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如今的情況,當知曉易承天,去何處召集親信侍衛,如果能預先知曉,事先就潛伏進去,機會就要更大一些。否則,待易承天召集侍衛,即便陣法院的老怪沒來,自己同樣失去好機會!」武峰暗自思索道。

武峰的策略,莫過搜魂、易容換形,繼而隨易承天尋寶,恰當的時機搶奪靈物,這樣要比搶奪寶圖更好。

畢竟,將寶圖搶奪過來,易家必然會追查,而血煉幫知曉寶圖指向,即便其持寶圖尋去,同樣沒挖取靈物的機會。而易家即便失去寶圖,只要讓血煉幫主帶領,同樣能探尋至寶圖處。

故而,沒見靈物前,最好潛伏莫動,這當最好的辦法。

武峰早先的思索,還沒如今這樣全面,如今已經沒搶奪寶圖的想法,這樣只會白白暴露自己,而失去挖出寶圖靈物的機會。

「易承天召集侍衛,自己就冷血一回,多搜幾次魂,搞清易家內部的情況,只要知曉易承天最親信的侍衛,就能搶先易承天的前面,潛伏進其侍衛陣營中!」武峰暗自決意道,如果沒進秘境前,讓其因自己的事情,無故殺害沒相關的人,其必然沒法狠的去心。

然而,見識過秘境中,無限放大的,弱肉強食的法則。如今相關頂級靈物,相關自己衍脈與修鍊,即便冷血一些又如何?

何況,修鍊者弱肉強食,誰沒背負一些血債,即便其搜魂的對象,與如今的事情無關,可誰知其過去做過什麼惡事。

「就這樣去做!」武峰暗自決意,就要狠心冷血一回。

「自己這樣做,唯一擔心的意外,則當易承天沒召集侍衛!然而,易承天的身份,與其高傲的心態,必然會召集侍衛,這意外的可能極其小!」武峰思索道,早先處易家老祖身側,易承天還比較恭敬。可即便如何恭敬,當易承天面對其餘世家時,完全一副傲然自高的模樣。

當然,易承天出身好,其天資同樣好,持傲然的資本,其餘世家沒誰說什麼。

既然決意去做,武峰就沒猶豫的,念至前面追尋而來時,某處關卡巡查侍衛,其中一位對易承天,要特別恭敬一些,武峰就將其選做,首次搜魂的目標。

時值亥時末,與子時交替的時候,剛剛巡查的侍衛,正處換崗的時機,剛換出的一班侍衛,則回往住宿的院落。

察覺這時的時間,武峰迴想自宴會初、過獻寶會、至煉丹會,壽宴整體會連夜安排。而易承天準備尋寶,同樣來連夜的安排,可見其心中的急迫。

其實,武峰還沒知曉,易家一位老祖賀壽,獻寶會獲取的寶物,決非全部歸自己,只能優先挑選一些,其餘的繳歸寶閣安排。

畢竟,來賀壽的世家,非易家老祖一位統治,而由整個易家統治。易家老祖獲取的寶物中,賜予易承天古迹寶圖,讓易承天前去尋寶,自然因壽星公老祖的私心。

而易承天,自己組織去尋寶,同樣因其自己的私心,將獲取的寶物扣出自己需要,只餘一些交家中即可,故而會連夜安排,會略顯緊迫一些。

按這樣想來,易承天尋找的陣法師,必然選擇相親的一脈,沒可能單純選強大的,而召集自己親信就更無須說。

侍衛換崗回院落,武峰正好對目標搜魂,這侍衛地元境初期,武峰倚仗偷襲制服,搜魂還要更簡單一些,畢竟其魂念優勢明顯,快速知曉易承天處易家的情況。

而搜魂的同時,武峰察覺這侍衛,時常欺負易家侍女,決非什麼好東西,而對易承天的恭敬,則當諂媚與討好。

「哼!這樣的傢伙,搜魂變的呆傻,自己更加沒愧意!」武峰心中冷哼,沒想自己搜魂的傢伙,還當真非什麼好東西。當然,避免太早的暴露,武峰沒將目標誅殺,只讓其完全變呆傻,震散其經脈中的靈元,塑造出走火入魔的樣子。

儘管這樣的掩蓋,無法瞞過天罡境老怪,但地元境沒法察覺什麼,必然能掩蓋一些時間。

「第517章結,像等待、準備什麼?」去往第517章結院落中。

「難道,易承天去陣法院時,已經傳信過來安排?青龍戰隊的侍衛,如今皆已整頓待命!」武峰冒出這樣的想法,快速猜出事件的始末情況。 探查事情時,推測相當緊要,某些情況的推測,則主要倚仗直覺。

如今的情況,則證明其針對易承天,早先的推測完全正確。易承天要出去尋寶,就會帶出親信侍衛,沒準備獨立的探查。

邀請陣法師,僅易承天的前期準備,而同時就已傳告親信,讓親信侍衛整頓待命。易承天,加陣法師,帶領親信侍衛,恰建立尋寶的陣營。


武峰潛伏至院落外,察覺青龍戰隊的集結,其心情就相當的複雜。說其心情複雜,只因其推測準確,易承天確實召集侍衛,其早先的做法完全正確,這自然值的其高興。

而高興外,則略顯失望與焦急,畢竟其前來晚一些,青龍戰隊集合待命,其想要潛伏進去的機會,就已經變的極其微小。

當然,儘管機會甚小,武峰依舊沒準備退回,儘管沒狂妄的自信,準備自三十位地元境中,去控制住一位侍衛,可其依舊潛伏期待機會。

武峰正焦急時,青龍戰隊集合完,三列隊伍各自待命,而三位隊長略微商議,就由兼一隊長的大隊長,出言安排道:「各自按隊伍,前往西門島,等候公子安排!」

「本隊長前往寶船閣,領取航進沼澤的寶船,二隊長帶領隊伍去西門島,三隊長前往丹藥閣,領取需要的丹藥,一副隊長前往肉食院,領取出門需要的肉乾!」大隊長快速安排,隨即領取易承天的符令,快速的離去準備。

「好機會!」武峰沒聞清言語,未知這幾位散去,具體準備做什麼,可明顯領頭的散去。顯然要做出門的準備,武峰心中頓時高興,選擇一副隊長當目標,快速向其追隨而去。

其實,青龍戰隊就三位隊長,皆直接效命易承天。然而易承天沒在時。一隊長兼職大隊長,負責整隊事務時,第一小隊則由一副隊長負責。

如果一隊長,直接負責第一小隊的事情,就沒一副隊長的事情。這小隊的一副隊長,明顯就當沒處官位,還要白白做事的傢伙。

而一副隊長最弱,僅僅地元前期巔峰,一隊長與三隊長。皆已達地元中期,二隊長帶領隊伍,武峰自然選擇一副隊長。

易家駐地範圍大,大大小小几十處島嶼,而大的島嶼過百里,小的島嶼僅僅十餘丈,建立一些巡查崗位。

故而,易家內部複雜。可防守的空洞,同樣極其巨大。只因外面的陣法,內部沒出什麼意外。而今真出意外時,這些空洞就給武峰機會。

武峰慢慢追向一副隊長,察覺四面一百五十丈內,沒其餘的情況,頓時直接破空閃。至一副隊長身側,同時魂刺使出,伴隨靈元偷襲,將一副隊長控制。


「哼!」這位副隊長,僅僅傳出一道悶哼。便因魂念與靈元的聯合打擊,而暈倒過去。

「搜魂術!」武峰將這位副隊長,快速拖去旁邊的灌木叢中,就沒絲毫猶豫的搜魂。

易家駐地皆島嶼,島中比較濕熱,灌木叢相對密集,可惜沒巨大的古樹,否則木隱術的效果更強。當然,身處灌木叢中,木隱術的效果,同樣要比隱息術好,尤其兩術相結合。

「前往肉食院,領取出門的肉乾食物!」搞清這位副隊長,這次出來的事情,武峰心中微微驚訝,隨即變的恍然,暗自道:「易家這類大世家,獵捕回來的獸肉,皆會統一安排,其中精品就做出葯膳,供弟子服食修鍊,而常見些的獸類,則統一製作出肉乾,外出時攜帶充饑。」

「畢竟這沼澤中,深水區、淺水區、污泥區、沼澤區,皆非生火烤肉的好位置,要盡量帶各類食物!」想通其中的緣由,武峰就總結其餘記憶,畢竟搜魂相當閱讀別人的記憶,需要總結歸納變為自己熟知的。


當然,這主要因武峰搜魂時,僅僅閱讀記憶,沒強制同化魂念。儘管同化魂念,能吸納目標的魂念,讓自己的魂念壯大,可同樣會因目標的意識影響。


武峰這第三次搜魂,而三次搜魂皆選擇閱讀記憶,而沒選擇同化魂念。儘管這樣無法壯大魂念,可始終保持魂念的純凈,更益其魂念自然的修鍊壯大。

「大隊長領取寶船,三隊長領取丹藥,前往西門島集合!」武峰將這次安排的情況,全部總結出來,回憶當時隨洪家前來,好像由南路而來,進來的首個島嶼,便當洪家的南門島,而由西門島出去,則去往沼澤的西部。

儘管這小隊長,與早先巡查的那位,易家內的身份較低,可因侍衛的身份,對易家外圍比較熟知,僅僅無法去內部區而已。而四家四面四島,針對外面迷霧大陣,專門建立的四處門,這些侍衛皆完全熟知。

武峰快速換取服飾,儘管同為易家侍衛,可青龍戰隊的服飾,存在一些細微的區別,換過副隊長的服飾,再變換與其相通的容貌與身形。

「咔嚓!」武峰略微狠心,扭轉這位副隊長的脖子,讓其呆傻無息的死去,喃喃自語道:「你本非什麼好東西,企圖奪取隊長的職位,準備對隊長投毒,你這樣的傢伙早就該死!」

這次的情況,非如前一次,青龍戰隊要出去,武峰要潛伏進青龍戰隊,那這位本來的副隊長,就必須要將其殺死,還要消除相關的跡象。

而如今的灌木叢,非消去跡象的好位置,武峰只好煉化其儲物戒,將其中需要的東西取出,而無用的東西與其殘軀,全部裝進儲物戒中,準備扔進沼澤的荒蕪處。

做好這些事情,武峰察覺過去較久的時間,就快速運轉身法,往肉食院而去。幸好肉食院較遠,即便晚回去一些,同樣能說的過去。

而途中,經過各處巡查位時,只要出示青龍戰隊的令符,就完全暢通無阻。

肉食院比較冷清,正常的情況中,大家皆會自己做食物,必然規模出動時,會來領取些肉乾。

故而,領取肉乾很快,即便夜間時候,肉食院的執事已經休息,可拿出青龍戰隊的令符,負責的執事沒敢絲毫怠慢。

畢竟易承天位列十大公子,將來能競爭易家的家主位,決非這些冷清院落的執事,敢輕易招惹的人物。

武峰假扮的副隊長,前往西門島時,一隊長領取三條寶船,集合的隊員皆已待命,三隊長同時回來,大家就將肉食與丹藥,按量配給每位隊員。

待完全準備好時,易承天與一位老頭前來,易承天略顯匆忙,直接就問道:「可已做好準備!」

「青龍戰隊待命,做好全部準備,公子隨時安排!」一隊長出言回答道。

「那好,快速登船吧!」易承天命令道,三小隊各自登船,易承天與陣法老頭,登進一小隊的寶船,武峰假扮的傢伙,身為一小隊副隊長,自然同登一艘寶船,儘管這樣更危險,可與易承天同船,就更能打探寶圖情況,能直接知曉一些信息。

「無愧寶船的名頭,這航船同樣玄級而已,可煉製的防守情況,與裝備弩箭的情況,皆要遠遠強過洪家的航船!」登進寶船時,武峰探查寶船的情況,頓時心中暗自驚訝。

待大家登進寶船,易承天沒什麼猶豫的,打出一張符篆,西門島的白霧一側,慢慢的顯出一條通道,三艘寶船相繼航進而去。

搜魂一副隊長的記憶,武峰知曉這類符篆,乃易家控制陣法的臨時禁令,且只針對東西南北四面,特殊的四處位置而已。

而且,針對外面的宗門、世家,只會對依靠的三家六家,因特殊的情況賜出禁令符。就如洪家老祖,就僅僅前來參加壽宴前,獲取那一張臨時的符篆,而且過時間還會失效。

知曉這些情況,武峰心中再次嘆息,暗道:「易家這樣的陣法防守,進出控制極其慎密,難怪做沼澤的半隱世家,即便易家稱霸沼澤,同樣沒誰能輕易攻打進來!」

衝出易家的陣法,外面非如易家內部,黑夜中比較暗淡,即便水面映射月光,依舊沒太遠的視線,寶船航進比較慢,直至天色明亮時,寶船加速向西航進。

「掛出易家的旗幟,全速向西面毒蛟嶺而去!」易承天命令道,隨即轉身會船艙,事情皆由一隊長安排。

武峰假扮的一副隊長,與一隊長同處時,基本沒什麼事情做。而這樣的時候,武峰就能明白死去那傢伙,想要對一隊長投毒的心情。

當然,沒事情需要做,武峰正好慢慢修鍊,儘管無法煉化穴竅,但丹田中的靈元,同樣還需要積累。地元、天罡、周天三境,儘管煉化穴竅晉級修為,可丹田中的靈元漩渦,與自身的本元靈核,皆要同等的加強。

當易承天說出目標,乃沼澤西面的毒蛟嶺時,武峰就暗自回憶相關情況。

毒蛟嶺處周家與劉家,兩家交接的範圍內,傳言曾經因毒蛟而得名,如今毒蛟已遭誅殺,僅僅因那處地區,籠罩淡黑色的毒霧,乃沼澤區一處險地。 知曉前進的目標,三艘寶船航速更快。畢竟沼澤情況複雜,早前只能堅持向西,衝進某些淺水、淤泥帶,就極其的耽誤時間,而今知曉目標,就能選擇航道,該躲過的淤泥帶,就能預先躲過去。

而且,這時便能明白易承天,早先傳令領取解毒丹的緣由。

儘管毒蛟嶺的毒蛟,早已遭人類誅殺,但毒蛟嶺的毒霧,依舊極其的強烈,如果沒解毒的丹藥,就直接衝進其中,無法堅持太久的時間,如果沒儘快逃出,就必會送命其中。

易家的寶船,儘管極其快速,然目標離的太遠,連續航船三日,跨過劉家的範圍,至周家的範圍,而交接的位置處,恰好乃血煉幫的範圍。

至毒蛟嶺外面,選擇一處隱秘帶,將三艘寶船停靠好,青龍戰隊再次集合待命,易承天出言道:「毒蛟嶺地勢特殊,四面環繞山嶺,名毒蛟嶺;山嶺內部峽谷地形,名毒蛟谷;峽谷中心的水潭,名毒蛟潭,即傳言毒蛟的領地。」

「如今的毒蛟嶺,基本沒什麼危險,單純一處荒蕪的毒霧險地,沒珍貴的藥草,沒特殊的獸類。而毒蛟谷中,毒霧比毒蛟嶺濃郁兩倍,一些小型獸類、蟲類,皆因毒霧變化,變為特殊的毒獸、毒蟲……」

易承天出言,沒先安排命令,慢慢述說毒蛟嶺的情況。而這些情況,外面的小世家、小幫會,皆沒準確的記載,易承天能知曉,只因易家前輩探查過。

易家號稱沼澤霸主,自然要預防意外因素,特殊的毒蛟嶺中。自然要探查明白。

然而,易家前輩探查毒蛟嶺時,沒察覺掩蓋寶地的陣法,而針對毒蛟嶺的情況,就完全沒需要注意的。

易承天繼續道:「進毒蛟谷中,就已經極其危險。毒蛟嶺的危險因毒,只要服飾解毒丹,就沒什麼擔心的。毒蛟谷毒霧強兩倍,解毒丹依舊能抗衡毒素,可這樣的情況中,讓其餘毒霧咬中,加深毒素的吸納,就會相當的危險,大家必須要保持謹慎!」

「而且。毒蛟潭中的潭水,相對毒蛟谷的毒霧,毒性還要強烈兩倍,更具備強烈的腐蝕性,大家要盡量避過,莫要白白失去性命!」易承天告誡道,青龍戰隊乃其侍衛,如果損失太大。莫說家中無法交待,同樣損失其自身的倚仗。損失與其餘公子爭鋒的資本。

故而,莫說心惜侍衛的性命,易承天必然沒想侍衛送死!

說完毒蛟嶺的情況,再謹慎的告誡,易承天言鋒一轉,命令道:「大家進毒蛟嶺。至毒蛟谷時,就向四面散去,探尋一處半丈高的無字碑,碑的頂端雕刻蛟龍頭!因碑僅僅半丈高,而谷中地形特殊。可能會讓泥土掩蓋,探尋時務必細心些!」

易承天說完安排,就服食自備的解毒丹,率先向毒蛟嶺而去。陣法院前來的老頭,相隨易承天身側,途中沒說些什麼,沒探尋出陣法前,皆無關其具體的事。

儘管如今來說,陣法院這老頭,身份比易承天高一些,修為地元境巔峰,四級巔峰的陣法大師,同樣身具易家血脈,身份遠高過易承天。

然而,易承天十大公子的身份,其父親同樣十大長老的身份,只要當今家主晉級周天,易承天的父親可爭奪家主位,而再過一輪易承天可爭奪家主位。

故而,這陣法院的老頭,還必須給易承天面子。如果換做其餘的,即便天罡初期的長老,這老頭就未必這樣好相處,陣法師要比其餘的技法師,更加自傲清高一些。

易承天儘管率先前進,可三大侍衛隊長,皆快速相隨而去,其餘侍衛沒命令,則只能依次前進,武峰就身處其中。

如易承天說的情況,毒蛟嶺僅僅毒霧,只要服食解毒丹,就沒什麼意外危險,即便偶爾遭遇些毒蟲,皆能預先將毒蟲誅殺。

當跨過毒蛟嶺的高地,慢慢進去毒蛟谷時,易承天再次命令道:「大家散去探查,察覺情況就快速傳信!」

「謹遵公子命令!」三十餘位侍衛,各自抱拳領命而去,唯余易承天與陣法師老頭,保持先前的路徑。

武峰最初還注意易承天,可慢慢的拉遠間隔,就無法再注意什麼,武峰沒什麼擔心的,寶圖指向出陣法掩蓋,那雕刻牛頭的半丈碑,僅當一處外面的標誌而已,要消除陣法禁制,必然需要大量的時間。

毒蛟潭,當初毒蛟霸守,就可見範圍大,而更大的毒蛟谷,決非三十餘人,短時間能探查完的。

當然,毒蛟谷準確的面積,武峰還無法知曉,其持的沼澤地圖中,僅僅畫出毒蛟嶺的範圍,沒毒蛟谷的準確信息,武峰倚仗強大的魂念,沒什麼擔心的,隨各侍衛散出遠去,慢慢就獨自前進。

頓時間,武峰覺的自己探查,倒還更加自由一些。

「倚仗自身的魂念,能預先探查出毒蟲,而毒獸的動靜更大,自己只需要避過,沒必要誅殺毒蟲、毒獸,如果能先探查出目標,自己可倚仗魂念探查,如果能取出靈物,就無須傳信出去。如果陣法強大,就讓那陣法師前來,自己伺機而待……」武峰暗自思索道,準備探查的事宜。

武峰的魂念強大,針對一些幻陣,可倚仗魂念消除,可面對其餘陣法,畢竟其非陣法師,即便察覺陣眼位置,同樣沒辦法消除,只能傳信那陣法師前來。

而且,武峰的目標,必然要奪取頂級靈物,自己單獨取出,可避免太早的衝突。

而伺機搶奪時,侍衛全部回歸,交戰會更加激烈,而且侍衛中,三位地元境中期,易承天同樣地元中期,陣法師老頭地元巔峰。其餘侍衛儘管地元初期,可侍衛的數量巨大,同樣莫容絲毫的輕視。

讓陣法師消除陣法,再伺機奪取靈物,交戰必然會極其慘烈。如果能自己探查,再自己取出靈物,就自當最好的情況。

「三色蜈蚣!」武峰思索間,魂念探查出毒蟲,頓時引其注意,探清目標的類別,頓時心中一驚,暗自疑惑道:「這剛進毒蛟谷,就遭遇三色蜈蚣,這樣強烈毒素的毒蟲,可見這毒蛟谷中,比易承天說的更危險啊!」

武峰心中頓時警惕,早先易承天述說時,儘管其心中謹慎,可因自信自己的魂念,還沒太過的警惕。

當然,這其中因出易家,身邊危險變弱,心中略微放鬆的緣故。而這首次遭遇的毒蟲,就強如三色蜈蚣,頓時更加讓其警惕。

蜈蚣的類別甚多,其中最顯獨特的,蜈蚣本身為毒蟲,即便修鍊依舊為妖蟲,可蜈蚣能進化至獸類、毒獸,就如鐵背蜈蚣,就由蜈蚣進化出巨大的體型,已經非毒蟲、妖蟲的範疇,乃實打實的毒獸、妖獸。

而蜈蚣處毒蟲時,無論其具體的類別,其毒性皆由色澤辨別,最弱的乃單色蜈蚣,最強的乃七彩蜈蚣。

當然,正常情況中,蜈蚣的色澤、毒性,皆與修鍊相關,而三色的就比較罕見。

「三色蜈蚣,僅僅毒蟲,還非妖蟲,這什麼情況?」仔細探查三色蜈蚣,武峰暗自疑惑道。

隨即見三色蜈蚣,體型比較小,暗自猜測道:「難道這三色蜈蚣,乃出生的幼年毒蟲,其初生就三色,因其身具較強的血脈,那這三色蜈蚣的先輩,已達什麼樣的境地?」

這猜測的想法冒出,武峰更加謹慎,能育出三色蜈蚣的大蜈蚣,會達什麼樣的情況,必然已經過五色,還會修鍊至中級的毒蟲,這樣的傢伙咬中一口,地元境甚至會直接送命。

「希望自己猜測錯誤吧!」武峰暗自想道,可毒蛟谷沒修鍊物資,沒什麼人進來探查,知曉的信息較少,即便真的誕生強大毒蟲,外面同樣完全無知,其猜測還無法排除。

武峰心中微微猶豫,最終沒去招惹三色蜈蚣,還幸好其魂念強大,儘早探查出三色蜈蚣。否則真要交戰,即便其輕易誅殺三色蜈蚣,可沾染蜈蚣的氣息,讓老蜈蚣尋來,必然沒好結果。

「嗤!黑寡婦?」小心的躲過三色蜈蚣,武峰剛剛認為安全,誰知就察覺一隻毒蜘蛛,更為毒蜘蛛中毒性強烈的黑寡婦。而且這隻黑寡婦,正吞噬一隻死去的黑蜘蛛,場面極其懾人心魄。

「該死,那毒蜘蛛已察覺自己!」武峰撞到一條蛛絲,那蜘蛛快速向其衝來,頓時惱怒自己大意。黑蜘蛛這樣的毒物,基本非常見蜘蛛那樣,編織自己的蛛網待食,其主要遊動四處,直接捕獵自己的食物。

儘管其主要的習性,非常見蜘蛛那樣,可依舊保持吐絲的習慣,其經過的地方皆會吐絲,只要觸動其蛛絲,就能立即察覺到。黑寡婦的蛛絲,非織網等待獵物,而為尋找獵物。

「既然沒法躲過,就直接誅殺,這樣的毒物,倚仗毒素逞強,儘管誅殺費時間,可自己同樣無懼!」武峰暗自想道,拿出一柄靈劍來,針對較小的目標,使靈劍比靈槍更快一些。

而且,避免毒物的毒素,會將靈槍蝕損,如非必要的時候,就沒準備輕易拿出。如玄級的靈劍,即便損失一些,無非就一些財富,沒必要太過惋惜…… 毒蟲、毒獸,毒物凶名遠揚,如非必要的情況,沒誰想要招惹毒物。

而毒物的兇猛,非具體的交戰勝負,主要因毒物的毒素。針對毒物交戰時,即便能將毒物誅殺,倒霉觸染毒物的毒素,如果毒素極其強烈,依舊會因中毒而送命。

毒蜘蛛,黑寡婦,更背負毒物中,兇殘噬夫的惡名,其毒素同類中最強。

武峰面對毒蜘蛛,沒敢絲毫的大意,這樣強烈的毒素,即便其身體抗毒,同樣沒法對抗毒素。當初東北域馭獸山谷,那處懸空的毒網大陣,毒素僅強過毒蛟谷兩倍而已,可能就與毒蛟潭的毒素相當。

如今外部對抗毒霧,如果內部侵入毒素,恐怕就當真會陰溝沉船,即便沒直接死去,同樣會影響交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