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侯爵居然一臉為難的揉了揉腦袋,然後又看向了我「那個…..」

「不可能的!」我和米婭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唔唔…..」米婭看著我,臉突然紅了。

「咳咳….總之,我們要走了。再見。」

我說完朝點了點頭,拉邦便走回旅館去拿取行李。

「不許走!」邦妮一下拉住了我的手,然後大喊道「不許走啊啊啊啊!」

「啊….」我為難的看著少女,然後突然笑了「好好,那我不走了。」

「真的嗎?太好了!」

「恩,真的。呃…..」我話說到一半,後腦勺突然被人打了一拳,我無辜的轉過頭去,看到了米婭憤怒的眼神。

「笨蛋楊寒!」米婭說完,氣沖沖的跑回了旅館裡面。

我無奈的揉了揉後腦勺「嘛,邦妮小姐,你先回蒸汽車上等我吧,我有一大堆冒險故事要和你說哦!」


「嗯嗯!!邦妮好~~~高興!」邦妮用力的點著頭,兩個可愛的馬尾辮也跟著一同上下翻舞,然後她便一蹦一跳的又跑回了馬車那邊,侯爵看著我笑了笑,也跟著邦妮走了過去。

「嘿,小孩子就是好騙…走吧。」我沖著漢特說道,漢特笑了笑,扛起了依然在睡覺的范倫鐵恩。

「楊寒你這臭小子!」拉邦走了出來「你怎麼把小米婭氣哭了?」

「哭了?」我的臉一下子苦了下來「算了…你們趁那大小姐還沒發現趕緊跑,我和米婭隨後追上你們。」

「呼…」我深吸了一口氣便朝旅館內走去,一進旅館,我就看到米婭蹲在櫃檯旁邊肩膀一動一動的…..

「米婭?」

「哼!媽媽說的對,男人果然都是負心漢!」米婭頭也不回說道。

「唔….」我被嗆了一下,搖了搖頭走到小米婭身邊也蹲了下來「不不不,小米婭!我只是騙那個大小姐的啦,真的哦!」

米婭聞言轉過了身來,露出了一對紅紅的大眼睛「那你不喜歡那個邦妮么?」

「當然不啦!我只喜歡小米婭哦~」



這是我說出來的嗎!!我的臉一下子紅了,居然沒經過大腦就用哄小孩模式就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嗯?」小米婭突然撲在了我身上,我一下子連手該放哪都不知道了,只得輕輕的拍了拍小米婭「走吧?」

「恩!」小米婭站了起來,但一直沒有看我,只是低著頭拉著我的衣角。

我揉了揉頭髮,然後走了出去,朝著拉邦他們的方向走了過去,而米婭就這麼一直低著頭拉著我的衣角跟著我,不時嘟囔兩句

「米婭…楊寒…嘻嘻~」

——————————————————————————————————————————————————————————————————————————————

當晚,侯爵府,邦妮卧室。

「嗚嗚嗚嗚….邦妮被騙了!邦妮好難過……」邦妮趴在床上,用枕頭捂著腦袋「邦妮好不甘心哦…..」

突然,邦妮坐了起來,然後沖著空氣大喊道「邦妮決定了!邦妮要報仇!」

說完,她跳下了床,拉開房門向外喊道「管家爺爺!!!」

一個身穿侍者燕尾服的老人不知從什麼地方走了出來,用手捂著燕尾服衣角優雅地行了一個禮「我的女士,請問您有什麼需要?」

「我要你把這個傢伙帶過來!!」邦妮拿出了一張魔法影像,然後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其他人都殺掉好了!」

「遵命,我的女士。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那管家又行了一禮,然後倒退的退出了房間。

「嘻嘻嘻….邦妮就要報仇成功了!邦妮好高興!!」

邦妮說著,又躺回了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她的臉上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實在難以讓人相信,她就在幾分鐘前還說出把其他人都殺掉這樣恐怖的話。

與此同時,已經走出好一段路程的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啊?天太冷了嗎?」我揉了揉鼻子「但還是的繼續走啊,在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紮營會凍死的。」

「楊寒?」

「嗯?」我疑惑的看向了米婭。

「我也喜歡楊寒哦……」

那一刻,我的腦中好像爆發了一千個九級魔法一般…..

「唉~」拉邦嘆了口氣「小米婭被楊寒這小子從爺爺我這搶走了~」

「笨蛋爺爺!」

「啊哈哈哈…..」我傻笑著無意識的繼續行走,連撞上了一棵樹並被雪砸到腦袋都沒反應。

「喂喂..老闆壞掉了?」老范沖著漢特小聲說道。

「看起來是的…..」漢特聳了聳肩。 王國大道,這條寬闊而平整的大道能從各個港口直通在大陸正中的王國都城,四周皆被白雪覆蓋,有那麼幾個人艱難地踏過厚厚白雪在向前行進。

「該死…在雪上走可真累。」我抱怨著,因為要把腿高高的抬起來才能在這種厚厚的積雪上移動。

「要不然咱也買一輛蒸汽車?俺可是對蒸汽車很在行的!」老范充滿希翼的提議道,他在這裡走起來就更費勁了,要跳起來才能走得動……

「車很貴吧?」漢特擺了擺手「據說一輛舊式車就要上萬金幣。」

「說起這個…..」拉邦說道「我倒是知道哪裡能買到便宜的車。」

「唔唔!哪裡哪裡?」米婭的眼睛閃起了小星星,她一路上也抱怨著被雪浸濕的襪子。

「離這裡不遠了,就在….嗯?」拉邦突然停了下來「聽…..」

「是蒸汽車!」老范大喊了起來「而且還是大型的!」

「哈!咱們去搭個順風車吧!」我說完,率先跑了過去,想遠望去,能隱約的看見一輛黃色的蒸汽車停在路邊。

那蒸汽車旁有一個年輕人正忙著什麼,旁邊還有一位留著白色短髮的少女。

「還沒修好?」少女沖著那年輕人說道。


「是啊…因為雪莉你開得太快了。」年輕人關上了蒸汽車的機箱,無奈的說道。

「切,真是破車,才開快那麼一點就受不了了~」名為雪莉的少女一點也不臉紅的把責任扔到一邊去了。

「喂喂….」我推了推老范「你會修車吧?幫他們一把沒準會更容易搭便車哦!」

「嘿!包在俺身上了!」老范拍著胸脯就跳著走了過去。

「你們倆!」

「是?」年輕人回頭看著老范。

「幹嘛啊你!」雪莉不耐煩的說道。

「車壞了吧?」老范估計是想做出一個和藹的笑容,但我怎麼看怎麼覺得他笑得特奸詐……

「咳咳…」我連忙走了上去,拍著老范的肩膀說道「我這朋友是一位工匠矮人,對蒸汽車有所研究,也許能幫你們修修呢!」

「啊!如果這樣實在感激不盡。」年輕人說道,他一身藍衣,樣子看起來很普通卻很有親和力「你們好,我叫蘭斯洛。」

「沒事沒事,我是楊寒,這是范倫鐵恩。」我轉頭看著剛剛趕上來的拉邦等人「這幾位是拉邦、漢特和米婭。」

「得得得,讓俺看看….」老范掀開了機箱,往裡面吹了口氣,想了一會說道「估計是輸氣管受熱燒穿了,這種天氣你們也能讓它燒穿了,你是開的多快啊!」

「切…那你能修好嗎?」雪莉這次倒是臉紅了一下,把臉瞥向一邊不看蘭斯洛的表情。

「簡單!把管子融好就行了。」老范說著,把身子探了進去鼓搗著什麼,不一會那蒸汽車發出的聲音就變得小了。

「啊!果然弄好了,太謝謝你們了!」蘭斯洛說著,把車門打開「請你們上來吧,我們送你們一程。除此之外我想不到還有什麼能感謝你們的了。」

成功了!我高興的想著,跟著蘭斯洛上了車,車裡空間還蠻大的,車頂正中有一盞固定的奧術礦石燈在散發著淡黃色的光芒,這種燈是矮人族為了在地底不浪費空氣並能照明而發明的,雖然沒有油燈亮,但安全多了。我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唔!太好了~」米婭蹦上了車,坐在了我身邊,其他人也都走了過來。

「這是…..」拉邦看著角落裡的一些廚具沉思著「請問,閣下就是那個蘭斯洛·馬提尼?」

「如果沒有第二個蘭斯洛·馬提尼的話,就是我了吧。」蘭斯洛說道,同時,坐在駕駛座的雪莉也再次發動車把車開了出去。

「怎麼了?」我問道。

「蘭斯洛·馬提尼,旅行在世界各地,為貧民與難民提供免費的食物,被人稱為善良蘭斯洛。哈,真是很榮幸認識你。」拉邦解釋完,和蘭斯洛握了握手。

「閣下謬讚了。」蘭斯洛謙虛的笑了「等到下一個鎮子買好了食材一定也為大家做一些好吃的。」

「真的?」老范把頭盔摘了下來,期待的問道,那雙褐色的眼睛睜的比那礦石燈都亮。

「哈,蘭斯洛的廚藝保管你們咬破舌頭!」雪莉把頭轉向我們得意地笑道。

「啊啊!雪莉看路啦!」蘭斯洛急忙把雪莉的腦袋扳了回去,才鬆了一口氣說道「雪莉就是這麼大大咧咧的…..」

「切~」

————————————————————————————————————————————————————————————————————————

比爾鎮,這是一個貧困的鎮子,即使天空中飄著鵝毛大雪,也能看到街上又一些無家可歸的人。

「真可憐呢……」蘭斯洛看著鎮子上的乞丐,突然把蒸汽車的車箱打了開來。

「喲!大家!這裡有免費的食物哦!」雪莉也開始大喊,那些乞丐一聽有免費的食物,紛紛涌了過來,雪莉努力維持著秩序,而蘭斯洛就在地上支起了鍋做起菜來。

不一會,一鍋香氣撲鼻的蔬菜濃湯就做好了,蘭斯洛用碗盛好后交給雪莉,而雪莉又把那些碗分給乞丐們。

「這是你們的~」蘭斯洛拿著幾碗濃湯交給了我們。

我接過了碗說道「謝謝,話說,你還真是慷慨啊…..」


「沒什麼…..」蘭斯洛自己也拿過了一碗湯喝了起來,他看著那些一臉幸福地吃著手中食物的乞丐們,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能看到人們那樣的滿足…我也很高興呢。教廷把這稱為原罪之一的暴食,但我覺得…這是人最可愛的時候了呢。」

「哈吃哈吃~」老范一下子把湯灌進了肚子,被燙的直吸冷氣,米婭也是一臉幸福的吃著碗中的食物。

「再來一碗嗎?」蘭斯洛問老范,臉上充滿了微笑。

「三碗可以不?」

「呵~當然可以啦~」

我露著微笑,喝下了手中的濃湯,啊~溫暖從嘴巴進入心裡了呢。 紛紛飄下的雪令天空也顯得灰暗冰冷,但在這大地之上卻充滿了溫暖,來自心裡的溫暖。

「啊啊~」乞丐們暢快的舒著氣,紛紛向蘭斯洛表示感謝,蘭斯洛還是那一如既往的微笑,真是個和善的人呢。

「如此,我們也該走了。」蘭斯洛和雪莉把廚具收了起來,率先搭上車向我們說道「我們要順著大道走,你們來嗎?」

「不,謝謝。」拉邦擺了擺手「我們要去西邊拜訪那有名的武器鍛造大師。」

「是啊,有機會再見吧~」我也擺著手向蘭斯洛告別,蘭斯洛點了點頭,把車門輕輕地關上,一陣引擎聲響起,黃色的蒸汽車帶著一股雪塵迅速地開走了。

「老闆?你那糧**華還剩多少?」老范突然向我問道「在這買點吃的吧。」

「啊,說得對,已經沒幾塊了,去買點食物吧,再去買個背包,我的空間袋估計裝不了那麼多了。」

「說起來,我也得去買幾顆子彈。」漢特摸了摸風衣內的子彈袋。

拉邦點了點頭,向大家說道「那咱們就分頭去買東西,我和范倫鐵恩去買食物,楊寒和米婭去買背包,漢特就去鐵匠鋪訂子彈。」

「汪!」

「啊,差點忘記里奇了,里奇和蔓藤就等在這吧,買完東西我們就找你會和。」

眾人都點了點頭,於是我們便分頭去行動,超三個不同的方向走去。

在那布滿積雪的路上,米婭依然是一直在傍邊蹦蹦跳跳的,我看著米婭那可愛的動作笑了笑,轉過一個拐角,一家有著裁縫店招牌的店鋪出現在眼前。

「喂,小米婭,就是這了。」我沖小米婭打了個招呼,米婭應了一聲,準備和我一起踏入店鋪。

嗖~

一聲較為尖銳的破空聲,米婭前面不遠處的空地上出現了一隻飛鏢。

「小心!」我踏步上前,把米婭抱起來了一個漂亮的180°大轉彎躲避那接下來的好幾隻飛鏢,那剩下的幾隻都是險險的釘在了我們身後。

「是誰?!」我沖著屋頂大喊,因為從那幾枚飛鏢的軌跡能明顯看出扔鏢的人就躲在屋頂。

「抱歉,在下奉格林小姐之命要帶走閣下。」一個穿著燕尾服的老者突然出現在空地上,雖然天空中飄著鵝毛大雪,但他身上卻沒有一片雪花。

「什麼?」我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那個邦妮.格林嗎…..」

「不錯,而您的同伴們,就必須得死了。」

「誒~~~?」米婭拖著大大的長音,我,慢慢的把她向後推進了店鋪中,把門關上,然後沖著那老人說道:

「抱歉,我的同伴才不會讓你殺死…有我在你就別想到他們身邊!」

「啊,則個不需閣下擔心,你的其他同伴有人照顧了。那麼,現在請您跟我走一趟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