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這次,是我贏了!」

龍馬一聲吼叫,渾身神輝綻放,四蹄撐天,硬生生將一尊仙王給踏成了肉醬,慘死馬蹄子之下。


幾乎同時,應昌也得手了,他的兩隻大手就如同兩枚火鉗一般,竟然將一尊仙王給生撕了,有鮮血四濺,將他那健壯的身體映襯的如同一尊妖魔。

「打打殺殺的,不好…」

應峰顯然沒有他們那麼暴力,身形一閃跳出天宇,搖身一變,化作了一條血色天龍,一口吐息噴出,將兩尊重傷的古仙給徹底淹沒了,化作無盡光雨爆碎。

一群魔神,渾身溢血,眸光如電,橫立虛空之中。在他們對面,那王清文早已經昏厥過去,口吐白沫,險些沒有被嚇死。這個紈絝子弟,這下子是真的畏懼了,眼睜睜看著一群魔神在眼前亂舞,讓他那弱小的神經遭受了巨大的打擊。

「弄醒他…」

李昊邁步,來到王清文身旁。其家族帶來的修者,早就被嚇傻了,根本不敢動彈一下。

一名修者上前,張口突出一口黑氣,籠罩在那紈絝腦袋上。

那是濃郁至極的殺意,甚至已經化作了實質,剛一臨身,便刺激的王清文一陣顫抖,愣是被驚醒了。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爹是王鋒,是一尊強大的古仙!」

剛張開眼睛,便看到無盡的血色,王清文連滾帶爬的後退,瘋狂的大叫道。

「我對你不敢興趣,對你爹也不感興趣!」

「告訴我,這些神族,是從哪裡來的!」

李昊不理會他,徑直問道。

「神族,我不知道什麼神族!」

「有一天他們突然找上門來,說要幫我抓到彩蝶仙子…」

王清文恐懼道。

「怎麼聯繫他們?」


李昊又問。

「是他們主動聯繫我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尋他們…」

「你,你不要殺我,我王家勢力很大的…」

瞪著一雙大眼睛,無辜的望著李昊,那紈絝子弟當真是被嚇得不輕,一個勁的退後。

搖了搖頭,李昊揮一揮手,眉頭輕皺,默默的琢磨著什麼。

「就這麼讓他走了,這可不像你的作風!」

龍馬在天宇中轉圈,看著那一群驚慌失措逃走的王家修者,搖頭道。

「神族損失慘重,總會再來的,我們靜等他們!」

李昊漠然道。

他心中,隱隱然有覺得這次事件不是偶然,其背後可能還隱藏著什麼。既然暫時搞不清楚,那就安靜等待,等待那些神族自己現身,露出馬腳。

「你現在,究竟有多強了,我怎麼看不透你?」

緊緊跟在李昊背後,彩蝶仙子輕聲問道。這是一個絕美的女子,此刻恢復冷靜,重新換上那抹高傲,絕世而獨立,頗有一股誘人的韻味。

看著她,李昊不由想起自己的曾經,心神一陣蕩漾,只感覺時間過得飛快,彷彿一場夢境一般。

「嘿嘿,仙子,李昊一點也不強,還沒有我修為高呢。」

「而且,他的紅顏知己不少了,你不如看看我怎麼樣?」

應昌大大咧咧的上前,展現自己的肌肉,笑道。

「……」

「你應該去找個大笨熊!」

彩蝶仙子柔眉輕蹙,翻了個白眼,緊跟李昊而去。

「唔,好主意,看來,下一次我應該收幾個灰熊族的修者,到時候還能夠聯姻!」

龍馬眼睛不由一亮,大笑道。

「…」

「作死!」


一人一馬,登時便在天宇中打了起來,如同炸雷一般,將蒼穹戳的滿是窟窿。

回到酒樓中,李昊獨自坐在酒桌前,愣是沒有人敢靠近他方圓百米之內,冷冷清清。

「你救了我,想要我怎麼報答你?」

彩蝶仙子坐在對面,一雙眼睛放光,笑著說道。

「我說了,並不是特意去救你的,只是跟那些神族有些恩怨而已…」

李昊微微一愣,搖頭道。

「那也算是救了我啊,總是要報答的!」

彩蝶仙子顯然沒有那麼容易放過他,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展顏道。

「恩!」

「對了,似乎,你在這裡的時間不短了,有沒有見過趙通?」

「我得到消息,他好像失蹤了,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這裡…」

李昊想了想,開口道。

「趙通?」

「那個用劍的人?」

微微蹙眉,彩蝶仔細的回憶了片刻,點點頭。

「見過?他在哪裡?」

李昊陡然激動起來,緊緊望著她。

「……」

「這麼一個大美女坐在身前你都不動心,反而聽到一個男人的消息如此激動!」

彩蝶仙子忍不住搖頭,一臉你是不是有特殊癖好的表情…

「走吧,去我暫住的地方,我解釋給你聽!」

隨之,她展顏一笑,一把抓住李昊,轉身便走。

一男一女,男的俊俏,女的柔美,像極了一對神仙眷侶,讓人驚羨。

正巧看到這一幕,應昌忍不住撇嘴,唏噓為何自己沒有這種桃花運。一旁的龍馬則睜大了雙眼,呢喃一聲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其實,這個地方,很神秘,有許多了不得的傳說,也充滿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一處精緻的房間內,彩蝶仙子煮著一壺清茶,輕柔的說道。

這裡,是她購置的房子,不大,但是卻頗為華美,顯然經過了精心的裝扮,充斥著少女的情懷。

李昊坐在粉色的長椅旁,表情有些尷尬。這是第一次,進入少女的閨房,而且是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又是面對一個絕色美女,任憑誰在此,恐怕也要想入非非。

「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

李昊心中默念著這一句話,沉沉吸一口氣,入鼻的卻是氤氳的芬芳,也不知道是房間中流淌的味道,還是對面那女子身上的體香,心神不由更加震顫。

將他的表情看在眼中,彩蝶仙子心中不由無盡歡樂,眼眸中有光芒閃爍,很是耀眼。

她的一雙嬌嫩小手,不住的在茶壺中搖擺著,看樣子很是專註。而隨著她的動作,有一股誘人的香味從茶壺之中流淌而出,讓人精神不由一震。

「來,嘗嘗,這可是難得的悟道茶,據說乃是此地特有的一株仙根所產,能夠讓人陷入深層次的悟道之中,很是神奇!」

遞來一個古色生香的茶杯,彩蝶俏臉含笑,不知道是熱氣蒸騰還是怎麼,一抹紅潤浮上面容,更顯得其美麗動人。

「呼!」

「好香!」

一口飲下,李昊頓時感覺一股香甜沖入喉中,果然有一種特別的味道。 凶夜冥婚 ,他臉上表情變幻,一下子凝固了起來。

識海中,銀色小人身體巨顫,在這一刻竟然光芒萬丈,如同一枚綻放的太陽一般,照耀宇宙。

剎那間,無盡霧氣撕裂,大道天文清晰可見,李昊只感覺整個世界都更加的清晰了,甚至能夠看到那高高在上飄渺的大道在演化,無盡神秘。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終於醒來,忍不住輕呼一口氣,只感覺神清氣爽。

「悟道茶,真是神奇!」

只是一瞬間而已,只是一杯茶而已,竟然硬生生加深了他對大道的感悟,更是經歷了一次難得的天道洗禮。雖然修為並沒有提升,但是卻有一股脫胎換骨的感覺,整個人都升華了。

「不錯吧!」

「這可是我第一次為別人煮茶哦,就連我父皇都沒有嘗過呢…」

彩蝶仙子露出一抹動人的笑容,脈脈道。

「喔,我這麼有面子?」

李昊不由尷尬的笑道。

「那當然,好歹我也是一朝的公主,身份最貴的很…」

彩蝶眸光璀璨,望著李昊笑道。

被她看的發毛,李昊忍不住轉移話題,問道:「關於趙通…」

「….」

「真是,搞不懂你!」

臉色一下子變得有點冷,彩蝶吐出一口香氣,白了一眼李昊,心中不由埋怨他不懂風情。

不過,她卻還是認真的思考一番,解釋道:「我並不知道趙通是誰,說實話,除了你和那三個仙子之外,其他人我才懶得去記憶。」

「不過,我倒是知道一些信息,或許就是你所尋找的那個人!」

彩蝶仙子默默思考,娓娓道來。

原來,她來到這裡,已經足有五年的時間。因為此處實在是太難得了,極其適合修行悟道,是一處不可多得的聖土。之前,她也只不過有三重天的修為,然而只是五年的時間,便硬生生快要邁入了古仙境界,可想而知,此處到底有多麼神奇。

據她所說,幾年之前,確實有一個男子逃入了這裡,只是不知道得罪了誰,受了極重的傷勢,而且還有人趕盡殺絕。那是一場很慘烈的爭殺,足足有十幾人圍剿一個。

不過,那男子也確實強悍,拖著疲憊之身硬是斬殺了五位修者。據說,那人就是參悟的劍道,劍氣縱橫之間所向睥睨。然而,雙拳難敵四手,其最終還是落敗了,掉入了一處懸崖之中,屍骨無存。

不過,之後,依舊有大量的修者前來追尋,甚至不惜以身犯險潛入那懸崖中,似乎在尋找你著什麼。

感到好奇,彩蝶仙子也忍不住去探查了一番,才得知,他們是為了一件寶貝。

一件至寶!

這則消息一經傳出,頓時驚動了這片小世界,引得無數人蜂擁而至,都想要分一杯羹。畢竟,那可是一件至寶,是古之大帝祭煉的無上法器,整個大荒都尋不出幾件來。

不過,災難也是在那時候發生的。

那處懸崖下方,並不是什麼安寧之地,竟然是一處古老的戰場,其中屍骨遍地,殺伐無限,簡直就是一處煉獄。一場探秘之旅,最終以死傷無數落幕,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進入那片懸崖之中,也不曾聽聞有人從裡面出來。

「你是說,趙通就是墜入懸崖的那個人?」

「也對,他確實擁有一件至寶!」

李昊皺眉,不由握緊了拳頭。

數年來,從來沒有人從那裡出來過,是不是意味著,其已經身死了?

「那處懸崖在哪裡?」

顯然,李昊並不打算放棄!

「那是古之煉獄,據一些大人物後來推測,乃是一處上古仙神的戰場!」

「裡面極其可怕,就算是一尊古仙都不見得能夠活著出來!」

彩蝶仙子皺眉,並不想要他去犯險。畢竟,曾經的那一次探秘之旅,足足死去了成千上萬的修者,將那片崖壁都給染成了紅色,實在太過於可怕了。


「我有必須去的理由!」

「那是我兄弟!」


李昊一字一語從齒間迸出,很是堅決。

「那,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帶我一起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