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李沐看了看蕭岳又轉頭看了看玲兒。

「師父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剛不小心絆倒了石頭,然後摔倒了」趙玲兒見李沐看向自己連忙解釋到。

李沐揮了揮手手皺著眉頭向蕭岳問到。

「蕭岳小兄弟,你沒事吧?傷口有沒有惡化」

「沒事的,多謝李老先生的關心」

「玲兒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吶,這要是讓蕭岳小兄弟的傷惡化了那可恨嚴重啊」

「對不起了,師父..」趙玲兒很是委屈的說到。

「李先生,我沒事的,不用怪玲兒。」蕭岳於心不忍,誰叫他心軟呢。

李沐見蕭岳為趙玲兒說話,嘴角不經意的笑了笑,但是臉還是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既然蕭岳小兄弟都這麼說了,我就不怪你了,以後要注意點。還不快謝謝蕭岳小兄弟」

趙玲兒聽師傅不怪罪自己了,立刻如釋重負。笑著對蕭岳說到「多謝了!」

「好了,快去給蕭岳小兄弟重新熬點葯。」

「是,師父」

見趙玲兒走開,李沐靠近蕭岳坐在床頭。

「蕭岳小兄弟,我問你個事,不知道你能否告訴我?」

李沐小聲的問到。

「您問吧,只要我能回答我就告訴您」蕭岳想既然人家救了自己,那當然得要回報一下了。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李沐看著蕭岳說到。

「!」

蕭岳頓時驚了,他是怎麼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這個老人到底是誰!他救了自己是為了什麼!現在蕭岳覺得眼前的老人似乎有點讓他不敢相信了,就連趙玲兒蕭岳都覺得是不是這個老人用什麼法術變的。

李沐見蕭岳的表情覺得他肯定想到別的地方去了趕忙道:「蕭岳小兄弟,你不要誤會,請聽我慢慢的向你解釋!」

「你到底是誰!」蕭岳冷冷的問到。他很難相信眼前的老人。

「蕭岳小兄弟,我知道你懷疑我,但是你務必請聽我說完,這件事關係到整個大陸的安危,也關係到你的將來」

「我憑什麼相信你」蕭岳還是不相信。

「相不相信由你來決定,等我說完,你要是不信,我將我這個人頭留給你,畢竟我也是為了這個使命才活著的,如果你不信,那我也沒有活著的意義了」

聽李沐說的話,蕭岳倒是想聽聽看,他到底想要說些什麼,如果不重要。那就沒在信他的必要了。

見蕭岳似乎已經打算聽自己解釋,李沐便開始講述事情「在幾千年前,這片大陸發生了一場驚天浩劫!當時混亂不堪,大戰不止,當時有兩位最強者,一位號稱龍帝。一位號稱暗隕天尊。

真名已經記不得了,據說他們為了一個原本不存在與這個世界而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里的東西,傳說只要得到那個東西就可以一舉超越斗神!成為比斗神還要強的存在!

那暗隕天尊已經修鍊成魔實力非常強大!指揮著魔影聯軍對大陸發動前所未有的戰爭,而那龍帝據說是從另外的世界來的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他勤奮努力成為了可以與暗隕天尊對抗的唯一一人龍帝率領著大陸的人們對抗魔影聯軍,人族與魔影聯軍雙方大戰了近一年的時間,後來的龍帝是在不忍心再看到有人死去,他決定與暗隕天尊兩人來決定勝負。

暗隕天尊接受了挑戰,龍帝與暗隕天尊便選擇在了當時最為繁盛強大的炎黃帝國,在炎黃帝國中有著一片荒廢之地,那荒廢之地比現在的赫蘭蒂斯帝國還要大。龍帝與暗隕天尊據說打了三天三夜,不曾休息。

那場面,驚天地,泣鬼神。天空瀰漫著烏雲閃電,不過最後是龍帝獲得了勝利,據說暗隕天尊只輸給了龍帝一招,但是是哪一招就不清楚了。當時的龍帝並沒有將暗隕天尊殺了,他不想讓更多的人死,就當龍帝轉過身的時候,暗隕天尊居然卑鄙的從龍帝後面偷襲!

使龍帝造成了重傷,雖然龍帝將暗隕天尊拍飛,但是龍帝後來還是隕落了,留下了龍帝身體的一滴血。交給了當時為龍帝服務的人也就是我的祖先。

但是龍帝說,幾千年後將會有一個和他一樣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將會擁有龍血,這滴龍血必須要交給他。當我見到你時我就有那種感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現在我可以將龍血算是物歸原主了。」

當蕭岳聽完這些事後,已經驚訝的忘記了時間,原來幾千年前發生了這種事情,那個龍帝居然和我一樣是另一個世界來的,他也是來自地球嗎?後來那個寶物到哪裡去了?

「蕭岳小兄弟,話我已經說完了,信不信就只能由你決定了,玲兒來了,我不希望讓玲兒知曉這件事,還望蕭岳小兄弟不要告知。」

說完李沐便走出山洞。

「葯來了,快喝吧」

經過上次的教訓,趙玲兒這次走的非常慢。這時蕭岳才緩緩的回過神。

搖了搖頭,他打算晚上在去找李沐談談。

「多謝」

接過葯的蕭岳緩緩的將葯趁熱喝了下去,趙玲兒在旁俏臉略帶微笑的看著蕭岳。

「哎.我問你哦」

「恩?」還在喝葯的蕭岳抬起眉頭看向趙玲兒。

「你家裡人呢?為什麼你會從山上掉下來?我可不相信會有人那麼傻」趙玲兒問到。

喝完最後一口葯后,蕭岳將碗放在石床床頭,緩緩說道:「我家人都死了..」

趙玲兒聽到這句話粉手捂著小嘴「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趙玲兒道歉到。

「沒事都過去了。還有我從山上掉下來那是因為我在躲追殺」蕭岳簡單的說到,他並沒有將蕭璐他們說出來,怕以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你呢?你的家人呢?」蕭岳反問到。 豪門老公的小嫩妻

「我家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那時我那邊發生了戰亂,我逃了出來,後來在走投無路之下想過自殺但是卻沒膽子」

趙玲兒淡淡的笑了笑。

蕭岳沒說話繼續聽著趙玲兒後面所講的。

「後來我偶遇到了師父,他對我很好,不僅給我衣服穿,給我地方住,還將他的醫學,以及**傳授與我,他對於我是大恩人,但是有一天他對我說他將我看成了他的親孫女,以後不讓我受到任何的壓力與傷害」趙玲兒略帶感激的說著。

… 在後面的時間裡,蕭岳與趙玲兒談著,他發現這個女孩以前的遭遇比自己都還要更加的慘烈。

這讓他起了同情心,大家都是失去了家人,如今各自都為了自己心裡的寄託兒活著,蕭岳為了報蕭家的仇,趙玲兒為了報答李沐而活著。

夜晚,經過一天的休息蕭岳已經可以行走了,就連他都不相信,為什麼自己這麼快就康復的差不多了。

蕭岳走出山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夜晚郊外的空氣有點冰冷。蕭岳走到山洞后的山嶽草地,晚風習習草地被風吹的像波lang一樣.

「蕭岳小兄弟,你終於來了。』從蕭岳身後傳來了李沐的聲音。

「恩,我能問你些事嗎?「蕭岳並沒有轉身,只是站在原地問著李沐。

「恩,儘管問吧。「李沐淡淡的回答到。「你說的那位龍帝,你說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吧?「「是的,龍帝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恩,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李沐搖了搖頭到,為什麼當那個龍帝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沒發生什麼事?難道他也像自己一樣都是投別人的胎?


「對了,你說當年龍帝與暗隕天尊為了搶奪的寶物是什麼?後來到哪裡去了?「「那件寶物實際沒有太過於說明,似乎是見佩飾。但是具體的不知道,至於那件寶物卻是從龍帝隕落後便下落不明,至今都沒有任何人找到過。「佩飾?「那你說的得到那件寶物就能超越斗神是真的?「蕭岳對此不怎麼相信,什麼寶物居然可以超越斗神?

「這我就不清楚了,傳說是這樣說的,但是實際的效果卻沒有人知道。「李沐緩緩的說到。

沉寂了一會後,「你說的龍血是什麼?「蕭岳想知道,當年的龍帝留下了龍血為了給來自幾千年後的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是為了什麼?

「那是當年的龍帝將自身的畢生的功力全集中在了一滴龍血之中,龍帝說過這滴龍血必須交於未來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因為將來會有第二個暗隕天尊出現,而那時天下將會打亂需要一位勇士來拯救這個大陸,而那龍血封印於一個地方。只有龍血能承認的人才能夠駕馭。「「什麼地方?「蕭岳好奇的問到。


李沐沉默不語。「蕭岳小兄弟,這件事不能亂說如果你不是那個繼承人的話我不能告訴你那個地方。「「那你已經和我講了這些事就沒事?「蕭岳反問到。

「知道這些事又能怎麼樣,如果沒有得到龍血還是什麼都做不了。「李沐很是自信的說到。

蕭岳轉過身,「李老先生,我相信你是個好人,從你對玲兒我就看的出來。「李沐聽到這句話知道蕭岳已經相信他了。李沐笑了笑「當年我看那丫頭可伶就收留了她,畢竟自己沒什麼依靠除了找龍血的繼承人之外就是獨自一人在外遊歷,後來我將她收入我的門下,將畢生的**與學問交於了她,沒想到那丫頭居然是個天才!將我的一生的學問都授予自用。

呵呵,將來那丫頭離開了自己,自己又要獨自一人咯…「李沐搖著頭笑著說到。

「為什麼?「蕭岳疑惑的問到。「呵呵,以後玲兒將要和你一起走了。「李沐看向蕭岳。

「跟自己走?李老先生這是什麼話。「「一切都是定數啊…「李沐很是神秘的說到。

「一切都是定數?「蕭岳喃喃道。「蕭岳小兄弟,既然你不是龍血的繼承人,那老夫就不在繼續留在這了,玲兒那丫頭就交付於你了。「說完李沐轉身就要走。「等等!李老先生。「蕭岳喊到。

「李老先生,我打算去試一試那龍血,如果不是你在離開就行了。「「真的?「李沐老眼放光的說到。「是的,如果..如果你肯相信我。「蕭岳沒有底氣的說到,前面對李沐半信半疑,他怕李沐對他不放心。

「信!當然信!「李沐大聲的說到,「蕭岳小兄弟,我就等你這句話!哈哈!「李沐高興的老臉都紅潤了氣來。

「但是,如果我不是你所說的傳承人在解除了那龍血會怎麼樣?「蕭岳問到。

「會死!會全身爆體而死!「李沐說到。

「不是吧!那如果我不是那繼承人我不就掛了?「蕭岳激動的說到, 遺跡之城

這事他可不幹,還有在這一世蕭岳已經有了挂念,有了蕭璐,他可不想死。

李沐臉上的笑意慢慢的退去,皺著眉頭到「畢竟那龍血可是不能泄露出去,如果得不到龍血,而那人還不死那就肯定會傳到大陸上,那時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這…蕭岳有點猶豫不決。「蕭岳小兄弟,如果你真不是那繼承人,也只能怪我看錯了人,不會怪你。「李沐伸手拍了拍蕭岳的肩膀。

廢話!會死的又不是你!蕭岳在心裡咒罵到。他說看錯是什麼意思?

「蕭岳小兄弟,你如果真的已經決定要去我明天就告訴你龍血的地方,那時你帶著玲兒一起走。「「李老先生,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你要讓玲兒離開你?跟著你不是很好很安全嗎?「蕭岳一直疑惑為什麼他要將玲兒交給自己。「因為這一切都是定數。「又是這句!

「師父!「蕭岳與李沐聽到趙玲兒的喊聲,都看了過去。

只見趙玲兒站在草地上,月光灑在趙玲兒身上,晚風吹著趙玲兒身上的青紗,下身的裙擺輕輕飄動。那膚如凝脂領如蝤蠐一頭青絲在空中搖擺。

只是這原本應該是美麗的風景,卻因為趙玲兒俏臉上淚水打破了。


蕭岳感到一陣頭疼,不知道趙玲兒是不是聽到了,不過看樣子是聽到了,估計李沐要比自己更頭疼。

此時的李沐見趙玲兒臉上帶著楚楚可憐的淚花,竟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剛剛說的這一番話看來是聽到了自己該如何解釋呢?

「師父「趙玲兒帶著哭腔緩緩的向李沐走來。「師父,為什麼你要拋棄玲兒?玲兒做錯了什麼?「「孩子你沒有做錯什麼。「李沐說話有點顫動。蕭岳見此情形似乎不是自己能呆的,轉身便要離開。「蕭岳兄弟。「李沐見蕭岳要離開趕忙叫到。

蕭岳聽李沐叫自己的稱呼變了,這事估計是和自己扯不開了。無奈蕭岳又走了回來。

李沐看了看正在哭泣的趙玲兒又看了看蕭岳,蕭岳怎麼看怎麼不舒服,這怎麼感覺自己欺負了趙玲兒然後他來教訓自己?

「蕭岳兄弟,你明天就和玲兒一起走吧…「李沐嘆了一口氣緩緩說到。

「不要!,師父為什麼要讓我離開!當年的你收留了我,我已經打算一輩子都報答您!我是不會離開您的!「趙玲兒哭喊著。

「那個李老先生,你看玲兒一點都不想離開你,你到底為何要讓玲兒離開你呢?龍血的事我會去就是了。「李沐聽到這句話,深吸了口氣緩緩說道「原本這件事我不打算說,但是到這個節骨眼上我不得不說了。蕭岳兄弟,我…已經活不了多久了…「蕭岳聽到李沐說出這句話來頓時無語,看起來這麼健朗的人這麼說要死就死?

趙玲兒聽到這句話嬌軀都是一陣。「為為為什麼?師父你是故意說的對吧?你是故意這樣說的對吧?你為什麼要讓玲兒離開您?「「其實在十幾年前,我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了,我的職務本來就是等待著龍血繼承人的到來,只要繼承人一來到這個世界我就會感應到,那時我的生命就在減少了。

沒關係,反正活了幾百年也不差這麼點時間。「李沐無所謂的說到十幾年前?自己來這世界已經十四年了,如果….

趙玲兒哭的更加凄慘了「不!師父您不能這樣說!「趙玲兒搖著頭跪在草地上哭著說到。


李沐也沒有去扶起趙玲兒,因為他知道就算讓趙玲兒接受這些事,恐怕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就是因為不想看到趙玲兒的樣子所以就不打算告訴趙玲兒但是沒想到居然讓她聽到了。

蕭岳也是不知道該要怎麼辦,於心不忍之下,蕭岳實在看不下去了走了過去將趙玲兒扶起,蕭岳在扶趙玲兒時感覺到了她整個嬌軀都在顫抖,這件事給她的打擊可謂不小。

「玲兒,這幾年你給我驚喜很多,但是要用在別的地方而不是在這小地方。你要讓為師的醫術響徹整個大陸知道嗎?記住雛鳥遲早要離開親人,翱翔於天際。「是啊,雛鳥總有一天會翱翔於天際的,自己不就是那個雛鳥嗎?當我可以翱翔天際時,就是孫家滅亡之時!蕭岳在心中下定決心。

趙玲兒的哭聲漸漸小了起來,「師父,你放心! 換愛 !「趙玲兒在此時此刻在心裡已經種下了那種子,將來一定不會讓自己的師父失望!

「恩「李沐欣慰的笑了笑,「師父我答應你明天與蕭岳一起走,但是今晚我想和您在聊會天行嗎?「趙玲兒用剛剛哭紅的眼睛乞求著李沐。對此李沐也是心軟,自然也就答應了,而蕭岳可不想在這裡繼續當燈泡便回山洞裡去了。

進了山洞蕭岳走到石床上便躺了上去。「唉..玲兒真是有一個好師父啊,恩?對了!「蕭岳發現自己的師父已經一天沒有出現過了。

「師父?「蕭岳試探的叫了幾聲,果然還是一樣沒有反應,「奇怪師父到底怎麼了?「就當蕭岳想要睡覺的時候,腦內傳來了冥的聲音。

「徒弟「冥的聲音很虛弱,不過卻已經沒有了當初類似刮玻璃的刺耳聲。

「師父!你老人家終於出現了!我擔心的要死!你跑哪去了!「蕭岳頓時激動的問到。

「還不都怪你小子!你在跳懸崖的時候也不事先說一聲就跳了下去。害我來不及運轉玄力來保護你,幸虧我將你那降龍十八掌里的玄力運轉了出來這才保住了你的命!

不過我遭了點反噬,現在很虛弱,所以一天都在修養,現在有點力氣說話了。「蕭岳心裡一陣的感動,這徒弟做的真值!「多謝師父了!這都怪我,讓你受苦了。「蕭岳由衷的說到。

「沒關係,誰叫我是你師父呢。對了我發現經過這麼一折騰我的記憶恢復了許多。「「真的嗎,那太好了,師父能不能和我說說?』蕭岳很好奇這位師父的過去到底是怎麼樣的。

「我今天很累了,明天等我恢復的差不多了,就告訴你。還有關於那龍血的事。「「真的?師父你沒騙我?你怎麼知道那龍血的事?「「那是,我可不是一般人,好了我休息去了,明天只要恢復的沒問題就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隨後冥就沒有在說話,感到無聊的蕭岳也睡了過去。

清晨,陽光灑進了山洞中,蕭岳緩緩的起身,伸了個懶腰。

「啊..舒服..「現在的蕭岳覺得身體的傷已經好了,雖然還有點后痛,但是要比昨天好太多了。

身體的修復能力連蕭岳都覺得驚訝,全身骨折那是什麼概念。

「起床了沒啊!「伴隨著一聲嬌喝,趙玲兒從洞口走了進來。今天的趙玲兒一樣穿著青紗,只不過今天的趙玲兒看起來有點憔悴,估計昨天又哭了很久吧。

「恩?起來了起來了,對了李老先生呢?」

趙玲兒聽到蕭岳問她的師父時,那清澈的杏眼閃過一絲痛苦,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過。

「師父他走了,他讓我們在路上吃早飯。」走了?好吧也對李沐也不想體會那種親人要離別的感情吧。

隨後,蕭岳在與趙玲兒的簡單收拾下,而蕭岳換了一身黑色的長袍。兩人一起走出了山洞。

四千字送上~~~~~~~~~~。


… 蕭岳看向趙玲兒心想道,這丫頭還沒有接受這事實啊,畢竟她經過了兩次與親人分離,這無論換做是誰都是一樣的啊。

「玲兒,咱們這是要去哪裡?」蕭岳打破了沉寂。

「恩?」趙玲兒緩緩的抬起螓首看著蕭岳,「不是你要去哪裡的嗎?」

「我?我要去哪裡?」蕭岳不禁反問到。「啊!對啊!那個地方怎麼去啊!那個李老先生沒和我說啊!」蕭岳立刻跳了起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