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的錢不見了……」 arro

不喜歡從她嘴裡聽到的別的男人的名字,特別是夜司爵的名字。

「把手機給我!」arro

伸手。

「做什麼?」慕夏一臉警惕。

arro

沒吭聲,直接上前,把慕夏的手機給搶了過來,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用力的向前方狠狠的扔了過去。

「嘭……」一個水花四濺,手機消失不見了。

「你幹嘛啊?神經病啊,你怎麼可以扔掉我的手機?」慕夏看著被拋入海中的手機,氣的臉都白了,她瞪著比自己高一頭的arro

,眼睛里噴火。

「在我的面前不要提起別的男人,特別是夜司爵。」arro

臉色很臭的說。

「你家住海邊嗎?」

「什麼?」arro

不明所以,詫異的看著慕夏,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問起他的家了。

「管的太寬了!」慕夏說完,氣呼呼的走了,憑什麼不讓她提夜司爵,她就提了怎麼了?那是她的男人,她想咋提就咋提!

要不是為了去查親生父親的事情,她會讓他拿捏著?以為她沒有辦法對付他是吧?

arro

看著炸毛的慕夏,覺得分外的可愛,真的是越接觸,越能發現她多元化的一面,覺得自己帶慕夏回特利維亞真這個決定真的是棒極了,只要回到特利維亞,他就能把她變成自己的女人,不管她之前和誰結婚,屬於誰,只要到了他的地盤,那就是他的人了。

至於奶奶和母親這邊,他眯著眼睛,他總有辦法會擺平他們的。

「怎麼氣呼呼的回來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威廉先生看到慕夏,關心的詢問。

「那個arro

,他把我手機給仍海里了,還說讓我不要提到夜司爵這個名字,他家住海邊啊,管這麼寬。」慕夏的性子一向很好,這次真的是被惹急了。

「sa

,我們去特利維亞不是被他威脅,而是要去找你親生父親,他既然有權利把我們帶進去,說明他的地位在特利維亞不低,這個時候,先忍著脾氣,對他稍微客氣點兒,找你父親的時候,可以在他這裡套點兒話。」威廉先生拍了拍慕夏的肩膀,低沉說道。

慕夏聞言,覺得很有道理,她去特利維亞,真的是人生地不熟的,只有這個arro

勉強算得上個熟人,想找她的父親,猶如大海撈針,有了arro

,也許可以讓她少走點兒彎路。

「爸爸,我知道了,謝謝您。」慕夏想通之後,倒也是不再糾結手機的事情了,她就不信了,到了特利維亞那個地方,她還聯繫不上夜司爵了,老虎也有打盹時,到時候就是她聯繫夜司爵的時候了。

另一邊的夜司爵,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睜開了眼睛。

「杉杉……」

他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找慕夏。

「先生,您在說什麼?」醫生聽不懂華語。

夜司爵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得知自己現在在醫院裡,在進醫院之前發生的事情他都記得,當時發生了槍戰,他是為了救一個孩子才受傷的,杉杉呢?她沒事兒吧?夜司爵有些著急。 清潔室裡面,堆放著不少的清掃工具,溫惜一進來就看見安德隆坐在椅子上,雙目含淚。

「安叔。」她關上了門。

「小姐,我剛剛見到婉燕了,沐家這群禽獸不如的東西!!怎麼能這麼對你們!婉燕本來都已經恢復了,雖然身體虛弱,但是只需要每天吃抗排異的葯就可以了,可是被歐荷那個狠毒的女人停了葯,才變成這樣子導致她一直昏迷!歐荷!!她跟江婉燕好歹是一起長大的表親,竟然下如此的毒手!」

溫惜緊抿著唇,從知道歐荷和她母親的關係后,以前那些想不通的點也漸漸清晰起來。

難怪她小時候,那些嘴碎的傭人總是背後竊竊私語討論,她跟沐舒羽長得這麼相似……

母親平日里都是素顏,再加上生病臉色很差。

而歐荷,華貴的衣服,精緻的首飾,上等的護膚品,狀態哪裡是她母親能一樣。

可是她跟母親之間明明沒有血緣關係,會不會是DNA鑒定錯誤了,等她有機會,一定要重新的鑒定一次,她怎麼會不是江婉燕的女兒呢,太荒謬了!

溫惜緊緊的握著雙拳,她咬著牙。

她就知道,是歐荷的動的手腳!

如果母親出事,她一定不會放過歐荷,一定不會讓她好過!

「安叔,我們一定可以把母親救出來的!」

安德隆擦了一下眼淚,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語氣堅定,「對,一定可以的。」他看著溫惜,「我會繼續在這裡當清潔工,到時候想辦法接觸六樓,再尋找機會下手。這幾天我倒是打聽到,是因為一個叫做嚴老闆的人認識這家醫院的院長,才能賣歐荷這個面子,將婉燕安排在這裡。」

嚴老闆?

溫惜思忖著,腦海里搜索了一圈也沒對上號,乾脆不去想。

不管是因為什麼,她只想讓母親儘快離開。

溫惜不敢逗留太長時間,跟安德隆聊了幾句之後就出去了。

剛剛走到拐角處,就撞上了一個黑衣人。

正是六樓的保鏢!

溫惜一怔,只是一瞬間的錯愕,她很快就冷靜下來,然後面色平靜的移開視線,裝作不認識一般從他身邊走過去。

那保鏢卻愣住了,看著溫惜好幾眼,然後徑直跟上去。

溫惜來到了草坪,幾個小朋友在玩風箏,難得今天天氣不錯,她幫康康把風箏放起來,就在一邊坐在跟小琳聊著天。

黑衣保鏢看了好幾眼,見她似乎真的完全沒注意到自己,這才拎著手中的外賣匆匆的上了樓,卻不知,他眼中輕鬆聊天的溫惜此時手心早已沁滿冷汗。

黑衣保鏢回去了也不敢放鬆警惕,趕緊跟其他人說道:「老三,老四,你們猜,我剛剛去下樓取外賣,遇見誰了?」

「誰啊。」

「那個每周都來的小美人。」

「什麼??她找到這裡了?要不要快點告訴大哥。」

「應該不是,她沒有認出我來,穿著這裡醫生的白大褂,在草坪上跟幾個精神有問題的小孩放風箏,看樣子是來這裡打工的。」

「要不,跟大哥說一聲?」 徐小九始終是一個沒出過社會的女大學生,一看到孫平道這種不怒自威的神色,下意識的臉色發白。

孫平道畢竟是省城的大領導,葉大哥真的可以抵擋住對方的怒火?這些省城下來的專員一個個都顯得很精銳。

「小九,他說什麼,這個人一點禮貌都沒有,一進來就把這裏的人攆走了。」葉塵淡淡一笑,無視孫平道的咆哮,「這官威真是好大啊。」

徐小九小聲說道:「葉哥哥,你說得對,他的官威是大了一點。」

「你看,連我這個小妹子都說你耍官威了,平時的作風都這樣吧,都習慣了吧,吃個飯是不是都要把人趕出去啊?」葉塵眉毛一挑問道。

「葉塵,我問你,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你下的。」孫平道恨不得掐死葉塵,這葉塵玩世不恭的態度真讓他惱火。

孫平道很生氣,好歹自己也算是省城的實權領導之一吧,地方官員哪一個看到自己不是跟個孫子似的,到葉塵這裏,直接無視,這轉變的態度讓孫平道很不適應。

「哎,我之前都對你說過了,你這面相不好,有大凶之兆,你偏不信。」葉塵一臉失望道。「現在晚了吧,毒氣攻心啊,準備棺材吧。」

「你,馬上給領導解毒。」

一個專員冷哼一聲,把槍指著葉塵額頭。

徐小九嚇得更是臉色蒼白,對方居然有槍。

「不愧是省的大領導,專員都佩槍。」

葉塵咧嘴一笑,「不過,你這槍對我沒什麼威懾力啊。」話落下,持槍男子專員只覺得眼睛一花,下一秒,他驚訝的看到手中的槍居然落在葉塵手上。

其他專員一個個懵逼的看着葉塵,這手速太快了吧,簡直是電光火石。

「槍,在一些人手裏是廢鐵,在一些人手裏,那就是神器,你沒得到那個境界。」

葉塵雙手扭衣服開始扭槍支。

在孫平道以及專員的眼睛注視下,那一把堅硬手槍被葉塵掰彎了,然後,葉塵把掰彎的手槍放桌子上。

「你說,這槍還能用嗎?」

孫平道等人看着葉塵的眼神變了,驚懼,駭然。葉塵的雙手十根手指的力量,得練到多麼恐怖的地步才掰彎這手槍啊?

「葉塵,你····」孫平道還想說點威脅的話,可看到葉塵那似笑非笑的神色,他不知道什麼的,莫名打了一個激靈,總覺得自己在葉塵前面,真的耍不了官威。

「孫領導,要喝咖啡嗎?」葉塵問道,「我看你氣沖沖的趕來,一定很口渴了吧,先坐下來喝咖啡吧。」

「服務員,上一杯咖啡,多加點糖。」

葉塵招手和服務員打招呼。

很快,服務員給孫平道上了一杯咖啡。

「喝咖啡。」葉塵微笑道。

孫平道嘴角肌肉抖動:「我,不喝。」

葉塵挑眉:「你不喝,我殺你。,」

語氣平平靜靜。

就好像說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對面的孫平道瞬間感到身子處於一種冰窟的狀態,冷,刺骨的冷。

葉塵的氣場太強大了。

孫平道下意識的拿着杯子,勉為其難的喝了一口。

「這就對了。」

葉塵笑道「我很少請人喝咖啡的。「

孫平道臉上的表情吃屎似的,平生第一次,被人這麼威脅喝咖啡。

憋屈,窩囊得很。

孫平道壓抑怒火:「葉塵,我問你,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葉塵笑道;「重要嗎?你只需知道,你有大凶之兆,會死人的,哎。才四十多,就死了,本以為是官場之路平步青雲的,太可惜的,太可惜了。」

孫平道的臉更黑,這叫什麼話,明明是你葉塵下毒導致我這樣的,你現在反而來假裝同情我?

孫平道差點噴出幾口老血,葉塵太可惡了,太混蛋了。

「葉塵,謀殺朝廷官員,這可是大罪,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有證據嗎?」

葉塵微微一笑:「你可不要嚇我,我讀書少,一直都在山村裏,你嚇唬我,我會怕的。」

孫正道攥著拳頭,你大爺的,你從頭到尾怕在哪裏,你公然威脅朝廷命官,你這是造反。

「馬上給我解毒,這個事情,就這麼算了。」孫平道乾脆道,先回省城再說。

「你這是命令我,還是請我?」

葉塵笑着問道。

「請我,就要有請的態度啊。」葉塵正色道。「哪有像你這樣,一點都不客氣的,小九,你說呢?」

徐小九點頭,「嗯,是有態度才行。」葉哥哥真是太厲害啊,把孫平道拿捏得死死的,太厲害了!

孫平道這麼大的一個大佬在葉塵哥哥眼裏,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孫平道倒吸一口氣,要請葉塵解毒,葉塵這絕對是故意的。

「葉塵,你當真以為天下沒人能解了你這個毒?」

葉塵道:「有人能解你身上的毒嗎?那你還來這裏幹嘛?你這麼無聊的嗎?」

「我····」

孫平道一時語塞。

「年輕人,我奉勸說還是給孫領導解毒吧。」

譚正統走了進來,很是不滿葉塵這個態度,年輕人就要謙卑,溫和,哪有像葉塵這麼囂張跋扈的。

「你是哪位?」

葉塵掃了一眼這突然闖進來的老傢伙,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