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別怕!咱們二人合力,也未必就打不過他!」一旁的李立卻是表現的非常硬扎,一把扶住李丁后,目光果決的看向葉天。

「哦?還要給小爺爺演示個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葉天不屑的冷冷一笑,邁向二人的腳步卻並未停止。

「拼了!」

伴隨著李立的一聲大喊,可是衝出來的卻是李丁…


只見前者一把將表哥李丁向著葉天推去,然後撒腿就跑,在跑路的同時,嘴裡還住的高喊求饒起來:「葉天,那天往墓碑上撒尿我也是被逼的,你放過我,我以後再不敢了!」

隨著李立的逃走,李丁也是拼盡全力在碰到葉天之前剎住了腳步。

他看了看葉天,又扭頭看了看跑得比兔子還快的表弟,嘴角不住的咧動著,放佛就要哭出來一般,看上去十分滑稽可笑。

葉天背著手饒有興許的繞著前者走了倆圈,這種感覺就好像老虎打量著剛剛捕獲到的獵物,然後略帶嘲笑的問道:「你也是被逼的吧?」

李丁聞言頓時狠狠的點起頭來:「沒錯!沒錯!都是那個王八…」

他本想說都是那個王八蛋指使的,但是話到嘴邊卻是想起了王家在這靈武鎮之中的勢力,只要王虎還沒死他也是不敢輕易的公然變陣,但是看這情況…王虎是必死無疑了,若是現在不把責任推到王虎身上的話,今晚的下場恐怕也不會比王虎好到哪去,最起碼也得落下個殘疾。

陷入兩難境地的李丁在支支吾吾半晌后,終於是雙膝一軟便要跪地求饒…

「咳咳…」

就在李丁即將跪倒之時,王虎卻是手捂著胸口,不住猛咳的從地上掙扎著爬了起來。

一見此狀,李丁那已經彎曲成跪地姿勢的雙膝竟然以一種極為自然的感覺便是沖向了王虎,然後一把將其扶住,臉上也是瞬間轉化成了狗腿子那特有的神色,然後『忠心耿耿』的道「王虎哥!你放心我來保護你!」

王虎的醒來,也是讓李丁瞬間在心中做出了決斷,一邊是突然爆發但毫無後台的葉天,一邊是靈武鎮三大家族王家的公子,一邊是目前來說佔據上風的野種,一邊是五段武者且已經修鍊武學的王虎…

很顯然,把賭注壓在後者身上是一個更明智的選擇!

「王虎哥!你快用瘋虎拳轟死他!」李丁指著葉天狐假虎威的道。

「滾開!」面對著前者,王虎則是一把將其甩開,然後眼中似乎冒著火般惡狠狠的盯住了葉天。

雖然葉天四段武者的威力不足以一招擊殺王虎,但是也讓他受傷頗重,面對著低於自己一階卻一招擊敗自己的葉天,王虎心中產生了巨大的壓迫感,他再明白不過,如果繼續輕視且放任葉天發展,那麼自己這些年來對他的欺辱打罵所帶來的仇恨,絕對足以讓其在擁有了足夠的能力之後對自己展開瘋狂的報復,直到殺死自己。

想到這裡,王虎面泛寒光,已是動了殺意:「本來只是想廢了你,好留著多玩幾年,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

面對著王虎的陣陣凶意,葉天也是凝神以待。

「瘋虎拳!」

王虎一聲暴喝,雙手做虎爪狀,招式兇悍,向著葉天襲來。

破空之聲不斷,果然,在使出了瘋虎拳之後,武學的威力也是直接將其力量提高了幾倍。

對於煉體四重的葉天來說,王虎可謂是招招致命,所以他也不敢託大,身影開始暴退。

「小子有種別逃!再用一次剛才那招試試!」見到葉天節節敗退,王虎也是大聲的嘲諷起來,他有瘋虎拳,而葉天奇招已出,估計已經再也沒有什麼底牌了,所以他更是有恃無恐。

「原以為你只是個野種,沒想到你還是孬種!」王虎繼續刺激著葉天。

「太弱了!」面對著前者的挑釁,葉天身影不斷閃躲的同時口中淡淡的飄出了這樣一句話。

「還敢大言不慚!」王虎狂吼一聲,攻勢更加兇悍了起來。

「瘋虎拳拳法以剛猛著稱,招式大開大合,其勢若瘋虎、剛勁勇猛,而且練到極佳境界再以元力催持,拳風揮舞間能夠生出虎嘯,拳勁流動時也能幻出虎形。」這句話,在葉天的嘴裡淡淡的吐了出來。

「……」

王虎聽后一愣,他們王家的武學特徵怎麼會在葉天的口中準確無誤的說出!

反應了片刻后,王虎也是不屑的道:「好個野種,竟然偷學我們王家的武學!看來我今天必定要將你斃於拳下了!」

此時王虎已經將瘋虎拳完全施展,其剛猛氣勢大成,獵獵破空之聲也是不斷響起。

「招式之間空位太多,極易被敵人反擊,全力進攻之時許多空門要害也會暴露出來,如果敵人能夠準確的把握機會,甚至可以輕鬆的一擊致命。」

「你、你說什麼!」王虎用一種驚愕到無以復加的表情向葉天看來,這句話他父親也曾跟他講過。

「使用瘋虎拳時要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五分功敵,五分自保,否則遇到真正的高手,就只有白白送命的份了!」

這句話在王虎腦海中不斷的回蕩著,眼前這人不是什麼高手,甚至武者段位還低於自己。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竟然道破了他瘋虎拳的弱點!

想到這裡王虎也是急忙想要收住拳勢以求自保,可如今瘋虎拳已經完全施展開來,還怎麼可能是那麼容易說收便能收的!

「就是現在!」

就在這時,葉天也是一聲朗喝,然後突然探出右手,五指成抓向著王虎那瘋狂的攻勢襲了過來。

爪風並不是多麼的凌厲,但是卻輕而易舉的穿過了層層拳影向著王虎的肩頭抓來。

「咔擦!」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一聲極為慘厲的嘶嚎!

「啊!!」

伴隨著痛苦的嚎叫聲,王虎滾倒在地,額頭上瞬間也是冷汗涔涔,顯然是受了極大的創傷。

此時站在一旁的李丁也是再度呆如木雞,面對著眼前的情況他是怎麼也想不出來任何理由。

高出葉天一段且使用武學,但是王虎還是敗了!而且仍然只是用了一招!

眼前這個被大家欺壓了幾年之久的人,實力竟然一夜之間變得如此可怖!

王虎絲絲的抽著冷氣,此時他的手臂軟軟的垂落,而手臂與肩膀之間也有著明顯的錯位,顯然已是斷了!

劇烈的疼痛已經讓他失去了反抗的意志,而他的目光則是難以置信的看向葉天。

他無法相信,他們之間修鍊的環境有著天地之差,自己擁有著可以說是靈武鎮最好的武學老師指導,而後者只是一個沒爹沒娘的流浪兒,自己隨時隨地可以進行修鍊,而葉天還要為生計發愁,自己在一月前跨入五段武者的行列的時候葉天還只是一個二段武者的垃圾…


可這一切一切的優越感,在剛剛的那一擊之後瞬間化為了烏有!

訝異逐漸的轉化成了恐懼,而恐懼是無用,恐懼過後等待他的將會是更為慘烈的復仇!



「王虎哥!我們回來啦!」

「你爹說小孩之間的事他不管,他告訴我們打不過就一起上!」

遠處突然響起了嘈雜的呼喚聲,幾個人影也是緩緩的從黑暗中跑了出來。

「原來是去找幫手了啊,呵呵,既然如此,你們就一起上好了!」葉天望著剛剛狼狽逃離,現在卻又折返回來的一眾少年,臉色冰冷,慢慢的向著眾人走去。

「果然!對敵人的慈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面對著這群剛剛替王虎求援未果,然後歸來的一眾嘍啰,葉天本想放他們一馬的念頭迅速的消失了,當然,不只是因為他們會成為解決王虎的障礙,更重要的則是因為他們的不知恩義!

「我好心寬恕,你們卻執迷不悟!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此時的夜空黑壓壓的,一如葉天那沉冷的臉龐,給人帶來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濃重的夜幕將星辰完全遮擋,只留下一個朦朧的月影孤懸天際。

茅草屋之前的空地上,一眾少年在看見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王虎后再次目瞪口呆了起來,此時他們每個人的心中都在顫抖著,一直以來對葉天侮辱打罵所產生的快感此刻也正在急速的轉化成心中的恐懼。

葉天目光冰冷,一步一步的向著眾人緩緩走來。

在他們眼中,面前這個略顯單薄的身影,此刻竟然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而這種感覺不是力量亦或者武學那種種外力所帶來的,他們心中明白,這來源於仇恨!而王虎的下場,也只是他復仇的開始而已!


一陣冰冷的夜風吹過,捲起了幾片殘破的落葉,葉天的眼也在這時變得更冷了。

面對此情此景,眾人一時間噤若寒蟬,身子開始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 「啊!!!」

刺耳的慘叫聲再次響起,隨後李丁表情極為痛苦的滾倒在地,他的下場也變作了和王虎一樣,那就是,恐怕從今晚開始就要變作一個殘疾之身了。

「快、快跑啊!」

「這小子瘋了!「

「殺人啦!」

見到如此情景, 有不懂的儘管吻我 、大聲呼救起來,而剛剛商定好的一起上,也變成了現在的各自逃跑…

其實若論實力,他們也未必就比葉天差的太多,但是從小的嬌生慣養已經讓其變作了遇到危險便只會害怕的無用之人。

「啊!啊!啊!」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面對著這一群哭爹喊娘,身心被恐懼完全佔領,已經毫無抵抗意識的孬種們,葉天則是如虎入羊群一般,所過之處便是帶起一聲慘叫,然後便有一個被廢掉一隻手臂的少年倒下。

「饒、饒了我吧…葉天爺爺,我給你跪、跪下!」

面對著最後一個不住求饒的少年,葉天心頭閃過了一絲惻隱之心。

「滾!在我殺了王虎之前如果你還沒脫離我的視線範圍,那我絕對不會再對你手下留情!」

「好、好,我這就滾…這就滾…」

在聽到了葉天的回答后那少年臉上露出了如遇大赦般的表情,然後連滾帶爬,屁滾尿流的倉皇而逃。

在看著前者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后,葉天轉回身子,向著仍然不斷呻吟著的王虎緩緩走來:「王虎,你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你、你要幹什麼!別、別過來!」面對著步步逼近的葉天,王虎拖著一條軟綿綿的手臂驚恐的向後不斷蹭去。

「我要幹什麼?我當然是要對我們之間的恩怨做一個了斷了!」此時葉天的眼中也是充滿了冰冷的殺意,面前這個人不同於其他少年,他在自己身上所施加的屈辱已經太多太多了…

「你、你敢、敢動我一根汗毛,我爹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王虎的身子因為過度的害怕而顫慄起來,面對著已經蹲在自己身前的葉天,此刻,他甚至清晰的感覺到了那種稱作殺氣的氣場。

「這個問題你不用擔心,我自然有辦法讓你爹找不到我!」

說完,一把閃爍著寒光的匕首已經出現在了葉天的手中,然後他一把將王虎揪住,慢慢的把匕首向著前者胸口刺來。

三寸、兩寸、一寸…

「別、別!別殺我!我也給你跪下,我也叫你爺爺…」後面的幾個字王虎幾乎是哭著喊出來的,如果葉天直截了當的殺了他,他也許並不會這麼害怕,可對於這種眼睜睜的看著死亡一點點來臨所帶來的恐懼,王虎終於是再也抵抗不住,噗通一聲,直接的跪在了葉天面前。

「葉天爺爺,我現在特別後悔,我後悔為什麼我一直以來那麼對你,我他媽不是人,我是狗娘養的,我是畜生,求求你放了我吧…」

匕首越來越近,而王虎仍然在不斷的求饒著,同時在其襠下一股騷臭味道傳了出來。

終於,王虎再也忍受不住了,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深吸一口氣后道:「我知道一個關於你娘的秘密!」

匕首停了下來,葉天神色一滯,不過馬上就恢復如常,冷冷的道:「你若是敢胡說,我定讓你死無全屍!」

「不敢不敢!」王虎一臉獻媚神色的道:「其實你娘…不是病死的…」

聽聞此言,葉天心中響起了轟然雷鳴,一把抓住王虎的衣領道:「你說明白點!什麼叫…不是病死的!」

王虎早已被葉天嚇破了膽子,說話的聲音已經變成了哭腔:「我…我說了,你可得饒我一命啊…」

「說!」葉天一聲冷喝,而一旁的王虎則是嚇的一抖。

「那你…」

「再敢廢話,我把你另一隻胳膊也廢了!」

「別別別!我說。」王虎偷偷的看了葉天一眼,然後怯懦的開口:「你娘其實是被徐傲給逼死的…」

「徐傲?」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葉天似乎有些疑惑。

「沒錯!就是那個畜生,他當年覬覦你娘的美色,想要、想要…」王虎不敢再說下去。

徐傲作為靈武鎮三大家族之一徐家的人,葉天自然有所耳聞,據他所知此人也確實極為好色,強霸民女的事已經不是一次倆次了,但是他比起自己不過只大了七八歲而已…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葉天手中的匕首泛著寒光,如果王虎的回答不能讓其滿意,結果可想而知。

王虎嚇得後退了兩步,顫顫巍巍的道:「那天我想來找你麻煩…」說到這裡王虎突然打了自己一個嘴巴,改口道:「那天我路過這裡,正好看見了徐傲鬼鬼祟祟的趴在你家窗前,我還上前和他打了招呼,他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

「我不敢說,他說的話不太好聽…」

「直接說最後的結果。」葉天自然明白王虎所謂不敢說的內容是什麼,所以並沒有追問。

「我和他打過招呼后就走了,但其實我也想看看…所以就在他進屋之後又悄悄的溜了回來,不過還沒等靠近窗前就看見他慌忙的逃了出來,頭也不回的跑了。」

「哦?為什麼?」葉天心頭也泛起疑惑,母親是一個極為溫婉的女子,怎麼可能把已經是武士界定的徐傲嚇到。

「那我就不知道了,而且當我看時也沒有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只見到你娘吞了三個丹丸,之後便不省人事了。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你娘一定是因他而死的。」

「你又憑什麼確定?」畢竟王虎的描述有許多疑點,如果輕信了他的話便把徐傲當做仇人可是有些不太理智。

「因為徐傲後來去找了我表哥王威揚,他告訴我表哥說你娘會一種極為詭異的功法,後來我表哥又陪他去了一次,到那之後你娘已經死了,我表哥憑藉徐傲的描述和你娘死後筋脈盡斷的癥狀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你娘原本一定是一個強者,可是體內被下過什麼禁忌,她強行衝破禁忌,導致筋脈盡斷,雖然嚇走了徐傲,但是她應該是怕徐傲去而復返所以就服毒自盡了。」

劍士有毒 ,然後眼巴巴的望著葉天,等著那句『你可以走了』。

葉天聽完之後面色凝重,陷入了沉思當中。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王虎等了又等終於開口,怯懦的問道:「我可以…」

「滾吧!」

王虎聞言頓時表現出一種如遇大赦的神情,然後慌忙逃串而去。

葉天看向王虎那狼狽的身影,冷冷道:「王虎你記住了,我信奉諾言,現在饒你狗命,不過以後你最好別出現在我面前,否則必死無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