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魂念退出三元珠,武峰呼出一口濁氣,壓抑心裡的驚喜,暗自思索道:「且不管三元珠,現在先恢復這一戰的消耗,挑戰還在繼續,雖然在六十三層,挑戰成功的機會很小。但同樣要試過才甘心!」

「何況按自己的本意,本就試煉為主,取得空間靈物其次,其餘靈物當附帶的收穫而已。」

「就現在的情況來說,天龍滅神槍的掌握,有機會達到小成境,九天游龍身法,有可能達到圓滿境。就當挑戰為試煉吧!」武峰暗自想道。

武峰這一次的戰鬥,法力消耗不算多。現在還餘四成多法力,消耗就五成多一點而已。但在這一戰裡面,武峰的體力消耗巨大,在恢復法力的同時,同樣在淬鍊身體,恢復仍然持續兩個多月。

修鍊恢復到巔峰狀態。武峰自然跨出安區,開始第六十三層的挑戰。

在這一層裡面,有六十三個混元境後期、七階後期的對手,三十個丹罡境前期、八階前期的對手,總共九十三個對手。

單從數量而言。相比在六十二層,僅僅增加兩個而已,但其中出現一頭八階雙翼烈火虎,一隻八階風雷鷹,雖然武峰用處鎖靈禁,但還沒誅殺幾個對手,就被一虎一鷹打爆身體。

烈火虎攻擊強大,防禦、身速同樣不弱,風雷鷹速度奇比,風雷屬性的攻擊破壞性槍,雖然兩獸神獸血脈,但實力不輸一般神獸,武峰戰敗一點不冤。

在武峰身體受到重創,在挑戰塔內被打爆時,他受到一股神秘的牽引之力,很就完好的出現在挑戰塔外。

「好神奇的挑戰塔!肉身親臨其中,仍然能掌控生死,這樣的力量,必然為那法則之力吧!」武峰暗自驚嘆道。

同時在思索:「被打爆身體那一刻,臨死的感覺很明顯,那種滋味刻骨銘心,隱隱有一股明悟,讓心境得到升華,或許這同樣為挑戰塔,挑戰的好處之一吧!」

武峰認真感悟一番,然後從太虛之靈那裡得知,他這一次挑戰,總共用去三千兩百日時間,而他在傳承塔內的時間資格,還有兩千三百日。

問清楚時間后,武峰自然毫不猶豫,再次殺入挑戰塔。

這一次進挑戰塔,有前一次的熟悉后,對空間靈物的渴望,不如前一次那樣強烈,武峰的戰鬥加純粹。

當然,這同樣沒辦法,想要得到空間靈物,需要打到二十八層、三十九層、五十三層、六十二層、七十七層、八十九層、九十八層……

後面三種空間靈物,武峰一直沒想過,在前一次挑戰的時候,就想拿到前面四種靈物,在前一輪的拼殺后,成功拿到那四種空間靈物。

但在這一次,武峰的修為達到混元境後期,在挑戰塔裡面面臨的對手,完與他的修為相對,已不敢企及前面四種空間靈物。

第二十八層毫疑問,武峰有絕對的信心,第三十九層不算大問題,只要不出現強大的神獸,同樣沒什麼懸念,但第五十三層,就需要很好的運氣……

事實與武峰預料相差不大,武峰第二次進入挑戰塔,打到第四十三層時,遭遇一隻身具朱雀血脈的火雲雀,戰敗離開挑戰塔。

第三次進入挑戰塔,打到第五十二層時,離空間靈木只差一層,直接遭遇一條八階前期的龍族,而且為龍族對外至尊青龍,毫疑問的戰敗退出。

在挑戰塔裡面,挑戰對手乃幻化而出,遇見龍族並非奇怪的事,就算遭遇五爪金龍、鯤鵬、金烏、鳳凰這些,同樣不算多奇怪的事情。

莫說挑戰塔靠幻化,就連這些神獸的本尊,在遠古時期同樣不罕見。

不過,雖然面臨龍族,武峰同樣儘力一戰,結果天龍滅神槍突破,終於達到小成境。九天游龍身法達到圓滿,雖然失去得到空間靈木的機會,但兩大技法的突然,仍然讓武峰很高興。

九天游龍身法還好說,畢竟從神紋傳承中領悟,達到圓滿境乃遲早的事情。但天龍滅神槍達到小成,那就相當的不容易,須知他學習的天階拳法,霸天神拳至今還在學會初成階段,離小成還相距甚遠。

而且,能夠與八階的龍族青龍大戰一場,武峰的感悟很多,遠不止兩種技法的突破,實際的收穫大,但沒具體突破,不好衡量而已。

第三次挑戰失敗后,因為與青龍的大戰,武峰在外面沉思領悟,共計九天九夜之後,才從打坐入定中醒來。

雖然這九天九夜的修鍊,武峰的修為毫進展,但他的心境修為加強很多,再一次遠遠領先鍊氣修為。

如果現在過登天梯,武峰敢保證自己,在幻境煉心一關,會過得加輕鬆。

「小傢伙,你還準備挑戰嗎?」武峰結束這一次體悟后,準備再次進入挑戰塔,然而太虛之靈主動出現。

「劍靈前輩?」武峰主動一禮,言語攜疑惑的語氣,等待太虛之靈的回答。

「現在離時間結束,僅僅兩天時間,你再挑戰已意義!」太虛之靈出言說道。

「兩天?」武峰聞言一愣,大致算一算時間,心知太虛之靈所言不假。

而太虛之靈直接說道:「這兩日時間,你可繼續體悟,同樣能現在出去,只要你主動要求出去,就不違背這裡的規則,將你傳送出去的同時,老夫會控制太虛空間,依附在你身上。」

「劍靈前輩且等一等,晚輩清點一番后,就出去吧!」武峰出言說道,暗自將儲物戒裡面,兩塊空間石、兩塊空間靈鐵,放入三元珠空間內,讓三元珠空間吞噬成長。

「三百三十丈半徑,增加三十丈半徑,成長三級……這情況倒不出預料,一塊空間石加一塊空間靈鐵,大致能讓空間成長一級半,但半級成長不會顯化……」四塊低級較小的空間靈物,讓三元珠空間成長三級,在武峰的預料中,沒讓他失望什麼,同樣不會帶來驚喜。

隨後,武峰又將在太虛空間的收穫,認真的清點一番,首先準備好五枚特製儲物戒,放好一些中層次的靈物、靈草,與大量的妖獸材料。

另外六枚特製儲物戒,其中三枚為空,三枚裝滿好一些的靈物,到外面根據成績調換。

至於常笑笑等四人的收穫,早在金大山等人會合前,準備自留的一些物品,就已交給武峰。在進入登天梯平台時,悄然將靈獸環、袋交給武峰,準備同樣比較充分。

「前輩,現在便可送晚輩出去!」武峰做好準備后,就出言對太虛之靈說道。

「好,你收斂心神即可,其餘不用你擔心!」太虛之靈出言道,隨即劍體一盪,武峰就察覺到一股牽引之力,將他從太虛空間送入虛空。

就在同時,太虛之靈控制太虛空間,化做一粒沙塵,粘在武峰的衣服縫裡面。

但武峰並不知曉,否則還真的感嘆,這才叫一沙一世界呀!

「嗯?」武峰在一陣恍惚后,身形穩穩的落在外面,進入太虛空間前的門戶邊。

當然,現在那道門戶,早已消失不見。

而武峰突然出現,頓時就吸引很多人注意,太多注視的目光,讓武峰有些不適應,但很就迎向眾人的目光,去到清點試煉成績的榜單旁邊……(未完待續。–4937293750919173939+dliineda+982–>


… ]—在當初進入太虛空間的門戶外面,各勢力駐地依舊,雖然大半年時間過去,但對至少周天境的眾人來說,這段時間根本不算什麼。

參加試煉的弟子,進入太虛遺址前,大致三個月時間。而進入太虛遺址后,武峰在裡面時間最久,總共一萬日時間,按照百倍的時間比,外面就一百日時間,同樣三個月左右。

而在各勢力駐地中間,最靠近原來打開門戶的位置,修建一個很大的平台,其間列席二十四家一級勢力,八家隱世勢力,共三十二家勢力的代表,各勢力清查弟子試煉成績時,其餘勢力共同監督。

而在平台旁邊,一件特殊靈器的榜單,其中已有前面出來的那些弟子,清點成績后的排名。

在榜單的左邊,為勢力總成績排名,右邊為弟子個人排名。

「天靈宗,竟然排在勢力第五,刀無血的收穫最大,排在個人第三,果然突破混元境,雖然在登天梯、挑戰塔沒優勢,但在外面的試煉中,取得的收穫很大啊!」武峰在清點成績前,見到現在的排名榜單,心裡頗為吃驚。

就憑天靈宗在大陸,二十四家一級勢力裡面,能夠排進前十就很不錯,而這一次前十裡面,還包含一家隱世勢力,天靈宗能排到第五,就擠掉六家對手勢力。

而天靈宗在武峰之前,就已出來九位弟子,在眾多勢力裡面,人數僅次于丹器宗,而這些弟子的排名不低,不存在聚幾人收穫成全一人的情況。

這樣的成績,遠超天靈宗的水平,而現在又出現一位天靈宗弟子。雖然不一定提高名次,但至少能保住名次。

就在這個時候,丹器宗一位相虛境高手,從駐地中凌空而出,面向眾人開口說道:「老夫已察覺到空間變動,這一次探索的空間。太虛空間已完全關閉,裡面已無存活的弟子。」

在最開始的時候,各勢力不知太虛空間的情況,但一些得到太虛劍令的人出來,告知一些信息后,各勢力便已知曉這一次的情況,皆相當後悔要限制參賽人數,如果全部符合資格的弟子進入,必然能為勢力取得更大的收穫。

畢竟在最開始的時候。各勢力有探索秘境的想法,但主要為大陸天驕賽,眾多勢力的天驕爭榜,各一級勢力爭排名,探索秘境反倒次之,不過事實證明各勢力,低估這個秘境的收穫。

但後悔已無用處,各勢力皆已開始推演。太虛空間後面開啟的時間,不過註定會徒勞無功。

天靈宗負責監督、清查成績的長老。便為負責天驕備戰的吳長老。畢竟這一次參加大陸天驕賽,除三位鎮守的相虛境外,由一位副宗主帶隊,其餘就為兩位備戰的長老,吳長老與骨長老兩人。

相虛境不會出來清點成績,副宗主同樣不合適。骨長老比價寡言少語,這任務自然落到吳長老這裡。

「哈哈!無名,既然你是最後一位弟子,那清點你的成績后,就能確定這一次大陸天驕賽。最後的排名結果。無名你現在,就拿出你的收穫吧!」吳長老大笑的說道。

丹器宗那位相虛境,在公布空間變動的請款后,就直接退回最中心,丹器宗的駐地內部。

外人不知武峰的情況,但骨長老、吳長老兩人很清楚,在他們眼裡看來,無名的實力當居天靈宗這一次的首席,對無名取得的試煉收穫,自然充滿期待之心。

「好!」武峰聞言后,向眾勢力的長老席一禮,然後去到吳長老身邊,遞出一枚儲物戒說道:「弟子的收穫不少,長老就逐一清點吧!」

按照試煉收穫計算成績,按照一萬靈玉一點成績的標準,目前試煉成績第一的弟子,乃玄天宮一位混元境中期的弟子,取得三十五萬成績點,收穫就價值三十五億靈玉。

武峰自信自己的收穫,能夠超過這個數目,不過太虛空間的靈物,外面的定價標準如何,他還不太清楚,依然要一枚一枚的清點。

「呵呵!」吳長老淡然一笑,當武峰想慢慢揭開成績的面紗,對他要求一枚一枚清點的做法,不帶任何看法色彩,畢竟從武峰的收穫來說,全身八枚儲物戒,不可能私藏過去。

「這裡面全是沒分割的妖獸材料,十三頭七階妖獸,九十八頭六階妖獸,一百五十六頭五階靈獸……」吳長老接過儲物戒,見到其中裝滿妖獸,直接將全部放出來清點。

畢竟其餘勢力的代表,要監督他不對成績做假,只能隱藏成績,不可能提高成績。妖獸材料雖好,同樣相當值錢,但並非特殊物品,不用隱藏起來,公開清點最好。

見到吳長老放出的妖獸,所有人全部震驚,僅僅妖獸材料而已,就取得這樣的數量,那其餘的收穫會如何?

但這些人還不知曉,具備特殊血脈的妖獸,武峰並沒有拿出來。

吳長老在一陣清點后,大聲宣佈道:「這些妖獸材料,折價二十三億靈玉,二十三萬成績點。」

僅僅妖獸材料一項,就取得二十三萬成績點,在吳長老看來,超越個人第一的成績,完全不成問題。

畢竟在叢林探險,誅殺一頭妖獸,就意味大筆的收穫。至於武峰的妖獸裡面,沒出現特殊血脈的妖獸,眾人僅僅疑惑而已,不會想到武峰能私藏。

「勞煩長老繼續清點!」武峰再次遞出一枚儲物戒。

武峰攜帶八枚儲物戒,第一枚儲物戒就取得二十三萬成績點,其餘人早已無比期待,吳長老清點成績時,在大致探查一番后,同樣全部擺放出來。

這一次的儲物戒裡面,乃在太虛空間取得的靈草,雖然放出來沒妖獸材料那樣震撼,但那價值同樣不低,吳長老在清點完后。再一次宣佈道:「這些靈藥草,折價十三億靈玉,十三萬成績點。」

「好像自己的準備,有一點多啊!」武峰暗自想道,靈草對他很珍貴,但掌握三元珠空間后。不能培植的靈草,與缺種子的靈草才更加珍貴。

這一次為保證取得好成績,武峰將收穫的靈藥草,幼苗培植在三元珠空間。

成熟藥草除生長期很長的一部分外,其餘大半藥草拿出來,沒想到達到十三億靈玉,可見對太虛空間內,特殊靈物的估價標準,要比外面的正常靈物高一些。

妖獸材料二十三萬成績點。靈藥草十三萬成績點,就這兩項來說,成績點就達到三十六萬,超過玄天宮那位混元境中期,取得第一的個人成績。

「無名,這次做的不錯!」吳長老出言誇讚。

武峰神色淡然,再次遞出第三枚儲物戒,而在這個時候。武峰其餘五枚儲物戒裡面,三枚儲物戒為空。兩枚儲物戒一為高級靈物,二為特殊血脈的妖獸。


趁吳長老清點第三枚儲物戒時,武峰將那兩枚儲物戒,用三元珠空間內,放有備用收穫的儲物戒替換,然後一部分意念進入三元珠。將高級靈物與特殊血脈的妖獸,分別取出一半,繼而再次替換回來。

原本的高級靈物、特殊血脈的妖獸,武峰就只拿出一半,現在取出一半的一半。放在儲物戒裡面的,不過四分之一的收穫。

吳長老清點的第三枚儲物戒,放有大量中級靈物,主要為三、四級,包含一些二級靈物。

吳長老同樣取出公開清點,然後宣佈道:「這些靈物折價二十億靈玉,二十萬成績點。」

「吳長老,這兩枚儲物戒裡面,有一些特殊的收穫,這三枚儲物戒為空!」武峰這一次,直接遞出其餘五枚儲物戒。

「好!」吳長老接過儲物戒,探查其中的收穫后,將武峰的靈器、丹藥、符篆等物,轉入一個空儲物戒裡面,直接交換到武峰手裡。

至於打劫其餘人,得到的私人東西,武峰全部收在三元珠空間內,吳長老並不會意外,那些臟物不好直接拿出,直接在試煉空間裡面處理,乃最聰明的做法。

每個參加試煉的弟子,分別一枚特製的儲物戒,武峰一共八枚儲物戒,顯然打劫七個人,但特製儲物戒一樣,無明顯的宗門標誌,只要不出現內部臟物,其餘人就沒什麼話說。


其實不僅武峰,其餘得到多枚儲物戒的弟子,面臨的情況完全一樣。

吳長老見到那兩枚儲物戒裡面,放有高級靈物和特殊血脈的妖獸,雖然數量不算多,但價值絕對達到十億。而現在無名的成績,五十六萬成績點,高居個人榜首位。

天靈宗的總成績,同樣從第五名,排到第三位,僅次于丹器宗與玄天宮,如果總成績再加十億,就可能超過玄天宮,成為一級勢力第二。

個人成績爭鋒,牽連還不算大,但勢力之間的爭鋒,名次的影響很大。如果天靈宗這一次,壓制玄天宮取得第二,但實際不具備那樣的實力,就很可能成為禍端。

在檢查兩枚儲物戒裡面,大致的價值后,吳長老就直接宣佈道:「本宗弟子無名,成績清點結束,總收穫折價五十六億靈玉,五十六萬成績點!」

「好,成績有效,入榜!」其餘勢力的代表,監督吳長老的清點,公正清查的成績,這一次玄天宮的代表,在吳長老言語落時,就搶先出口贊成,讓無名的成績落定。

武峰並非尋常少年,不在意爭一時風頭,對吳長老的做法很理解。各勢力代表公正,表示成績無誤后,無名的成績就正式入榜。

對那些勢力的公正來說,只要成績不虛高,刻意隱藏、壓低,這些皆不成問題。

武峰的成績入榜后,無名兩個字就從個人榜最後,一直升到榜單首位。而天靈宗的總成績,從第五位升到第三位……(未完待續。。)



…–4937293750919173939+dliineda+983–>

… ]—在這一次試煉中,取得第一的成績,就說明這一次大陸天驕賽,無名取得最後的勝利,成為大陸第一天驕!

可想而知,在往後一段時間,無名這個名字,必將傳遍整個大陸。尤其在年輕一輩中,他將成為一個傳奇,但同樣可能會面臨無數挑戰。

其實,在這試煉結束后,勢力排名無法改變,但個人排名不服的,還能提出挑戰的要求。但這一次參賽的弟子,皆見識過無名在登天梯,那一騎絕塵的表現,根本沒人準備挑戰。

畢竟在登天體內,那完全針對修為的考驗,苛刻到什麼情況,其餘參賽弟子很清楚,相信在那考研中,展現出來的實力。一個人身體強大、心志堅毅、魂念強大,即便法力修為未知,但同樣不可輕視。

既然無人挑戰,丹器宗的那位丹罡境副宗主,就公開宣布這一次的最終排名。

且不論具體實力如何,丹器宗與玄天宮兩大宗門,乃一級勢力執牛耳的大勢力,在其餘一級勢力中,至少要高出半個等級,最接近那些頂級勢力。


宣布成績排名后,基本已塵埃落定,很多天靈宗弟子,皆在駐地內歡呼起來,其餘取得超出預料成績的弟子,同樣有不少在歡呼。

但相比歡呼的弟子,更多弟子黯然無語,畢竟對那些弟子來說,在各自的勢力內,絕對算最頂尖的天驕。但到這大陸天驕賽,沒排進前百名的弟子,註定默默無聞。

不過天靈宗。這一次成為最大的贏家,無名個人第一,刀無血個人第四,第二、第三分別為丹器宗、玄天宮弟子。

而天靈宗風鈴兒,排名在第十一位,常笑笑排名二十三,皆算很不錯的成績。只不過沒人知曉。她們與無名皆未拿出全部收穫。

在很多人歡呼的時候,取得第一天驕之名的武峰。反而相當的淡然,平靜的回到天靈宗駐地。

吳長老與副宗主兩人,為天靈宗代表,與其餘勢力打過招呼后。就帶領眾弟子駕馭靈舟而去。其餘勢力情況大致一樣,這一次的結局比較溫和,沒爆發大規模衝動,畢竟在太虛空間內,裡面的恩怨無人知曉。

僅有的一樁恩怨,就要數武峰誅殺通天教的混元境,但無名取得個人第一,正在受關注的時候,有這次試煉不限生死的約定。通天教不好直接問責。

不過,通天教毫無動靜,反而讓武峰警惕起來。

在天靈宗的靈舟內。與來的時候一樣,每位弟子一個房間,眾弟子不便帶入的物品,同樣放在各自的房間內。

常笑笑、風鈴兒四人,從房間內取得各自的物品后,就相聚到武峰的房間。

武峰見幾人到來。用魂念掃過房間,確認無人窺視后。再布設一套七級隱息陣法,然後從三元珠空間內,取出四人的儲物戒。

「未免你們拿出多餘的儲物戒,將東西轉移后的空儲物戒交給我吧!」武峰出言說道,他們留在靈器房間內,大致多少儲物戒,天靈宗的人必然知曉,如果突然多出幾枚儲物戒,那自然很難說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