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來的賤民,竟敢走官道!來人,給我拿下!」

車馬才剛剛停下,便有一隊穿著黑甲的守衛徑直走來,其中一帶頭的統領,一臉厭惡的看著李浩然和謝明強坐著的馬車,冷聲呵斥道。

嘩啦!

霎時間,兩人被十幾個守衛牢牢包圍。如此動靜,也引來了周圍行人的觀望。

「放肆!誰給你們的膽子,敢來污衊本王!」

李浩然冷冷一笑,威嚴的冷聲一喝,身上的氣勢瞬間釋放,讓那守衛統領臉色一變,差一點就跪倒下來。

「既然你說你是王族,那麼將你的信物拿來!」

不等李浩然收回氣勢,便有一股強橫的氣勢沖入進來,直接將李浩然的氣勢沖毀,緊接著一穿著黑甲的武者從門內走來,傲然的看著李浩然,不屑的說道。

李浩然冷冷一哼,將安樂王的王印拿出,直接扔給了那個黑甲的武者。

謝明強反倒是十分的安靜,他那一雙眼睛緊盯著前方的黑甲武者,嘴角慢慢浮上了一抹笑意:「京都就是京都,連一個看門的都是武師境的武者……」

黑甲武者微微眯著眼睛,看也不看李浩然的王印,抬手將王印收入了他的藏玉之內,沉聲說道:「哼!又一個假冒之人!來人,給我將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拿下!」

「放肆!」

李浩然眉頭皺起,身體一動,一躍而下徑直下了馬車。

倘若方才這守門的甲士是因為他們的馬車,而起了輕視之心的話。那麼此刻,這黑甲武者的做法,完全就是有意而為。

噌!

周圍的守衛齊齊行動,更從門內閃出了十幾個武士境的武者,在眨眼之間將李浩然和謝明強牢牢的圍住。

李浩然眉頭皺的更深了,他才不過是初入武士境的武者,自是不會愚蠢的和這些強者碰撞,可他也不會退縮。

「謝明強,這些人可都是壞人啊!你也看到了,他們這是有意而為……」

李浩然扭頭看了眼仍舊坐在車上的謝明強,眼中泛著陰森寒光的說著。

旁邊的謝明強忽然一動,徑直站在么馬車上,扭頭看著周圍在其他兩個道路上停下來看熱鬧的人,高聲喊道:「安樂王一路西來,幾經輾轉,路上曲折不斷!本以為來到京都九鼎之後,便會和平安寧,沒想到我天朝將士竟如此待之,構陷吾等罪名,且還私自藏下王印,試問我天朝正義何在?」

「既然正義不在,我謝明強,今日便要鋤強扶弱,匡扶正義,讓這朗朗乾坤之下,再無罪惡滋生,讓天下百姓無強盜之憂,無官宦欺壓之憂,無強權誣陷之憂!」

謝明強好似獨自跳舞的小丑,他雖然振振有詞,可卻並未有人回應他。不過他也不在乎,在說完這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目光一轉,赫然看向了前方那將王印收入藏玉的黑甲武師。

「反抗者,殺無赦!」

那黑甲武師冷冷笑著,又一次高聲喝道。

噌!

他的話才剛剛落下,但見前方李浩然的車馬之上,一道寒光躍起,下一瞬的時間便來到了這黑甲武師的身前。

「住手!誰敢動,我就殺了他!」

眨眼之間,謝明強已經將劍平放到了那黑甲武師的脖頸之上,他的左手順勢摘下了對方的藏玉。

周圍的守衛紛紛震動,扭頭看向了守門統御,一時間也不敢上前去鎮壓李浩然。

「哼!好大的膽子,竟敢在京都惹事,真當我天朝無人么?」

正在此刻,一個冰冷的聲音憑空炸起,緊接著李浩然便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碾壓下來。

噗!

謝明強眼神一顫,握著劍的手微微一晃,忽然噴出了一口血水來。不過,饒是如此,他的劍仍舊在身前黑甲武師的脖頸之上,不曾離開半分。

方才那威壓並非是針對李浩然,而是針對謝明強。


「哼!我安樂王一脈雖然沒落了,可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卑賤的奴才來欺壓!既然你們想要鬧,那就別怪老子我發狠!今日你們不僅薄了我的面子,還傷了我的人,這個仇李某今日不會散罷甘休的!」

李浩然見謝明強受了暗傷,當即心頭一冷,冷聲高喝了起來。

說話之間,他的手中一枚紫色的雷球從藏玉之中拿出。

此雷球正是藍蝶在橫都山奪來的雷靈珠,此珠為武者修鍊所用的至寶,也是一件攻擊力極強的自爆武器。

「爾敢!」

雷靈珠剛剛拿出,從城門之內又有一人走出。

這一個人穿著銀色的戰甲,行走之間帶著一抹威嚴氣勢,在他走來的時候,周圍眾拱衛城門的守衛,齊齊拜倒在地:「拜見監門大人!」

「我不敢么?」


李浩然才不會顧及對方的武功修為,更不會顧及這裡是什麼地方,他手中元氣引動,慢慢的注入了雷靈珠之內。

在元氣注入之後,雷靈珠內一團雷氣涌動,緊接著道道電光從他的手中濺射出來,讓周圍的眾人不由頭皮一麻。

謝明強看后哈哈一笑,眼中泛起了止不住的興奮:「好!好!好!有此靈珠,我看你這個武宗還要如何用強?難道也要如他一般,收了王爺的王印,在安置下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么?」

「這……」

監門臉色一變,心中泛起了遲疑。

方才的事情,他是有意而為,可他卻不曾想到,李浩然手中竟還有雷靈珠這等寶物,讓他一時間不敢妄為。

「王爺,接著!」

說著,謝明強將手中的藏玉拋給了李浩然。

他並不擔心有人去搶,反倒是有一絲如此想法。只要這些守衛們搶了藏玉,那麼這就說明了此地統御和監門存在嚴重的問題。

天朝對於下屬官員的德行極為看重,尤其是京都的官員,只要有一絲小小的污點,日後前程無望。

故而無論是監門,還是周圍的守衛,根本不敢出手去搶。

一時間,場面陷入了上下兩難之地。

李浩然接過藏玉,從中拿出了自己的王印,扭頭看了眼周圍一眼,但見在人行道上,正有一群穿著儒衫的書生觀望,心頭一動,將他的王印舉起,對著那群書生說道:「那群書生,你們且幫本王來驗證一番,此印是否贗品!」

「正好!」

眾儒生之中,一白面小生站出來看著李浩然說道。

「好!天朝之中,還是有正義之人!也不枉我李浩然,來京都求學!」

李浩然點頭一笑,將王印送到了白面小生的手中。

也在這個時候,在城內一隊輕騎飛馳而來,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城門之下。

「張偉,這裡出了什麼事情?」

輕騎停在門前,從最前面的一匹駿馬之上,翻身下來一穿著錦衣的男子,男子看了眼前面劍拔弩張的場面,又看向了監門冷聲問道。

監門揮手一抱,恭敬的說道:「秦將軍,這人假冒安樂王……」

「呸!敢不敢和本王一賭!倘若本王是假的,我自盡當場!倘若本王是真的,你自盡當場如何?」

李浩然冷喝一聲,高聲喊道。

此話一出,周圍的眾人齊齊心動,紛紛看向了那監門張偉。 第九十七章掀起風暴

「既然是假冒的,來人給我拿下!」


那秦姓的將軍扭頭一看,冷哼一聲,也不理會李浩然,沉聲說道。

他的話音落下,那監門和統御臉上都是一喜,周圍的士兵更是一個個的看向了李浩然,齊齊朝著李浩然走去。

「住手!我可以作證,此印乃是真的,他是真的安樂王!秦少皇,你這個四門總兵,竟不問因由,只聽部下一面之詞,便要定罪安樂王,你這是在縱容下屬,故意陷害安樂王!」

正待眾士兵將要動手的時候,人群中方才那一群書生裡面的白面小生忽然走了出來,一臉正氣的來到李浩然身旁,看著前方那秦姓將軍冷聲喝道。

「有此正義之人,我道不孤!」

謝明強高聲一喝,身體一動,化光而回,眨眼之間回到了李浩然的身邊,不過他手中的劍仍舊沒有收入鞘中。

前方,城門下的秦少皇一動,抬眼看去,當他的目光落在那白面小生的身上之時,眼神微微一震,臉色不由變得難堪無比:「燕小白!你不在書府好好學習,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哈哈!秦少皇,你不在將將軍府學習,跑到這裡來又是幹什麼?難道,你部下這般的作為,都是受到了你的指使?莫非你要殺害安樂王?又或者是安樂王搶了你的老婆?」

燕小白言辭犀利的說著,引得前方的秦少皇臉色大變。

從兩人的表情和話語之中,李浩然看的出來,這兩人是死對頭。

「你!該死……燕小白,京都之中人人都知道我們兩個是對頭,這個人既然敢將王印給你,足以說明他認識你,也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他這是有意而為!你越是替他說話,我越是要抓他!」

說話之間,秦少皇一拍腰間的藏玉,一柄黃金色的寶劍拿在了手中。

噌!

秦少皇劍鋒一指,遙指向了前方的李浩然,怒聲說道:「罪證確鑿,就地格殺!一切膽敢反抗之人,盡數斬殺!」

話音落下,周圍將士齊齊心動,紛紛高聲喝道:「諾!」

數十個武者紛紛行動,朝著李浩然三人這邊殺了過來。

街道兩旁的道路上,眾入城之人紛紛躲避,生怕這一場無故之災波及到他們的身上。

「哼!真當本王是個軟柿子么?秦少皇,我記住你了!今日的事情,希望你莫要後悔!」

李浩然冷哼一聲,抬手之間將他手中的雷靈珠舉起,轉而之間一股狂暴的元氣注入內中,將裡面的雷電之力徹底的引動。

轟!

隱約之間,一股雷音暴動,下一秒一股毀天滅地般的力量從雷靈珠之內爆發出來。

「不好!」

那監門正興奮之時,卻忽然看到了李浩然手中的雷靈珠,當即心頭一顫,不由暗道:「該死!我怎麼忘了他手中有雷靈珠……」


只不過,他的念頭才剛剛泛起的時候,李浩然已經將雷靈珠朝著他們這邊扔了過來。

「炸彈!小心!」

李浩然高喝一聲,一把拉住燕小白和謝明強朝著馬車的後面躲去。

眾士兵不由一愣,以為李浩然他們要逃,追趕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周圍的行人們更是目瞪口呆的看向了這邊,只見一道紫色泛著電光的雷球飛落在了城門之內。

有認識的雷靈珠的武者臉色一變,在不管什麼爭執,紛紛朝著遠處躲避而去。

城門內的秦少皇正意氣風發之時,忽見空中有一紫色電球飛來,眼中才剛剛露出一抹疑惑,便看到了那紫色電球瞬間爆發出了一團耀眼的光芒。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所有人都才想到,還未去做的時候。雷靈珠轟然爆裂開來,無盡的電光,伴隨著隆隆轟鳴,在京都九鼎的東門之內響起。

緊接著,一道道的電光綻放而出,朝著周圍胡亂的飛射而去。

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