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又是一掌落下,這巨獸見一掌的威力頗有不足,於是急忙再次抬起,然後又是一掌拍下,發出震耳的聲響。


「啊嗚!!!」

惡獸美利堅吃痛,一掌接下那巨獸拍向自己頭顱的另一掌,然後兩隻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撞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聲音。

可這一掌就這樣結束了嗎?答案肯定不是!

惡獸美利堅吃痛,又怎麼會讓這一掌如此的結束呢?

只見這惡獸美利堅那碰撞的巨大手掌突然向後微弓,然後黑乎乎喝點內力纏繞之上。

出掌,這一掌去閃電般迅速。

「咔嚓!」

惡獸美利堅這一掌狠狠的打在那巨獸巨大的手掌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吼!!!」

隨著咔嚓聲響起,那巨獸一同發出了驚天大吼!

只見這巨獸碰撞的那巨大的手掌鮮紅的血液流個不停。

就連那整條腿都變得軟軟的搭在自己身前。

「嘿嘿!王級的力量可不是你小小帥級可以想象的!」

這惡獸美利堅看著眼前吃痛開始後退的巨獸,醜陋而又噁心的臉龐笑容不斷。

「哼!!!」

巨獸一聲冷哼,看一眼自己被打折的前腿,面色陰沉,不知道在想寫什麼。

「現在你聽我的嗎?按照我說的,我能保證你進入王級實力!」

這惡獸美利堅陰險狡詐,此刻打殘巨獸一條前腿,又開始許下諾言。

這可真是打一巴掌在給塊糖吃的做法。

可是這巨獸對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村前的衷心又豈是惡獸美利堅所能懂得!

所以這巨獸打死也不會同意的,於是巨獸緩慢的向後退著。

終於,這巨獸暴起。

「崩天裂地!!!!」

巨獸在暴風雨和雷電中仰天大吼一聲,顯然是將自己的天賦魔法施展開來。

一時間這片森林開始晃動,原本就因為兩頭巨獸碰撞變得龜裂的大地迅速的開始崩塌!

「不好!!!」

這裡雖然說是森林,可也是懸崖!

而懸崖的下方,正是霧谷邊緣之處!

這惡獸美利堅一聲大叫,急忙向後退去,生怕靠近邊緣,掉落下去。

要知道霧谷不允許外面生長的烈火獸進入,一旦入內,必死無疑!

這惡獸美利堅又不是沒見過因為這種情況死亡的烈火獸,那凄慘的死狀,至今令他都難以忘懷。

「哼!」

那巨獸看著後退的惡獸美利堅一聲冷哼,雙腿蹬地,直接從原地跳起,然後從惡獸美利堅頭頂飛過,直接落到惡獸美利堅後面,然後伸出沒有受傷的那條手掌,一巴掌拍在惡獸美利堅身上,勢必要把他打到懸崖下面。

要知道這個暴風雨之夜,這惡獸美利堅足足兩個時辰,到的最後更是將自己*到這懸崖之上。

本來就一肚子火氣的他,在知曉了惡獸美利堅的實力之後,自己又明知道沒辦法逃脫並且告訴自己的王,所以唯有這條路,這條同歸於盡的道路!

所以這巨獸一開始就想利用惡獸美利堅想利用他不想殺自己的心理,為自己創造機會!

也就是現在,利用自己的天賦魔法,天崩地裂將整個懸崖震碎,然後一同掉下去!

不僅能殺死惡獸美利堅,說不定自己還能僥倖活下來。

「嘭。。。。」

那惡獸美利堅屁股竟然被跳到自己身後的巨獸狠狠的拍中!發出震耳的聲響。

「哄。。。」

隨著那一巴掌落下,惡獸美利堅雖然來不及轉身,但是身為王級的他,實力和反應力又怎麼會差!

於是惡獸美利堅急忙將自己的大量內力運轉到屁股之上,四蹄更是在內力的支撐之下迅速的向沒有坍塌的懸崖處移動。

「咔嚓!!!」

一道閃電再次響起。

白茫茫的雷光將惡獸美利堅的身影照的格外清晰。

只見那巨獸將拍在惡獸美利堅屁股上的巨掌抬起。

然後露出惡獸美利堅的屁股。

原本烏黑的皮膚竟然變得紅彤彤的,像是火燒一樣。

這令惡獸美利堅心頭怒火不打一處來!

自己雖然皮躁肉厚,內力深厚,生生抗住這一巴掌而沒有受傷,但是自己的屁股竟然被打腫了!!!被打紅了!!!

「啊嗚。。。。」

只見這惡獸美利堅仰天大吼一聲,一邊抒發自己憤怒的情緒,一邊惡狠狠的回頭看了那巨獸一眼。

突然這惡獸美利堅眼中怒火更勝,只見那抬起巨大手掌的巨獸竟然再次將手掌向著自己火紅的屁股拍下。

這惡獸美利堅要是讓這一巴掌再次拍下,自己就是能夠再次避開坍塌的懸崖,從而不掉下去,可自己的屁股絕對會被這一巴掌給拍開花!


這惡獸美利堅如何能夠忍受如此奇恥大辱!

可是面對生命的威脅,這惡獸美利堅還是臣服在自己的驕傲之下。

只見惡獸美利堅急忙全力奔動四蹄,向一邊沒有坍塌的地方跑去,一邊將內力再次布滿屁股之上。

「啪!!!!」

一聲輕響再次響起,那巨獸成功的將這一巴掌再次打在惡獸美利堅屁股之上,試圖將他拍下懸崖,可是又一次失敗了。

「啊嗚!!!」

惡獸美利堅大叫一聲,此刻的他終於能夠回身。

看著自己開花的屁股,惡獸美利堅心頭怒火不打一處來。

「黑暗血劍!!!」

這惡獸美利堅大怒,終於用處自己的天賦魔法,黑暗血劍。


一時間這片黑暗的暴風雨之夜變得更加黑暗。

「嗖嗖嗖。。。」

隨著惡獸美利堅大吼出聲,天地靈氣再一次向這裡匯聚,然後在那數十道黑暗血劍上纏繞,最後隨著黑暗血劍射向那巨獸。

「吼!!!」

巨獸一聲大吼,這次竟然沒有躲避,而是直直向著惡獸美利堅撞來,完全是一副不怕死的樣子,任由那幾道黑暗血劍射在自己身上,插入自己體內,讓自己獻血直流。

「砰砰砰。。。」

「不好!!!」

就在這時惡獸美利堅看著那沒有命中的黑暗血劍擊中巨獸身後的地面,生生炸出一個個坑洞,將原本就龜裂的大地加速,大叫一聲,然後想要躲開,可以卻被撞來的巨獸撞中,然後讓這巨獸還成功了,將自己成功的弄到了懸崖之下!

不過掉下去的惡獸美利堅在失重情況下狠狠的咬掉了那巨獸拍向自己的手掌,並且吞了下去。

「啊嗚。。。」


一聲低鳴在霧谷邊緣響起,這正是那掉落下來的惡獸美利堅!

「我?」

惡獸美利堅全身劇痛,但是也無法掩蓋住他內心的喜悅。

自己竟然沒有死去!!!掉落到霧谷還沒有死去!!!

「吼。。」

就在這時,惡獸美利堅聽到身旁傳來一聲低沉的響聲,回頭一看,這正是那要和自己同歸於盡的巨獸。

惡獸美利堅順江想到殺死那巨獸!不過在剛準備下手之時,一股巨大的危機感讓惡獸美利堅窒息。

也就是這件事,惡獸美利堅才巧合下得到了進入霧谷的方法,也讓他在傷好之後可以進入霧谷,收八歧大蛇當小弟。

不過眼前的這銀袍人阻攔了自己這麼多年的計劃,這麼多年的等待,如何讓他不生氣! 「你是誰!!?」

憤怒的惡獸美利堅沖著眼前抵擋住自己強大攻擊的銀袍人怒聲大吼著。

可這銀袍人竟然將他的吼叫示做虛無,鳥也不鳥,這不由讓他更加生氣。

「黑暗風暴!」

憤怒的惡獸美利堅再也難以忍受眼前那銀袍人的無視,於是直接打動了自己最強大的天賦魔法。

隨著惡獸美利堅一聲怒吼,這片天地再次變得一片漆黑。

「呼呼呼。。。」

不知道從哪裡突然颳起一陣陣微風,吹在正陷入頓悟並且覺醒真龍血脈的天豐臉龐,帶動著天豐那飄逸的長發不斷飛舞。

也就是這個時候,隨著天地間再次變得漆黑一片。

天豐像是察覺到危險一般,身上那真龍血脈覺醒的速度竟然變得更快!

「嗡嗡嗡。。。」

在看那惡獸美利堅,只見發動黑暗風暴的他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不見了身形,這讓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一陣緊張,可看一眼那銀袍人,卻見他沒有絲毫的緊張之色。

「主人!快點醒醒呀!」

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緊張的看著天豐緊閉雙眼的面龐,焦急的等待著。

由於靈秘術的緣故,這八歧大蛇模樣的烈火獸可不希望天豐死在這裡,不然那可是一屍兩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