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火鍋?好啊。」男人很爽快的答應下來,聲音溫溫柔柔的,「你想吃什麼,我都陪你。」

他答應的這麼爽快,喬綿綿心裡反而彆扭了起來:「可是,你不是不能吃辣嗎?」

昨晚那頓火鍋,都把他吃吐了。

「嗯,是不能吃。不過你想吃,我就陪你。」

喬綿綿:「……」

怎麼辦。


她感覺心裡那股火氣,瞬間就被這麼柔情的攻勢給撲滅了。

「算了,我忽然又不想吃火鍋了,一會兒見面再說吧。」喬綿綿撇撇唇,掛掉了電話。

很快,她從單元樓里走了出去。

一眼就看到宿舍樓下的路邊停了一輛銀灰色的蘭博基尼。

即便在雲城電影學院這種經常有豪車出沒的學校里,這輛價值好幾千萬的豪車還是很惹眼的。

更別說,豪車旁邊還站著一個身材挺拔修長,氣質出眾,容貌極其俊美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長相,氣質,放在俊男美女如雲的電影學院里,也是一流的。

比起學校里還帶著幾分稚氣的那些學生,他那一身沉穩清冷的強大氣場,更是沒人能夠及得上。

隨意往車旁一站,就是百分百的回頭率。


過往的學生,不管男女,都會朝他投去打量的目光。

經過他身旁的女學生,一個個臉都紅紅的,站在幾米開外偷偷的看他,三五個圍一堆一邊偷看他一邊小聲的議論著什麼。

而男人的目光,由始至終,就沒朝旁邊的人看過一眼。

他拿著手機,低垂著頭,修長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划動著,像是在和誰聊天。

女尊之夫郎來攪婚


她眉頭輕輕蹙了下。

這男人會不會太高調了?

他將車開到這裡來,也太引人注目了吧。

不過她想了想,她好像事先並沒有和他說過,不讓他把車停在宿舍樓下。

所以……這也不怪他吧。

其實喬綿綿也不是怕別人知道他們在一起了,墨夜司之前就來過學校幾次,女生宿舍很多人都見過他。

也有很多人知道她新交往了一個男朋友。

所以,她並不是想掩飾她和墨夜司之間的關係。

她就是覺得……太高調了。

之前墨夜司出現的那兩次,還有他讓李叔開著勞斯萊斯來接白曉她們去吃飯的那一次,都相當的高調。

高調到,有很多人都看她不順眼了。 「今天早上的較量你還有留手?」葉銘開口,這是他看了葉壯與王強出手后產生的念頭…

同為葉家兩位天才之一,葉銘不相信兩人實力相差很大,絕對是在伯仲之間。所以葉銘懷疑葉俊今早還有底牌與餘力未出!

葉壯的實力他如今自愧不如,就算全力爆發也沒必勝把握,說到底他才後天四階巔峰,擁有一千五百斤巨力完全是「造化煉體術」的功勞。

對於葉銘的問題,葉俊笑而不語,留下一個神秘微笑之後加速向前。

大部隊已經離開,只有葉壯、王強和一個實力不強的王家人吊在最後!

「王強,你想二打一嗎?不過留一個剛入後天四階的廢物似乎沒用!」葉壯挑釁,並沒有將一旁「觀戰」的人放在眼中。

「嘿嘿…」王強陰笑,沒有回答葉壯的話,出手更加兇猛。

突然,王強拋飛手中黑鐵,全力攻擊葉俊,立馬將葉壯逼得手忙腳亂…

「艹,卑鄙!」葉壯沒料到對方來這一手,他現在也是一手難敵雙手,被王強瞬間壓制。

葉壯不願繼續浪費時間,抓住時機一腿橫掃逼退王強,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哪裡走!」不過王強顯然不願讓葉壯離開,伸手抓向葉壯肩膀。他丟棄黑鐵才將對方牽制住,若就這麼讓人跑了他還得浪費時間去撿黑鐵…

哼…葉壯冷哼,轉身就是一拳砸向對方面門!誰知王強攻勢為虛招,在葉壯轉身之時就收手,而且轉身一腳撂在葉壯扛著的黑鐵上。

「你…」葉壯驚怒,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對方陰了,而肩上黑鐵也飛出一兩百米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強哥接住!」一旁的龍套君此時發揮了作用,將自己的黑鐵丟給王強,還對葉壯擠眉弄眼,氣得對方恨不得揍得滿地找牙!

「哈哈!傻大個,我就先走一步了。」王強接過另一人的黑鐵一臉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看著轉身的王強,葉壯怎麼可能讓對方如願,當即就撲了過去「你這下流嗯混蛋,別想一個人跑。」

對於飛撲而來的葉壯王強理也沒理,但王家另一人卻沖了過來,一腳踢向葉壯屁股。

「齷蹉!」葉壯不得不收手,翻身一腳踢在那人胸口,將對方蹦飛,在空中還噴了一連串鮮血。

不過在轉身時,王強早已經跑遠,想要追上也不是很容易。

「混蛋!…」葉壯氣憤的仰天大吼,神情露出凶光,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擺一道。

他此時那還沒明白過來,王強一開始目標就是自己手中的黑鐵,只要糾纏自己一會再蹦飛黑鐵,那自己的行程必然會嚴重受阻,而在自己不在這段時間,王家顯然還會有其他手段…

「呵呵…」一旁受傷不起的王家子弟露出奸笑,看得葉壯一陣氣憤,恨不得衝過去胖揍那人一頓。

不過此時最要緊的就是趕緊追上隊伍,至於這小角色,只有等以後有機會再收拾了。

葉壯一臉不甘的跑到遠處撿起黑鐵,回頭看去,王強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哈哈哈…」看著扛著黑鐵一臉怒容離開的葉壯,那人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我日你王家祖宗!」葉壯最終還是沒忍住,跑回來一腳踩得這混蛋牙碎一地,於是這傢伙就在快樂悲催中昏了過去!

比賽行程進行到一半,已經可以遙望到莫高山了,不過山頂的旗幟還看不到。

葉家人馬此時已經領先王家一小段距離,不過葉銘卻是蹙眉,他感覺到一股陰謀氣息。

原本四十多人的隊伍,此時也只剩下一般,一些是因為年歲較小實力不夠所以無法堅持下去!但更多的是被王家的人拖住了,就連葉俊也被王家另一個天才王濤拖住,而且葉銘感覺王家似乎故意如此,不斷層層削弱葉家力量!

不過讓葉銘想不透的是王家為何要如此做,雖然葉家部分人被牽制住,但他們王家同樣如此,如今也只剩下一半人馬,和葉家比起來,沒有任何人數上的優勢。

「呼呼呼…」原本吊在葉家身後的王家突然加速,狂奔颳起的勁風呼呼作響。

「大家拼了,王家那些雜碎要追上來了,絕不能讓他們先過獨木橋!」有人注意到身後的動靜立馬開口喊了起來。

葉銘也注意到了,運轉腳力不由加快了步伐,他還好看到前方有一條河道,足足長五十米很壯觀,不過沒有橋索只有一根粗大的枯木橫在河道上,連通兩岸!

一根獨木橋橫在河道,普通人還真不敢走,不過對於葉、王兩家的人卻沒絲毫難度。

葉家人為了能率先過河佔據先機將吃奶得勁都拿出來狂奔了,一個個氣喘吁吁拚命加速,終於再次將王家遠遠拋開。

而在葉家如此拚命的模式下,二十幾人也迅速來到獨木橋前,由葉銘領頭一字行前進,全都登上獨木橋!

五十米也不是短距離,更何況還在險峻的獨木橋上,所以葉家人不由放慢速度前進!

喀嚓…獨木橋突然發出不堪受負的聲響,如同雖然都會斷裂一般!

「小心!」葉銘大驚,連忙提醒眾人,不過顯然自己遲了,此時在河道中心,想要退回去都不行。

「啊…啊…啊…」一連串驚呼與不甘的嚎叫響起,這些都葉家子弟發出的,他們沒想到比人還粗數倍的獨木居然會斷裂!

噗噗噗…連續不斷的落水聲響起,獨木橋突然斷裂,所有人都沒有準備,被打個措手不及,全都跌落水中,就算葉銘也不例外。

「哈哈…這群白痴!你們這些笨蛋以為我們真的跑不過你們嗎?」

「這下爽了吧!我們了走了,你們就在這裡繼續泡澡吧。」……

王家人來到岸邊后立即發出大笑聲,看著滾落河中的葉家子弟充滿譏諷,隨後二十人在葉銘等人憤怒目光中從一道由凸石組成路徑躍過河道。

五十米的河道被人隱秘的擺放了十個凸石,河面剛好露出一個石面,也是因此,所以葉銘剛才沒能注意到,不然他多少也會產生一些懷疑。


而且這條簡單路徑才建造不就,應該是王家人所為,而獨木橋也應該被動過手腳,不然不會發生這等事。

嘭…有人一臉不甘的一拳砸在河面,撿起丈高的水浪,雙眼冒火的盯著遠去的王家人馬,完全是恨不得吃了對方的樣子。

「趕緊找回黑鐵,我們還有機會!」葉銘看著河面浪花不斷,只能無奈開口提醒他們做正事。

… 喬綿綿站在距離他幾米外的地方看了他一會兒,猶豫片刻后,正準備走過去,還在手機上打字的男人像是額頭上長了眼睛似的,猛地抬起頭,目光朝她直視過來。

看到她時,男人薄唇緩緩勾起,立刻將手機鎖了屏,收了起來。

然後,喬綿綿看到他轉過身,彎腰伸手到車內,從車裡拿出了好大一束火紅色的玫瑰花。

俊美清貴的男人手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在周圍不少目光的注視下,唇角噙著迷人魅惑的淺笑,朝她一步一步走過來。

走近她身前,停下腳步,將還沾帶著露珠的玫瑰花遞給她,像模像樣的說道:「喬小姐,路過一家花店,買了點花送給你。希望你會喜歡。」

他長得很好看,各方面的條件都是學校里那些小男生不能相比的。

氣質又特別清冷,讓一眾有點想去跟他搭訕的女生都望而卻步。

可現在,那群女生卻看著這個高冷禁慾的男人捧著一束花去找喬綿綿了。

還對著喬綿綿露出了那麼溫柔迷人的笑容。

和剛才那副冷漠疏離,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模樣完全是兩個人。

喬綿綿看著眼前這一大片鮮紅的玫瑰花,愣了下,過了幾秒,才伸手接了過來。

花有點沉,她接過來抱在懷裡,感覺到了周圍打探的目光,咬唇小聲問他:「你怎麼又給我買花了。」

墨夜司勾勾唇:「不是要追求你?都說你們女人喜歡收到鮮花。怎麼樣,你喜歡嗎?」

喬綿綿:「……」

喜歡倒是挺喜歡的。

哪個女人會不喜歡收到花呢。

就是他買的這麼頻繁,每次還買這麼多,她覺得有點浪費了。

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麼,墨夜司又勾了下唇,伸手摸了摸她的頭:「不過是一束花,你喜歡最重要。」

她喜歡,他可以天天送。

周圍的一群女孩子看到他摸頭那個動作,都小聲的叫了一聲。

「哇,摸頭殺,好寵啊。」

「真是看不出來,這麼高冷的男人也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那個女的,是表演藝術系的喬綿綿吧。你們看校園論壇上的那個帖子沒有,這男的是她剛釣的富二代吧。她可真有本事啊,前一秒分手,下一秒就馬上找到一個有錢有勢又長得這麼帥的男人。」

「綠茶婊手段能不高明嘛。不是說她從高中開始就在釣富二代了嗎,經驗肯定很豐富咯。」

「為什麼這種綠茶婊找的男人一個比一個好,而且還能把男人哄得團團轉,以為她們真的很單純,很善良。反而真正單純善良的女孩子,卻老是遇到渣男。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因為她們善於偽裝啊,又長了一張看起來很無害的臉。男人都是單細胞生物,根本就分辨不出來真假。只有女人才是最了解女人的。」

碧落黃泉 ?私生活這麼糜爛的女人,為什麼還能勾搭到這麼優質的男人。這些男人和她交往之前,都不查查她的過往嗎。」 河道雖然不深,也就三四米,不過剛才事發突然,所有人的黑鐵都落去了河底,這就很麻煩!畢竟是上百斤的東西,落入河底想要在拿上來了不容易。

眾人最後罵罵咧咧的潛入河底搬鐵,這讓所有人都感覺十分窩囊與不甘,王家的奸詐完全超出他們的意料。

「艹!怎麼這麼沉…」葉家人潛入河底找到黑鐵后迅速將其抱起,不過原本三百斤重的黑鐵在河中卻猶如千斤,要拼盡全力才能撼動。

扛著黑鐵艱難游到岸邊,眾人躍出水面落在河岸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每人都累得氣喘吁吁。

扛著黑鐵在河道里游泳,這種感覺還真不好受,比繞城跑一圈還累人,而且在河底搬運黑鐵更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如今上岸,所有人都感覺精疲力盡…

「艹!王家那群雜碎還真陰險。」王家人馬早已絕塵而去,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這讓所有人忍不住咒罵起來!

「大家休息一會吧!」葉銘看了看其他人,知道就算現在上路也沒力氣去追了,所以讓人原地休整起來,而且他自己也累得夠嗆。

啾啾啾…突然後方響起破空聲,葉銘立即感受到有十多人急速響此地趕來!

「媽那個逼,是王家的雜碎!」有人看清河道對面的人影立馬罵了起來。

葉銘皺眉,那些人他有些印象,算是先前在途中出手最後脫隊的人!

「大家準備,一會這些人過來后立馬將他們拿下!」雖然不知道後方葉家人馬怎麼樣,但葉銘已經不打算放過這些人,他也被坑得很慘,心中窩著一股火氣。

「好!」…

葉家其他人立馬應聲答應,而且各個眼冒精光,摩拳擦掌一副打算大幹一場的模樣。

「葉家人,怎麼了?怎麼都坐在這?後面的路程我們還準備了不少驚喜!哈哈哈…」一人剛落地就狂笑起來,看著「精疲力盡」的眾人,眼中滿是不屑。

這零散小隊有十一人,各個眼中都露出譏笑,看向葉銘等人猶如在看白痴一般。

等十一人全都上岸時,葉銘他們突然暴動,全都撲向這些人,這十一人被二十多人的氣勢震懾,居然沒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