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幫你?我是在幫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神秘聲音漸漸消散!

「無聊!」龍魂罵叨一句。

神秘兮兮的也不知為什麼。龍魂也有點迷糊,這個傢伙怎麼知道自己有神秘功法。

搖搖頭,反正現在也沒辦法了,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了。

腦中迅速搜索著神秘功法的修魂篇,一篇篇功法就像放電影一樣在龍魂腦中閃過,找到了!

修魂篇,治修魂矣,魂回思歸,意念會意,修魂治魂,一重回魂,二重修魂,三重生魂,四重強魂,五重意魂,六重神魂!

修魂篇分為六重,六重各為不同功效!


盤坐在地,雙腿屈平放,腰骨挺直,雙手作蘭花狀,平放於腿。

呼吸漸漸平穩,一絲絲黑氣從龍魂頭頂冒出,那是體內毒氣飄飛而出,龍魂的靈魂也漸漸升華!

兩個小時由此而過。

「呼!」一口濁氣從龍魂嘴中繞出!「沒想到連一重都這麼難以修鍊啊!」龍魂無奈說著。

修鍊了兩個小時,他也僅僅只是初入修魂篇第一重而已。可這也讓他的靈魂之力恢復了八成!

「浥」地一聲,龍魂打開房門,清爽的空氣迎面撲來!

這是一個小院,碧綠的花花草草栽種兩旁,蝴蝶飛舞其中,一棵小樹豎立於地,標準的花園。

地上乾乾淨淨的,可謂是一塵不染,空氣中還存留著淡淡余香,看來南宮雪來過,還幫他打掃了小院。

龍魂心中感動不已。

緩緩走下階梯,掏出破雷。

幽紫色的劍身,一絲絲黑色符文刻於劍柄,一股狂暴之氣散發而出。

「讓我們來舞動世界吧!」龍魂喃喃自語。

破雷奇迹般地震動,似在興奮!

將破雷插入劍套,掛於背後。

劍套是當時與破雷一起出現的,也是紫黑色,說不出的幽暗。

一出小院,一副熙熙攘攘的景象映入龍魂雙眼。

外面是一個大大的廣場,一個個新生從自己的小院中走出,聚在一個大廣場台下,不過他們都是三三兩兩的,哪像自己一個人。

「龍魂!」一聲叫喚從龍魂背後傳來。


「毅龍。」龍魂微笑迎了過去。

「不好了,龍魂!」葉毅龍氣喘吁吁地說著。

「我還沒事,不要說我不好了。」龍魂說,「什麼事啊?」

「南宮雪被一群人圍住了!」葉毅龍說。

「什麼!在哪?」龍魂立馬火奴魯魯!

「在那條過道。我……」「呼!」葉毅龍還沒說完,龍魂就已經竄了出去!

葉毅龍僅愣了片刻,就騎著銀雷追了上去。

「小妞,做少爺我的女友吧!」一名少年對面前的一名女子說著。

女子面如滿月,眼似秋波,有著沉魚落雁之貌。

「你別妄想了!哼!」南宮雪怒喝,轉身便走!

「哼!抓住她!」少年大喝!

立馬有六個大漢從黑暗中衝出,想去抓南宮雪!

「哼!不自量力!」南宮雪輕喝一聲,一甩玉手,六道冰劍就向六個大漢衝去!

「哧哧嗤」地聲音響起六個大漢相繼倒地!

總裁撩妻要不完 你還要動武么?」南宮雪說。

「哈哈哈!夠野蠻,我喜歡!何叔!」少年呵呵而笑,話末一聲大喝!

「小姐,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服侍我家少爺一晚吧!」一個老人又從黑暗中走出。

強悍的氣息猛地散發,卻是半乾坤!

南宮雪的瞳孔猛地收縮,這個半乾坤的老頭怎麼進來的?要知道帕斯學院是不允許超過元神九級的家屬進來的,這是為了防止那些公子哥在學院里為所欲為!可這個老者是怎麼進來的?

「如果我說不呢?」南宮雪柳眉橫立,霸氣外露!她是那個強大男人的女人,她不允許除龍魂外的任何人玷污自己!

「那就只能動武了!」老者話末,就是一閃,瞬間直達南宮雪身後,南宮雪還沒回過神來,就被老者點了定穴!

南宮雪即刻動彈不得!

「少爺,您好好享用!」老者對少年奉承地說了一句,就又隱沒與黑暗之中!

「陪我來一場美麗的邂逅吧!」少年風度翩翩地說。

「你做夢!」南宮雪咬著牙說。

哪怕身體動彈不得,南宮雪的眼神依舊滿是不甘!

「哼!我最喜歡女人的這種目光了!得到你之後看你還怎麼囂張!」少年哈哈一笑,就如狼似虎地撲向了南宮雪!

可還沒撲倒南宮雪,一道黑影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黑影竟是一名少年!眉清目秀,只是那張清秀的臉上此時滿是暴怒!

龍魂一把扯住少年雙手,用力一拉,膝蓋抬起!

「砰!」一抹血花於空中綻放!

隨手一扔,將少年丟出,一把血匕現於手中,龍魂手臂甩起,將匕首直射而出!

匕首穿透了少年手臂!釘在了牆上!


「沒事吧?」龍魂溫柔地問著,替南宮雪結了穴。

「我沒事,魂,謝謝。」南宮雪也溫柔回答。

「你等下,我幫你教訓教訓他們!」 請叫我鬼差大人 ,轉過身來,眼中溫柔消失地一絲無存,全是冰冷!

「乳臭未乾的小子好生狂妄!」那名老者扶起少年,眼中全是憤怒之色!

「要打便打,廢話何多!」龍魂狂傲不羈!

「何老,替我打斷他的手腳!我還要找人*他的女人!」少年怒罵。


聽到「*」這詞,龍魂頓時火冒三丈!他的雙眼瞬間通紅一片!

他不怕別人對付自己,他怕的是別人算計自己在乎的人!南宮雪是自己的人,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南宮雪!而這個少年竟然敢打南宮雪的主意,還要這麼……

「你找死!」龍魂宛如遠古荒獸,兇猛的氣息在他的身上爆發!

「哼!」老者冷哼一聲,迎向龍魂,就是一拳轟出!

「啊!」龍魂也握緊右拳,落地,腳步踏好,一拳爆出!

「砰!」老者被轟出,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爆出!

少年愣了,不知該做什麼!

他怎麼那麼強?他怎麼能一拳轟飛何老?

少年怕了,一股騷味從他的腿中傳出!

龍魂皺了皺眉。這個人怎麼那麼孬種?

「孬種!」龍魂一把拔出牆上血匕,一腳踏在少年兩腿之間,緊接著,一聲慘叫充斥整個過道!

把血匕插回腰間,轉身握住南宮雪的玉手,離身而走。

要不是帕斯學院不允許殺人,龍魂早就把這兩個人渣給滅殺了!

這時,葉毅龍也到了,看到倒在地上的何老,驚得目瞪口呆!

之前他也是感覺到附近有一股強大的氣息他才去找龍魂的!如果自己不知死活地衝上去,死去是小事,可那樣龍魂就不知道這裡的事了,到時不知會有什麼不可預料的後果!

可這戰鬥也結束地太快了吧?

「龍魂,我……」「不用解釋了,我明白的,走吧。」龍魂淡淡地說。

「嗯!」葉毅龍點頭,龍魂能夠理解他,這很讓他感動!而銀雷則在一旁沉默不語,這種結果它早知道了,它還在不爽剛剛葉毅龍騎在它的背上!

三人一獸走出了過道。


龍魂他們一走,那個何老立馬爬了起來,扶起了滿眼怨毒的少年,輕聲念叨了句「少爺,這幫人不易招惹,我們找劉少來對付那個小子吧!」何老勸說著,瞳中也全是陰冷!

(求收藏,求票票!~~~) 相對於顧大年的神情激動,穆傾城就冷漠了很多。雖然是故人,但穆傾城冷漠中卻帶有絲絲厭惡和不耐煩。若可以,她是絕不願意和顧大年多說話,但現在卻不能不能開口了。

“顧大年,你可認識沈浪?”

清冷的聲音響起,讓顧大年更是心中顫抖的厲害。好半晌他才強壓住激動,道:“知道……不熟悉!”

穆傾城冷喝道:“當真不熟麼?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你說過從不會對我說謊的,你可還記得?”

穆傾城提及曾經的承諾,更讓顧大年激動莫名,他剛剛只是雙手微微顫抖,現在卻是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了。良久後待顫抖微微平息,顧大年纔開口道:“我們是……真不熟!”

“哼,我不信!”

“是真的,仙子!”

“倘若是真的,你就證明給我看呀?”

“如何證明?”

“給我卸掉他一條手臂,你可願意?”

“這……我和沈公子無冤無仇,我爲什麼要這樣做?”

“爲什麼?因爲我要你這樣做,你只能選擇沈浪斷臂或者……”

“或者什麼?”

“或者你自己去死……”穆傾城說着話,拿起一把短劍扔在了顧大年的腳下。

沈浪當即沉聲道:“你爲什麼要這樣做?要沈浪一隻手臂不難,但你爲什麼還要用顧大年的性命來要挾?”

穆傾城大笑道:“我若不用他的性命要挾,你還會站在那裏乖乖地任他砍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