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嚯……」馬克張著嘴,伸手不斷地扇著,此時他腹中就像燃燒著一團熊熊的烈火,五臟六腑似已經燒爛了一樣。

眾人看著他著了火的樣子,都是一陣驚訝。

小虎這時趕緊去倒了一大杯冷開水,馬克接過去,湊到嘴邊,咕嘟咕嘟地一口氣和幹了,把杯子遞給小虎道:「再來兩杯。」

這個杯子比較大,一杯就差不多可以裝一斤水,馬克竟然還要兩杯,這讓眾人又是好笑又是驚訝,那酒精的濃度也太高了吧。

※※※※※※※※※※※※※※※※※※※※※※※※※※※※※

【兄弟們,大家繼續支持哈,有能力的請訂閱支持正版啊,小歌五體投地感激了…………】 【227】馬車內

馬克一連喝了四大杯白開水,肚子微微漲起,臉上一片赤紅色。他哭散著臉道:「這……這是什麼酒啊?」

厲天嘿嘿一笑道:「都給你說了啊,這是酒精,自然不是一般酒可以比的。」

此刻,馬克終於認識到酒精是什麼玩意了,雖然聞起來只有淡淡的酒味,但是喝入嘴中,吞入肚子里,就像一條火舌猛地從嘴裡竄入腹中,一路燒灼而下。

他張開嘴來,一旁拿著大杯子的小虎發出一聲驚呼。只見馬克的嘴中,全都白色的小泡泡,就像被開水燙過一樣。

「你叫什麼?」馬克疑惑地問道,這個時侯他的嘴已經麻木了。

小虎哽咽了一下道:「你……嘿,沒什麼。」

「是嗎?」馬克瞪了他一眼,再次.接過他手中的杯子,咕嘟咕嘟地大口喝了起來。

喝完,他擦了擦嘴,這時嘴中開始.顯現一股股的刺痛,就像被無數根細針刺過一樣。

他齜牙咧嘴地坐下來,滿面幽怨地看著厲天。

厲天揮手笑道:「我早就給你說.過的,你這樣看著我也沒有用,還不趕緊看看你的體內有什麼變化沒有。」

馬克一怔,道:「對呀。」便閉上已經,開始冥想。

眾人全都看著他。

厲天心中充滿了期待,如果馬克能夠恢復實力的.話,那就真的是一個不錯的幫手了。一個火系大魔導師,不論是單打獨鬥,還是在戰場上群攻,都是非常強大的。

「咚——」馬克坐得直直的身形猛地倒在了地上。

眾人一驚,小虎趕緊過去扶他起來。

厲天走過去一看,不由得樂了,這傢伙閉著眼睛,臉.上通紅,鼻中呼呼地出著氣,卻是醉倒了。

剛開始喝下酒精的時候,酒精的效力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所以馬克還是清醒的,但是時間稍微一長,酒精便在他體內肆虐起來,他便頂不住了。

此刻馬克不僅.臉上紅通通的,脖子上,手掌上,到處都是一片赤紅,估計身上也免不了也是一片紅色。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隻煮熟了龍蝦一樣,呼呼地喘著氣,被馬剋死死地抱著,渾身軟得和一根麵條一樣。

厲天揮了揮手道:「好了,把他抬到卧室里去,讓他好好地睡一覺再說。」

小虎出去找了個小人來,兩人抬著馬克進入了卧室裡面,隨後又叫一個丫頭在一旁守護著。

高友良道:「老大,這個酒精也太厲害了吧。」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他看到馬克和厲天拼酒,馬克至少喝了一斤多十里香,卻是一點事情也沒有,只是臉有點紅,可是先前他僅僅喝了一小半杯,就醉得人事不省了,這樣太讓人震驚了。

厲天笑道:「嚴格來說,這不是酒……」

高友良借口道:「我知道,這是酒精,酒之精華……」

這時菲謝皺了皺眉頭,問道:「公子,如果這酒精賣出去以後,別人兌上水,那不是也可以賣了嗎?」

厲天滿意地看了她一眼,她能夠想到這一點,說明她還是有幾分頭腦的。

「嗯,這個酒精我也不打算賣,以後會有其它的用處。」

「是嗎?不知道公子有何妙用啊?」

厲天呵呵一笑,「酒精的用處很多,用在療傷消毒,還有戰場上的火攻,都是非常有用的。」

眾人一陣驚呼,想不到這酒精竟然還有這麼多的用處,全都崇拜地看著厲天。

高友良諂笑道:「老大太厲害了,這個都能夠想得到。」

厲天得意地一笑,這東西,可不是誰都想得到的,自己身上的秘密,又有誰知道呢?

當然,厲天心中的秘密,註定只能有他一人知道,即使是身邊之人,他也不打算說出來。

眾人崇拜地看著厲天,他不僅實力驚人,而且頭腦中還有各種各樣奇思妙想,這樣的人,也只能用天才來形容了。

馬克一時半會還是沒有醒來,厲天也沒有管他,而是和小翠、菲謝一起,將華夏山莊的各項生意看了一遍。

隨後菲謝又邀請厲天去接近自由聯盟的各級官員,大家聽說自由王來了,都是翹首以待呢。

「公子,大家都想見見你這個偉大的自由王呢,你就滿足他們吧。」菲謝看著厲天道。

厲天笑道:「好吧,菲謝你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給的。」

菲謝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心頭卻十分地高興,當即讓隨同而來的丫頭趕緊去通報自由聯盟事務府,讓他們做好準備。而她則陪著厲天隨後就到。

菲謝是坐著馬車來的,厲天這次自然不會騎小灰去,便坐上了菲謝的馬車。

車內布置得很女性化,粉紅色的帷帳,四周點綴著漂亮的花朵,充滿了爛漫的氣息。

關上馬車門的那一刻,厲天一把將菲謝摟在了懷中,雙手快速地探入了她的胸衣內,抓著那兩顆碩乳揉捏著。

菲謝先前就被厲天弄得不上不下的,這個時侯再被**,自然動情起來,嬌嗔地看了厲天一眼,抿著嘴不敢哼出來。

厲天嘿嘿壞笑著,雙手在她胸前揉弄,過了一會兒又將一隻手往她下面探去,從裙子下面伸進去,觸碰到了一片柔軟而又潮濕的地方。

菲謝的臉一片潮紅,雙腿緊緊地夾著,像要將厲天的手夾斷一樣。

於是,厲天的手指,便挑開那薄紗做成的小內褲,在那潮濕的地方,輕輕地撥弄著。

菲謝抿嘴著,鼻中的呼吸卻是粗重起來。

厲天也有些忍不住了,一把將菲謝抱起來放到自己的雙腿上,讓她的****。

正在這時,馬車停了下來。

車夫那恭敬的聲音傳來:「自由王、長老,我們已經到了。」

最好書城整~理

「靠!」厲天鬱悶地泄了氣,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菲謝也十分鬱悶,氣憤地道:「你把馬車趕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

「是,長老。」那車夫雖然老實而且忠心,但是卻也不是傻子,當即趕著馬車到了前面一條僻靜的街道,停好馬車,他便跳下來,離得遠一些,背對著馬車守在路口邊。

厲天不禁對菲謝的大膽驚訝不已,不過這個時侯他也正是需要的時候,二話不說,撥開菲謝的薄內褲就長驅直入了。

馬車剛開始輕輕地顫動著,隨後顫動得越來越厲害,甚至發出輕微的咯吱聲,就像兩個大漢在猛地搖晃著馬車一樣。前面的馬匹不安地噴著響鼻,卻沒有亂動,畢竟這是兩匹溫順的訓練有素的好馬。

許久,馬車終於不再顫動。


又過了一會兒,菲謝才嬌聲叫那車夫過來繼續趕車。


厲天滿足地靠在軟軟的墊子上,道:「我看你以後還是弄個女車夫吧。」

菲謝臉紅紅的,白了他一眼道:「你又不會經常在這裡……」

看著她嬌羞的面容,厲天心中一盪,將她摟入了懷中,過了一會兒道:「等我處理好一切,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真的?」菲謝驚喜地道。

厲天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女人,他通常都是照顧有加的。

接見了自由聯盟的官員以後,厲天又還是乘坐著菲謝的馬車,又分別去見了謝爾特等幾位長老。大家都對厲天身上發生的一切充滿了好奇,但是卻都沒有問他的大地之熊是從哪兒來的?

厲天是最後見老潘的,他手中拿著個酒葫蘆,精神頭很足,看樣子十里香喝得很爽,他的實力似也提升了不少。

厲天坐在他的面前,一雙晶亮的目光定定地看著他。

「嘿嘿,公子這樣看著,我可是不好意思了啊。」老潘有些不自在地道,他從厲天的臉上看出了點什麼。

厲天嘿嘿一笑,「你說我是叫你老潘呢,還是叫你什麼?」

老潘訕訕一笑道:「公子已經知道我就是格林斯潘了吧,隨便公子怎麼叫都成。」

他既然這麼爽快地就承認了,厲天也不再多說,道:「那好,我還是叫你老潘吧。不過呢,以後我準備交給你一個任務,以後自由聯盟即將成立一個工業部,就由你來做首任工業部長吧。」

「工業部……」老潘一沉吟,道:「這個還是第一次聽說啊,不知道這工業部到底是幹啥的?反正我只會打鐵,其他的嘛,嘿嘿……」

厲天道:「工業部就是主管自由聯盟內一切鐵器的研發、打造,但是並不局限於鐵器,其他各種創造,手工業,也都可以列入其中。你的任務就是要儘可能多地發掘各類能工巧匠,讓他們為自由聯盟服務。」

老潘一臉正色,沉吟片刻道:「這倒是沒什麼,不過,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打鐵還行,說到管理方面,這個……」

厲天擺手道:「放心,這個工業部肯定不止你一人,到時候菲謝會派人來協助於你,你主要是把握一下大方向就行了。」

「這樣,那我倒沒什麼了。」老潘笑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為公子培養出更多的能工巧匠的。」

※※※※※※※※※※※※※※※※※※※※※※※※※※※※※

【兄弟們,大家繼續支持哈,有能力的請訂閱支持正版啊,小歌五體投地感激了…………】 【第五軍團

老潘的臉上充滿了自信的神色,只要不讓他做一些繁雜的管理工作,他倒是有信心做好厲天安排的事情的。

厲天點了點頭,這個工業部他只是一個初步的設想,具體的操作還要喝菲謝好好地計劃一番才行。

他要在自由聯盟停留幾天,所以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好好地思考布置一下自由聯盟的發展布局。自己的勢力,可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建成的,必須從現在開始,全方位謀划才行。

在這個比斯大陸,教廷無疑是最大的一股勢力,只可惜厲天體內有一隻血天使,那是為神界眾神、天使所不容的存在,和教廷合作,無疑讓厲天提心弔膽的,所以他選擇了婉拒和敬而遠之。除了教廷,就是各個國家了,四大帝國,八大王國,那也是幾股不小的勢力,只是厲天又不想被束縛,也不想卑躬屈膝,所以他不想為哪個國家所用。當然,如果他以現在科恩的身份出去的話,走到哪個國家,都會受到最熱烈的禮遇。但是這卻不是他所願意了,如果他依附於哪個國家的話,那麼勢必要和教廷產生隔閡了。

因此,厲天最終選擇的道路,那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獨立勢力,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真正的獨立自主。

厲天現在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設想,等到從精靈森林回來以後,就準備開始著手進行。

所以,現在厲天急需要準備大量.的人才。目前來看,奧巴馬、蒙代爾和黛博拉肯定是可以成為他的盟友的,但是厲天卻還是有些疑慮,因為奧巴馬他們三人那麼熱情地對待他,肯定是有所求的,而且他隱隱覺得這三個傢伙的事情,是與教廷有關的,這就讓他更加的謹慎了。

除了這三個傢伙,厲天最大的.勢力目前來講就是自由聯盟了,通過菲謝和於得力的經營,現在厲天基本上已經牢牢地把自由聯盟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當然,還不能說是將所有異族掌握在了手中,這是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的。

走到街上,可以看到每個重要的路口,都有聯盟的.警察在維持秩序。警察這個名稱,以及他們的服飾什麼的,都是此前厲天和菲謝交流以後定下來的。

另外,在唐古拉山腳下,還有一萬多人的士兵,每天.都在操練著。這是上次霍斯帶軍圍剿自由之城的時候俘虜的,經過於得力和菲謝的整編以後,作為自由聯盟第五軍團駐紮在自由之城。

坐在馬車中整理了一會兒,厲天對菲謝道:「走吧,.我們去第五軍團看看。」

菲謝便讓車夫.趕往南面的唐古拉山腳下,那裡是第五軍團的駐地。

遠遠的,厲天便聽到前面傳來一陣陣喊殺聲,氣勢威武,士氣十足。他不禁點了點頭,看來於得力和霍斯制定的訓練方法還是很有效的。

「自由王、長老,前面就是第五軍團的駐地了,是不能隨意進去的。」車夫的聲音響起。

厲天笑了笑,對菲謝道:「那我們就先去走走吧。」

菲謝皺著眉頭道:「這裡的規矩也太大了些吧,你可是自由王啊……」

厲天笑著擺手道:「軍營裡面規矩大點是最好的,難道你還想這裡是你開的那些院子啊,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菲謝臉一紅,不好意思地瞅了厲天一眼。

這裡是一條寬敞平坦的道路,前面是一片營房,四周圍著院牆,裡面傳來震天的喊殺聲。

大門口兩邊,各自站著一名士兵,手中握著雪亮的長槍,人也站得直直的,和手中的長槍一樣矗立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看到這一幕,厲天嘴角微微翹了起來,這種軍事化管理,那可是他和於得力談過的,想不到於得力竟然在這第五軍團中用起來了。不過也好,正好看看他們訓練的情況怎麼樣。

「軍營駐地,閑人免進。」見厲天走過來,站在左邊的那名哨兵大聲喝道,雙手同時握緊了手中的長槍,一副警戒的樣子。

厲天心中越發地滿意了,有心試一試,對菲謝道:「你報出你的身份看看能不能進去。」

菲謝點了點頭,上前兩步道:「我是自由聯盟長老菲謝,進去有事……」

「對不起,這裡是軍營,沒有長官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進來。」聽說她是長老,那個士兵的臉色緩和了一些,但是卻還是不許入內。

菲謝心中就有些惱怒了。

這時那士兵又道:「閣下先等候一下,等我去稟報長官再說。」

說完,他便握著長槍,轉身進去彙報去了,而右邊那個門衛,則雙手握槍,神情肅穆地盯著厲天和菲謝,似乎他們要再上前一步的話,他就要挺強而刺了。

很快,那士兵便又從裡面奔了出來,對菲謝道:「對不起,長官說了,沒有參謀部的命令,軍營內不許任何人進入。」

菲謝一愣,無奈地看向厲天。

厲天微微一笑,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那枚自由王印章,往裡面注入了一些魔法力,頓時那印章之上,散發出兩道潢色的光芒,離厲天身體一米的地方,便出現了兩條相對著的金龍,張牙舞爪,威武十足。這金龍並不與這個世界上傳說的龍族一樣,而是像長著腳的巨蛇,這便是出在厲天的設想了。

這個自由王印,不僅僅是印章,而且還是一件魔法作品,印章的底座,更是用秘銀精鍊而成的,拿在手中的話,可以保證他身邊方圓兩三米範圍內不受到各種邪惡魔法和詛咒的影響。


「拜見自由王!」

那兩個門衛臉色忽變,單膝下拜,齊聲叫道。

自由王印是自由王身份的象徵,拿著這印章的人,猶如自由王親臨。第五軍團的每一名士兵,都將這一條記得清清楚楚的,而且在他們的潛意識中,自由王是他們的最高統帥,他們是為了自最*好由王而戰。

雖然這兩個士兵並沒有見過自由王,但是一見厲天手中印章發出來的金龍圖形,兩人便拜服在地上了,這是對自由王的最基本的禮節。

「呵呵……」厲天滿意地笑了,心中就真的放下心來,雖然先前看到第五軍團的軍規十分嚴厲,連菲謝這個長老來了,沒有參謀部的命令都不能進去。但是厲天心中還是想知道,他們是否對自己這個自由王的命令毫無條件地貫徹執行。

現在看到的情況,讓他十分滿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