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但我把系統拍賣行給買下來了,並且,我還把咱們清風城20幾處,位置好一點的商鋪店鋪都買下來了,這些就是我剛剛簽署的地契房契契約書,都已經自動轉到我的名下了。」說話間,藍楓把從城主府簽署的數十張契約書拿了出來,擺在財神的面前。

會飛的財神見藍楓拿出一大堆的契約書,急忙沖了上前,把那些地契房契什麼的拿在手裡,自信的觀看起來,直至這個時候,他才幹相信,這些都是真實的,並不是在做夢。

捧著數十張契約書,會飛的財神激動地說道:「這,這些竟然都是真的呀!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是再做夢啊,而且,你看看這些房產的位置,竟然都是這麼好的位置,大部分店鋪商鋪,還都處在黃金地段,這,這真是太好了啊!」

這傢伙捧著契約書,那是一個激動,就好像這些房產都是他自己的似的,拿在手上就是捨不得放下來,見此,藍楓看著感到一陣好笑,不過想想也算,當初,他自己又何嘗不是這個樣子呢!

只不過,他已經過了那股熱乎勁兒了,不過,心中的那份興奮與自豪卻依然健在,能夠在眾多玩家當中,搶先把各種好地段的商鋪店鋪買下了,也的確值得自豪了。

笑了下,藍楓這才說道:「東西你已經看到了,你手裡就有一份房產的契約書,就是那座拍賣行的地契,當然了,已經是屬於我名下的財產,這回你該相信了吧!」

「相信,相信,怎麼會不相信呢!」財神從當中找出拍賣行的房契,一邊認真的看著上面的署名,一邊猛地點頭,目光從未離開過那幾張契約書。

對此,藍楓心中暗暗嘀咕,至於么,這些房產又不會跑掉,用得著那麼猛盯著看,要知道,它們的主人可是坐著這裡呢,也不說,過來商量想下面的具體情節,真是的怎麼能這樣子嘛。<

。 心裡雖然是這麼嘀咕著,卻沒有在表面顯露出來,坐在一邊,默默地看著眼前的財神,倒是想要看看這傢伙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過神來。於是,不再去理會財神,拿起桌子上的茶壺,隨手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繼續喝了起來。

說起來,藍楓他還真有些渴了,在城主府那裡費了那麼多的口舌,還真有些口乾舌燥了。這款遊戲就這點不好,什麼都與現實接近,不但會餓,還會口渴。

長時間不吃東西,一樣會餓死,累了需要休息,困了需要睡覺,這些都與現實比較相似,只不過,沒現實中那麼真實罷了,條件也放寬了許多。

是以,天殊世界中,幾乎就是一個新的世界,一個充滿了虛幻迷離,怪物縱橫的世界,而進入這個世界的玩家,就是需要不斷地在這個世界變強,只有變得更加強大,才有可能在這個世界當中,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這裡沒有法律,只有規則,一個虛擬的遊戲規則,你可以殺人,可以搶劫,當然也可以放火,只要你遵守遊戲規則,按照規則行走進行,不管你幹什麼,都不會受到制裁。

前提是,你必須足夠強大,如果你真的強大到了沒有人可以制約你的時候,那你就成功了。當你成功之時,規則就由你來制定了,哪怕你在安全區殺人放火,橫行無阻,也無人可以制裁你的時候,那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神。

當然了,這也是藍楓一直追求的目標,儘管此時,他還很渺小,城中的任何一個npc都可以制裁他,任何一個守衛都可以將他秒殺掉,但是,他卻不會放棄,會為心中的目標不斷地去努力,去奮鬥。

而他目前最主要的目標就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聚斂大量的財富,而想要快速地聚斂財富,光靠他去打怪殺boss爆裝備,那是無法實現的,儘管他已經算得上是一方富豪,但這些財富也只不過是他剛剛起步的資金,距離他的目標還很遙遠。

他也知道,想要在這款遊戲中迅速聚斂起大量的財富,開設各種商鋪那是必不可缺的,當然,想要完成心目中的目標,只憑他一個人更是不行的。

這也是他此行來找會飛的財神目的,會飛的財神有著天生的經商頭腦,而他卻有能力,並手握強大的資源,二十幾間各種商鋪,外加一個系統中最打的拍賣行,這就是藍楓目前最大的資本。

只要能夠經營好,很快就能為他短時間聚集起一大批的財富,當然了,藍楓的發展目標並不只是限於清風城,其它幾座主城,也是他近期的目標。

會飛的財神拿著各大商鋪的地契房契,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看著藍楓問道:「你真的打算把這些交給我打理么?」

見這傢伙終於不再發獃發愣了,藍楓笑笑說道:「是的,這也是我今天著急找你的原因,說實話,一開始我對你還持有懷疑的態度,並不敢完全的信任你,不過經過近期以來對你的了解與觀察,我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對於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我會全力的去支持你,當然了,支持你,也等於是再支持我自己,你也知道,對於經營商鋪我沒那麼多的時間,也沒那麼多精力,而我的發展方向更不是在於此,

你不同,對於自身實力的提升你並不在乎,一心都想在商業上有一番的作為,我想,你要是有了我的支持,一定會在商業當中大有作為,前提是,你必須忠誠與我,不能背叛我。

這是一款超級接近現實的遊戲,你也知道,遊戲中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想要在商業上有所作為,不但要有高額的財富作為支持,更需要強大的武力作為後盾才行。

而我就是你的財力支持以及武力後盾,不是我藍楓自信,在這款天殊世界里,放眼望去,能讓我畏懼的還真沒有幾個,我把這些資源交給你,只要你安心的去發展,我也絕對不會虧待你。

不管是金錢上還是其他的什麼,只要你盡心的幫我,我同樣會盡心的去幫你,這就是我要與你的合作,你覺得怎麼樣?」

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后,藍楓並沒有急於讓會飛的財神回答自己,而是讓他好好的想想,對於財神這樣的人才,他還是十分珍惜的,藍楓覺得,自己想要在這裡發展壯大,必須要有人幫他才行。

而會飛的財神正是他目前想要絡的第一人選,當然了,後面他還是會繼續關注,挑選一些其它人的,萬事開頭難,只要起步了,慢慢地就會進入正規。

目前他已經聚集起一筆不小的財富,更是憑著自己的優勢,成功地完成了其它玩家辦不到事情,各大商鋪以及拿下了,下面的發展就要看這個會飛的財神的了。

會飛的財神在聽完藍楓的話后,陷入了一陣陣的沉默,內心卻並不平靜,藍楓的話讓他感覺到自己實現夢想的機會來臨了,但是他卻也有著各種各樣的擔心,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說心裡話,這麼多的店鋪商鋪,外加一個那麼大的拍賣行,他還真有些心動,可是又怕自己做不好,讓藍楓失望,這和能力無關,而是不想辜負藍楓對他的信任。

想了好久,會飛的財神這次抬起頭看著藍楓道:「謝謝你對我的信任,說實話,我很想接下你的這份信任,可是我又擔心會辜負了你這份信任。」

聞言,藍楓搖手打斷了財神接下來的話,說道:「呵呵,你的擔心是多餘的,從你以往的經營手段,我能看得出來,你是這方面的人才,我既然敢把這些商鋪店鋪交給你,就不怕你經營不好,反倒是對你很有信心。

我也把實底交給你,只要你用心的去做就可以了,其它那些擔心都放下,就算是虧了,我也不會去怨你怪你,你儘管去放開手腳去干,缺什麼少什麼和我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幫你。」

會飛的財神見藍楓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也就不再猶豫,當下點頭道:「既然你藍楓這麼信任我,這份工作我接受了,既然你打算把這麼多的商鋪交給我,我一定會盡心去做,但是,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希望你能答應我才行。」

「哦?什麼條件,說來聽聽。」藍楓看著會飛的財神,問道。

「我不敢保證先期會能夠賺錢,這麼多的商鋪必須要一步步來,而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完成這些的,我需要找人來幫忙,也就是說,人事認命上,我需要自主權,並且,我還需要一大筆的啟動資金……。」會飛的財神直接開始提要求,並要許可權。

想了下,藍楓也覺得這些都沒什麼,畢竟人還是需要財神自己去挖掘,而他也不可能天天跟在他的身後,想到這裡,藍楓笑了下,道:「就這些要求么?」

「是的,就這些要求,你要是能夠答應,我就接受,否則你就去另找他人吧。」會飛的財神點了下頭,認真的說道。

「好,你的條件我都答應了,啟動資金我會給你一個億,至於人事上的安排,你可以先期自行安排,但是我有一點必須提醒你,人必須得可靠,去他的我不管你怎麼用人,我需要的是看到利潤。」藍楓想也沒想,直接就答應了財神的要求。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會立刻聯繫一些人,爭取早些時間把各大商鋪開辦起來,其實,說實話,在沒遇到你之前,我就已經有了開設店鋪的打算,也有了一些計劃,只是,沒想到,想要購買一個屬於自己的店鋪會那麼難。」會飛的財神也把自己先前的想到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並把他的一些想法說了下。

藍楓聽后,也是點了點頭,知道這次他算是找對人了,至於把那麼多商鋪地契房契交到財神的手上,還沒簽署合約,更不怕會被人家捲走。系統有規定,店鋪轉讓,不僅僅是擁有契約就可以的,還必須店鋪的主人親自承認才可以。

是以,他把那麼多的地契房契交給會飛的財神,他同樣很是放心,喝了口茶后,藍楓說道:「我覺得你也不用太著急,現在大賽即將開始,這樣是我們的一個契機,拍賣行必須儘快搞起來,再就是,復活廣場的那個店面,也要儘早的弄起來,目前玩家最近打的消費就是藥品與裝備,咱們可以先從這兩樣做起,你覺得呢?」

「沒錯,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藥店是必須要開的,至於裝備嘛,我覺得我們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本分開設一個裝備店,另一部分就是咱們的拍賣行,這兩要要是搞起來,相信,很快就能夠賺錢,等著兩個地方轉入正軌后,在想其他的。」會飛的財神附和道,其實,就算是藍楓不說,他也打算說的。<

。 前面的事情已經商定,接下來就是一些細節了,藍楓與會飛的財神坐在一起,開始商議起來,具體怎麼發展,藍楓不去過問,全權交給財神。

但是有一點必須保證,那就是,所有的許可權都是以藍楓為主,同時,藍楓也說明了,他需要迅速地積攢大量的財富,而他自己也會盡量的去積累財富。

兩人商量當中,藍楓也把自己的一些計劃告訴了會飛的財神,更是把自己接下來的打算也說了一遍,會飛的財神聽后,表示盡最大的努力去支持藍楓的下面的計劃。

同時,兩人也未來的反正放心大致的制訂了下來,總體來說,就是先期儘可能地去大量積累財富,利用手上的自願,大量的聚財,之後再圖其它方面的發展。


當中,會飛的財神層向藍楓提出建立自己的勢力,但是被藍楓否決了,藍楓覺得,目前還是一個人默默地發展為好,清風城中,藍楓的敵人說多不多,但也絕對不會少。

毒狼幫就是先例,一旦他想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必定會受到毒狼幫以及其它幫會的打壓,自己一個人他不怕,可以與之繼續周旋,不會受到其他人的限制。

以他目前的實力,別說一個小小的毒狼幫,就算是再多幾個幫會,他也不會在乎,而要是建立起其他的勢力,那就會多處受到掣肘,行事一點都不方便。

當然了,藍楓也不會一直都是一個人單闖,他也知道,要想成就一番事業,單憑他一個人,任是他如何的強大,都是有一定的限制的,在沒有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時,卻並不影響暗中籠絡一批人為我所用。

當然了,這都是后話,目前藍楓的要求就是,以會飛的財神牽頭,利用手上的資源,儘可能地發展商業,現在清風城站住腳,之後再慢慢向其它主城發展。

二十餘個商鋪,不一定都要運用起來,但也不急於出售,有些東西不是放放就會貶值,反而會是有更大的利益。商量期間,藍楓也告訴過財神,他目前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準備接下來的比武大賽,儘可能地贏取好的名次。

當然了。藍楓並不是沖著大賽的那點獎勵去的,對於藍楓現在的身家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而是奔著第一,最少也要獲取前三才行,一是,為了揚名,而是為了能夠參加後面的大賽,那才是重頭戲。

其實,仔細算下來,以藍楓目前的實力,整個清風城能夠打得過他的人還真不多,是以,對於比武大賽他很真實的沒有多大壓力,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他也不敢抱著自己就能穩拿第一。

誰知道在哪裡隱藏這一個更加變態的人呢!對此,藍楓秉著認真小心的態度,最好一切的準備,眼看距離大賽報名沒有多長時間了,只要安排好手上的事情,他就會繼續把等級在提升一下。

而練級最好的地方莫過於試煉空間了,既可以刷下聲望與威望值,又可以快速的吧等級提升上來。血色深淵副本,他也曾考慮過,但是,卻並沒有真的去繼續帶金團買裝備。

儘管那裡也是來錢的渠道,可是他卻不想就這麼把一些玩家的裝備提升上來,要知道,大賽就要開始了,那樣做的話,會給自己帶來一些潛在的威脅。

想到這裡,藍楓繼續說道:「下面的事情就看你的了,人手方面的事情你去想辦法,待遇方面你也可以自己定,之後告訴我下就行,至於你的待遇,我就不多說了,還是按照原來方法來,拍賣行我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店鋪同樣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提成,你看怎麼樣?」

會飛的財神見藍楓一下子給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不是固定工資,頓時一愣,隨後卻立刻高興起來。百分之十的股份看似不多,但是,仔細算下來,卻是很大的一筆收入。

要知道,一個拍賣行經營的好的話,每天都會有大比的財富收入,細算下來,可要比固定工資要高得多,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多,賺的越多,那他獲得錢也就愈多。


婚自雲端,共你白頭 ,這裡沒有推脫,因為他知道自己值這個價,因此,他點了下頭,說道:「別的我就不多說了,謝謝你能這麼看得起我財神,我想你也不會後悔今天的決定的。」

「呵呵,這是當然,我對於自己的眼光還是很有自信的,有錢大家賺嘛,我對自己人並不會太摳門,只要肯努力,錢永遠是賺不完的。」藍楓笑道。

妖魔樂園 ,藍楓很滿意,他也把自己的身家壓在這個人身上,希望不會讓自己失望。把一切交代穩妥后,藍楓直接轉給了會飛的財神一個億的啟動資金。

之後起身說道:「那時起就這麼定了,我還有事要去辦,有什麼需要直接聯繫我,我會及時幫你解決。」

說完,藍楓就打算倆開了,這個時候,會飛的財神突然喊住了藍楓:「先等下,我還有件事要說,開藥店的話,咱們就需要招一批藥劑師,你看這個該怎麼辦呢?」

聽到財神的話后,藍楓停住想要離開的腳步,轉身皺起眉頭來,這件事他還真沒想過,看來自己的想法還是過於簡單了,想了一下,藍楓問道:「你有什麼好的建議么?」

「其實,我倒是真有個建議,但是需要你點頭才行。」會飛的財神說道。

「怎麼說?」藍楓道。

「我覺得我們可以先高價招收幾名中高級製藥師,之後再招收一些低級的藥劑師,慢慢培養,只不過,這樣的話,我們就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了,不過長遠來看的話,還是比較划算的,藥劑是玩家們一直都離不開的物品,這個會一直持續下去。」會飛的財神道。

「嗯,可以,就按你說的去辦,藥劑師招到后,直接簽署系統合同,待遇上,你看著辦就行,我沒什麼意見。至於培養自己的藥劑師,這個想法也很好,前期投入些,這不不怕,雖然見效慢了點,但是當這些藥劑師培養出來后,卻是一大助力,就這麼辦吧。」藍楓直接拍板,頂了下來。

「那好,我立刻就開始聯繫,我有幾個朋友認識一些生活職業玩家,那麼,趁著現在還沒人與我們競爭,正好可以拉攏過來。」會飛的財神說道。

「其實,我覺得,不僅僅是藥劑師,裝備鍛造師、裁縫什麼的,你也可以進行拉攏的,咱們那麼多的店鋪,這都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這可都是我們急需的,提前做好準備是不會錯的。」藍楓再次建議道。

「呵呵,你是老闆,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這個你就放心吧!」說完,會飛的財神也急急匆匆去聯繫他的那些朋友了,見此,藍楓也轉身離開了。

離開了財神的小窩后,這才想起,自己答應過慕容可兒,要時間找她,正好趁著這個時間沒事,問問那丫頭在幹什麼呢,當下點開了慕容可兒的通訊。

過了好一會兒,可兒才接聽:「丫頭,在幹什麼呢,有時間么?」

「藍楓哥哥呀,怎麼你忙完了呀?」可兒這丫頭見是藍楓,立刻高興的問道。

「嗯,剛剛忙完,這不就想起你了么。」藍楓道。

「我在和朋友一起打血色深淵副本呢,他們一個個都笨死了,怎麼都打不過第一個boss,還是和哥哥在一起打boss過癮,根本就不用擔心打不過呢。」可兒那丫頭抱怨地說道。

「呵呵,那是,你不看看我是誰呀,豈能是別人能比得上的呢!」藍楓被可兒誇的有點飄了起來,有些飄飄然了,誇張的樣子,惹得小丫頭一直大笑。

「咯咯,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呀,要是沒有我,哥哥一個人也不行的哦!」可兒打擊的說道。

「是呀,你藍楓哥哥又怎麼能離得開可兒你呢,沒有你的話,我早就被boss殺死了呢。」藍楓看著可兒笑了起來,這丫頭看上去心情還是不錯的呢。

逗了慕容可兒一會,覺得也沒什麼事情,再說了,也感覺有點累,就告別了可兒,準備下線好好睡一覺,於是接著說道:「丫頭,哥哥有點累了,準備下線休息了,你也要不要玩的太晚,早點下線,明天早上,咱們繼續去練級,爭取早點升到50級。」

「知道了,我和朋友再玩一會就下線休息,哥哥要好好休息哦!」慕容可兒叮囑了一番后,就掛斷了通訊,可能那頭再一次開始殺怪了。

搖搖頭后,藍楓就朝著安全區趕去,準備下線休息了,這段時間,他還真有些累了,每天在線的時間都是最大的限度,好不容易有個時間可以休息,又怎麼能放過呢。

於是,加緊了腳步,很快就到了安全區,就下線了,身影慢慢消失在天殊世界當中,回到現實世界,也許真的是累了,連飯都沒吃,直接躺在床上,慢慢進入睡夢當中。<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之前美美地睡了一覺,把昨天的疲憊一掃而光,起床后,藍楓收拾了一下衛生后,看看時間還早,就陽台上打了會拳,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習慣。

一趟拳打了下來,弄得渾身是汗,但是,卻覺得神清氣爽,彷彿所有的勞累都消散一空似的,這趟拳打了下來,天已經開始放亮了,站在陽台上看著逐漸晴朗的天空,清晨的陽光鋪灑在大地,為即將入秋的季節憑添一股清涼。

看著眼下晴朗的天空,藍楓爽朗一笑,暗暗地自己喊了聲『加油』后,轉身回到洗手間,簡單地沖洗了一下,把渾身的臭汗洗掉,順便也洗漱了一番,並簡單地弄了份早餐,吃完后,就急匆匆的回到卧室,拿起遊戲頭盔,進入了遊戲。

今天遊戲中,還有許多事情在等著他去做呢,昨天下線去就和慕容可兒約好了,要繼續沖級,做好賽前的準備。比武大賽一天天的靠近,儘管對於藍楓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壓力,但是他還是要提前做好準備。

這次的比武大賽是個人塞,對於自身的戰力,看法有著無比的自信,可是,誰有能說得准,會不會突然闖出一匹黑馬來呢?把準備做足了,就算是遇到了黑馬,也要把他放倒,誰都不能阻擋自己的腳步。

一陣光芒閃過,藍楓再次來到了天殊世界當中,站在安全區里,放眼望去,儘管此刻還是清晨,但是玩家們的身影不斷,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這讓藍楓不得不感嘆,咱們的國家就是人多啊,夜貓子更是不缺,看著有剛上線,有剛剛在從外面復活回來的,總之來來去去的人影從未間斷過,顯得一片崢崢繁榮的氣象。

上線后,藍楓看了下好友的列表,幾個少的可憐的好友群里,竟然都是一片灰暗,沒有一個在線的,就連越好的慕容可兒也沒上線,也許這個丫頭還沒起來吧!

感嘆一番后,藍楓正準備一個先去做點什麼,卻沒想到通訊器響了起來,系統提示,有陌生玩家要求通訊。見此,藍楓不由奇怪起來,心道:「這是誰呢?怎麼這個時候著自己?」

左右無事,藍楓點開了通訊器,接通了陌生通話,可還沒等他開口詢問,通訊的那一邊卻傳來一陣陣急促而又滿是抱怨的聲音:「你這傢伙終於捨得上線了呀,我發現,怎麼想要找你這麼難啊?」

開頭就被一頓炮轟,把藍楓搞的一陣無語,摸著自己的頭,暗自尋思,這人是誰呀,我認識么?想到這裡,藍楓不得不打斷對付的話,無語地問道:「你是誰呀?我認識你嗎?」

「哎喲!怎麼現在出名了,也厲害了,這麼快就裝作不認識我啦?怎麼想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么?我告訴你,沒那麼容易,哼……!」通訊那頭傳來一陣嬌哼聲,語氣中充滿了怨氣。

「呃,這個你到底是誰呀?我們認識?」由於藍楓沒有開視頻通話,並不能看到對方,只能憑藉聲音判斷對方是一個女孩子,聽聲音好像還不大。

不過這就更加讓他感到奇怪了,遊戲當中,他認識的女孩子非常的少,除了慕容可兒,好像還不認識其她女孩子呢。不過,顯然對方是認識自己的,不然也不會用那樣的口氣和他說話了。

可是,藍楓想了老半天也沒想起對方到底是誰,只是聽聲音感覺有些耳熟,但是到底是誰,愣是想不起來,這個時候,對方對藍楓似乎很不滿意,再次說道:「怎麼是真沒想起來我是誰,還是你故意裝作不認識我啊,怎麼,成為等級榜上第一名了,就忘記了自己當初的承諾了?」

藍楓越聽這話也就越加迷糊起來,明明感覺對方與自己是熟識的人,怎麼就想不起對方到底是誰呢?從對方話里不難聽出,好像自己曾經欠過她的人情,可是自己就行想不起來,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兒了。

對此,藍楓只能再次確認下,於是問道:「別說那麼多廢話,直接說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情吧,說心裡話,我是真的想不起你是誰了,在這款有些當中,我還真沒認識過幾個女孩子,說吧,你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情。」

對方見藍楓語氣有些生硬,再也沒有了先去的熟絡,反而陷入了一陣沉默,似乎有些猶豫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帶著生氣的悶聲,似乎在強忍著火氣。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這才多久啊,就把自己的答應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這好像不該是你藍楓的作風吧?」電話那頭頓時更加不滿起來,帶著氣哼哼的責問聲。

「??」對此,藍楓實在是想不起對面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啊,虧我對你那麼信任呢!哼……!!看來還是我老姐說得對,你這人啊,就是拿錢不辦事的人,哼……!!」通訊器那頭明顯心頭不平,帶著一陣陣悶哼聲,看樣子被氣得不輕。

「不好意思,我認識的女孩子真的不多,實在想不起你是誰了……!」聞言后,藍楓眉頭皺的更緊了,對於對方那沒頭沒腦的話,讓他很不悅,壓下剛剛泛起的怒氣,冷聲問道:「看樣子你是認識我的,直說吧,你究竟是誰,我怎麼就是拿錢不辦事了的?」

「哼!!還不承認么?那麼請問,是誰在遇到困難的時候找我幫忙的,是誰說的,以後有事可以找你幫忙的?怎麼?現在想反悔了么??」那頭氣哼哼地反問道。

「呃!!真不好意思,原來是凌小姐呀,剛才是一時著急,沒聽出來是你,不過我說的也是實話,我認識的女孩子不多,對於突然有個女孩子找我,一時間沒適應過來,還請原諒,說吧,這次找我想要幫什麼忙?」藍楓抹了把頭上的冷汗,有些鬱悶的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想找你幫個忙,也不知道你這個大忙人是否願意幫這個忙了。」凌雪涵心中還是有著不小的怨氣,話語中帶著刺,最後還是說出了此次找他的目的,頓了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再次氣哼哼的問道:「喂,請你下次不要再喊我凌小姐,聽起來怎麼那麼不舒服,難道你看我像『小姐』么?」

「呃,知道了,那麼你是不是得告訴我你找我到底幫什麼忙呀,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該怎麼幫你啊!」藍楓徹底被這丫頭搞的無語了,費了這麼半天的話,一點都沒說到重點。

「嘻嘻,這麼說來,你是答應幫我們了?」凌雪涵聽藍楓的意思,好像是答應了,頓時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轉而笑嘻嘻的問道。

聽著那邊的笑聲,藍楓心裡不由暗暗嘀咕,這女人就是變得快啊,剛才還話中夾棒呢,怨氣連天,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陰轉晴了,變得真快。

當然了,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說起,他還真欠著人家的一個人情呢,這個時候來要債了,他又怎麼會拒絕能,只能點頭說道:「是的,我答應了,不過你總的告訴我幫什麼忙吧,你在那廢話了半天,一句話都沒說道點子上,真是服了你了。」

「哼,怎麼嫌我話多了啊,人家這不是高興么,就多說了幾句而已,至於那麼小氣么!」凌雪涵冷哼了一下,表示抗議,不過說的正事,她也就不再糾纏下去,接著說道:「是這樣的,你也知道,我和我姐弄了個工作室,這不是,血色深淵副本開啟了,可是我們無論怎麼努力,就是無法打的過去,在第一個boss那裡,就被滅團好幾次了。

強勢反撲:總裁,欺人太甚 ,我們就像找你幫個忙,帶我們把這個副本給過了,怎麼樣?可以么?」

凌雪涵帶著一臉的期待,等待藍楓的回答,她也知道,血色深淵副本目前還沒有幾個人能夠打得過呢,而她們的工作室成員,雖然看上去都是不弱,可是當面對那恐怖的boss時,根本就不管用,沒幾下就被那個血色傭兵統領給滅了。

進過幾次滅團后,她們這次聽說有個叫做孤星藍楓小隊,曾經呆過一次金團,把副本給打過去了,只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金團就再也沒帶過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