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

比賽開始的銅鑼聲已然響起,擂台的四周也開啟了四道衝天而起的光幕,將整個龐大的擂台圍在了其中。

擂台上,海雲天注視著張劍生,片刻后,他摸了摸自己手上所戴著的拳頭,看向對方,沉聲說道:「張劍生,我知道自己憑我現在的實力很有可能不會是你的對手,可是,我依舊很想知道我們兩個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或者說,我能夠在你的手下堅持住幾招!」

張劍生一臉平靜,看了他一眼,隨後,語氣淡然的說道:「對付你,還需要幾招嗎?一招足以!」

「你……」

海雲天當場便是一怒,怒極反笑道:「好,好,那我就要看看你這個聖域中,人人稱謂的天之驕子,到底是如何一招擊敗我這個聖域年輕一輩中排名第五的?」

本來同屬於聖域中八大家族的弟子,他是對張劍生,或者說其他八大家族的弟子沒有多大仇恨的,可是,這個張劍生的語氣也未免太狂傲了,縱使他是聖域中年輕一輩排名第一的強者,也不應該這般無視於他,甚至可以說是在羞辱他。

林楓聽到,眉頭不由微微一挑,多看了張劍生兩眼,目光泛動,沉思不語。

海雲天暴怒之下,兩手當場便是迅速地舞動起來,手中凝結出各種奇異的印法。

眨眼間,他體內的玄氣便是開始以井噴式的暴漲起來。

一倍,兩倍,三倍,……三十二倍,經過兩次的秘技施展后,海雲天的體內的玄氣便是暴增到三十二倍的水平。

不過,海雲天並沒有因此而滿足,只見他兩手再次擺動,竟是想要跟林楓對戰的時候一樣,施展第三次秘技。

他會這樣做,其他站在擂台的六名弟子也不意外,畢竟對戰的人可是聖域中排名第一的強者,如若不拿出全部的實力,那麼根本連一丁點的勝算都沒有。

可是,就在此時,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張劍生他動了!

而且就是在海雲天施展第三次秘技需要花費點時間,防禦力最為空虛的時候,他動了!

非常的迅速,宛如閃電般地直接出現在海雲天的面前,伸出手指對著海雲天的胸口處點去。

什麼!

這一刻,擂台下幾乎是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張劍生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手,在對方施展第三次秘技需要花費更多時間的時候,出手了!

對方居然能夠在這一短的時間內出手攻擊,可想而知,對方的速度究竟達到了多麼可怕的地步!

海雲天看到這一變化,臉色亦是大變,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出手!

不過,縱使他想要出手防禦對方,也根本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的那一根手指點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噗!」

在對方的這明明看起來就是非常普通的點擊之下,海雲天宛如受了重擊一般,當場便是噴出了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重重地砸落在地上,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一招足以!」

張劍生兩眼平靜地看了躺在地上的海雲天一眼,隨後,深深地看了站在擂台外的林楓一眼,眼神有些陰冷,似是在示威,緊接著,傲然轉身離去……(未完待續) 第一場比賽結束后,第二場,第三場比賽也隨之而來,毫無意外,第二場比賽由安泰來贏得了勝利,比賽的兩人都是聖域年輕一輩中的強者,其實力自然不用說,那是相當的強悍,比賽也是非常的精彩,兩人先後都使用了秘技,吳建成使用秘技增幅了20倍的實力。

雖然吳建成增幅20倍的實力很強,可是面對安泰來這個實力比增幅了72倍還要強上一些的海雲天,無疑,他遠遠還不是對手。

對方僅僅只是施展出了兩次秘技,其實力就增幅了將近40倍,隨後一個宙階中級玄技放了過去,對方就直接落敗了。

至於第三場比賽,是王夢然對戰雲瀾,其結果自然同樣如此,一個是聖域中排名第二的天之驕女,修為突破到玄王五級的程度,另一個則是聖域中排名第六的強者,其修為還只是玄王四級的程度,孰強孰弱,一眼明了。

在他們二人對戰的時候,眾人甚至看到,王夢然連秘技都不需要施展出來,就直接用手中的長劍釋放出一個大招將對手擊敗了。

強!

王夢然的強悍程度絲毫不亞於張劍生,這是那些人心中彼此共同的想法!

眨眼間,比賽已是進行到第四場。


聶無雙對戰林楓!

這場比賽可以說是在場眾人中最為期待的比賽!

他們都想看看。這個少年究竟能夠在萬院爭鳴的比賽上獲得什麼樣的成就,是否能夠繼續打破他們的認知,讓他們再次看到震驚的一幕。

林楓一出場。圍牆上便是爆發出一陣陣轟鳴般的響聲,嘈雜聲,其中有不少弟子的視線此時都凝聚在擂台上,目光炯炯,眼神中充滿著狂熱與興奮,宛如見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一般!

這是必然的事情!

一個年齡不到二十歲,只是來自三流學院的少年。居然可以在數百萬名弟子的比賽中脫穎而出,進入萬院爭鳴的總決賽。獲得成為蒼穹聖院內院弟子的資格。

這無論是誰見到,都會感到震驚與興奮!

圍牆上的另一邊,莫奇風望著擂台上剛剛走上去的林楓,不由對著身邊的幾人微微一笑道:「呵呵。各位,不妨我們猜猜這個小傢伙能不能戰勝他這次的對手聶無雙如何?」

曹德想也沒想,理所當然的道:「這個還用得著猜嗎?贏的人,肯定是聶無雙了!雖然那個小傢伙最近的表現的確是讓我們很吃驚,可是,那個聶無雙也不是吃素的,從幾天就可以看出那個傢伙手上所帶的拳套不簡單,很有可能會是增幅實力的!」

金鴻光搖了搖頭,望了望擂台上那兩道身影。眉頭稍微皺了皺,說道:「這個還真不好說,畢竟我們誰也無法確定對方的底牌就是我們前幾天所看到的那樣。說不定,他們兩個手中都還隱藏著我們不知道的底牌。」

曹德聽到金鴻光這麼一說,不由訕訕一笑道:「呵呵,這應該不太可能吧!」

說著,還把視線轉移到下方的擂台,那兩道年輕的身影上。

「龐兄。林楓是你那邊的人,不知道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沒有?」莫奇風笑了笑。把話題轉移到一旁坐在沉默不語的龐澤身上來。

龐澤一聽,頓時也笑了笑,望向擂台下方,目光跳動著光芒,說道:「呵呵,這個我也不知道,說實話,我現在也很好奇,那兩個小傢伙究竟誰能夠這場比賽!」

對於林楓這個人,他也並不怎麼了解,他跟對方見面的次數也只有一兩次而已,對於對方會不會有什麼底牌,他還真的不知道。

不過,他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林楓的對手,聶無雙,那個傢伙肯定有他的底牌,這一點毋庸置疑,他就不相信作為八大家族中,排名第三的聶家,不會給聶無雙一點增強實力的東西。

另一邊,有幾道擔憂的目光投射在擂台上那道消瘦的少年身影上。

其中一道蒼老的人影說道:「老付,真的沒問題嗎?我心裡怎麼七上八下的?林楓真的有把握能夠戰勝那個叫什麼聶無雙的?」

「是啊!副院長,我也覺得很不靠譜,雖然林楓最近的實力是有些出乎我們的預料之外,可是,畢竟對手是聖域中排名第三的高手,憑林楓的實力真的能夠打贏他嗎?」有一道人影說道。

「沒錯!副院長,我也不太相信!林楓昨天真的有跟你說,他能夠打贏今天所有的對手,贏得這一屆萬院爭鳴的總冠軍回去?」又是一道人影說道。

這三個問話的人,正是雲海學院的程章初,廖濤,梁世宗等人,此時,他們都一臉震驚地看著坐在他們旁邊的白髮老者,他們學院的副院長,付成。

付成聽到他們這麼一說,頓時苦笑一聲,兩眼有些複雜地望向擂台上的少年,沒有出聲。

本來在昨天晚上,他到林楓的房間去,是想跟對方說,要是明天遇到什麼厲害的對手,比如前三名之類的強者,就直接認輸好了,反正林楓已經贏得了成為蒼穹聖院內院弟子的資格,用不著跟對方拚命,去找罪受。

可是,林楓當時只是對他笑了笑,說出了一句話,差點讓他感動得要哭了。


「副院長,我知道你為學院勞心勞力,已經操心了百多年的時間,甚至連突破到玄王境界的想法都被因此而磨滅了,你做出的犧牲,不可謂之不大,不只是你,還有程長老,以及那兩位留在學院中的長老,他們也同樣如此。」

「呵呵,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想對你說的是,你們辛苦了,我敬佩你們。所以,明天就讓我任性一次,讓我為你,程長老,還有大家,為雲海學院盡一分力,替你們贏得這次萬院爭鳴的總冠軍回來,讓你們知道,你們所做的付出並沒有白費,讓你們以後再也不用忍受那些人的白眼,讓那些人妒忌你們,羨慕你們!放心吧,副院長,我林楓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付成收回目光,搖了搖頭,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昨天是這樣說,究竟能不能夠贏得這次比賽的總冠軍,我心裡也沒底!」


隨後,語氣一轉,眼神變得有些堅定:「不過,我覺得那個小傢伙應該能夠獲勝,在這些日子以來,他不是給了我們很多驚喜嗎?相信這次他是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眾人想了想,也確實是如此!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林楓給他們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

首先,一開始的時候是他離開學院,五個月回來后,修為從玄靈九級直接突破到玄宗九級的程度,不到半年的時間,修為突破了一個大境界,這樣的天賦,不得不說,簡直驚爆了他們所有人的眼球。

其次,來到聖域之後,他僅憑一人之力,將那些前來發難的二流學院弟子,長老,全部抵擋在外,震懾全場,最後甚至連總負責人之一都給驚擾出來了。

緊接著,在試煉空間中,對方在短短几天的時間裡,積分直接升到排名第十七名的程度,這在數百萬名弟子當中取得這樣的成就是多麼的不易啊!

而且從中途淘汰的楊志新回來彙報說,林楓在那個時候遇到了他們,為了給他們創造機會,對方居然連玄獸都不主動去殺了,如若不然,林楓積分的排名恐怖會更高!

實際一點的說,如今,他們學院之所以會有四個人獲得進入到蒼穹聖院的資格,這完全是得益於林楓的緣故!

隨後,林楓又在進入決賽之前,把修為突破到了他們這些老傢伙修鍊了上百年都無法突破到的境界,玄王境界,這可是完全把他們給震驚壞了!

要知道在整個雲海學院中,除了那個神秘,上百年都不見蹤影的院長之外,這是第二個出現在他們雲海學院的長老,這意義有多大,可想而知了!

再接著,林楓在決賽中,又爆發出極其恐怖的實力,接連打敗了聖域中的許多玄王強者,不但擊敗了聖域中排名第八的余飛,更是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擊敗了聖域排名第五,實力暴漲了72倍的海雲天,最終進入了所有人都期待的萬院爭鳴總決賽。

這讓他們何等的感到震驚?

原來,在不知不覺之間,林楓給他們的驚喜這麼多了!

不過,縱使林楓給他們的震驚太多,此時,他們心中還是免不了一陣擔心,要知道這次的對手可是聖域中排名第三的傢伙,實力比林楓之前碰到的那些人完全不是在同一個檔次上,林楓能不能打贏對方,還是兩說,更重要的是,他們心中極其不願意看到林楓受傷。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似乎也只能夠在觀眾台上靜靜地看著林楓的比賽了。

另一邊,那些之前比賽已經結束的弟子,此時他們站在圍牆的觀眾台上,看著下方的擂台。

石破天看著林楓的背影,臉上露出一抹激動之色,大聲喊道:「林楓,加油!替我報仇,給我好好教訓那個傢伙!」(未完待續)


ps:感謝寒塵♀凨御影打賞100起點幣! 擂台上,兩道身影相對站立,一個魁梧強壯,一個消瘦如柴,看起來頗為的極端看,怎麼看,人們都感覺到林楓這次獲勝的機會並不大。{23][wx

可是有些人則不是這樣認為,圍牆的觀眾台上,不正是有個這樣的人正在為林楓吶喊加油么?

聽著石破天的話,對面的聶無雙頓時冷哼一聲,瞥了一眼圍牆上的石破天,心中冷笑道:「替你報仇?難道你真的以為這個傢伙會有這個實力嗎?真是不自量力!」

擂台一邊,安泰來看著擂台上的兩道人影,眉頭微微皺了皺,說實話,他心中對於林楓的這一場比賽並不怎麼看好。

雖然林楓真正的實力如何他並不知道,可是,聶無雙的實力他也是有多了解的,對方的強悍,簡直比他要恐怖多了,他並不認為林楓這次能夠取勝。

隨後,把頭瞥到一邊同樣注視著擂台上的王夢然,望著這個聖域中人們所稱讚的天之驕女,那絕美的,完美到無法挑剔的容顏,心中不由暗贊一聲,對於這個女人雖然他心中也同樣有些想法,可是他也知道,像這樣高傲的女子絕對不是他安泰來所能夠征服的。

當即,他微微一笑,對著王夢然說道:「王姑娘,看你這般關注這場比賽,不知道你對這次的比賽有什麼看法沒有?」

作為王厲的朋友之一,安泰來自然是跟王夢然有所接觸,當下他便是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事給提問了出來。

王夢然臉色平靜。絕美的容顏上看不到半點波瀾,她只是回頭瞥了一眼安泰來,便是把視線重新轉移到擂台上。淡淡的道:「不知道!」

「額……」

安泰來當場語塞,見到對方這樣冷淡,也不敢多言,只是訕訕一笑后,便把目光重新投射到擂台上,心中暗自惱恨道,叫你多嘴。明知道對方性子冷淡,卻還想跟人家攀攀交情,現在知道碰壁了吧?

實際上。王夢然也的確是不知道,雖然通過幾場比賽的觀察,她已經發現林楓的實力很強,可是。對方究竟強到哪種程度。她並不是很清楚,對方還有沒有什麼底牌,她也不知道。

對方從一開始比賽到現在,她只是知道對方的近身戰很厲害,而且,施展秘技的速度非常快,有些與眾不同,除此之外。她並無發現。

真是一個神秘的傢伙!

王夢然心中暗暗的想道。

與此同時,站在另一邊的張劍生。他的目光也同樣注視著擂台的林楓,眼中有些冰冷與陰寒,方才他一招滅掉海雲天也並不是沒有完全沒有用意的。

林楓跟海雲天打,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把對方打倒是嗎?


那他索性就直接用一招放倒對方,由此而間接證明,他的實力是遠遠超過林楓的,同時,他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林楓,就是為了要告訴對方,要對方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小心一點,如果被他碰到,那麼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對方。

「哼,林楓,你可不要在這場比賽中輸掉!不然我又如何替我弟弟報仇呢?」張劍生看著擂台上的那個清秀少年,眼中儘是冰冷,心中冷哼一聲道。

一時間,有些煞氣逼人!

王夢然與安泰來紛紛注意到,看到這種情況,眉頭都不由微微向上挑了挑,不過也都沒有說什麼,只是把目光重新轉移到擂台上。

擂台上,聶無雙把目光投向林楓,摸了摸手中的拳套,眼中寒芒一閃,冷聲道:「林楓,不得不說,你的實力還真是有些出乎我的預料,本以為在試煉空間中遇到你,你的實力也就是相當於玄王三級的水平,卻是沒想到你隱藏的這麼深,居然連我都騙過了,甚至還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打敗海雲天那個廢物!」

「雖然那個廢物的實力在我看來並不怎麼樣,不過,既然你能夠打敗他,那便說明,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安泰來的水平。看來這次,我要想打敗你,也必須要拿出一點真正的實力了!」

聞言,林楓微微一笑,道:「哦,是嗎?我倒也想看看你那個所謂的一點真正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厲害1」

「哐當!」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比賽的銅鑼聲響了。

下一刻,擂台上的兩道人影同時閃動了,化作一道道殘影迅速地朝對方奔射而出。

「嘭!」「嘭!」「嘭!」

擂台中響起了一陣陣雷鳴般的炸響,那是拳腳對碰,以及人體突破音速時,所爆發出來的聲音。

不久后,兩道人影分開。

聶無雙看了看兩個發麻的拳頭,感受到從中傳來的劇痛,臉色有些陰沉地望了不遠處的林楓一眼,瞟了對方那看起來毫無一物的手一眼,沉聲道:「沒想不到你的近身力量竟然這麼恐怖,憑你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會有這般恐怖的力量,照這樣看來,你的手上也是應該戴上了某個增幅力量的東西吧!」

雖然聶無雙手掌上所帶的拳套無法給他增幅太多的力量,可是,也至少增幅了3倍的物理力量,增加了3倍的力量依舊被對方打得這般生疼,除了對方手上戴了某個增幅力量的東西之外,別無可能!

林楓笑了笑,並沒有言語。

「不過,剛剛只是開胃菜而已,從現在開始,我要動真格的了!」

話一說完,聶無雙便是瘋狂地運轉體內的玄氣,按照某種特定的路線,運轉於拳頭之上,在體內玄氣的運轉之下,他手上所戴的那個拳套,居然開始閃閃地發涼起來,一閃一閃,看起來就像是個閃耀著紅光的星星一般,艷麗動人。

不過,有些時候,越是美麗的東西,就越是危險!

就在下一刻,彷彿了印證了這一句話的一般,聶無雙臉色一沉,運足體內玄氣,抬起他那雙頻頻發亮,幾乎已經快到看不到有任何變化的拳頭,對著林楓,就是那麼一拳,猛然轟了過去……

天空中瞬間出現了一隻宛如烈日般燃燒著火焰的拳頭,這隻拳頭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迅速地朝著林楓沖了過去…

一時間,火光閃耀,聲勢駭人!(未完待續。。) 日炎拳!

宙階低級玄技,能量凝聚成形之時,可凝聚出一顆巨大的拳頭,就像是天空上的太陽一般,擁有著極其可怕的高溫,富有爆炸性,其威力為施展者1000倍的基礎力量。

這是聶無雙對林楓剛剛打出那一拳的玄技。

宙階玄技,只有宙階玄技才有可能對玄王強者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如果是洪階玄技,那根本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意,耍耍,迷惑一下對手還行,如若是要想真正的擊敗對方,必須要施展出宙階玄技才有可能會對方造成嚴重的傷害。

當然,事實無絕對,如果是碰到了修為高深的強者,那麼即便是再低級玄技,到了對方手裡,也會化腐朽為神奇,變成極其恐怖的玄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