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林風如閃電般射出。速度驚人。

有過在第五層探測的經驗,自己很清楚在這島嶼中基本上遇不到什麼危險,除非……

碰到能困住娘的禁制。

但運氣有那麼好么?

又是一盞茶時間過去。

「還是老樣子。」林風眉頭輕簇,從翼傳來的訊息幾乎已是探測第五層超出八成的區域,但除了那些修鍊之地和白色光柱體外,再無任何特殊。當然,星果收穫異常之豐盛。

「這些星果若給予那些資質略差,但悟性驚人的人類年輕武者,定能造就更多人類未來的聖王級強者。」林風心之暗道。

資質決定下限,悟性決定上限!

聖級前,資質作用大於悟性;而聖級之後,悟性的重要性遠非資質所能比擬。人類體質雖羸弱,堪稱斗靈世界最底層,但有失必有得。卻有著相當的智慧意識,悟性位於斗靈世界上游那一層,儘管並非最頂的那一層,但卻也已經相當不錯。

不過這些都只是后話,眼下最重要的除了尋找還是尋找!

隨著時間越來越緊迫,機會便越來越少!

無比焦急!

林風的額頭上已經滲出汗水,呼吸微微急促。

怎麼辦?

自己像無頭蒼蠅般到處尋找,真的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找到困住娘的禁制所在么?林風握緊雙拳。儘管不願意承認,但心中卻很清楚。可能性已經極其微弱,第五層都需要近一個時辰時間,第四層又如何?

起碼兩個時辰!

若是在第三層,時間只會更多!

身體微顫,林風緊咬牙關,彷如發泄般速度猛的又是加快少許。卻連自己都不覺得,倏地——

「咦!?」林風猛的一激靈,目光灼起。

前方所見依稀與之前不同,那是與自己孑然相反的氣息,一道纖細身影就在自己正前方。視線可見!並非人類,而是貨真價實的妖族強者,妖族四大皇族的妖狐一族!

「唰!」那妖狐一族強者此時亦是反應過來,猛的轉過頭。

啪!林風停在那妖狐一族強者正前方,卓然望去,從那妖狐一族強者的眼中,自己看到了一分忌憚之色。顯然,他是知道自己的存在,畢竟這七層島嶼由外至內看不透,但由內至外卻毫無阻攔。

但,他並不像其它妖族強者那樣去圍堵自己!

這說明了什麼?

妖族之中亦是有膽小怕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尤其是地位『尊貴』的皇族後裔。在他們眼中,其餘妖族強者不過是附庸,死再多都無所謂,而他們哪怕流一滴血都是天大的事。

儘管只是猜測,但從前方這妖狐一族強者眼中,自己完全看的出他的想法。

他,怕死。

哪怕他是聖王級別的存在。

「唰!」林風眼眸亮起,心中瞬時已是有了定數。

一直來自己都在尋找辦法,尋找娘之所在,尋找這妖皇島的『特殊』之處,禁制所在。但很多時候自己未必每件事都需親力親為,就如在第五層翼的作用一樣,在某些時候,靠別人或許能將事情更簡單的解決。

「烀!」鳳凰之火冉起,林風殺意畢露。

狂暴的星源力瞬時呼嘯而起,血鳳力量隨著額頭星印的閃亮越加強大,聖王級高階氣息伴隨著星空層次的力量,霎時間氣勢便是攀升到頂峰,那妖狐一族強者面色大變,身體踉蹌頓時後退。

他,恐懼了。

「你逃不了的。」林風沉聲道。

聲音中充滿傲氣,自信和一種張狂,哪怕這是在妖族的領地。

並不熟練的妖族語言,但卻足以讓前方這妖狐一族強者聽懂,畢竟在妖族中,妖狐一族是公認最具智慧的種族,甚至在整個斗靈世界,妖狐一族的智慧都是頂尖,更勝過絕大多數人類。

「就殺算了我,你也逃不了。」妖狐一族強者小小的眼睛光亮閃過,聲音很細,略帶顫聲。

哪怕已經強行抑住恐懼,但林風磅礴的殺意始終讓這妖狐一族強者無法隱藏真實的心理活動,不害怕那是騙人的,身為妖狐一族的皇族,從小得萬千寵愛的他,何曾試過距離死亡如此接近。


林風淡然一笑,那平靜的笑容讓的妖狐一族皇子心中更是膽怯了一分,顫聲道:「你,你想怎麼樣!我警告你,我可是……」

「做個交易吧。」林風笑容徐徐落下,道出讓妖狐一族皇子為之怔住的一句話。

…(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霍寒山說道:「兄弟,這錢你可一定要接著。只有你接受了,我才好有辦法讓寒煙離開家!」

「什麼意思,山哥?」

霍寒山笑道:「我已經跟我奶奶和小嬸娘說了,要加盟你的醫院,股金是兩個億。這是經過奶奶特批的。既然加盟了,就得派個人去管理,家裡又沒有閑人,所以只能讓寒煙去了!」

「奶奶同意了嗎?」郝仁覺得,老太太那麼精明,恐怕哄不過去。

「同意了!」霍寒山道,「她聽說鄒應龍狼狽離開龍城,十分開心,我沒有多費口舌她就答應了!」鄒家與老太太有殺夫之仇,能讓鄒家吃癟,老太太自然高興。

寒煙十分激動:「好人哥,我明天一早就去你那上班!」

郝仁喜道:「那我去你家提親合適嗎?」

霍寒山搖了搖頭:「不行,現在時機還不成熟!」

郝仁故作無奈:「好吧,我再努力!」

其實他心中暗喜:「這就怪不得我了,我先和寒煙把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想到這裡,郝仁對寒煙說道:「我明天要不要去接你?」

霍寒山笑道:「這倒不用,我家裡有的是車,我那輛法拉利就送給寒煙了!」


又是法拉利!郝仁記得,他那次急著去給郝義解圍,是阿九開著法拉利送他去的,和宣萱的法拉利有點相似,就連顏色都差不多,別到時候弄混了,會帶來尷尬的。

寒煙又說:「我去年春天得病的時候,學分還沒有修完,當時只好辦休學。現在我的身體好了,我要繼續修我的學分,每天只能有半天時間去醫院。什麼時候等我拿到龍城大學的學士文憑,才算結束!」

郝仁有點疑惑:「你這假是怎麼請的,從去年春天到今年春天,這是算一個學年還是兩個學年?」

寒煙笑道:「龍城大學的校長跟我奶奶是同學,這個假我想怎麼請就怎麼請。我的意思是,我不能每天都去醫院,你別指望我在裡面做什麼!」


郝仁笑道:「這些都隨便你。反正醫院裡我已經安排了人手,你去了也只是巡視一下,具體細節不用你操心的!」

為了慶祝寒煙的入股,霍寒山把房間里最好的酒拿了出來,三人美美地品嘗起來。

郝仁本來還想和寒煙再膩一會兒,可是寒煙的母親聽說她明天要去新華醫院上班,打來電話非要她回去吃飯,並為她置辦幾身衣服。寒煙無奈,只好趕回雨佳山房。

寒煙走了,郝仁再待著也沒意思,就向霍寒山告辭。然後他帶著那張兩億元的銀行卡,回來陪宣萱吃飯。

吃飯的時候,郝仁拿出了寒煙送他的那張卡,對宣萱說道:「這是你寒煙姐姐加盟的兩個億,你的在麗方日化的股份就不用出售了!」

說這話的時候,郝仁其實有點尷尬。他雖然之前是個戀愛菜鳥,卻也聽人說,在一個情人面前說另一個情人的好,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好在,宣萱並沒有表現出什麼醋意,這和她之前的反應完全一致。宣萱笑道:「我就說嘛,我的未婚夫是個優秀的男人,喜歡你的女人會越來越多,這是我阻止不了的!」

郝仁連忙說道:「妹子,有你和寒煙就夠了,我以後一定會潔身自好!」

宣萱笑著搖了搖頭:「哥哥這話說得太早了,有時候,男人也是無可奈何的。就拿上次你去給雙姐的乾爹治病,結果唐伯父和杜千劫兩個人都要把女兒許配給你。你是推辭哪一個好呢?」


「我肯定兩個都不要,難道他們還逼婚不成?」

「你推辭不掉的,我覺得這事還早就呢!他們兩家一定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宣萱嘆了口氣,「我上次就跟你說過,你找二房、三房、四房……由得你,但是不管你找誰,顏值絕不能比我和寒煙姐姐差!否則,我們臉上也無光!」

郝仁簡直沒法回答,只好岔開話題:「寒煙明天去醫院上班,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宣萱幽幽地問道:「你是想讓我去呢,還是不想讓我去呢?」

郝仁其實不想讓宣萱去,畢竟兩個女人見面不好說話。而寒煙已經先說要去了,他就要探宣萱的口風,希望宣萱能說不去。可是宣萱今天老是給他出難題。

「隨便,去也行,不去也好!」郝仁也想學滑頭。

可是郝仁的小伎倆一下子就被宣萱識破了:「我聽說,男人如果支持她的女人做某事,會極力主張,並且跑前跑后的伺候著。如果不支持,只是說兩個字——隨便!」


郝仁實在沒法說話了,只好耍無賴:「你就說去還是不去吧!」

宣萱笑道:「既然你不支持我去,那我就——不去!」

郝仁終於鬆了口氣。

第二天一大早,宣萱就把郝仁叫起來,為他整理衣服,打好領帶,把他送上奧迪車,還親手為他關上車門。

郝仁很奇怪:「妹子,你今天不去公司嗎?」

宣萱答道:「我不急,打扮打扮,見一個重要客戶!」

郝仁沒往心裡去,就開車直奔新華醫院。到了醫院,他先上下巡視了一番,然後去中醫理療科,和喬大年一起為病人看病。

大約九點左右,霍寒煙打來電話,說她就要到新華醫院了,問郝仁在不在。郝仁立即下樓迎接。

郝仁剛剛直到候診大樓前,一輛紅色的法拉利緩緩駛進新華醫院的大院里,頓時引起一陣議論。

「快看,是老闆娘來了!」

「是那個宣小姐嗎?」

「不是她是誰?這紅色的法拉利不是她的嗎?」

郝仁心中暗笑,雖然宣萱的法拉利也是紅色的,但是車牌不是她的,而是寒煙的。別人只看車,沒有記車牌,這很正常。郝仁可是一清二楚。

郝仁正要迎上去幫著拉開車門,突然從外面又駛來一輛法拉利,也是紅色的!這輛車開進來之後,沿著前一輛法拉利的行駛路線開了過來,而且與它並肩停下。

郝仁一看,不由得暗暗叫苦。第二輛車是宣萱的! 兩輛法拉利,都是紅色的,款式雖然略有不同,但是一般人是不易分辨的。

幾乎在同一時間,兩輛車的翼式車門同時打開,而且還只開駕駛座那一側,象是約好了似的。

「翅膀」張開后,從兩輛車裡各伸出一隻腳,左邊的一個穿著灰色絲襪和銀灰色的高跟鞋,右邊的一個穿著黑色絲襪和酒紅色高跟鞋。

接著,車子里的人幾乎同時伸出了他們的另一條腿,然後就是整個人。左邊的宣萱穿著銀紅色長款加厚旗袍,右邊的霍寒煙穿著銀灰色西裝套裙。

兩人看到郝仁,都是微微一笑。郝仁硬著頭皮向她們走去,並且硬著頭皮伸郵雙手,做擁抱的姿勢。

此時,新華醫院的大院里已經站滿了人。一開始大家是沖著第一輛法拉利來的。一年中,難得能見到幾次法拉利,所以大家的新鮮感還是很強的。

但是,就在大家的目光剛剛被第一輛車吸引過去,第二輛法拉利又來了,而且款式和第一輛差不多。這時大家的心中開始震撼。

事實證明,大家的震撼有點早。車子算什麼,車子里人才讓人震撼!

「小霍眼,吳雙唇,宣萱素手迷死人!」前兩年火遍龍城的童謠中的三大美女,今天竟然有兩個聚在這裡,難道今天新華醫院有什麼活動!

寒煙和宣萱在按下關門鍵的同時就已經看到了對方。

「小萱!」

「寒煙姐姐!」

宣萱身法敏捷,早已一步搶過去,和寒煙擁抱起來。

郝仁伸出雙臂,竟然沒人理,他雙手一攤,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頓時引得圍觀的人哈哈大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