

因為喜歡,所以哪怕是肉乎乎的,也只是覺得有些肉很可愛。


「你不要老是掐我的臉了,我每天辛辛苦苦的按摩臉瘦臉,你再給我掐胖了怎麼辦?」蘇葉不滿的嘟囔著。

「瘦什麼瘦,這樣就挺好。」說著,又掐了一把。

蘇葉眼睛都瞪圓了。

這傢伙,要上天啊!

這樣子看在莫星河眼裡,覺得真是可愛死了,伸手在她發頂揉了一把。

蘇葉的頭髮也是用自己自製的護髮精心保養,頭髮柔順黑亮還帶著絲絲清香,因為頭髮一直都是鬆鬆垮垮的用簪子一別,被他這麼一揉,簪子一松頭髮都散落下來。

漆黑的發如瀑布一般飄落而下,從莫星河的指尖劃過,十分順滑。

「你的改變很大。」莫星河又用手攏了攏她的發。

起初認識她的時候她的頭髮是枯黃沒有光澤的,還滿臉油光痘痘。當時只覺得這丫頭肥胖身子也不好。

但現在,肌膚細膩,墨發順滑,讓他愛不釋手。

突然,他手抓住她完好的那隻手腕。

「你幹嘛?」蘇葉皺眉四顧環看,果然不少人都在有意無意的往他們這邊看。

這傢伙在大街上又發什麼瘋啊!

「你身上的玄陽散藥效已經完全沒了,體內的蠱蟲也沒有了……」

莫星河說著眉心緊蹙,這不對呀……

即使這段時間將銀靈放在她這裡,她以血養著它,銀靈也不能引蠱引得那般快啊。

「是嗎?」蘇葉眨眨眼,到沒有多稀奇。

畢竟她身體有生命之水的滋養嘛。

「你這段時間瘦的這麼快就是因為這個。」莫星河肯定的說道。

蘇葉點點頭,一點兒也不意外。

雖然這些日子趙家幾個姐妹也都在瘦,但是她們瘦的速度遠不如她。

因為她們體內是沒有蠱蟲的,所以沒有她這麼快的效果。

「最近,是有遇到什麼事情嗎?」莫星河疑惑地問道。

「這些事情我們可以等到以後慢慢說,但是現在的話,我們能不能先去找明玉她們?我不想再繼續在街上被人當成猴子來圍觀。」蘇葉咬著牙小聲地說著,聲音幾乎是從牙齒縫中擠出來的。

看著她咬牙切齒的模樣,再看看周圍人注視的目光,莫星河清咳一聲:「好。」

結果這傢伙更加高調了,將蘇葉攬入懷中。

身子一輕。

又一次的用了輕功。

等到蘇葉再落地的時候,已經到了一處較為幽靜的小巷。

「再往前面走一些就是清苑了。」

「你輕功這麼好啊?」蘇葉有些羨慕的說著。

這種有輕功的人,真省路費。

擱現代,都省了火車和飛機的錢。

「想學?」莫星河挑眉問道。

蘇葉點頭。

「晚了,你還是乖乖的在我懷裡等著我帶你吧。」莫星河勾唇一笑,說出來的話無比欠揍。

蘇葉咬牙,拿起簪子別住散落的長發,突然開口問道:「我記得明玉說京城離這邊很遠的,你才和縈縈離開,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既然能夠做出來臉上這個面具,自然也是能夠做出別的可以瞞天過海的東西的。京城那邊六皇子依舊在,只不過這邊還有個莫星河而已。」

雖然他說的風輕雲淡,蘇葉卻直覺他說的沒那麼簡單。

「莫星河是莫星河,六皇子是六皇子。」

「然後呢?」

「雖然身份有變,但不變的是。」

「什麼?」

「是你的男人。」

「不要臉……」蘇葉小聲吐槽,嘴角卻是不自覺地上揚。

只是她沒有看到在轉身時,莫星河那暗下去的眸子。

兩個人到清苑的時候天色微暗,趙明玉他們已經到了。

大戲還沒有開始上演,曲浮生也沒有上台,不過卻是畫好了妝和趙明玉他們坐在一處閑談。

先見到蘇葉莫星河的便是曲浮生。

見兩人並肩前來,曲浮生上揚的眼尾微微眯起。

眼眶處畫著紅色的眼妝,眼尾本就上揚,現在又被吊起,整個人一眯眸顯得更加妖媚了。


禍水一詞,立刻從蘇葉腦海中閃現。

莫星河伸手拉住了蘇葉的手。

「呦,你們還記得我們吶?」

趙明玉的目光始終是追隨著曲浮生的,見到他往這處看,她也隨著看到了蘇葉二人,便笑著出聲調侃。

蘇葉紅唇濃艷,滿面含春,兩個人肯定是發生了什麼的。

果然,聽到了趙明玉的話,蘇葉臉一下就紅了。

不都說什麼古人含蓄嘛,怎麼她遇到的一個個的都那麼直接?

江淮看到蘇葉紅著的臉,下意識的看向了曲浮生。

不過他臉上已經恢復如常,一臉清冷。

他只是淡淡的朝著蘇葉點點頭,便起身道:「馬上就上台了,我去後面做準備。」

蘇葉也是點點頭。

「對了,剛剛曲公子說,今天會有不少貴客前來,就連清風寨都會過來人。」

「他們這個班子也是膽大,別人都不敢碰的東西,他們換著法子來演。」江淮咂舌感嘆。

「又是關於寶藏的?!」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趙明玉微微蹙眉,不明白這個有什麼可繼續的。

因為經歷了寒山寺的事情,趙明玉並不想這件事再有什麼後續。

尤其,她和蘇葉還接受了一心大師的請求。

「他們到底是要做什麼,怎麼老是抓著這事兒不放……」蘇葉皺著眉,有些懷疑曲浮生的居心了。

但是想到這個戲班子也不全由他做主,眉心蹙的就更緊了。

莫星河伸手撫平她緊蹙的眉心:「這件事想結束沒有那麼容易的,寶藏要麼被人發現,要麼就徹底的毀掉,不然這事兒永遠都不會結束的。」

他倒是看的通透。

「不過,」蘇葉突然看向趙明月:「剛剛你說,清風寨那邊都會來人?意思就是說我們要和山匪看戲?」

「對。」趙明月點頭,剛剛聽到的時候她也是很驚訝地。

「別擔心,江捕頭還在這裡呀,怕什麼!」趙明珠倒是很快接話了,心也是非常大。

蘇葉則是擔憂的看向了莫星河。

莫星河朝著她搖搖頭,示意她放心沒事的。

正在他們說話間,門口就又進來人了。

這些人看著就很粗獷,皮膚也比在場細皮嫩i肉的公子小姐們要黑上不少,也顯得很粗糙。

蘇葉看了一眼,想必這就是那清風寨的人了。

為首的男人旁邊跟了一個女孩子。

那女孩子和他們卻是顯得格格不入。

膚白貌美身子纖細,明眸皓齒微微一笑顯得恬靜溫和,和為首的男人不知道說了什麼,一行人便朝著他們所坐的位置走了過來。

蘇葉下意識的看向了莫星河,只見他一臉淡定的剝著瓜子皮。

「江捕頭也在啊。」男人的聲音就同他的長相一般粗獷,問話的同時不著痕迹的打量了一圈這桌坐的人。

這一看,這一桌上除了蘇葉和莫星河兩個是生面孔之外,其餘的他都能認出來。

趙家三個姐妹很好認,二小姐生意做的厲害,和他們清風寨也有過往來。

很早便聽聞了趙家有三位小姐長的相似,現在一看就能認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