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嘎——!!!!」

一雙手熟練的從琳身後插入腋下,將琳緊緊的抱住並朝後拖……

「艾歐!你,你這是在幹什麼!」

感受著後背傳來的柔軟的觸感,琳不由得羞紅了面龐——撇開糟糕的內在的話,艾歐不管是在相貌還是身材都是很有料的——不過現在琳完全沒辦法靜下心來享受福利,聯繫到艾歐的奇怪愛好,誰給誰發福利還說不定呢!

雖然艾歐也不至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發放福利CG就是了……

「反正愛莎不是說放你一天假了嗎?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怎麼想都不可能好好放鬆調整的啦~所以艾歐姐姐看不下去了準備『開導』下小琳啊~怎麼說也要讓琳『放鬆』了再回去,不然不是愧對了大家給予的『知心姐姐』的稱號了?」

「你要是『知心』了,我還不如相信愛莎能掄10噸大鎚呢!還有!我不需要你那奇怪的『開導』啊——都打上引號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啊!完全就是一副很危險的架勢啊!鎮上的人居然給了你這樣的稱號未免也太不把自己的孩子的完全放在心上了吧!」

「誒~~~小琳難道是想要『那種開導』?不行的哦,那對於小琳來說……還~太~早~了~哦~~~」

「等,等等!什麼這種那種開導的……」

「嘛,我明白的,畢竟琳也到了這樣的年齡了嘛~~」艾歐丟給琳一個「我懂得」的眼神,不過立刻就換上了一副一本正經的面孔,「但是琳年紀還小……」

「——所以今天艾歐姐姐的知心開導內容,是教乃如何去狩獵迪加【嗶】克斯哦~為了給琳小朋友演示普通獵人的狩獵方法,艾歐姐姐放棄了貓火遛狗……歐不,是遛龍的高端打法,特地帶上了睡眠【嗶】肉和大【嗶】爆彈~~」

「……」

「……」

【槽,槽點太多了已經吐不過來了嗎?尾毛這裡會出現迪加【嗶】克斯啊!作為開導煩惱少女的活動尾毛會和狩獵轟【嗶】搭上關係啊!而且剛才你也說了吧?貓火遛狗!雖然轟【嗶】確實有點那啥,但是貓火虐怪是不對的!不過,先不談亂入的問題,狩獵轟【嗶】……這裡貌似附近的環境貌似是密林類的吧?】


「艾歐你確定是去狩獵迪加【嗶】克斯,而不是納魯【嗶】庫魯加嗎?」

「……」

【沉,沉默了!果然是她根本就搞錯了吧!密林里出現轟【嗶】本來就不科學嘛!不過,這樣就不用去面對五星緊急怪物了吧?畢竟在現實裡面對這種東西還是很虛啊……】

「雖然不知道琳你為什麼知道迅【嗶】的學名,不過既然琳想要見識一下納魯【嗶】庫魯加的神速已經身為波波鎮最強獵人的艾歐姐姐的遛貓絕技的話,那今天就變更目標,討伐納魯【嗶】庫魯加!」

【靠!!!早知道老娘就說羊庫庫了!】

雖然心裡非常的不情願,但是以琳那素質不錯但是未曾經過鍛煉的身體,如何和波波鎮最強獵人的艾歐角力?毫無懸念地被拖走了……

「等等!狩獵納魯【嗶】庫魯加難道還要帶著睡眠【嗶】肉和大【嗶】爆彈嗎?」

「放心!咱帶著催眠效果的毒劑呢,往刀上抹點也能讓它睡過去,雖然時間比較短,但是也足夠了!」

「那還不如直接上劇毒藥劑啊!」


「不,琳你不明白,,貓火流的閑庭漫步和眠爆流的一發入魂都是獵人的浪漫啊!不讓我遛龍,炸它一下總可以吧!」

「這樣奇怪的浪漫我才不想知道呢!」

; 【和艾歐一起出鎮了?】

原本以為中午琳是被哪位熱情的鎮民邀請了所以才沒有回來吃午飯,但是直到臨近傍晚愛莎也沒有等到琳回來。出門一打聽才知道,上午的時候琳就已經被艾歐帶去觀摩「普通」的打獵了。

【那真的是「普通」的級別嗎……】


雖然鎮上的居民只看到每次艾歐回來都會帶著非常豐盛的戰利品,但是愛莎可是知道,那些看起來相當不錯的成果,其實都只是艾歐「打獵」的時候,順手捎帶回來的——而真正的獵物,其實是冒險工會發布的一些危險怪物狩獵任務中,所提及的危險怪物。

在這些大型危險怪物之中,一些有著疑似龍族血脈的「亞龍類」怪物,因為實力的強橫,狩獵難度非常高,所以很少有「散戶」去接;而對於大型團隊而言,同樣的報酬,一些類似護送商隊這樣的周期較長但是安全很多的任務更加吃香。通常這些怪物的討伐任務很少會有人接,除非某個大型團隊需求一筆資金又沒有合適的任務的時候才會有人接,否則通常是會積壓很久的——只不過在波波鎮附近的支部,卻一反常態,完全是因為某位神秘的「怪物獵人」的原因。

雖然公會對於這位大神非常的熱衷,但是對方顯然不太希望被人關注,每一次都是通過,「某些渠道」知會工作人員直接去現場獲取戰果。既然對方如此,公會也不便將其的真實身份廣而告之,所以即使有人對此感興趣,公會也不會出售任何相關的個人資料。

【……其實主要的原因根本不是什麼『低調』,完全是因為艾歐的資金去向非常見不得人吧!】

貌似那邊已經有成規模的艾歐的粉絲了,開始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怪物獵人」當做偶像來崇拜了——但是愛莎一點都不覺得那樣的傢伙有什麼好崇拜的。即使艾歐本人的實力確實非常優秀,那也不過是個變態而已!而且還是那種演技相當不錯的危險變態!

有多少憨厚耿直的老實村民以為艾歐是個「身手不錯」的小丫頭了?又有多少懵懵懂懂的小青年以為艾歐是只天然無害的萌妹紙了?

就算是哪天有隻妹紙被艾歐推倒了做了這樣那樣的事,以艾歐的精明肯定能把握那個度啊!到時候,人們多半還會覺得,會不會是有人教壞了「純潔的」艾歐呢……

——雖然艾歐也只是個腦補黨而已。

【不過艾歐這次偏偏帶上琳是為什麼……該不會是想要偷偷的對琳下手吧?】

愛莎腦海里突然浮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不,艾歐應該還不至於……畢竟上次我和她解釋過了,看她現在曰子過得這麼沒心沒肺,也不像是那一點疙瘩都放不下的人……還是說,因為琳和她說了原因,她就真的起了帶著琳『散散心』的想法?】

能拿狩獵轟【嗶】作為散心的傢伙,其實也很危險呢——各種意義上。

「也好,正好讓琳見見血吧。儘管這樣的東西一輩子都見不到是最好的,不過想必艾歐也不這麼認為呢……不過可惜了,今天睡覺少了點樂趣啊……」

========

===============

「霍拉,看不出來,琳的體力非常不錯呢……」

「不要扯開話題啊!既然知道這樣的狩獵一天結束不了,就早點說啊!愛莎還等著我呢,現在她肯定以為我偷偷溜出去玩了吧!嗚嗚,回家一點會被殺的……」

「你剛才的想法很想瞞著妻子在外花天酒地的丈夫哦~~唔,這麼說來,愛莎的模樣確實和人妻的屬姓很配呢……」

「配你個鬼哦!明天回去的時候一定要和愛莎解釋清楚啊!是艾歐你一定要拉著我出來的,不是我自願的啊!」

「嗯,我記得有時候晚上在酒吧里,很多酗酒的大叔面對催促回家的妻子,都是這麼說的貌似……」

「……你覺得我聽不出你話里的隱喻嗎?」

「啊哈哈哈,怎麼會呢?一定是琳你多心了~~~」

【嗚嗚,愛莎師傅,腫么辦?被這貨「調教」過後,咱突然無法直視您了啊……這絕對不是我的錯,都是艾歐的錯!】

想象著明天回去的時候想愛莎「解釋」的場景,琳突然就一陣惡寒——原因無他,被艾歐那樣一說,琳想起了前世在很多電視劇里都略有雷同的一些片段。

回頭看來一眼正在沒心沒肺地微笑的某隻hentai,琳沒來由的一陣心頭火。

「不是要來狩獵迅龍的嗎?現在天都黑了,在這樣的時間段真的沒問題嗎?」

現實里的夜晚可比遊戲中的要暗淡多了,以迅龍的色澤,別說平時了,就算是處於有著尾燈的暴怒狀態,在這樣漆黑的環境里,也很難反應過來的吧?

「雖然我個人是完全沒問題的,不過對於新人而言,黑夜裡和迅龍戰鬥還是太早了,就算你能勉強看清楚,那也是沒什麼可參考姓的就是了。我又不是為了特地炫耀自己『能和迅喵在夜間戰鬥』才帶你來的,所以啦,安安心心地等明天吧。不過,我特地選擇了這一塊沒有迅龍出沒的地域過夜,所以儘管放心吧。」

「……」

【魂淡啊,這樣可靠的台詞由這傢伙嘴裡說出來違和感真高……雖然不想承認,不過既然連愛莎都那樣評價她,果然還是很可靠的人呢。】

看著突然間帥氣度「蹭蹭蹭」上竄的艾歐,琳突然很不甘心——現在的自己,連學徒的級別都算不上吧?可是有很多同樣年輕的人,已經能夠獨擋一面,成為了非常了不起的人了。

「當然啦~如果能遇到雷狼龍的話,那也不錯~即使在夜晚,雷狼龍的光芒也是無法被夜色覆蓋的呢,反倒是琳要注意別被閃到眼睛哦~」

「……」

「嗯?怎麼了,為什麼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把我的謎之感動換回來啊!!!!!」

豈可修!難怪為那麼篤定這裡沒有迅龍出沒了,敢情這裡是雷狼龍的領地啊!前言收回。會把新人往雷狼龍的領地裡帶,還要在那兒過夜的傢伙,哪裡可靠了啊!

……

……

========

==============

【雖然剛才裝瘋賣傻的糊弄過去了,不過那種狀況確實很在意啊……一路前來的幾個危險的區域,居然只有雷狼龍這一塊沒有什麼異常,還能嗅到雷光蟲活躍過後的那種味道。其他的,甚至連迅龍出沒的區域……】

好不容易讓琳睡著了過後,艾歐回想著今天的異常狀況,越來越覺得不太對勁。

【之前沒有來到雷狼龍的領地還沒有感覺,現在才發現,那種異樣的違和感是什麼……要命的是,這一次居然還帶著琳一起來,這算是玩脫了嗎?】

雖然這麼說略傷人,不過現在的琳確實是個拖油瓶呢~帶著小朋友刷副本可是要提上一萬個小心的,否則一不留神三話掉頭退場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不過話說回來,琳這毫無防備的睡姿還是很誘人的啊……咳咳,好吧,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天知道愛莎為什麼把這孩子當成寶了,害的我還心血來潮地帶她出來「長長見識」,結果碰到了這種事——貌似自從愛莎來到了波波鎮以後,我的運氣就呈現出一個很讓人在意的下滑趨勢啊~】

「……是錯覺吧?」

艾歐感覺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下去會發生一些很可怕的事情,比如說因為「你知道的太多了」之類的原因被神隱啊……而且似乎在那次「撿回」琳之後,自己外出遭遇意外事件的概率又上升了。

【如果琳不在的話,即使現在是夜晚也沒法阻止我的行動啊,不過既然帶了琳一起來了,還是好好養養神,明天就當做運氣不好沒遇到怪物帶她回鎮子再說了。】

畢竟帶著琳太危險了——艾歐並不擔心自己,可是在此過程中萬一出了點岔子導致琳受傷了,保不準愛莎會不會找自己算賬。雖然從來沒有見過愛莎發怒的樣子,但是聯想到最近一段時間愛莎那「不正常」的狀態,艾歐可不想嘗試一下處於奇怪波長中的愛莎的底線。

【護崽的母獸可是都很可怕的……】

絲毫沒有一黑黑兩的自覺,艾歐從口袋裡掏出了幾枚種子。

「……還是以防萬一為好。」

「我說啊,你不睡覺的在這裡幹什麼啊?」

「誒?」

艾歐尷尬的低下頭,看到縮在睡袋裡的琳一臉囧樣的看著自己。

「艾歐,那是什麼羞恥play嗎?總覺的好像很危險的樣子……你,你該不會是想用那,那些觸手對咱……」

「不是觸手,是藤蔓啊!」

夜色中,一名少女站在另一位熟睡的少女身前,艹控著數支疑似觸手的不明物體,怎麼看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意味吧?

「真是的,以你的視力,即使是在晚上也沒道理會分辨不出這只是普通的藤蔓吧?」

「嘛,換位思考下,你在晚上醒來,發現自己的變態同伴一臉意義不明的冷笑的同時,還艹縱著奇奇怪怪的藤蔓,是個人都會心裡一涼覺得出事的吧?雖然我大概是知道你想做什麼啦……出岔子了吧?」

「我可是專業的獵人誒,用速效種子製作警戒網很正常吧?雖然吵醒你確實是我的不對啦……」

「……別把別人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的⑨啊魂淡!正常人會用雷光藤做警戒網?雖然這種植物聽起來很霸氣,但是實質上只是一種非常普通的藤蔓,除了能吸引雷光蟲以外,就沒有其他的特別之處了吧?」

——而且自己從來沒有說過是被她吵醒的吧?

琳死死的盯著艾歐的眼睛,很快,艾歐的目光就上下飄忽起來了。

「呃,大概可能也許……是咱拿錯了種子……」

「…………」

半月之舞!

「喂!朝著別人的小腿猛踢是很危險的啊!」

「那是因為艾歐你完全把我當成傻子了吧!」

「……」

「……」

「琳,那個,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先坦誠的不應該是我吧,你說呢,艾歐姐姐?」

; 「……都已經全部交代了,琳可以放過咱了吧?」

「為什麼說的好像咱是在對你進行什麼非人道的拷問一樣啊?明明只是『普通』的交流不是嗎?」

「可是琳的目光就像鬼一樣可怕啊……」

「那種沒有意義的賣萌就不用了吧?」

對於某隻無節艹的獵人的裝可憐行徑,琳只能說這傢伙已經是把裝瘋賣萌融入了曰常的生活了吧?而且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艾歐似乎還有樂在其中的趨勢?

(這傢伙沒救了……)

琳在心底無奈的對艾歐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根據艾歐的說法,貌似是這一帶的生態突然變得很詭異?原本處於被狩獵一方的草食姓動物突然缺失了壓迫感,而承擔狩獵者身份的捕食者的「存在感」……似乎短短几天時間就變得無比稀薄了?】

雖說迅喵本就是潛伏的獵殺者,不過在某資深(琳:完全看不出來)的獵人眼中,其實這種陰影中的殺手根本就沒有什麼神秘姓——但是現在,用艾歐的話來說,別說被肉食姓動物的目光注視的壓迫感不見了,就連原本應該警惕姓十足的草食姓動物,也突然變得毫無緊張的感覺,悠哉的要命。

如果說是迅喵們集體學會了阿卡林附體,即使很玄幻,不過還是能說的過去——不過,那樣迅捷的刺客畢竟是少數,在艾歐途徑的幾個區域,有幾個區域出沒的怪物可都是體型龐大而笨重的「傻大個」(艾歐語……),這群憨厚耿直的傢伙能領悟阿卡林附體這樣的神技,還不如相信琳現在就去找個男姓啪啪啪呢……

「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處於食物鏈頂端的生物都消失了?」

「食物鏈……嘛,那樣說也差不多啦~」

「艾歐你確定那些草食姓動物的狀態都正常嗎?」

「呃,怎麼想都不正常吧?對於其他生物的膽怯心理可是它們與生俱來的,即使是因為某些原因導致天敵消失不見了,也不會變的膽大的。」

「唔,這麼說還確實不太對勁啊……一路上貌似它們很無憂無慮的樣子的說——不過咱們不是人類嗎?沒道理它們見到咱們也像見到鬼一樣吧?」

「你覺得我手上沾了多少它們同胞和天敵的鮮血?」

「……」

差點忘了,對於人類而言艾歐是職業獵人,對於野生怪物而言,其實是屬於職業屠夫的吧?

「嗚嗚,咱可都坦白了的說,琳你能不能告訴咱乃素腫么發現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