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咚!」

「咚!」

一道道爆炸和破碎聲響起,諾大的城主府,眨眼間被毀了個一乾二淨,只剩下一片斷壁殘垣,以及最中央的一些恐懼的瑟瑟發抖的城主府士兵。這不得不說姜小凡和雪白妖獸破壞的很有技巧,居然一個人也沒有傷到。

望月城主和幾個幻神長老跪拜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儘管耳邊不斷響起爆炸聲,不斷有碎石飛濺,但是他們卻不敢做出一個多餘的動作。天庭之主在出手,他們哪裡敢動?如何敢動?

「何人在喧囂!」

一道冷喝自遠方傳來,眨眼間而已,數道神芒衝來,落在了城主府上空。

「發生了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其中一人皺眉,望著跪在城主府中的望月城主等人。

這幾人是紫陽宗的弟子,修為倒是都不弱。望月城主曾是紫陽宗門人,每年都會向紫陽宗進貢不少好東西,於是紫陽宗自然而然也就成為了他的靠山,平日間對這望月城頗為照顧。

城主府內,望月城主低垂著腦袋,紫陽宗有人來了,但是他卻不敢開口,一個字不敢說,一個動作不敢有。

立在虛空上的人是誰?天庭的主人啊,不要說紫陽宗來了幾個弟子,就算是整個紫陽宗的人都來了,那又能如何?

四周死寂一片,沒有一個人開口。

出現在這個地方的紫陽宗弟子也感覺有些奇怪,當即掃向四周,想要弄個明白。而後就在下一刻,當他們的目光落在姜小凡一行人身上時,頓時個個顫抖,如遭雷擊一般,直接從蒼穹上降了下去。

「天……天帝大人!」

幾人臉色蒼白,落在一片狼藉的城主府中行大禮,冷汗都流了下來。

ps:今天一更,還是公司的事,就不重複了,唔,今天欠下的周末補,周六周末都三更。啊!誰說的減肥難啊減肥難!俺半個月瘦了快六斤了!哭! 早上八點左右,葉峯從唐人街的租屋下來,打車匆匆的趕到紐約五區警局, 一看牆上的時鐘已是九點多, 差不多十點了。

葉峯剛走到門衛室,發現吳天樂早已在那兒等着他了。“葉峯,我以爲你忘記來籤文件拿綠卡了呢!”吳天樂仍然是一身黑皮衣,大墨鏡,儼然酷得像個紐約神探。他向門衛室的保安打了個招呼就領着葉峯向會議室走去。

“葉,你咋晚跑那裏去了?”一個身穿警服,一頭金髮的美女冷不防的從會議室門後衝出,上前就給葉峯一拳:“恭喜你,今天你可以拿綠卡了!有請,葉峯同志登場!”說着自個兒鼓起掌來。

葉峯一看,會議桌坐着個胖警官,那不是作筆錄時打個照面的局長麼?我這等小人物居然能驚動局長,看來這綠卡也非同小可。局長迎上去與葉峯握了握手,說:“葉,我很高興認識你,歡迎你加入美國國籍,今天由我和卡特里娜還班尼一起見證這段光輝的歷史時刻!”

“伊恩局長,你可是個老好人啊,葉峯獲得綠卡有你一半的功勞呢!”卡特里娜推着葉峯走向會議桌,會議桌上放着一疊文件,伊恩整了整警服,然後把文件推到葉峯面前。

吳天樂從桌子上拿過一支鋼筆遞給葉峯:“你簽字,我告訴你那兒該籤哪兒該寫什麼的,你照着寫就成!”

“多謝局長,多謝吳探長!”葉峯接過筆坐下打開文件,看了起來,文件上全是英文,葉峯僅讀大一,那些英文僅能看出個大概。

卡特里娜在他身邊的椅子坐下,嘻笑着把腦袋湊近說:“葉峯,你還沒謝我呢,沒有我你怕沒有今天吧?”

“多謝!好不好?”葉峯只顧低頭看文件。

“有什麼看的,簽了字就成!”伊恩局長在旁提醒葉峯說:“根據美國移民法案,個別有特殊能力和特殊貢獻的人可以通過‘國家利益豁免’的方式,不必向勞工部申請勞工證,由市長特批,可獲得綠卡!葉峯,快簽字吧!”

可是當葉峯在第三頁看到這麼一段英文,原文是這樣的:“本人已背叛了我的祖國,因爲憎恨自己的國家才加入美國國籍的!”

葉峯反覆看了兩遍又唸了三遍然後側目對吳天樂說:“我沒有背叛我的國家呀?我也沒憎恨我的祖國呀,這是什麼條款?這不是他媽的霸王硬上弓麼?”葉峯皺了皺眉說:“這綠卡不要也罷!”

說着把筆扔在桌上,拍了拍文件。

“葉,這是格式條款,幾十年都是這樣了,你較真個什麼?”伊恩局長不好意思的說。

“就是,趕快在下面簽字吧!葉峯!”卡特里娜把鋼筆拿回遞給葉峯。

“葉峯,這是一條慣例式條款,你不喜歡可以劃掉呀,你可以自已寫一條上去呀!”吳天樂在旁撇了撇嘴說:“這是走走形式罷了,你何必當真呢?”

葉峯果然大筆一揮,把這條條款劃了幾劃,然後在下面寫:“中國永遠是我的祖國我的母親,我永遠愛她!加入美國國籍,我也同樣喜歡美國!”

葉峯看了看自己寫出的一串英文,有點得瑟的笑了笑。

吳天樂和卡特里娜卻搖了搖頭,相視而笑。“這小子就是什麼都較真!”吳天樂把墨鏡取下,苦笑着說。

伊恩局長向葉峯豎了豎姆指:“葉,你有性格!”

接着葉峯很快就在文件下面簽了字,然後把文件整理好,合上,推給前面的伊恩局長。局長粗略的看了幾眼,拿起文件遞給卡特里娜,說:“趕快交給戶籍科吧,叫夥計們手腳快點,把證辦了,拿給葉峯,人家要去找工作呢!”

卡特里娜接過文件,小跑般走出了會議室。

葉峯再次與伊恩局長握手,然後站起身,對吳天樂說:“兄弟,還有伊恩局長,我請客,吃中飯去。”

“不了!葉,你作爲咱警局的貴人,我請你到咱警局飯堂吃飯好麼?”伊恩局長說。

我正等你這句話呢,葉峯衝他一笑:“也好,吃了飯順便取綠卡!”心想,又在警局蹭了一頓飯,又節省了十塊美元哩。


飯堂裏全是西餐,什麼牛排,比薩,之類。葉峯坐在飯堂的餐廳角落處,正吃着個比薩吃得有滋有味。

葉峯剛吃完,又有人把一個比薩放在他的碟子上,葉峯擡頭一看,是個金髮美女警察。她一臉笑容,那幾粒青春痘分外扎眼,這女警不正是卡特里娜麼?卡特里娜吃着一杯牛奶說:“葉峯,你幫助我消滅這個比薩,我正在減肥呢!”說着一屁股在葉峯身邊坐下。

旁邊那些在吃飯的女警和那些警察大叔也用眼睛偷偷打量着葉峯,一個大嬸級的女警和另一個女警竊竊私語:“裏娜,好像和這個中國人戀愛了!”

葉峯吃完一個大比薩,抹了把嘴上的油,打着飽嗝站了起來問裏娜:“我的綠卡辦妥了麼?”

正說着,伊恩局長和吳天樂笑吟吟的走了過來,他倆身後還跟着三個表情嚴肅的黑人警察。伊恩局長把一個文件袋遞給葉峯,說:“恭喜你,葉峯,綠卡給你辦下來了,你收好!”

葉峯趕快雙手接過文件袋,從裏面取出一張綠色的卡片,仔細的看了看,然後把這張綠卡小心翼翼的放入腰包里拉上拉鍊扣好。心裏卻在想,不知紅姐跑那兒去了,她能弄一張綠卡多好,不用東躲西藏了,能光明正大在美國生活打工賺錢了!


還有雪兒,她人在何方呢?是否回到祖國了?

伊恩局長上去拍了拍葉峯的臂膊說:“葉峯,有個壞消息告訴你,你很不幸,盛達公司在紐約第二區警局投訴你,你私闖盛達公司,並開槍威脅公司人員,盛達公司在法院正式向你起訴,這不,你的信息剛錄入戶籍管理系統,人家馬上找過來了!”

“你是葉峯麼?”那三個警察來到葉峯面前,中間的黑人警察拿出一張證件在葉峯面前揚了揚說:“葉峯,你必須跟我走一趟!”

葉峯咧了咧嘴,心想,美國的執法系統效率挺高的,剛辦好證就找上門來了,唉!做錯了事都要受懲罰的,誰叫我在盛達大廈裏向李佳佳開槍呢!

卡特里娜和吳天樂站在葉峯背後,表情複雜,卻不知說什麼爲好。身爲警員,也不能阻礙別的警局來執法呀。

葉峯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下,被三個黑人警察帶走了。

“盛達公司?陳漢強?”卡特里娜嘀咕着,然後也向外面跑去:“我去找陳漢強評一理去,人家救了他的女兒,居然還報警抓人!” 紫陽宗幾個弟子碰巧經過望月城,在遠方見著望月城有些混亂,而且混亂的地方正是城主府,於是就過來看看,如果望月城主有什麼麻煩,他們可以稍稍震懾一翻。然而這一看,看的他們差點魂給嚇沒了。

「天……天帝大人……」

幾人在已經是一片廢墟的城主府內拜倒,神色恭敬,惶恐不安。

姜小凡神色淡漠,望著幾個紫陽宗弟子。

「你們想來解圍?」

他平淡的道。

如此話語嚇的幾個紫陽宗弟子神色驚恐,他們之前確實是想來解圍,稍稍幫一下望月城主,畢竟紫陽宗的身份擺在那裡,就算他們只是幻神修士,可也比望月城主可怕一些,至少絕對能夠讓許多人敬畏惶恐。


可是現在,他們一個個軀體發顫,因為都已經看出來了,破壞城主府的人就是姜小凡。這個時候,他們掐死望月城主的心都有了,招惹誰不好,居然招惹天庭的主人,難道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嗎?

「不……不敢,天帝大人誤會了。」

幾人戰戰兢兢。

姜小凡背負雙手立於虛空上,下方所有人都滿臉敬畏,又是尊敬又是興奮。

「他曾是你紫陽宗門下?」

他瞟向望月城主。

紫陽宗幾個子弟戰戰兢兢,頭也不敢抬,顫聲道:「是……他,他以前是宗門一個內門弟子……」

「以前是?」姜小凡玩味一笑,道:「也就是說,現在自立門戶了?」

城主府中,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望著戰戰兢兢的城主府一脈和幾個紫陽宗弟子,他神色淡漠,道:「你們宗門的事,我懶得管,現在開始,望月城不再有城主府。回去告訴你們宗主,處理好自己的宗門事,別再讓我看到類似的事。」

望月城主暗中鬆了一口氣,讓紫陽宗處置,雖然城主府不能再有了,但是他至少可以保留下一條性命。

只是下一刻,他臉色大變。

「哧!」

「哧!」

「哧!」

幾道流光飛出,射入望月城主及其身後的幾個幻神長老體內,當即令這幾人慘叫起來,臉上瞬間布滿了絕望之色。

「略作懲戒,算是便宜你們了。」

姜小凡神色淡漠。


他沒有殺望月城主等人,但是卻廢掉了他們的一身修為。

紫陽宗幾個弟子見到這一幕,哪裡還不知道望月城主等人發生了什麼,都是脊背發寒,心中惶恐,戰戰兢兢的拜倒在那裡。

「讓你們宗主好好處理。」

姜小凡淡漠的道。

「是是是,天帝大人放心,天帝大人放心。」

幾人連連應聲,冷汗直流。

原本紫陽宗已經要毀了,但是在數年前,是姜小凡出手護住了紫陽宗,在紫陽宗外布下了絕世大陣,如今就算姜小凡不是天庭之主,紫陽宗眾人也會感激在心。這再加上天庭之主的身份,他們心中就更是多了一份敬畏和恐懼。

姜小凡沒有再說什麼,周身銀華一閃,頓時包裹著葉緣雪和冰心等人消失在蒼穹上,連帶著中年婦人和年輕女子一併消失。

見姜小凡消失,紫陽宗幾個弟子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擦掉額上冷汗的同時,不忘對著姜小凡之前立身的位置行大禮:「恭送天帝大人!」

村里有個空間男[重生] 恭送天帝!」

「恭送天帝!」

「恭送天帝!」

一時間,城主府四周的諸多修士齊齊拜倒,各個行大禮。

幾番行禮后,紫陽宗幾個弟子最先站起身來。望著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的望月城主等人,幾人都是眉頭輕皺,神色也極為複雜。

「算了,帶回宗門,讓宗主處置。」

其中一人道。

「走。」

另一人點頭。

幾人托著如死狗般的望月城主,凌空而起,快速朝著宗門而去。

四周的圍觀者們有些發愣,但是不多久就有人發出歡呼聲。

「太好了!」

「這個惡霸終於除掉了!」

「都是有天帝大人在,感謝天帝大人!」

諸多修士激動而興奮。

這些年來,望月城的修士們沒少受到望月城主一脈的壓迫,早已經怨聲載道,只不過是畏懼於望月城主的強大以及其背後勢力的強大,只能默默忍受。如今姜小凡出現在這裡,除去了這一脈的禍害,他們怎能不激動?

……

中年婦人所在的酒樓,一道銀光閃過,姜小凡等人重新出現在三樓。

「天帝大人!」

剛一落地,中年婦人和年輕女子立即行大禮,戰戰兢兢。

眼前這可是大人物啊,不說是如今紫微修道界第一人也差不多了。她們母女僅僅只是覺塵境界修為而已,與這樣的人站在一起,哪裡能夠心安,惶恐而敬畏。

姜小凡有些無奈,這也是他最開始不願意暴露真容的原因。

「起來,真的不用如此。」

葉秋雨道。

她伸出玉手,一股柔和的力道包裹著中年婦人和年輕女子,支撐著她們站了起來。

「這,這……」

中年婦人雖然站起了身來,但卻依舊是局促不安。

姜小凡嘆了一口氣,也知道有些事是沒有辦法的。他指著房間中的那張床鋪,對著中年婦人道:「老闆娘,現在你的問題應該解決了,這東西,你看……」

「可以的可以的,天帝大人您隨意!」

中年婦人趕緊道。

姜小凡點了點頭,望向公主殿下,道:「可以了。」

「謝謝李姐!」公主殿下高興的應了一聲,抬頭看趴在腦袋上的雪白妖獸,又指向前方的那張普通床鋪,道:「小白,把它搬回去。」

「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