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萬幻仙君,難道會缺箭。」秦浩然自信地笑道;「我用魂絲製作了弦,那用什麼製作成箭。」

秦浩然的魂體看向識海,識海中除了堆積如山裝滿血元丹的儲物袋,再沒有其他東西。

「血元丹?不行。」血元丹是魂體壯大的葯丹,秦浩然不想lang費。

「血元丹中不是有那無用的煞氣。」秦浩然的魂體拍了一下腦袋。

想到就行動,魂體打開一隻儲物袋,將儲物袋中的血元丹倒出來。

血元丹從書包大小的儲物袋中瀉出來,秦浩然的識海就出現了一座小山,衝天的煞氣在識海肆虐。

「出。」隨著魂體的一聲低喝,閃電以雷霆之勢就衝到了血元丹的上空。

一陣連綿不絕的噼里叭啦聲,有些閃電遊走於血元丹中,另外一些閃電將那衝天煞氣驅到識海的小角落。

越來越多的煞氣聚聚在一起,一步步的凝實。凝實的煞氣千變萬化,有時化為黑色的長龍,有時變成黑色的巨虎。

「去。」秦浩然又是一聲低喝,一股屬於金烏的炎火,呼嘯著沖向煞氣。

炎火除了焚燒,還能錘練。過去,秦浩然練化血元丹,煞氣都被焚燒掉。

現在,廢物利用,他試將煞氣練成魂箭。

凝實的煞氣在炎火的錘練下,一次次縮小,也一步步沒了先前的暴扈。

小山般的血元丹逐漸變小,凝實的煞氣卻在增長。

「凝」秦浩然再次大喝一聲,又一股炎火沖向煞氣,它剝去煞氣的邊邊角角,讓它形成一支三丈長的箭。


看著這支長箭,秦浩然搖一搖頭。

「凝。」「再凝。」「跟我再凝。」秦浩然連呼三次吆喝。此時,長箭由三丈變成了三尺。

秦浩然將長箭抓到手中,一股寒流流遍全身。食指輕彈箭桿,秦浩然聽到金鐵之聲。

讓魂體繼續練化血元丹,炎火也繼續錘練煞氣。秦浩然身心退出識海,卧房內,秦浩然睜開了雙眼。

「出。」一聲低喝,秦浩然手中多了一支黑色的長箭。

長箭閃著寒光,不一會兒,卧室內所有物件,立刻粘了一層白色的霜。

秦浩然連忙收回長箭,對著窗外的天空,哈哈大笑。

… 第二十章喝茶也能突破

秦浩然這一笑,心中的怨恨頓時煙消雲散,他整個靈魂也徹底地融入這個世界。

走到床邊,和衣而躺,他放下所有顧慮,也沒有吞噬血元丹。

他終於在這個世界上,美美的,安逸地睡了一覺。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南宮适悄悄地走進了秦浩然的卧室。

「陛下,城主府宴請南宮家族,不知道陛下是否願意移駕私訪。」南宮适小聲說道。

「去,當然去。」秦浩然趕緊從床上爬起來,南宮适連忙叫來侍者,服侍秦浩然穿衣洗漱。

「南宮將軍,這越城城主,何許人也?」秦浩然一邊穿衣,一邊問道。

「城主名叫越體康,越氏家族人。越氏在越城為名門望族,但人丁並不繁盛,因在越城並不強大。」

南宮适認真介紹道:「幸好老祖越子善為化嬰老祖,又有比他修為更高的變虛弟子,所以越城的家族,對之忌憚三分。」

「那越體康呢?」正在洗漱的秦浩然,吐掉口中的溫水,繼續問道。既然要去作客,就得好好了解主人。

「越體康為脫凡巔峰,因天賦有限,無法突破到改命境,就從飄雲谷回越城,管理家族,繁氵行後代。」南宮适說道。

「在飄雲谷也無法突破改命境?」秦浩然迷惑地看著南宮适。

「陛下,飄雲谷並不是萬能,因修士受個人資質,以及修練的資源影響,還會有大量修士無法突破到改命境。」

他壓低聲音解釋道:「飄雲城,就是由這些修士形成的。越體康要不是受家族之累,肯怕也會在飄雲城生活。」

「飄雲城。」秦浩然將這三個字念叨了十幾遍,似要牢牢地記住他。

隨後,秦浩然和南宮适在南宮逸的陪同下,坐著軟轎,來到了城主府。

秦浩然一下轎,就被城主府的金壁輝煌的氣勢震撼了。

「一個小城的城主府都這樣奢華,那我的大秦皇宮呢?」

秦浩然開始嚮往起來,但想起巡狩令,他又無奈地搖一搖頭。

秦浩然正在城主府門前感嘆,忽聽門房內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南宮家主到來,頓使篷壁生輝。」

話音剛落,一個七十多歲的老者從門內閃了出來。

「越城主,今日再見,風采依舊。」南宮逸揖手還禮,笑容滿面。

秦浩然也被感染,微笑地看著越體康的面容。

心中贊道:」有飄雲谷的後台就是不一樣,這城主比龐應元年齡還要大,可面容卻年輕幾十歲。這是多少丹藥……」

秦浩然正暢想非非,耳邊又傳來越城主的笑聲:「公子玉樹臨風,不知是南宮家主的那房子侄。」

「子侄。」秦浩然聽之只想笑,南宮逸和南宮适同屬走字輩,比秦浩然還低了一輩。

此時,南宮逸就有些尷尬,昨天,南宮适交待,不得向外透露他們的身份。

所以,南宮逸也不知如何回答老友,只好訕笑不停。

或許老友重逢的興奮,他沒有察覺南宮逸的無奈。

「走,別在門外站著。」越體康回頭小聲對南宮逸說道;「我哥又從飄雲谷帶來了,峰頂千年飄雲茶。」

「哦!那就先在這兒,謝謝城主賞賜。」南宮逸立刻恢復先前爽朗。


「老小子,我和你,那是誰跟誰啊!」越體康左手輕打了一下南宮逸,領著秦浩然一行人,來到客廳。

眾人分賓主坐下,便有下人端來熱茶。

茶水冒著熱氣,還在門外,秦浩然就聞到了香味。

他連續吸了幾下,秦浩然感覺全身都興奮,剛才那絲倦意頓時無影無蹤。

侍女來到秦浩然跟前,用黃鶯般的嗓音說道:「請喝茶。」

秦浩然抬頭一看,小聲叫道:「怎麼是你。」

來人竟是越小蝶。

「怎麼不是我,這是我家。」越小蝶笑道。

秦浩然雙手將茶接住,訕笑道:「我還真不知道。你是這裡的……」

秦浩然本想說下人,但瞧越小蝶穿著打扮,以及氣質,那象一個下人的樣子。

看著秦浩然說話吞吞吐吐,越小蝶只想笑。

她調皮地問道:「你說我是這裡什麼人?」

越小蝶一邊說, 一妃難求︰冷傲帝王不經撩 ,故意揮了揮手中的托盤。

這時,坐在主座上的越體康,也看到這裡的情況,他驚訝地看著越小蝶,隨後又盯著秦浩然。他沒有說話。

秦浩然看著越小蝶手中揮動的托盤,忽然感覺全身透著涼意,彷彿被什麼東西盯上了,身體麻麻的,怪不舒服。

「我猜不著。」秦浩然搖搖頭,端起茶,輕輕地抿了一口。

「噫!」秦浩然驚呼了一聲,低頭看著胸前的茶杯。

白色的茶杯盛滿了泛綠的,冒著絲絲熱氣的茶水,無數片茶葉沉在杯底,一股股綠色的水珠向杯中擴散。

「飄雲茶。」秦浩然心裡說道,他見識過飄雲茶,雖然他不能喝,但他了解,這是千年飄雲茶。

「太厲害了。」秦浩然贊道。剛才只是抿了小小的一口,產生的玄氣,居然是他近半個月來修出的玄氣十倍。

秦浩然一反常態,將茶杯里的茶吹涼,隨後一仰脖,將茶杯里的茶全部倒入口中,連茶葉一片也不剩。

秦浩然立即感受到,一股暖流從口入肚,隨之散入全身。

全身彷彿侵潤在冬天裡的熱水中,每一個毛孔都有說不出的舒服。

越體康正注視著秦浩然,看到秦浩然的一串不雅動作,搖搖頭,正準備譏諷幾句。

忽見秦浩然身體不停抖動,骨骼叭叭響個不停。

「不會吧!喝杯茶也能突破。」越體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騰」的一聲,他站了起來,來到秦浩然的身旁,右手放在他的背脊上,輕輕地撫摸著。

「真的在突破。」越體康驚嘆道。

而坐在秦浩然身體的南宮逸,則一會兒看著秦浩然,一會兒又盯著手中的茶杯。

飄雲茶,他喝過,而且還不是一次,近三百年來,他喝過的飄雲茶,絕不少於三百回。

「難道這次與以往不同。」南宮逸猜想。他學著秦浩然一樣,一口將茶杯內茶喝乾。

放下茶杯,閉上雙眼,南宮逸認真體會。

「沒有什麼特別啊!」南宮逸睜開眼睛,眼內疑惑更盛。

越小蝶像看怪物一般,看著秦浩然,這也超出了她的認知。

唯一沒有變化的,只有南宮适與上官洪,他們發覺越體康身上沒有殺意后,就安靜地喝著茶。

這種情行,屢見便不鮮了。

軍少,你老婆超凶的!

這次突破,沒有花去秦浩然太多的時間。一柱香過後,秦浩然便成了脫凡二重修士。

越體康回到主座上,看秦浩然的目光,也與先前不同。

但他有一點兒不明白,一杯茶就能突破的秦浩然,怎麼會到現在還是脫凡二重。

他與南宮逸相交莫逆,怎麼沒聽說過這個後輩。

越體康扭頭看向南宮适,發現此時的南宮逸比他更驚訝。

「這少年不屬於明遠南宮家族。」越體康立刻得到一個結論;「那他又是誰呢?」

越體康將目光瞧向南宮适與上官洪,他這一瞧,心中就是一陣劇跳。


「沒有修為,不可能。」越體康回想先前在大門迎客時,南宮逸瞬間流露對二人發自內心的尊敬。

「明遠南宮家族來越城,人數有幾十人,而今日宴會,只有這三人參加。」

越體康腦海如開了機的數十台機器,瞬間推斷了一個結論:「今日,我看走眼了。這兩人絕對是改命境。」

越體康又把目光投向秦浩然,此時,秦浩然正盤坐著,消化著脫凡二重帶來的好處。

「陌生的公子,改命境的隨從,只有世家子弟才有這陣勢,一般家族,有的連改命境家主也沒有。」

越體康不斷思索,大至推測出秦浩然的身份;「南宮世子,地位不低於南宮世家的世子。」

理順這一切,越體康心中又打起了小九九。

「我在這個世界時日已無多,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小蝶。」越體康看著廳中的越小碟,臉上就充滿了笑意,這是他唯一的後人,對她的憐愛甚過一切。

「怎樣才能……」越體康的思維又開始了跳躍;「罷,罷,罷……」

越體康下定了決心,當秦浩然調息完后,越體康笑道:「南宮賢侄,我這茶還是不錯吧!」

秦浩然急忙起立,揖手謝道:「多謝城主盛情款待。」

「不用謝我,這是賢侄的造化。」說完,越體康從身上掏出一個玉瓶,讓越小蝶遞給秦浩然。

「賢侄,你我有緣,這東西,就當叔送給你的見面禮吧!」越體康見秦浩然拿著玉瓶,笑著解釋。

「多謝城主。」秦浩然連忙道謝。

正欲將玉瓶收進儲物袋,就聽越體康說道:「賢侄,打開玉瓶,聽我說。」

秦浩然坐下來,拉開玉瓶的塞子,看到裡面裝著一顆蠶豆大小的丹藥。

「此丹為培玄丹,因為脫凡修士培玄而得名,同時也有脫礙之功效。」越體康不急不慢地向秦浩然解釋;

「脫凡三重,七重為脫凡修士的屏障,部分修士因無法脫障,而遺憾終身。」


秦浩然點點頭,他有近百改命修士的記憶,故對此很了解。

「但培元丹就有此效果。」越體康繼續解釋道;「賢侄脫凡二重,似乎用不著。」

秦浩然端坐著,看著越體康,他認為越體康說這些,不是無的放矢,所以,他比先前聽到更認真。

「以我吞噬大量丹藥的經驗,此丹與飄雲谷的千年飄雲茶配合,更有逆天的功效,賢侄不妨一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