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韓薰你沒事吧,我護葉菲去洗澡的時候都遇到了虎狼,你回來時沒有著吧」,天奇笑了笑,對著緊張的韓薰道。

「沒,沒有」,韓薰心裡超過千斤重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

」沒有就好,大家沒事就馬上啟程吧,此地不宜久留」,天奇用靈氣烘乾了自己的衣裳,順便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把葉菲的頭髮給烘乾了。

大家簡單的收拾一下后便啟程了,唯獨葉菲卻在心裡替天奇難過。 第七十一章做我妹妹

天奇為了以防虎狼的再次回來圍殺,帶著眾人前行了約有一個鐘頭才停下來,另找了一塊歇息,一宿無事。

第二天清晨,天空很藍,陽光明媚。

夜歡玩偶

「發什麼呆呢?」葉菲從後面走過來道。

「我只是在欣賞風景,早晨的風景很不錯啊」,天奇淡淡的道。

「天奇,沒想到我們昨天晚上得到了一百多顆獸核,而且其中還有二十多顆中階一級的獸核,這二十多顆中階一級的獸核就你拿著吧,呵呵,剩下的如果我們拿去賣的話,就算一顆獸核才賣到十金幣,我們也至少能賺到一千金幣,這次我們發達了」,克雷克一大早起來,數著昨天收穫的獸核,笑嘻嘻的道。

「哼,那也是天奇拼了命在得到的,這些都是他的,所以說不是我們發財了,要發財也只能說是天奇發財了,怎麼你什麼都要跟天奇搶」,葉菲聽到克雷克的聲音就有一肚子氣,冷冷的看了一眼克雷克,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憎惡。

「對啊,葉菲說的對,這些都是天奇你拿命換的,這些是你的」,克雷克聽到葉菲異常難聽的話,臉通紅了起來。才想到這些幾乎都是天奇拼著命斬殺虎狼得到的,而自己卻只在一旁觀看,現在卻還在這叫喊著分獸核。

「葉菲,大家都是自己人,怎麼能這麼說呢」,天奇自然知道葉菲是含沙射影,所指他物,,但是這些話葉菲真的不該說。

「雷克,這些你全都拿去賣吧,我不太需要,賺得的錢就也作為英雄聯盟的費用吧」。

「可是,天奇這些都是你…」葉菲嘟著嘴,替天奇打抱不平,但是天奇卻打斷了她的話。

「葉菲,你怎麼還不做早飯,我都餓死了」。

葉菲心理卻嘀咕著,一個修靈者哪有早飯沒吃就說餓的,她也知道天奇是故意打斷她的話的,只得閃在一邊,不說話。

「但是天奇這些真的如葉菲所說,幾乎都是你一個人的啊」,克雷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身為盟主,自然是要為英雄聯盟做點什麼,我以盟主的身份決定了,你也不必說了,這些由你們商隊負責賣掉」。

「那好,我就先收起來了」,克雷克知道天奇鐵了心,也不羅嗦, 重生之極品預言師

天奇轉過身來,望著白了他一眼的葉菲,笑道:「好了,今天吃烤魚吧,走我們去抓魚」。

葉菲哼了一聲,跟了天奇過去。

望魔峰山清水秀,昨天遇到一個小湖,今天在離營地不遠處又有一個小潭。

小潭周圍篁竹林立,鳥兒安靜的立於竹竿上歡唱,很安靜,沒有其他人…

「葉菲,我知道你為我感到不平,為我感到委屈,但是我希望你還是以一顆朋友的心去對待克雷克和韓薰」,天奇走到小潭邊,找了一塊石頭坐下。

「我知道你要跟我說這樣的話,我也答應你,但要給我一點時間」,葉菲正色的道。

「葉菲,我突然發現你跟你哥哥一樣看事看的很透徹啊,只是你哥哥很少發表自己的意見」,天奇打量著葉菲,笑道。

「開玩笑吧,我怎麼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來」,葉菲撲哧一聲,笑道。

「正經一點好不好,我和你談正事呢」。

「好吧好吧,談正事吧」,葉菲背靠著天奇做了來。

「天奇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吧」,葉菲不不再嬉笑,神態有些端正。

「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對韓薰和克雷克的事情看得這麼淡?」 邪魅軍少的小逃妻 ,輕輕呻吟一聲。

葉菲回過頭來目光斜斜的瞥了一眼天奇,嗯了一聲。

「其實我在很久以前的時候,就知道克雷克喜歡韓薰,只是由於我夾雜中間,才使得他們交往不敢光明正大」。

「那你還讓他們交往」?

「韓薰喜不喜歡我我不知道,但是我並不喜歡韓薰,我一直把韓薰當做朋友,我與韓薰這門婚事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可她如今再怎麼也是你的未婚妻啊」。

天奇頓了頓,順便整理了一下思路,望了一眼來的路上,那裡的篁竹更為茂密,天奇咳嗽了一聲,那邊的篁竹上的鳥兒驚飛了。

葉菲沒有注意,獃獃的望著小潭那邊的鳥兒在對岸的篁竹上跳來跳去,思緒這天奇的話。

「昨天晚上,正好你那不愛表態的哥哥找我一些話,今天早晨我起了很早,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道理」。

「什麼道理啊,居然讓你可以放棄自己的未婚妻」。

「沒你說的嚴重好不好,」天奇輕拍了一下葉菲小腦袋瓜子,接著道:「我的婚姻由我自己做主,我不會娶自己不喜歡的人,而我跟韓薰的這門婚事不能算數,她有她的幸福要追求,我有我的夢想要拼搏,所以我們是不可能走在一起的」。

「那你怪她嗎?」葉菲想了想,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一個問題。

「我為什麼要怪她,她又沒有錯」,天奇聳了聳肩,肯定的道。

「對了,你的夢想是什麼啊?」葉菲好奇的問道。


天奇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起身,負手而立,對著那邊篁竹道:「聽了這麼久,想聽到的都聽到了,出來吧」。

「還有人?」葉菲驚奇的起身道。

只見在天奇望著的那篇篁竹里緩緩的走出一個人來。


「韓薰,怎麼是你?」葉菲張著嘴巴,吃驚不已。

「天奇,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偷聽的」?韓薰臉上帶有一絲窘迫。

「我的神識比你們強一點點而已」,天奇笑了笑道。

「呵呵,入靈五階就是入靈五階,我再怎麼躲藏,再怎麼努力修靈都沒有用,」,韓薰有些悲涼的道。

「韓薰,其實女孩子要強事件好事,但是你真的不適合我,喜歡你的人是克雷克」,天奇走了過去,直視著韓薰道。

葉菲知趣的走到一邊。

「天奇,你知道嗎,我一直想打敗你,因為我以為只有這樣,你才能把我與她等同視之」,韓薰忍不住落了道。

而葉菲心裡一驚,韓薰口中的她是誰?

「對不起,我辦不到」,天奇沒有思考,直接道。

葉菲看了一眼天奇,她感覺不知為何產生一絲慌張,在葉菲的心裡重複著一句話:天奇知道那個她是誰。

「你不用對不起,其實我自己都才發現,我不喜歡爭強好勝,我是一個女孩子,我需要只是一般女孩子的所需罷了。」

天奇輕微的嘆了聲,伸出一塊手帕遞給韓薰,道「希望克雷克會一直對你好」。

「算了,今天我們也算坦白了一切,我們做朋友吧」韓薰接過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淚水,伸出玉手,道。

天奇沒有說什麼,心領神會的伸出右手,與韓薰的右手相握,解散婚約,做回朋友。

「也好,你們的事情總算是和平解決了」,葉菲在旁邊笑道。

「對了,天奇,你們說的那個她是誰啊」,葉菲有些急促,又有點慌張的道。

葉菲問完,才發現不對勁,紅著臉,羞羞的低著頭。

「葉菲妹子,我做姐姐的為你好,送你一句話吧,你還是做天奇的妹妹比較好!別步姐姐後塵」,韓薰看見天奇對著葉菲的問題沉默不語,便對著葉菲道。

韓薰說完便沒有再多說,獨自離開了。

「天奇,你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嗎?」葉菲聽到韓薰的話,臉色頓時煞白。

「葉菲,我們今天還得捕魚呢」,天奇神色不定的道。

「為什麼不先說?」葉菲眼角含淚,聲音有些嘶啞的道。

「捕完魚之後,你想知道的我全都告訴你」,天想了一下,道。

天奇也沒有多說,也沒等葉菲回話,便一股腦的跳進這冰涼的潭水裡。

葉菲站在岸邊,靜了靜,發現自己有點太衝動了。

沒多久,天奇從水上冒出來了,手裡還抓了幾條魚,其中一條很大,居然是一條低階一級黃花魚。

「今天真是幸運,抓到了一條修了靈的黃花魚」,天奇興奮的游上岸,把其他魚放在一邊,當場破開了那條黃花魚,取出了他的獸核。

那獸核透明透明的,像水晶,周圍有一層水霧覆蓋,這層水霧像白色的火焰一樣晃動,並散發出一股很強的寒意。

在旁邊的葉菲都不由得打個冷顫。

「這獸核為何會有如此強的寒氣?」葉菲忍住了自己悲傷地情緒道。

天奇換了一隻手用靈氣捧著這顆獸核,解釋道:「其實主屬性為火或水的魔獸,他們的獸核又稱之為獸火,火屬性的魔獸的獸核散發出極強的高溫火焰,而水屬性的魔獸的獸核則散發出極寒的低溫火焰,他們的作用比之其他的獸核要廣泛的多」。

天奇看到葉菲在認真聽著,便接著道:「由於火屬性的魔獸或水屬性的魔獸比較少,有人就會飼養一些是這兩種主屬性的魔獸,等得到了獸核也就是獸火之後,便把這些獸核切成幾塊,拿到市場上去賣,所以說市場上賣的都是些很次的獸火,不過我們這次真是幸運,居然得到了一顆天然的冷獸火」。

「葉菲,張嘴,吃了它,你吃了之後,好好消化一下,不僅可以增進修為,而且還可以清心」。

葉菲聽話的張開了嘴,天奇把那枚獸核,倒入葉菲的嘴裡,「用靈氣護住這冷獸火,讓它到了丹田處,在慢慢消化,切不可急躁,否則很容易傷身」。

天奇看見葉菲成功的吞進了獸火,興奮的道:「感覺如何」?

「嗯,所說有靈氣護住,還是有一點冰涼的感覺」,葉菲細細體會道。

天奇點了點頭,把剩下的魚放在一邊,咋石頭上做了下來,知道該來的要來了,但是眉頭卻蹙著,「想問什麼就問什麼吧」?

「我想知道那個她是誰」?葉菲也不再羞羞答答,因為她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

「你做我妹妹吧」,天奇頓了頓,他知道葉菲的心思,但是自己一直是把她當做妹妹看待,正如昨天晚上葉影所說的,有些東西最好早點說清楚,不然到了後面將更加的講不清道不明。

「我問你,她是誰?」葉菲有些嘶啞的道。

「她叫戀兒,是我最喜歡的女孩」,天奇沒有做任何的解釋,他不想在別人面前掩飾自己對戀兒的喜愛,天奇甚至想讓整個世界的人知道自己喜歡戀兒。

「那你知道我喜歡你嗎?」葉菲猜到了會是這種類似的答案,但是她卻沒想到天奇沒有一絲顧及的說了出來,她感覺到天奇能為那個戀兒而不顧一切,但是葉菲有點不甘心,很不甘心!

「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妹妹,你是個好妹妹」!

葉菲望著天奇那雙明亮的眼睛,所有的答案她都知道了,在天奇的眼裡,她看到了一直以來,天奇都是把自己看成妹妹!

葉菲神情有些痴獃,「給我點時間,我的心裡有點涼,讓我好好消化消化」,說完,便緩緩的離開了。

天奇看到葉菲嬌小的身體離去的背影,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喃喃道:「為什麼我們現在這麼小就這般成熟,真是不該啊!」 第七十二章烤魚難吃

不管怎麼說,天奇心中懸著的石頭也落了下來,心裡變得也輕鬆了,俗話說的好,有些事晚說不如早說,長痛不如短痛。

天奇把地上的幾條魚撿起來了,不管感情上的事情如何,日子總是要過的,人也總是要吃飯的。

而另一邊,克雷克收拾好這些獸核之後,一個人端坐在石頭上,神色有些慌張。

望著韓薰回來了,瞥了一眼,「他知道嗎?」

「他知道」,韓薰走了過去道。

克雷克額頭上有了些汗珠,「我是不是做的不對,我你們有婚約的,而且天奇還是我的兄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