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會的。師姐,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告退了,得回去準備一下。」姜躍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師弟覺得我這茶泡的如何?」蔣欣悅突然道。

「極好,我還是第一次喝這種好茶,茶葉中的滋味全部滲透到了茶水中,但卻味道卻不弄不淡,剛剛好。」

「師弟有空的話,可以經常過來,我會經常給你泡茶!」

「好!」

姜躍離開了蔣欣悅的住處,從今天的談話可以看出,蔣欣悅確實一心一意為鍛兵谷著想,因為在偌大鍛兵谷中,有這種想法的人,寥寥無幾,她滿腔的苦水沒地方倒,只能找到姜躍來訴說。

姜躍對鍛兵谷沒什麼感情,不過,對蔣欣悅卻很敬佩,至少她的精神是值得她敬佩的,而且,蔣欣悅對他也還不錯,所以,聽聽她倒倒苦水,倒也無妨。

回來后,雲大師匆匆的找上了姜躍,原因竟然也是因為天羽古城,據云大師所說,鍛兵谷前往天羽古城偵查的人已經回來了,這次,那邊確實出現了浩大的異常象,異象傳遍四方,估計會引起其他勢力的注意。

雲大師讓姜躍和小安做好準備,不日鍛兵谷可能就會派遣弟子前往,探索重寶。

天羽古城是御茹她們生長的地方,姜躍打算先問問她們情況。

「主人,你說的是真的嗎,天羽古城真的出現了異象?」御茹砸吧眼睛道。

「嗯,已經確認過了,有關於天羽古城的事,你們能不能和我詳細說說?」姜躍問道。

「這……」一時間,御茹有些為難起來,天羽古城是他們羽人生活的地方,而羽人和人類乃是兩個不同的種族,要是將天羽古城的情況和姜躍說了,到時候天羽古城出現了危險,那就麻煩大了,她們可不希望自己的族人找到人類的屠殺或是如他們一樣被販賣。

這時,一旁的御輕寒開口道,「主人,我們相信你的為人,不過,天羽古城乃是我們族人繁衍生息的地方,希望主人知道哪裡的情況后,不要向其他人透露,以免給我們的族人帶來災難。」

「放心吧,我不會說的。」姜躍保證道。

御輕寒點點頭,開始敘說起來。

PS有人擁抱暗影,我只想每天數著月票的變化~ 天羽古城其實是一處上古遺迹,據說是羽人強者和人類強者進行大戰的地點,哪裡有無數強者隕落,因為靠近天羽位面的時空之門,所以羽人中便有族人搬遷過去,世世代代在那邊生存。

天羽古城很大,並不僅僅只是一座城,哪裡主要分成了三個區域,白虎飛升台,狂風亂羽風眼還有暴翎葬場。

其中,白虎飛升台是羽人生活的地方,哪裡其實一出巨大的平原,據說有以為羽人中的絕世高手隕落在哪而開闢成的。

狂風亂羽風眼是天羽古城的禁地,據說也是以為強者死後幻化而成的,不過,哪裡四處狂風肆虐,極其凌厲,就算是赤鐵七階的高手前往,也有極大的可能會被那狂風給凌遲而死,羽人天生掌握風之力,對於那個地方也不敢輕易涉足。

而暴翎葬場,則是遠古大戰中,人類強者和羽人強者死後的地方,哪裡寸草不生,陰風籠罩,也算一個禁地,羽人平常根本不會踏足哪裡。

「想不到天羽古城還有這等來歷,那你們知道天羽古城中哪裡有可能會出現寶貝嗎?」姜躍問道。

「寶貝?天羽古城並沒有什麼寶貝,就算有,也是在那兩處禁地之中,尋常人進入禁地,九死無生。」御輕寒道,御茹兩人在一旁點頭。

「這次天羽古城出現了異象,肯定發生了什麼情況,寶貝可能就在你們說的那兩個禁地之中。對於這兩處禁地,你們去過嗎,了解多少?」

「主人,我去過?」御茹突然開口道。

「說來聽聽?」

「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候也不懂事,經常偷偷和族人一起跑出去瘋玩,有一次就去過暴翎葬場,那邊實在詭異的很,陰風陣陣,而且似乎還有幽魂出沒,每到晚上,哪裡遍地都是綠油油的鬼火,恐怖異常。不過,有一次,我的小夥伴在哪裡面發現了一本你們人類的武技,好像還很厲害的樣子。」御茹道。

「武技,鬼火。這麼說來,傳說應該沒錯了,哪裡應該就是強者大戰的地方,有強者的遺迹,說不定這次的重寶就在哪裡。」姜躍道。

「你們這幾天準備一下,不日我們可能就要出發了,到了天羽古城,還需要你們給我帶路呢,」姜躍笑道。

「為主人辦事,我們義不容辭。」御茹歡聲道,因為馬上就要回家了,所以她很高興。

天羽古城的情況引起了整個滄瀾城的震動,已經有不少探險者出發前往那邊,天羽古城雖然是羽人的地盤,但人類當中還是有不少不怕死的傢伙在那邊活動,要是遇到一個落單的羽人女子,那就賺大發了。

三天後,鍛兵谷高層召開了一個會議,關於天羽古城的異象的會意,天羽古城距離鍛兵谷並不遠,有重寶出世,鍛兵谷自然不會錯過。

經過高層的一致確認,這次由二長老陶治帶隊,帶領鍛兵谷弟子前往,邪月護衛也會在期間保護眾人的安全,不過,能夠一同前往的弟子有限制,只有精英弟子以上才有資格前往。

這一天,在圖陣廣場上,陶治召集了這次前往天羽古城的弟子,總共五十人,全部都是精英弟子以上,其中還包括姜躍在內的四位核心弟子。

「本次前往天羽古城,一是為了歷練你們,二是為那重寶而去。要是有人幸運的找到重要寶,將其上交給宗門,宗門會對其進行豐厚的賞賜,並且直接封為核心弟子。」陶治道。

精英弟子一聽,一個個臉色潮紅,腦海中浮現了成為核心弟子后的場面,大家都很清楚,得到了重寶,憑藉自己的力量是無法保住的,還不如將其上交給宗門換來信任和真正的好處。

姜躍聽后,內心毫無波動,要真發現了重寶,怎麼可能將其上交給宗門嗎,肯定是佔為己有。

陶治隨後有吩咐了眾人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眾人便離開了鍛兵谷,朝天羽古城出發。

在隊伍中,莫雲巔和嚴景婉兩人也在,御茹三人也被帶上了。

因為這次是要前往天羽古城,所以眾人都對御茹三人相當關注。

「姜躍,到時候,你這個三個奴僕可是要起到帶路的作用。」許沖淵在一旁冷笑道。

眾人紛紛附和,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在姜躍眼中,並沒有強烈的種族觀念,他只知道,誰對他好,就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不可能會讓御茹三人給眾人帶路,那樣,肯定會對她們的族人造成危害。

「御茹他們是我的人,帶不帶路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難道你以為,她是羽人,就必須給你們帶路?」姜躍冷冷的道。

「哼,她們只是階下囚,為我們帶路乃是她們的榮幸。更何況,我們這次也是為了宗門,怎麼,難道你不願意為了宗門做出一點犧牲?」許沖淵冷笑道。

加入了鍛兵谷,為宗門做點事是應該的,但要是為了給宗門做事而損害了自己身邊的人的利益,那對不起,他不可能會做。

許沖淵的話不可謂不尖銳,直接將這件事提升到了為了宗門的高度,要是姜躍一口回絕,那麼就會帶上一頂自私自利,沒有犧牲精神的帽子。

要是他答應,就會傷害到御茹他們,所以一時間,他也有些為難。

「許沖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姜大哥不讓御茹他們帶路就是損害了宗門的利益了,就沒有犧牲精神了?而且,帶路不帶路,也要看御茹她們同意不同意,御茹,你同意給他們帶路嗎?」小安突然開口道。

御茹冷冷的看著許沖淵,「就憑你也想我給你帶路,痴心妄想。你們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給你們帶路。」

「羽人,你現在只是階下囚。沒有資格反對我們的提議,信不信,老子當場就弄死你?」許沖淵威脅道。

姜躍踏前一步,同樣冷笑道,「你在啰嗦一句,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扔出去?」

眾人看著他們兩人爭吵,都沒有開口,不過,更多人還是傾向於許沖淵的,畢竟御茹他們只是羽人,而且還是階下囚,給他們帶路那還是看得起她們。

陶治並沒有開口,姜躍是雲大師的弟子,許沖淵是大長老的弟子,他們兩人相爭,他樂的看好戲。不過,內心深處,他也覺得御茹她們給他們帶路是天經地義之事。 「都別吵了,她們帶路不帶路,和你許沖淵沒有關係。想要得到重寶,靠自己的手段去爭取,少在這道德綁架!」蔣欣悅突然開口道。

姜躍沒有接話,許沖淵覺得自己一個人,口頭上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也沒有多說,只是露出一抹不屑的表情。

反正他這次是打定主意了,姜躍他們去哪,他就跟去哪,哪怕這樣會浪費自己的時間,也要好好的噁心姜躍一下。

在人群當中,有兩個人不知什麼時候湊到了一塊。

「這小子有些難纏,這次天羽古城出現重寶貝,有那三個羽人的帶路,會順利很多,所以,必須解決掉那個小子,你們的暗影十二殺現在在哪?」嚴景婉道。

「放心吧,他們已經來了,不過,暗處有邪月的人,十二殺還在觀察機會。」莫雲巔淡淡的道。

「那就好,你們影殺殿的【暗影之身】據說能夠生出一個影分身來刺殺敵人,今天,我倒是能夠見識見識了。」

天羽古城距離鍛兵谷差不多有五千里的路程,按照眾人前進的速度,差不多需要一天時間才能趕到。

路上,能夠看到不少人正在急急忙忙的朝著那邊趕去,不過這些人不敢和鍛兵谷的人碰面,他們屬於那些沒有勢力的散人,碰上這種強大勢力,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一路上,除了剛開始發生了點爭吵外,接下來的時間都很和諧,畢竟眾人都是有過經驗的人,在這種強敵環伺的情況下,窩裡斗是最要不得。

姜躍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那種感覺,無形中升起,胸口沉悶異常,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盯上了一般,讓他感覺芒刺在背。

「有人想偷襲我!」姜躍看了看四周,眾人都在忙著趕路,看不出誰對他有想法。

「我不可能會平白無故的生出這種感覺,肯定有人盯上我了,會是誰呢?」姜躍心中暗自警惕,不敢有任何的放鬆。

一旁的小安看出了他的異樣,開口問道,「怎麼了,姜大哥?」

「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中生起,我似乎被某人給盯上了。」

「有人想要偷襲你?」小安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要不要告訴陶治長老?」

「不用,他雖然是赤鐵九階境界,不過煉器師的戰力普遍比一般的聖武師要低了一個境界,所以沒什麼用。你不要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誰在裝神弄鬼。」周影道。

這種被人盯上的感覺,令人很煩躁,要是心志不夠堅定的人被這樣盯上,此時說不定已經被折磨的瘋狂了,但姜躍卻還很平靜,時刻保持警惕,只能敵人現身,給予迎頭痛擊。

那種沉悶壓抑的感覺變得越來越強烈,下一刻,周影的身前,突然多出了一道黑色身影。這道黑色身影很想是一個人的身影,他全身籠罩在暗影之中,看不清他的面目,一道閃爍這冰冷寒芒的鋼鉤突然伸了出來,爪向了姜躍。

鋼鉤上有一道道黑色霧氣繚繞,看上去極其恐怖,而且,這人的出招速度極快,這一抓,直接掏向了姜躍心窩。

饒是姜躍一直在防備著,但還是被眼前這一幕給嚇了一大跳,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就出現在他身前一丈距離不到。

嘩~

一道氣流暴動的尖銳聲音響徹在空中,眾人聞言,紛紛朝著聲源看來,剛好看到了那道暗影伸出鋼鉤掏向姜躍的動作。

眾人眼中都流露出一抹驚駭,只有許沖淵眼中露出瘋狂的笑意。

「好,好,這個傢伙,馬上就要死了,雖然不是我親手殺的,但,也只要他死,我就心滿意足了。」

人群當中,嚴景婉看著這一幕,目光中閃現過絲絲驚訝,不過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這就是【暗影之身】,能夠讓人在暗影和本體之間來迴轉換,而且攻擊距離還有一百丈?」

「怎麼樣,你覺得如何?」莫雲巔淡淡的笑道。

「還不錯,有點門道,對付尋常人,這種刺殺手段往往能夠讓人防不勝防。命中率幾乎為百分之百。」嚴景婉道。

「師父,快救姜師弟。」蔣欣悅大叫道。

陶治卻一動不動,似乎被嚇到了,只見他呢喃道,「暗影之身,影殺殿的人,也來了嗎?」

那到暗影的動作快到了極致,想要反擊,是不可能的了,姜躍只能盡量挪開要害,不被他傷道。

叮~

那鋒利的鋼鉤掏在了姜躍身上,迸濺出一連串的火星,姜躍胸膛處的衣裳破開,露出了裡面的皮肉,並沒有受傷,那鋒利的鋼鉤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五道白印。

「攻擊力並不夠強,我的體魄防禦修鍊了黑鐵之軀后,已經超越了鋼鐵之軀,他無法破開我的防禦。看來,這人的暗殺功夫很了得,但攻擊力,卻一般般。」姜躍心中一喜。立刻展開了反擊。

狂階極品的幻空出現在手中,直接一招天際一線橫掃出去,那道暗影直接被擊飛,但姜躍卻突然愣住了。

因為,這一槍觸發了幻空的嗜血效果,但姜躍卻並沒有感受到幻空吸收了對方的血液。

「這不是真身?」姜躍驚訝起來。

這時,空中突然出現一道血紅色,邪月首領赤牙從天而降,他手中的武魂矛筆直的刺入了那道暗影之中。

砰~

那道暗影頓時化作點點黑色光芒,消散在空中。

「暗影十二殺嗎?我知道你們就在附近,趕緊給我出來,否則,被我找到了,你們都要死!」赤牙冷冷的朝著四周道。

原本陷入震驚的眾人在聽到影殺殿後,人人自危起來。影殺殿,赤鐵州域最強大的殺手組織,名震天下的暗影十二殺就來自這個勢力,他們精於暗殺,是在暗影中遊走的人。

據說,影殺殿的【暗影之身】能夠召喚出一道暗影,暗影能夠和召喚者產生聯繫,被召喚者控制,可以任意的出現在一百丈之內的任何地方,並且召喚者能夠和暗影互相轉換位置,極其難纏。

但凡是被暗影十二殺盯上人,除了死亡,不會有其他任何出路。 「影殺殿的人也來了嗎,這次的天羽古城,危險了!」眾人心道。

赤牙解決了那道暗影,見沒有人出現,他走到了姜躍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滿口白牙,「小子,不錯,竟然能夠擋住暗影之身的滅魂斬而毫髮無傷,你這體魄防禦,已經超越了鋼鐵之軀了吧?」

「前輩,小子也只是命大罷了,算不得什麼,倒是前輩那驚天一擊,為了著實巨大。」姜躍道。

對於赤牙,他還是挺有好感的,實力強大,看上去也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

赤牙並不打算和姜躍多說,剛才純粹只是想誇讚誇讚他,「小子,你自己多加註意,影殺殿的暗影之身極其詭異,防不勝防,我能做的,也不多。」

說著,便重新走下去,潛入到路旁的樹林之中。

莫小安,蔣欣悅,御茹等人紛紛圍住了姜躍,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姜大哥,沒事吧?」

「師弟,沒傷著吧?」

看著眾人女那關切的眼神,姜躍感覺心頭很暖,這些人,都是真正的關心自己的人。

「我沒事,放心吧,你們不要站在我身旁,萬一影殺殿的人又前來,我保護不了你們。」姜躍道,將眾女驅逐到一邊,姜躍一個人自顧自的趕路。

小安本不想離開他,不過姜躍堅持,她自己也知道那些人的厲害,倒也沒有堅持。

至於其餘人,更是里的他要多遠有多遠,好像他就是一個瘟神一樣。

人群中,莫雲巔眉頭緊皺,似乎很不滿意,「想不到既然拿沒能傷到他,這小子的防禦那麼強?」

「這小子修鍊了黑鐵堡的黑鐵之軀,體魄防禦已經超越了鋼鐵之軀,就算是赤鐵八階高手全力一擊,也很難傷到他。歸根到底,還是你們的攻擊力太弱了。」嚴景婉道。

她僅僅根據姜躍先前的情況,就判斷出了姜躍修鍊了什麼武技,這份眼力,至少在同齡人當中,很少有。

「沒辦法,暗影之身這門秘術難度極高,想要掌握好,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以至於我們沒有過多的時間去修鍊其他武技。不過,這次失手不要緊,剛才出手的只是排在最後以為的暗影十二殺,接下來,還有十一個人在等著他呢,他必死無疑。」莫雲巔冷笑道。

因為影殺殿的人現身,眾人的心情變得很沉重,一路上擔驚受怕,總算是來到了天羽古城的入口處。

天羽古城外有一個巨大的幻陣,這個幻陣從古至今便有了,也沒有人能夠破去,站在幻陣前看,這裡就是一片巨大的遺迹,到處都是倒塌的城牆,斷壁殘垣。

然而,通過幻陣,才能看到這裡面的桃花源地。眾人停在幻陣前,並沒有立即進去,誰也不知道幻陣裡面是否有危險存在,所以,需要經過一番檢驗才能進去。

這時,遠處突然有一群人走來,他們全部穿著黑袍,將自己裹在黑袍之中,不露出半點面容,在他們的背後,有一個血紅色的殺字。

「影殺殿!章天?」陶治驚訝的看著那為首之人。

這一刻,他的心中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影殺殿之人殘忍邪惡,行事風格飄忽不定,並且因為他們修鍊的詭異武技,能夠隨時消失或是出現,和這種人碰上了,這趟天羽古城之行,怕沒有那麼簡單了。

「呵呵,想不到陶兄這麼早?」影殺殿大長老章天笑著走了上來,他雖然在跟陶治說話,但目光卻放在了姜躍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