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所有高階神武給我匯聚在一起!」

看到大部分高手都被方恆襲擊的吐血,秋護法也是繼續大吼,只是他的話剛剛說完,噗嗤入肉聲就再次傳出!

只見又是一個法界宗的神武,被方恆的長劍刺穿了背心,下一刻方恆長劍一轉,砰地一聲,那神武直接爆炸,走向死亡!

此時此刻,天地間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從這兩派高手出來和方恆交手到現在,僅僅是片刻的功夫。

片刻的功夫,就有整整三個神武死在了方恆的劍下!

最關鍵的一點,方恆還是在被五十多個神武的圍攻下,做到這種數量的擊殺的!

如此實力,眾人豈能不驚?要不是親眼看到,他們絕對是不信的。

「啊!可惡啊!」

見到又是一個法界宗的高手死在了方恆的手裡,那秋護法也是大怒,這一次他也不在試圖命令他人了,他知道,就方恆的這速度和手段,不管他怎麼命令,方恆總是能抓住空擋打亂的,既然如此,那就直接盡全力對方恆攻擊!

「嘿嘿,這就急了?看來你這護法,也不過爾爾罷了。」

看到這秋護法向著自己沖了過來,方恆也是冷笑一聲,身體驀然一閃,就消失無蹤,這頓時讓秋護法一下撲了個空。

下一刻,方恆的身影再次出現,這一次卻出現在了一個血家高手的背後,一劍刺出。

「哼!給我中!」

關鍵時刻,冷哼聲突然傳出,卻是這被方恆甩開的秋護法雙手一合,一柄長劍當即從他的手中出現,在出現的瞬間就向著那血家高手背後的方恆斬殺了過去。

嗡嗡劍芒開始迸發,一迸發,這長劍的速度就再次加快,竟趕在了方恆出手之前到了方恆的腦袋上,這讓方恆也是眉毛一挑,也顧不得在攻擊那血家,抬手一劍,向著這飛劍就格擋過去!

鐺!

巨響傳出,方恆的手臂顫了顫,只是卻毫髮無傷,只是那距離方恆比較遠的秋護法,卻是臉色一白,嘴角溢出了一抹鮮血。

萌妻入懷:老公深深吻 「哦?」

看到這秋護法的樣子,方恆也是眉毛一挑,下一刻就點點頭,「我說你怎麼這麼快,好像提前預知我的動作一般,原來你是動用了你的世界本源力量,看這長劍,裡面充滿造化之力,這應該是你的根基吧,拿你的根基打我,你也真是捨得。」

話語說完,天地間的人也都是眼神一變,驚訝的看著這秋護法,似乎誰都沒有想到,這堂堂法界宗的護法,高階神武,會施展出這種手段對付方恆。

「就是現在,殺了他!」

只是聽到方恆的話,這秋護法卻根本不理會,猛然大吼一聲,嗖嗖破空聲立刻開始響起,肉眼可見,只是剎那,方恆的身邊就再次出現了七八個神色冷漠的中年人,這些中年人一出現,就分別對著方恆打出一掌。

嗡!嗡嗡嗡!

接連不斷的震鳴聲在方恆的身邊開始傳出,只是一剎那,方恆手中的真武劍就開始瘋狂震動起來,同時方恆的身體,也開始瘋狂震動起來!

這不是方恆主動的想要震動身軀,純粹是方恆的本能反應,在這一刻,方恆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險!

只是瞬間方恆就反應過來了,他知道,這幾個中年人,全都是高階神武!

怪不得這個秋護法不惜動用本源力量也要攻擊他,其目的,就是在創造機會,讓這些高階神武對自己圍攻!

「呵呵,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如果我已經突破了境界,那此刻的我,就是十個也死了,不過,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我已經突破境界,那我豈會在畏懼!」

就在這時,方恆的笑聲也開始響起了,幾乎就在方恆笑聲響起的一瞬,呼的一聲傳出,卻是方恆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黑色的光華,這黑色的光華在出現的一瞬,就散發出了一股極其恐怖的吸收力,這些吸收力只是一爆發,就把這七八個高階神武的轟擊向他的世界之力給吸收了!

「不要停,繼續攻擊,這種強度的攻擊,段時間之內他只能吸收一次,第二次攻擊,他絕對無法吸收!」

關鍵時刻,秋護法再次大吼一聲,聽到這吼聲,那些高階神武也都是二話不說,再次對方恆做出攻擊,釋放出自己的世界之力。

轟轟炸響聲傳出,此時此刻,天地間的無數人目光都看向了方恆,他們都知道,這就是這場戰鬥的關鍵點之一了!

要是方恆擋得住這股攻擊,那這場戰鬥,一定就會變為持久戰,畢竟武者對戰,一大部分都看氣勢,氣勢又是此消彼長的,方恆以一戰五十若是都能這麼遊刃有餘,那這五十多個神武必定心意不穩,想要在對方恆造成威脅,那就需要很長時間了,同理,若是這一擊方恆擋不住,受了重傷,那這場戰鬥會很快以方恆死亡結束,以一戰五十,結果就是是這樣。

「死亡鎖鏈!」

就在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這個關鍵點的時候,突然間,那被幾個高階神武圍住的方恆也是驀然大喝一聲。

隨著這道大喝聲傳出,嘩啦啦的清脆響聲響起,肉眼可見,只見方恆的身上,竟突然飛出了無數條黑色的鎖鏈!

這些鎖鏈一出,一股濃郁無比的死亡氣息就開始籠罩了全場,配合方恆那黑暗之門的吞噬之力,竟直接讓這幾個高階神武的第二次攻擊能量都開始飛快的腐蝕起來。

「什麼!」

「這是什麼寶貝!」

無數道喝聲開始響起,此時此刻,不管是天地間的人驚呆了,這些對著方恆進攻的神武也是驚呆了,他們也沒有想到,他們的能量,竟會這麼快的被這黑色的鎖鏈腐蝕掉!

「嘿嘿,說起來,還是要多謝你們的力量。」

方恆冷笑道,「這死亡鎖鏈,本來我用著都有些費力氣,就算達到了神武,我也不想用這種消耗大的寶貝,不過現在既然你們給了我這麼多的力量,那不用白不用了,而且我還從來沒這麼暢快的使用過這鎖鏈呢,現在就是好機會,死亡鎖鏈,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威力吧,死亡真理!」

嘩啦!嘩啦啦!

隨著方恆的喝聲吐出,肉眼可見,方恆身上釋放出的這些黑色鎖鏈也飛快的開始舞動起來,下一刻就紛紛破空,向著那無限空間穿破過去了,天地間所有的人都看到,只是短短几個呼吸,方恆的黑暗鎖鏈,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牢籠,把那整整五十多個神武,都給包圍了起來!

此刻那些圍著方恆進攻的幾個高階神武也都是身體後退,和方恆拉開了距離了,沒辦法,此刻方恆釋放的黑暗鎖鏈腐蝕力量實在是太強,強的他們的造化之力都有些扭曲,他們自然要和方恆拉開距離。

「好好好,死亡鎖鏈,這才是你的真正威能么?果然厲害,怪不得當年僅僅是一個普通魔修得到你,都能成就神武,死亡真意,連造化之力都能腐蝕,那還有什麼你腐蝕不了?」

看到這一幕,方恆也是不停點頭,下一刻目光就看向了那些神武,眼神中閃過了一抹冷笑。

「我本以為剛才要叫人幫忙了,不過現在看來,我還是遠遠用不到讓別人幫忙。」

嘩啦!

話語說著,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捏,頓時間,那封鎖了天地虛空的無數黑色鎖鏈都是震蕩一下,開始飛快的收緊起來。

「我覺得憑我一個人,殺你們全部也不是沒可能。」

聽到這話,這些神武也都是臉色大變,下一刻就紛紛身體震動,一時間各種各樣的神通,寶貝都開始施展出來。

只是不管這些神通和寶貝在強,他們都傷不到方恆這死亡鎖鏈的一丁點,甚至沒有在死亡鎖鏈上留下一絲的痕迹!

天地間的人此刻臉色也是都變了,都敬畏的看著方恆。 ??

此時此刻在無數人的眼裡,方恆,好像已經完全的變為了死亡的主宰。

那些神武,就好像在死亡主宰下最普通的生物。

生物必有一死,那他們,豈能抵抗方恆?

眼看著他們的一切神通寶貝都對方恆的黑暗鎖鏈起不到用處,這時候那法界宗的秋護法也是點點頭,冷冷說話了。

「好!方恆,很好!沒想到,你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你一個,打我們這麼多,憑藉這麼一個寶貝,居然壓過了我們的風頭,就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你的強大了,這的確是讓人佩服,怪不得天地之怒你都能闖得過去。」

這話一出,無數的人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他們都不知道,都這時候了,這個秋護法為何還要說這種廢話。

方恆也是眉毛一挑,直接道,「所以呢?你秋護法可不是說廢話的人。」

「所以,我們這一次來對了,本來我們這麼多高手殺你一個,我還覺得有些大材小用,現在看來,卻是剛剛好。」

秋護法點點頭,「而且說實話,本來我還是有些負罪感的,畢竟你這麼厲害,我們這麼多人殺你,這有些太不講規矩了,不過現在我卻沒有了這種感覺,你的強大,讓我覺得這麼做是對的,若是不這麼做,日後死的就是我們,生死之間,又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你還還沒說重點。」

方恆這時候笑道。

「那是你沒能理解。」

秋護法突地也是淡笑一聲,「你這麼厲害,而且日後,你會更厲害,更厲害的你,不會放過我們,這個道理,我懂,他們也懂,同樣,我們的掌門,還有血家的家主,都懂。」

「是么!」

聽到這一句話,方恆的眼神也是一下凝重起來,只是就在他眼神凝重起來的一瞬,轟轟兩道爆鳴聲響起。

只見一個身穿白袍的中年人,突然出現在了方恆的面前,在出現在方恆面前的一瞬,這個中年人就猛然揮出了手中的長劍,斬向了方恆的胸膛!

同樣,就在這中年人一劍斬向方恆胸膛的時候,方恆的背後也出現了一個身穿血衣的中年人,對著方恆的背心就轟出了一掌!

「血家家主,法界宗掌門!」

一看到這兩道人影出現,無數的人也都是驚呼一聲,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知道這兩個人是誰了!

不管這兩家現在和無盡之城大部分門派的關係如何,至少當初,這兩家在無盡之城說話也都是有一定分量的,他們的領頭人無盡之城的人豈會不知道,是以這些人自然是看到第一眼就認了出來。

同樣,就在這些人第一眼就認出來這兩個人的時候,此刻的方恆也是一眼就認出來這兩個人了。

只是認出這兩個人,方恆的眼神卻沒有任何的驚慌。

他只是眼神凝重,震蕩身軀,釋放自己的世界之力。

嗡嗡的七彩之力從方恆的身上升騰出來,包裹了方恆的身軀。

就在這七彩能量包裹方恆身軀的一瞬,血家家主偷襲的手掌和法界宗掌門劃出的長劍也同時到了方恆的身上。

轟咔,噗嗤!

接連兩道聲響傳出,肉眼可見,方恆的身體,一下就揮灑出了鮮血!

他的胸膛出現了一道極為狹長的血口,裡面帶著七彩之色的血液正在向外涌動。

他的後背衣衫出現了一個大洞,露出了方恆那古銅色的肌膚,在這肌膚上,有著一個巨大的紅色掌印,同時方恆的嘴巴也吐血了。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的人都沉默下來。

他們都知道,方恆這是受傷了,還是受到了重傷!

法界宗掌門,血家家主的偷襲,這種攻擊,豈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可惜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方恆面前的法界宗掌門嘴裡吐出。

「你如此天資,若是給你時間,這武道世界,必然會因你而風雲激蕩,但是,你鋒芒太露。」

「不錯,你太囂張了,也太狂妄了,哪怕你收斂一點,僅僅是一點,可能你的結局就不是如此,但是,你偏偏沒有收斂。」

就在這時,那血家家主也是冷冷道,「潛龍在淵,日後才能騰飛九天,鯤鵬展翅,也需忍受寂寞,這是成就至強的道理,你連這個都不懂,也活該被殺。」

這兩句話說出,天地間的人也都是一愣,下一刻就都沉默下來。

確實,他們也找不到這些話的毛病,回想方恆種種,震撼人心不假,只是也太過張狂了些。

要是方恆不那麼張狂,那結果,或許真的會完全不同的。

只是就在這時,方恆卻是突地笑了。

「呵呵,一個是堂堂正道掌門,一個是魔道家族的家主,你們兩位,都是身份實力俱都極高的人物,現在卻干起了偷襲的事情,幹了這事也就幹了,可偏偏還廢話一大堆,和我說這些道理,呵呵,你們是在降低你們的羞恥感么?」

淡淡的話語吐出,當即就讓天地間那些無言的人一呆。

同樣,也讓這法界宗掌門和血家家主臉色一變。

「不識好歹!我們說這麼多,僅僅是看在你是一個天才的份上,可你卻……」

「呵呵,少在這裡充前輩。」

根本不給這法無常說完話的機會,方恆直接道,「什麼看在我是天才的份上,說到底,你們僅僅是為了遮羞而已,這麼多高手打我一個,你們二位還不敢堂堂正正,只敢暗處偷襲,現在又一副前輩控溫說那麼多,我真的很好奇,你們是哪裡來的這個臉?」

聽到這話,這法界宗掌門和血家家主的臉色也都是一下紅了。

「嘿嘿,還潛龍在淵,鯤鵬展翅,這種道理,我豈會不懂?我明明懂,可我依舊這麼張狂,你們可知道這代表什麼?」

方恆冷笑,一聽這話,這兩人臉色再次一變。

他們當然知道方恆這話里的意思,方恆說自己明白這個道理,偏偏對他們行事還那麼張狂,那就只表明了一個意思。

方恆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看來你們明白了,不錯,就是沒把你們當一回事。」

方恆冷笑,下一刻就身體一閃,嗖的一聲,就直接從這兩人的包圍中撤開,同時手掌中一下就拿出了十幾個瓷瓶,開始飛快的吞食丹藥。

看到方恆的動作,這法界宗掌門和血家家族都沒有動,他們知道,方恆看起來是站在了哪裡,實際上卻是一直在移動的,這種移動的速度非常快,就算他們也很難抓到,只能等方恆的速度慢下賴的一瞬,才能繼續追擊。

「呵呵,到底是掌門和家主,觀察力非同小可。」

見到這兩人被有追自己,方恆也是笑了,「不過,非同小可又如何?我有一幫朋友,他們的實力,更非同小可。」

話語說完,方恆的目光就是一轉,突地看向了不遠處的邪真。

邪真一看到方恆的目光,也是一下就露出了笑容。

「哈哈,方兄,你是需要幫忙了么?」

「呵呵,連法界宗掌門和血家家主都出來殺我了,我就算在自信也不能這麼託大,當然需要你邪真兄幫忙。」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道,「就是不知道你邪真兄的意思了。」

「哈哈哈…我剛才就說了,方兄只要提出了要求,那我立刻就會辦,現在方兄提出了要求,那我豈會不辦?方兄放心,我現在已經通知了我門中……」

「你們吞血化骨門,一動都不能動。」

就在這個關頭,一道喝聲開始響起,下一刻,一道身影就突然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