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永今王眼眶內的清光忽閃忽滅,那輪烏黑大日在它的顱骨上炸開,釋放出了億萬度的高溫,差一點將它的顱骨擊碎。

一瞬間,永今王的軀體橫飛而逝,壓塌了虛空,最後將整塊大陸都擊穿了。

在這恐怖絕倫的一擊之下,它顱骨的甲胄上痕迹斑駁,凹凸不平,上面還冒著一縷縷炙熱的黑煙,在蒼宇間扶搖直上。 見此一幕,眾人的臉色大變,永今王竟然被一擊重創,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形勢會很不妙,有可能會潰敗。

「這就是你的道嗎?還是不夠強。」長生者冷冷的譏諷道,眼眶中的幽光劇烈燃燒,全身的甲胄嗡嗡作響,顯然它也消耗了不少體力。

永今王剛剛站了起來,長生者就帶動著滔天威勢,一拳轟殺而來,倉促之間,永今王只來得及抬起雙臂格擋住這一擊。

「當!」

漫天烏光爆開,永今王被一拳震的連連後退,在其身旁連虛空都綻裂了,緊接著長生者一拳又一拳轟殺而來,不給永今王喘息的餘地。

「呼!」

永今王周身的億萬星光剛剛亮起,就被長生者迅速打滅了,根本就來不及發揮出威勢,被死死的壓制住了。

長生者左右手各執掌一輪烏黑大日,向前推出,破開宇宙乾坤,橫掃九重天,實在是恐怖絕倫,神威震動世間。

它發狂了,展現出了全部的實力,想要在此斬殺這位宿敵。

永今王欲要反擊,迸發出一片朦朧星海,將長生者籠罩在其中,裡面有億萬顆星辰轉天動地,每一顆星辰都重達億萬噸,施壓在它的軀體上。


那一顆顆星辰,都拖著一道長虹,像流星一般撞擊向長生者,令其的甲胄都有些凹陷了,這些星辰並非異象所化,而是真實存在的。

「啊!」

長生者咆哮,它頂著億萬星辰的沖刷,向前逼近,一步又一步,跨越重重星河,到最後它全身的甲胄都被焚的赤紅,近乎都快要融化了。

終於它衝破了星海,在這一剎那,它雙手合十,兩輪烏黑大日合二為一,身形暴漲數倍,大到無邊,向前鎮壓而去。

「鏘!」


眼見烏黑大日襲來,永今王抬起雙臂,狠狠的擋住了這輪烏黑大日的衝擊,兩者間瘋狂對抗,令這裡都近乎崩塌。

「我將獲得真正的長生,而你則會在這地獄中化為塵埃。」長生者的語氣滲人,赤紅的甲胄上餘熱未消,散發著滾滾熱浪。

它現在佔據了上風,有一定的把握滅殺這位宿敵,只要將其滅殺,那麼他就可以重新回到世間,證得那長生之道。

「你不是已經與世長存了嗎?這麼多萬年過去了,你也未曾消亡。」即便是在戰鬥之中,永今王依舊很平靜,很冷漠。

「不,這不是我要的長生!我要的是真正超脫,而並非是現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長生者大吼,發狂的推動著烏黑大日。

「你還是不明白,天道為何孕育蒼生,為何而平衡萬靈生息,終究是被慾念蒙蔽心眼,不明真諦。」永今王緩緩道,語氣帶著一絲凄涼。

「哼,大道法則,強者恆強,尤其是你那自甘墮落的道心,休要妄言。」

長生者的背後升起了九輪烏黑大日,每一輪烏黑大日中都盤坐著一道人影,其中有生澀的誦經之聲傳出,恢宏大氣,攝人心魄。

它施展出了一種絕世神通,這種神通有大偉力,號稱不敗的道法,上可通天,下可徹地,有著震古爍今的威勢。

這一刻,九輪烏黑大日懸空,普照世間。

「九重虛日法嗎?」永今王低語,眼眶中清光閃爍。

此時,永今王的背後升起了一座龐大的石碑,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碑文,每一枚碑文都彷彿有生命一般,扭曲蠕動,不斷的變化形狀。

那碑文很神秘詭異,帶著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能轉變天地規則,將其化為己用,只見一道道金光沒入碑文中,使其威能大增。

石碑懸空而立,每一枚碑文都猶如一扇門戶,通往未知的世界。

「原來是無殤密文?真是令我沒有想到。」長生者有些詫異,無殤密文是一種很罕見的神通,據說有改變古今未來之能,令人難以揣測。

不過這種神通是很難修鍊成的,即便是那些天賦高絕的天驕,如果沒有機緣,也很難將其完全修成。

「嗯?不過是殘碑而已,我就說你不可能完全修鍊成功。」長生者眼眶中幽光凝聚,仔細的盯著那石碑,最後終於發現了端詳。

「殘碑,也已經夠了。」永今王只說了這短短几字,但卻很有力。

「大言不慚。」

長生者冷冷的呵斥道,它背後的九輪烏黑大日中,盤坐的人影,都緩緩睜開了雙眸,眼內迸發出璀璨精光,令虛空都沸騰了。

「嗤!」

九輪烏黑大日橫空擊來,震動古今長河,破開萬法。

猛然間,永今王背後的那座石碑上碑文漫天,每一枚碑文都在燃燒,散發出炙熱的金色火焰,變化出不同的形態,向前衝去。

轉瞬間,無盡的金色碑文糅合,融為一體,化為一枚無暇的碑文。

「殺!」

那橫擊而來的九輪烏黑大日中,九道人影齊聲大喝,轟的一聲,便與那枚無暇碑文撞在了一起,雙方所溢出的威勢近乎擊穿了天穹。

「九重虛日,橫渡古今。」

長生者低語,那九輪烏黑大日斗轉,將那枚無暇碑文死死的困住,而後那九道人影盤坐在那裡,口中誦經,欲要度化那枚無暇碑文。

天地間經文朗誦之聲不絕於耳,令眾人的心神都在顫抖,如果不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眾人護住,否則眾人早就化道而去了。

「殤兮無歸,人途末路。」

永今王開口,帶著一種大透徹,猶若天音一般,那枚無暇碑文內字體流轉,密密麻麻的碑文從中滲出,將那九輪烏黑大日覆蓋。

那九輪烏黑大日發光,烏光顫動,人影朦朧,與那漫天的碑文抗爭,只見那九輪烏黑大日焚燒了數不盡的碑文,但還是有碑文源源不斷的衝出。


「九日合一,萬法皆空。」

長生者大喝,爆發出無窮的威勢,只見那九輪烏黑大日歸為一體,在其中盤坐的人影也重重疊加,好似化為了一人般。

嗡的一聲,那融合后的烏黑大日彷彿撐開了天地,其中的人影咆哮,一舉震開了無暇碑文的籠罩。

被震開后,無暇碑文再次衝來,與那輪烏黑大日撞在一起,兩者間爆發出無盡玄妙,猶若天鼓震世一般,威勢恐怖。

「當!」

永今王背後的石碑發出滾滾宏音,上面竟然出現了裂痕,而且還在不斷的蔓延,在無暇碑文受創后,石碑也同樣受損。

終於,無暇碑文磨滅,石碑爆開,那輪烏黑大日橫擊而來。

轉眼間,那輪烏黑大日帶動著毀滅之威,狠狠的壓在了永今王的身上,同時那道人影也與它形神合一,近乎融為了一體。

「啊!」

永今王的軀體幾乎爆碎了,被壓的一個趔趄,全身上下甲胄碎裂,露出了裡面的骨骼,傷勢無比的慘重。

緊接著那輪烏黑大日將永今王覆蓋住,焚燒著它的軀體,很快,永今王軀體上的青銅甲胄都有了一些融化的跡象。

「結束了。」長生者語氣陰冷,一拳轟出,想要打碎永今王的頭顱。

不!眾人看的肝膽欲裂,此刻永今王傷勢慘重,面對長生者這凌厲的一擊,根本就不可能抗的下來。

「是嗎?」

突然永今王身上燃燒的火焰都消失了,而後它身影閃動,避開了這一擊。

「怎麼可能?難道你的傷勢…………都是裝的不成?」

長生者語氣驚愕,它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變故,原本它以為永今王死定了,結果永今王卻輕易的躲開了這一擊。

「你的心智已經紊亂了,以你的境界,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到。」永今王搖搖頭,它設下的陷阱已然成型,任憑長生者如何掙扎也無法逃脫。

「該死!」長生者大怒,想要再次出手。

忽然,天空中顯現出了一道法旨,這道法旨威嚴而神聖,上面流淌著神性的光輝,有諸天萬道在其周圍環繞。

「嘩!」

這道法旨展開,有一道身影從中走出,正是眾人曾經見過的神秘生靈!

此刻,這神秘生靈與眾人曾經見到的他變化了很多,他的軀體上神光璀璨,身後有浩瀚的異象顯化,有宇宙玄光,還有日月繁星。

神秘生靈的身影很巍峨,很磅礴,彷彿屹立在星河之巔,神光無量。

「什麼,這竟然是……………神靈!」

長生者悚然,這種不容侵犯的神性氣息,也只有神靈才能夠擁有,不過它也看出來了,這並非是神靈的本尊,只不過是通過法旨顯化罷了。

除了長生者以外,普天歌也很震驚,他沒有想到這個神秘生靈竟然是神靈,要知道神靈可是超越聖靈境的存在。

實力至少達到了偽王層次,甚至是准王層次!

准王之上便是王者,王者乃是超脫於時光長河之外的存在,凌駕於大道之上,而神靈便是僅次於王者的存在!

而且神靈是由天地誕生而來,一出世便擁有準王的實力,不過其實力也是固定的,無法再進行提升。

「果然是棋差一招………………」

長生者低語,它想起了那些活人額頭上的黑蓮印跡消失后,有一股強烈的波動傳來,應該是一位絕世強者,不過它也沒有太在意。


它認為它有長生古城作為庇護,而且還有天環在手,即便那突然出現的絕世強者與活人有關,恐怕也沒什麼好擔憂的。

但是它錯了,雖然從氣息上判斷,這位絕世強者的實力應該與它有一些差距,不過它千算萬算也沒料到這所謂的絕世強者竟然是一道神靈法旨。

此時此刻,它才發現四周的虛空隱隱有玄妙的神則流淌,將此地完全籠罩,剛才與永今王激戰,居然沒有察覺到。

而現在察覺到了,但也已經晚了。

「嗡!」

長生者四周,原本那些若隱若現的玄妙神則,全都亮起,爆發出璀璨的光華,形成一片封鎖,將長生者牢牢的困住。

「沒想到我歷盡千重劫萬重難,到最後還是要身隕於此。」沒有了活路,長生者反倒冷靜了下來,又道:「你先是讓你的人馬潰敗,造成不敵的假象,然後又故意讓古城被破,引誘我前來與你決戰,而你的作用就是拖住我,趁我不備之時,好讓這道神靈的化身暗中施法,將我困住,真是好手段!」

「而且你們的目地不僅僅是想要殺了我,還打算得到天環吧?」長生者眼眶內幽光凜冽鋒芒,接著道:「否則,你們直接聯手殺了我就行了,又何必這麼麻煩。」

長生者雖然有些瘋癲,但是卻有著非凡的智慧,一眼就看出了永今王的目地。 「沒錯,我們的確是想要得到天環。」永今王點了點頭,語氣平緩如川,而後接著說道:「如果直接聯手殺了你,那麼天環就很容易在戰鬥中毀壞,所以只有設計將你困住,才可以避免天環受損。」

「果然如此,看來你永今一道口口聲聲說要超脫自身的慾念,可終究不過是被慾念所操控的蜉蝣罷了,真是可笑。」長生者冷冷道,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

它原本就對永今一道不屑一顧,認為是小道,而這一刻它更是對其鄙視的無以復加,在它看來,身為永今一道的至強者永今王,竟然連堅守本心都做不到。

它記得永今王曾經說過,永生永世都不會離開無間地獄,結果現在永今王卻挖空心思想要得到天環,想必是打算要藉助天環來離開無間地獄。

「你錯了,你真的以為我想要得到天環,是為了讓自己離開嗎?」看到長生者的反應后,永今王依舊很平靜,幽幽說道。

「嗯?那又是為何?」長生者有些不解,眼眶內幽光跳動。

「是為了生命啊,是為了讓生命離開不屬於他們的地方。」永今王目光深遠,望向了城頭上的眾人,又道:「生命只屬於世間,那片充滿活力的天地。」

「什麼?是為了這些活人?」長生者愕然。

「你身為一位至強者,竟然還會在意這些螻蟻的性命?你看看你還有身為強者的氣魄和威嚴嗎?」長生者呵斥道,語氣凜冽冰寒。

它實在是無法理解永今王的舉動,像它們這類至強者,擁有摘星捉月之能,開天闢地之威,俯視蒼生,傲視群雄,一些凡靈和它們相比簡直是天地之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