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蒲團旁邊還有兩行細若蚊足的字體,上面寫的應該是『碧水青天一線牽,陰陽兩岸非等閑。魚龍飛越三千尺,跨過龍門始為仙。』?這。。。」

噬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跨過龍門始為仙?好大的口氣啊,這究竟是什麼地方?難道是一處『成仙地』不成?太假了吧?

「龍門橋?魚龍飛越三千尺?跨過龍門始為仙?跨過龍門。。。我靠,不會吧,魚躍龍門?傳說中的『魚躍龍門』?」

噬呆住了,或者說完全對『龍門橋』以及這幾句詩的含義給驚呆了。

傳說中,不老不死的天界內有一扇至高的門戶,名曰龍門,龍門下生活著一群錦鯉,只要哪條錦鯉能夠跳過『龍門』,便能身化神龍,一步登天,該不會就是說的此處吧?

『嘩』

突然,一條數十丈長的金色魚兒自橋下跳躍而起,金色的光芒耀的人眼睛都睜不開,金色的魚兒腮旁帶有兩條長長的龍鬚,只差一點就要觸及到橋身了,但可惜后力已盡,那龐大的身軀『嘩』的一下再次落入水中。

原地,噬的嘴巴張成了『o』型,看著剛才的情形,腦袋一片空白。 金色的魚兒,身長有數十丈,軀體蜿蜒,兩腮長有龍鬚,此刻試圖越過『龍門』,但最後力量匱乏,導致功虧一簣,與此同時,龍門散發至高的氣息,將一縷蘊含了道紋的神輝蔓延向金色的魚,沒入其軀,讓它的更加的璀璨。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魚龍?不是說這玩意最多只有一丈長嗎?那這數十丈的龐然大物是個什麼東西?」


噬的雙手都在顫抖,剛剛那條類似於『魚龍』的生物僅僅散發的一縷氣機就將噬定格在當場,那絕對比之神道更要強大無數倍,它到底有多深的道行?

「如果這裡的一切傳到外界,相信天下四大州都要瘋狂了吧?」

噬心頭微冷,承載了三千大道規則的石橋,傳聞中不老天界的龍門,正在試圖一躍化龍的魚龍,以及身前腳下看似微不足道的蒲團,無一不是重寶,無一不帶有絕世隱秘,任何一樣傳到外界,都值得讓天下各大勢力舉族來犯。

噬呆愣在了原地,思緒早已不知飄到何方,可是突然,心臟處傳來一陣顫動,黑色的植物似乎終於有了感應,將要蘇醒過來,由於黑色植物之前吞噬了太多的金色血液,已經陷入了沉睡,但是在這一瞬間被周圍大道驚醒了,隱約間有嗚咽之聲傳來,似戰爭的號角聲,剛一發出,便引起了周圍萬道的抵觸。

漫天的光華,交織成大道的紋理,瑰麗之中帶著殺機,輕易的就把飄蕩在周圍的嗚咽聲抹殺,噬毫不懷疑,此時任何膽敢碰觸這些瑰美紋路的生靈必定都要因此而亡,最終化為劫灰,因為這是大道的氣息,凡人不容觸犯。

不過,下一刻,黑色的植物再次沉寂了,或許是因為不敵,又或許是因為金色的血液還未完全消化掉,最終沒有再繼續挑釁下去,這讓噬緩緩的鬆了口氣,方才的一幕讓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還真怕黑色植物做出什麼『不理智』的行為,到時候別說是自己,就連它的本體也將被大道抹殺吧?

「你究竟是什麼?竟然惹的萬千大道競相抵觸?難道真的是器靈口中所說的『大凶』么?算了,不去管你,大凶也好,至寶也罷,反正都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噬輕撫心臟處,口中喃喃低語。

「不過,這位『大人物』也夠摳門的啊,就留下一個蒲團,一行詩句,其他什麼都沒有,我的至寶,我的至尊器,都泡湯了。」噬低笑了一聲,搖了搖頭,緩緩的朝著蒲坐去。

「剛才有人坐在橋頭上誦經,該不會就是坐在這塊蒲團上吧?」噬嘴角抽搐,感覺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但是,那位『大人物』同樣是坐在橋頭,但從外面看卻與常人無異,難不成他的身軀能有數十萬丈高?想到這裡,噬全身又是一顫,趕緊搖頭,這已經超出了目前自己所能理解的極限。

噬懷著好奇的心思,感覺蒲團定是一件寶物,說不得其中包含有大秘密,否則為什麼在此曾經悟道的那位『大人物』什麼都沒有留下,偏偏留下了這樣一個已經抽出嫩芽的蒲團?這是值得探索與深究的事物。

哪知,剛一落座,無數仙光便匯聚了過來,萬千大道被點燃,石橋好似溝通了仙域,仙光道紋堪稱無窮無盡,噬還未反應過來,這些仙光道紋便將噬包裹在了其中,逐漸化為一個仙光與道紋包裹的巨繭。

「光怪陸離,一吼山河碎,手劈星辰,劍斬日月,這是什麼地方?到處都是殘破的廢墟,入眼之處一片破敗,難道來到了上古戰場么?」噬大驚,想要坐起,卻發現,此刻怎麼都動不了。

巨繭中無數畫面似放電影般在噬的眼前劃過,像是在親身經歷,有巨人頂天立地咆哮驚天,有異獸踏破山河破碎萬千,更有許多奇異的種族在大戰,將虛空都給打破了,無數星辰在瓦解,他們眼中流淌有血淚,卻在行殺伐,彷彿身不由己般。

無數的生靈在哭豪,但是換來的只有無情的殺戮,這些強大的生靈所過之處只剩下一片屍山血海。

「混蛋啊!」

噬大罵,憤怒的想要發狂,恨不得自身投入戰場,他看到了什麼?一名三四歲大的孩童被金色的神槍穿透釘入虛空,有老父懷抱青年滿面血淚,卻依然被利劍削去了頭顱,入眼之處,哀鴻遍野,而噬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在一旁觀看,逐漸有熱淚淌落。

「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

噬大吼,此刻忘記了所有,只是對著這些冷厲的身影大喊,究竟是什麼讓他們變得如此無情?是什麼讓他們心臟比磐石還硬?剩餘的只是不甘,如同其餘生靈一樣。

「殺!」

就在眾人、包括噬都陷入了絕望之時,一尊偉岸的身影出現了,他的面上朦朧,被萬道符文交織,看不清面容,卻將整個天地都踩在了腳下,所過之處,萬道哀鳴,匍匐於地,他代表了至強,翻手之間鎮壓天地。

接著,眾人看到男子探出一隻大手,將周圍殺戮的生靈籠罩,絕強的氣息讓那些生靈生出了絕望,大手壓落,巨人炸開,黑色的血液散漫天地,異獸吼叫,結果被斬去頭顱,那些奇異的種族灰暗的瞳孔內帶著解脫,紛紛化為劫灰,最終,作亂的強者都被抹殺,天地間只剩下一道流淚的身影,背對眾生而去。

「至尊!」

無數生靈,有人族、有妖族、有獸類、甚至無數的古族,全都匍匐於地,虔誠的叩拜,口中高喝二字,若杜鵑泣血。

至尊,竟然是『至尊』?那道偉岸的身影便是傳說中的至尊么?

下一刻,畫面突然消失了,噬默默的流淌著眼淚,同時身心都在顫抖,流血的畫面,生靈的哀嚎,偉岸的身影,至強者流淌的血淚,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但這一刻噬明白,那些都不是真實,或者說只是曾經真實的畫面重現。

「為什麼那些強大的生靈好似失去了靈魂般,只知道殺戮?為何身死前會露出解脫的神情?億萬生靈的哭豪,這都是曾經真實存在過的嗎?都言每一位至尊對各族而言,都有大功績,難道這就是緣由?」

噬在低語,眼淚不爭氣的往下淌,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但同時他也知道,這種層面的問題無人可解,自己此時如同稚子般弱小,也沒有資格知道事情的起末,若是將來達到至強,或許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吧。

但不管怎麼說,強者血淚,生靈泣血,至尊偉岸的身影,這些此時都深深烙印在噬的腦海中,世間有太多的秘密,而其中至尊的一生最為神秘,他前半生戰遍天下,最終無敵於人間,後半生為天下億萬生靈操勞,不留功與名,在最後,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修行,我要達到至強,去征戰,我有一種感覺,似乎至尊的失蹤與那些發狂的強者們有關,究一切始末,找到幕後黑手,代天下萬靈殺伐,就像。。。至尊。」

噬的眼睛中發出驚人的光芒,或許這一刻,他自己都沒注意到,一直以來修行的道心,在悄然改變著。 噬的道心與其說改變,不如說是一種蛻變,天地悠悠,道與心存,比身堅、比神玄,如同怒海之礁石,任它風吹雨打、驚濤拍岸,我自巋然不動。

尤其是世間滄桑經歷太多,飽償俗世冷暖,噬更懂得本心的重要,如今修道,更是本心與大道合乎一體,大喜之後到大悲,道心早已堅韌異常,如今再次『親身經歷』血屠億萬,天地哀鳴,更是對意志的一種磨練,這種經歷難得。

「那些逝去的,終將不在;那些曾經擁有的,需守護在將來;至親大仇,不得不報,若小伍『道』成之日,一切因果皆了斷。」噬滿面沉凝,臉上還掛著淚痕,但一顆道心卻愈發的堅定,修行,一切都為了將來。

一瞬間,噬突然有了一種明悟,此番盤坐在蒲團上,蒲團發光,那抽出的嫩芽搖曳出星輝,以近乎於合道的意境悄然散發出來。

身與心融,心與道合,此刻的噬,感覺周圍一切都不同了,花草樹木不再了無生機,山川河嶽不再凝滯,彷彿一切都有了生命般。

大地在有規律的脈動,天地似在均勻的呼吸,生靈的臟器暗合天地五行,等等,一切的一切都不同了,他感受到了天地萬物相生相悖的氣息,一切都遵循著莫名的『道意』。

『啵』

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打破了,接著靈識散發出去,瞬間籠罩了周圍數十里,這讓噬心裡激動不已,自己原本的靈識強度就已經達到補天境的巔峰,在秘境中最多籠罩周圍數里,如今再次突破,單論靈識的強度已經絲毫不亞於一名御天境的修士了。

「呼」「吸」「呼」「吸」

一口接一口的濁氣自噬的口中呼出,隨著呼吸聲,身軀內五臟六腑都在隨之增強。

天地靈氣包含萬千,每一次被噬呼吸之間,都會被轉化為組成天地大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對應心肝脾肺腎,無數的靈氣都朝著噬湧來。

身軀百穴,每一個都化為一個漩渦,形如黑洞,最終合一,將噬整個人都吞沒了,不見形體,只留下一口黑洞顯化在蒲團上。

『轟』

突然之間,萬道咆哮,三千大道規則似乎要*,一如黑色植物發出的氣息時,不被容納於天地間,道的紋理無處不在,石橋本身的材質承載了萬千大道,如果此時*,除非有至尊守護,否則誰都無法倖免,必然在萬道威壓下被碾壓成齏粉。

關鍵時刻,蒲團上的嫩芽搖曳了幾下,有點點白色的光點飄蕩而出,看似柔弱不堪,卻將萬千大道都安撫了,無數光點烘托著中間一口黑洞,讓周圍顯得詭異無比。

這裡是福地,蘊含大造化,靈力濃度是其他地方的數倍不知,而石橋之上,更是將天地靈氣凈化了一遍,化為一種更為濃郁的元氣,被噬所化的黑洞瘋狂的吞噬著。

「凝五行,補生機,大道唯我,乃三千微塵,種五神祇,曰金行銳、木行生、水行命、火行攻、土行德,合為五行相生,分則五行相容,天地大仁德,以相生演化生機,天地大不仁,以五行相剋化於道,是為神種,以五行為本,臟腑通靈,五行共演,化入陰陽。。。」

一段拗口的經文聲自噬所化黑洞中傳出,這是『羽化仙訣』中的秘宮篇,闡述如何凝聚五行,與其它功法多有相悖之處,主張將天地五行之精化為『五行神種』,並且以五行相生的原理最終達到自給自足的狀態,傳聞修行到最後,在五臟秘宮之中會演化出五尊神祇,徹底掌控五行之道。

都說天下至尊功法中,『羽化仙訣』築基第一,羽化仙門的弟子修為最為渾厚,此番由秘宮境的修行之法就能窺探一二。

比如說兩名秘宮境修士相爭,一個在戰鬥中需要不斷的煉化天地靈力來維持,另一個卻能夠自行演化五行,使五行循環往複輪轉不息,兩廂一對比高下立判,不管是戰鬥的持久度還是對拼法力的凝聚力上,修行羽化仙訣者必定更勝一籌。

「只是吞納天地靈氣,遠遠不夠,靈藥出來吧。」

噬低喝一聲,而後身前飄落出許多的靈藥,足足有近千株,大多都是下三階靈藥,四級五級還有六級的靈藥少之又少,加起來剛剛湊足五行品類。

「世人皆贊土之德,有厚德載物之美譽,便從土之精華開始吧。」

噬身前一株散發明黃色澤的靈藥飄出,這是一株二級的靈藥,外形似蘆薈,共有五片葉子,如同乾裂的大地,眾多葉片拱衛著一枚土黃色的珠子,珠子外形似龍眼,發出莫名的苦杏仁氣味,被稱之為黃丹草。

黃丹草被氣機牽引,投入黑洞中,逐漸分解開來,紛紛化為濃郁的五行土之精,被黑洞快速的吞噬著,如此濃郁的土之精華,竟然沒幾個呼吸就被吞噬一空。

「不行,水澤花、金箍藤、火耀蓮、木靈棉,來。」

噬的聲音帶著焦急,又有幾株二級三級的靈藥飛出,紛紛投入無底的黑洞中,還未被吞沒就紛紛化為五行之精華,也是幾個呼吸就消失不見。

「怎麼會這樣?」

噬發出驚呼,五行之精氣被噬納入體內,只在經脈中運行了一圈,還未凝聚到五臟處,龐大的五行之精瞬間化為虛無。

或者說,是瞬間被吞噬個一乾二淨,丹田之中的本源之力被引爆,簡直無物不包無物不可吞噬,結果,二級靈藥蘊含的五行精氣瞬間就被本源之力吞噬掉,化為了自身,成全了本源之力,讓本源之力瞬間更加精純了一絲,但是也只有一絲而已。

「噗」

黑洞消失,顯露出噬的本體,一口鮮血沒有忍住,染紅了前方,本源之力太狂暴了,突然將全身經脈中的五行精氣抽取了個乾淨,瞬間傷到無數細小的經脈,導致一口逆血噴出。

「果然啊!」噬長嘆,原本的擔憂成為現實,本源之力太霸道了,容不得身軀中存在異種能量,眼前就是個好例子,看來,吸收天地間的靈氣或者五行精華,這條路根本行不通啊。

「又是不能修行!」

噬苦笑不已,號稱天下間築基篇最深奧的羽化仙訣,還未開始運轉起來,就被強行中斷了,也就是噬的身軀強悍,否則就不是僅僅傷到部分經脈的問題了,若是普通修士此刻早就全身經脈盡斷成為廢人了。

「我該如何做?」

噬面色愈發的苦澀,好似自己前路註定是斷裂的,要自己去續接,但是這樣一來,就比著其他修士更加危險了數倍,修行一事最是危險不過,似乎自己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不能修行,每一步邁出都比登天還難。

原本以為踏入百穴境之後,修行的道路將暢通無阻,誰知竟然又被阻在了秘宮境,每前進一步都要自己去續接,能踏入百穴境就已是僥倖、是運氣,但一個人並不是每次都那麼走運的。

「關乎生死,我該如何去做?哪怕一點提示也好!」噬大恨,心中苦澀,哪怕有神奇的蒲團將自己代入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中,此時也是毫無頭緒。

然而,正在噬為之苦惱之際,突然聽到『啪』的一聲脆響,如玉石碎裂,清脆異常,接著便看到一枚柳葉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濃郁的木之氣息讓噬全身感覺到一陣清爽。


柳葉飄蕩,搖曳在噬的胸口處,突然,化作無數光點紛紛沒入噬的心臟。

「精氣通靈,已化身為木靈,這已經成為傳聞中天地靈物的一種,蘊含木靈之精,心臟屬火,木能生火,心口如同一團火焰在燃燒。」

噬的臉上現出痛苦之色,最後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木能生火,五行失衡,所謂急火攻心便是如此,此時只感覺心房好似要燃燒了一般,讓人痛不欲生。


恰在此時,心臟處一團漆黑的光團內又產生一種波動,這漆黑光團是黑色植物所化,在裡面沉眠,如今它感受到噬的危機,悄然蘇醒了過來,當發覺本體所化的心臟內突然多了一團濃郁的木靈之精時,黑色植物頓時憤怒了。

一口黑洞悠然成型,如同一張貪吃的大嘴,還未等那團濃郁之極的木靈之精反應過來,一口就將它吞了個乾淨,而後噬的心房才終於緩和了下來。

「我倒寧願受這焚心之苦,起碼本源之力沒有排斥,也算是修行了五行之力。。。嗯?等等,本源之力方才竟然沒有排斥木靈之精?如此說來,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

噬先是無奈,而後大喜,舉一反三,瞬間想通了今後修行的關鍵所在。

「既然五行靈動之氣不被本源之力排斥,而修行並非一定要將五行之力納入體內,而後以自身為根源來匯聚五行,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以外物催動,如同那枚柳葉,只要找齊五行靈物,分別煉化在五臟內,以五行靈物為根源,實現五行相生,效果不也是一樣的嗎,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聰明了,又解決了一大難題。」噬有些情難自禁。

「如此一來,只要能找到大五行之靈物,便能助我再次修行,實乃天不亡我。」

說著,噬的眼角滑下一滴淚水,也同時讓他明白了,天無絕人之路,苦心人天不負,只要努力,必定能尋到那一線生機。 碧水青天一線牽,陰陽兩岸非等閑。魚龍飛越三千尺,跨過龍門始為仙。

至尊秘境第一重,三大造化地之一,陰陽兩極地!

河流緩緩而逝,帶起點點靈韻,不時在河面上有銀色或金色的魚兒翻騰,顯得活力非常,少了一份死氣多了一份活力,四周兩座青山環繞,翠綠中帶著靈性,山頂有靈光蒸騰,有仙光偶爾閃現,好一處仙家福地。

青山河流,構成了一副天然的陣勢,宛若一張先天而成的太極圖,那河流便是陰陽魚線,而兩座青山便是那一對陰陽魚眼。

河流上,有一座石橋橫卧,連通了河流所化的陰陽魚線,如同溝通了陰陽般,陰陽化無極,周圍一片朦朧蒸騰,肉眼可見有混沌的氣息涌動,將看似普通的石橋遮籠到雲霧后。

石橋內,自成一番天地,站立在石橋上,可見兩側有神龍騰飛,『龍門』二字熠熠生輝,耀的人眼睛都睜不開,大道的氣息鋪天蓋地,站在上面時被天地萬千大道圍攏。

若是一名天道境修士在此,必定將這裡當成一處修行的聖地,因為這裡幾乎蘊含了天下所有的大道,而且完全被剖析,肉眼可見,以天道境修士的能力,在此悟道必能事半功倍。

「五行靈物,可遇而不可求,但是至尊秘境中不一樣,我見識到了其中的不凡,或許除了此處,再沒有其他地方能幫助我了。」

石橋中央,一名少年嘆息,盤坐蒲團上,蒲團發光,有許多嫩芽抽出,搖曳生姿,點點光芒並沒有多強的氣息,卻好似能安撫諸天萬道,人坐在上面,能自然而然的進入一種悟道的境地中。


「根據器靈所說,不難猜測,至尊秘境已經有許多年沒有開啟過了,秘境九重天,這才是第一重而已,很難想象,它究竟還有多少神奇之處,若說這麼多年裡,會沒有天地靈物這類東西,打死我都不能信的,或許,在這裡集齊五行靈物並不是什麼難事。」

少年便是小伍,此時化名為『噬』,眼中透出精芒,有種迫切的心情,只要能夠集齊天地五行靈物,便能接續自己的修行斷路,沒有什麼是比這個更能吸引他的了。

「每時每刻,我都能感受到腦海中魂魄的凝練,偌大的魂潭中,石胎孕生的『神祇』越來越清晰,這相當於一種另類的悟道吧,只是,這樣的狀態不知是福還是禍,跨等級修行,不知道古時的先輩們有沒有嘗試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