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先生才華出眾,就連我們總設計師都說他在服裝設計這一塊很有天賦呢。

喬綿綿聽得一臉愕然。

她身上的婚紗是墨夜司設計的?

她……怎麼一點都沒聽他提起過這件事情。

他還會設計婚紗的嗎?

喬綿綿只知道他有個珠寶設計師的馬甲,現在已經掉馬了,可他竟然不止一個馬甲的嗎。

他會設計珠寶,會設計婚紗,還能將墨氏那麼大的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條的,喬綿綿現在嚴重懷疑他搞不好還有其他的馬甲。

*

喬綿綿換好婚紗,兩個店員給她提著裙擺,還有一個店員攙扶著她慢慢走出更衣室。

墨夜司就坐在更衣室外。

聽到動靜,抬起頭,在看到站在他身前美得讓他呼吸都停止了幾秒的喬綿綿時,滿目驚艷。

他有想象過這件婚紗穿在她身上會是什麼樣的。

可即便想象了一百次,一千次,也還是不及眼前看到的這份絕美。 一顧傾城。

再顧傾國。

他從來都知道他的小妻子是很美的。

可這一刻,他還是被驚艷到了。

穿著婚紗的她,美得不似真人,像不小心跌落凡塵的仙子。

墨夜司怔怔的看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像任何的言語,都是多餘的。

「墨太太,您看墨先生都看呆了呢。」兩個店員看著墨夜司的反應,捂著嘴小聲的笑了笑,「我們就說墨先生見了您,肯定會被您驚艷到的吧。」

幾個店員都覺得墨夜司這樣的反應實在是太正常了。

畢竟,就連她們都覺得喬綿綿美得跟仙女似的,好看的讓她們這些女人都心動了,何況是男人呢。

喬綿綿被墨夜司那麼直勾勾的看著,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她抿了抿唇,拎著一邊裙擺朝他走過去,明知故問道:「你覺得怎麼樣?好看嗎?」

男人喉結滾動了幾下,聽到她的聲音才回過神,眼裡的驚艷還沒完全散去,聲音都有些啞了:「嗯,好看。」

比他想象中還要好看得多。

「我也覺得很好看。」喬綿綿毫不吝嗇的誇讚道,「這件婚紗我特別喜歡。等我們的婚禮辦完了,我要好好珍藏起來,以後傳給我們女兒。」

「這個主意很不錯,我支持。」墨夜司起身拉過喬綿綿的手,眉眼深邃,目光深情,「如果是兒子,也可以留著。以後傳給未來兒媳婦。」

「我剛才聽他們說這件婚紗是你設計的,這是真的嗎?」喬綿綿想起墨夜司的小馬甲,當面求證道。

「嗯。」墨夜司很乾脆的承認了。

「你還會設計婚紗?」喬綿綿感覺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是自己老公,可她對他的了解還遠遠不夠,她好奇得很,「你還學過服裝設計嗎?什麼時候學的啊?」

「大學期間有學過一點。」墨夜司勾唇道,「和珠寶設計一樣,只是業餘愛好而已。畢業后我就開始慢慢接管墨氏了,這些業餘愛好也就很少再觸及了。」

「所以在設計這件婚紗前,我還有點擔心。」

「你擔心什麼?」

「擔心你會不喜歡。」一向自信的男人,唯獨在他心愛的女人面前會丟了自信,「你剛剛跟我說特別喜歡,我就安心了。」

「那你怎麼都沒跟我說過這件事情?」她這個新娘子居然還是從別人口中知道這件事情的。

「給你一個驚喜。」墨夜司眉眼溫柔繾綣,「也不知道這對你來說,算不算驚喜。」

「算,當然算。」喬綿綿眸子亮晶晶的,「墨夜司,這個驚喜我真的特別特別喜歡,也特別特別珍惜。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她一句喜歡,墨夜司就覺得什麼都值了。

他籌備了這麼久,所做的也不過就是她的一句喜歡。


*

墨夜司給喬綿綿準備的驚喜不僅僅是一套婚紗。

當喬綿綿在男人帶了幾分期待的目光中打開了精緻漂亮的盒子,看到盒子里閃閃發光的一整套鑽石首飾時,她偏過頭看向身旁的男人:「這套首飾……也是你親自設計的嗎?」 大力金剛猿王也是立馬會意,畢竟是葉風的吩咐,所以他便立馬執行起來,揮舞著棍子,便立馬朝著那名殺手所在的地方沖了過去。

殺手在發現這大力金剛猿王居然朝著他的方向沖了過來,也是嚇了一跳,心裡暗暗的想道,難不成這頭妖獸已經發現了他所在的地方不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隱藏起來,那還有什麼用呢?

不過殺手的心裡也還是存有一絲的僥倖心理,認為這妖獸只不過是胡亂攻擊罷了,見到大力金剛猿王衝過來,他也是立馬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閃了過去。

這一次,葉風發現那殺手已經離開了那個位置,便再次對著大力金剛猿王下達了命令,大力金剛猿王再次會意,便朝著葉風所指揮的地方攻擊了過去,接連幾次,殺手所原位置,也是受到大力金剛猿王的攻擊,不過還好每一次在大力金剛猿王還沒有攻擊到他所在的位置時,他就遠遠的閃開。

而這時,司徒家族的人,也是不知道這大力金剛猿王在做什麼,以為他也發現了這個院子裡面有殺手,所以便在院子裡面到處攻擊,不過在他們看來,就算大力金剛猿王怎麼攻擊,都只不過是胡亂攻擊罷了,如果這些殺手真的這麼好早的話,那他們殺手公會起碼早就關門大吉了。

他們司徒家的人不知道,但是殺手知道啊,這妖獸無論哪一次攻擊都是朝著他所在的位置攻擊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這名殺手便遠遠的退開,然後便快速的離開了葉風的院子,離開了司徒家族,當然,這名殺手也是帶著十分鬱悶的心情離開的。

畢竟他今天任務,那可是失敗了,就算回到了殺手公會,估計也會受到其他的殺手人嘲笑的。所以他也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在白雲城裡面,找了一個地方住了下來,好找機會再次對葉風進行刺殺。

殺手離開之後,葉風也是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看著司徒家族的人居然都過來了,也是裝作不知的看著他們問了起來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先前我們聽到你的妖寵大吼一聲,便立馬趕了過來,倒是什麼都沒有發現啊!不過葉風你也要小心,估計是有殺手過來了,因為他們派出來的第一個殺手已經被斬殺,所以第二名殺手就會前來再次進行刺殺,當然,如果第二次刺殺不成功,那就會有第三次刺殺,除了三次刺殺失敗之後,他們殺手公會才會停止對你的刺殺。」司徒戰也是一臉嚴肅的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現在也是知道了這個殺手公會的一些規矩了,沒想到殺一個人,他們殺手公會居然會派出三名殺手出來。

不過讓司徒戰也沒有想到的是,在第一次刺殺,居然就派出了一名玄者九階的實力的殺手出來,那麼這一次所派出來的殺手,想必也會比第一次的殺手更加厲害。

而且像這樣的殺手,那價格也是十分之貴的啊,畢竟可是玄者高手啊,而且還是玄者九階,想必這一次所派來的殺手,只會更高。

「葉風,你可千萬要小心,能讓他們殺手公會派出這樣的高級殺手前來刺殺你,想必他們也是發布了高級刺殺任務,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派出如此強大的殺手出來的。」司徒戰也是一臉鬱悶的對著葉風說道。

當然,他的心裡其實也是十分難受的,畢竟在他們司徒家族裡面,想要殺死葉風的人,那就只有二長老一家子了!而且以二長老的財力,想要發布一個高級任務,那還是發布得起的。

畢竟發布一條高級刺殺任務,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發布得起的,從這一點上面來看,他司徒戰就已經確定了誰是幕後主使,不過就算他知道,他也不可能告訴葉風的。

畢竟都是他司徒家的人,同時司徒戰也只是在心裡祈禱著葉風最好不要出事,只要等到殺手公會的三次刺殺任務完之後,葉風就會沒事情了,而且從此以後葉風的任務,也不會被殺手公會接下來。

「放心吧,我一定會注意的,沒想到殺手公會的人居然來得這麼快!」葉風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隨後,葉風又與司徒戰等人聊了一會,眾人便散去,而葉風也是對著大力金剛猿王說道:「好好把門守住!」

葉風說完,便直接進入了房間裡面,然後開始繼續修鍊起來,而這一晚,那名殺手也並沒有再過來。

當然,葉風也是通過他的霧影尋蹤,發現那名殺手還在白雲城裡面,並沒有離開,當然,葉風也是十分的注意周圍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葉風便早早的起來了,然後跟著司徒戰等人一起朝著廣場走去,因為今天那可是要確定葉風是否有資格進入秘境啊,所以今天葉風那是必須來的。

很快,眾人就來到了廣場上面,同時城主錢向天以及朱苟兩家的人,也是來到了廣場擂台上面。

當眾人在看到葉風的實力之後,也是大吃一驚,居然到了先天七階了,當然朱苟兩家的之人,雖然發現葉風的實力達到了先天七階,不過在他們看到,葉風也只不過是偽裝成先天七階的罷了。

「今天是確定哪三個名額,當然這一次也是要確定葉風實力的時候了!」錢向天對著眾人說道。

這時候,錢向天也是仔細的查看了葉風的實力,發現,葉風的實力也確實只有先天七階,根本不是因為偽裝之後的效果。

當錢向天仔細看了葉風的實力之後,便再次說道:「葉風,你可知道,進入那個秘境裡面,實力不能超過玄者,如果你是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實力達到了玄者境界,那麼是不可能進入秘境的,所以我想聽聽你的說法!」

「哦?難不成他們以為我的實力有玄者境界?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你們都看清楚了,我葉風的實力只先天七階,如果我的境界有玄者境界的話,那就算我贏得了這場比賽,那也進不去,難不成你們覺得我葉風進來打著好玩的?」葉風一臉不屑的對著朱苟兩家的人說道。

同時也就在這個時候,葉風在觀看的人群裡面,再一次的發現了那名殺手! 首飾的款式簡約大氣,又透著奢華,一看就是他的風格。

只不過,這次不同於之前的是,之前那套首飾總體比較低調。

而盒子里的這套鑽石首飾,高調的有點不像話了。

尤其是戒指上鑲嵌的那顆鑽石,大得有點……驚人。

鴿子蛋鑽戒什麼的跟盒子里那顆鑽戒一比,完全都不夠看的。

項鏈上的鑽石一顆顆也大得有點驚人。

盒子打開的那一刻,鑽石折射出來的光芒都快把喬綿綿眼睛給晃瞎了。

「嗯,喜歡嗎?」墨夜司站在她身後,彎腰從身後抱住她,男人的氣息瞬間將她緊緊包圍住,低沉性感的嗓音就落在她耳邊,「裡面的每顆鑽石都是我挑了好久才挑出來的。」

「喜歡……」喬綿綿轉過身摟住他脖子,踮起腳尖吻了吻他性感的薄唇,「首飾很漂亮,我很喜歡。只是……」

「嗯?只是什麼?」墨夜司配合的低下頭,方便她吻自己。

「只是首飾上的鑽石會不會太大了啊。而且,這套首飾肯定花了你不少錢吧?」

光是項鏈上的那些鑽石,每顆鑽石就差不多鴿子蛋那麼大了。

喬綿綿記得之前圈子裡有個女明星嫁了個豪門老公,當時手上的那顆鴿子蛋鑽戒還被媒體大肆報道過,說是天價鑽戒。

那顆鑽戒,喬綿綿記得好像是兩千多萬的價格。

而現在……

她一條項鏈上就掛了十多顆鴿子蛋。

戒指上鑲嵌的那顆鑽石更是好幾個鴿子蛋的大小,還有那鑲嵌著鴿子蛋的鑽石耳環,喬綿綿都不敢去猜測這套首飾的價格了。

首飾還沒戴,她就覺得脖子上沉甸甸的了。

「價格不是問題,你喜歡就行了。」墨夜司摸著她烏黑柔軟的頭髮,從盒子里拿了戒指起來,執起她纖長白嫩的手指,將戒指慢慢套了進去。

一陣冰涼的觸感后,鑽戒尺寸非常合適的戴在了喬綿綿手指上。

墨夜司執著她的手看了看,目光繾綣:「很漂亮。我曾經還以為,這顆鑽石會被我一直收在保險柜里,這輩子可能都不會再拿出來了。」

喬綿綿眨了眨眼,好奇道:「為什麼?」

這麼美的鑽石,為什麼要一直放在保險柜里?

墨夜司勾了勾唇,低頭在她唇上吻了下,才告訴她緣由:「這顆鑽石是我在一個拍賣會上拍下來的。當時只是覺得純度這麼好,又這麼大的鑽石很難得,所以就拍下來了。」

「再好的鑽石,派不上用場也只能是閑置品。如果沒有遇見你,這顆鑽石的用途就是在保險柜里待一輩子了。」


「現在它能博你一笑,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動人的情話什麼時候都能讓人心醉。

喬綿綿被取悅到了,心裡甜滋滋的,嘴上卻說道:「就算沒遇見我,它也不一定就要在保險柜里待一輩子啊。」

「嗯?」

「就算沒遇見我,你也總是要結婚的。所以,它說不定也會戴在其他女人手上。」

「不會。」墨夜司想也沒想的就說道,「如果沒有遇見你,它也不可能戴在其他女人手上。」 葉風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的發現那名殺手,也正是因為他在那名殺手身上留下了一道霧影尋蹤的烙印,而且以這名殺手的實力,也根本就發現不了他身上的烙印,所以葉風可以發現他,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當然,這時候葉風也算是看清了那名殺手的樣子,並且將其牢牢的記在了心裏面。

不過葉風的話一說完,朱苟兩家的臉色就有些不大好看,不過最難看的就要屬朱嘯天本人,畢竟他這一方的宋建偉輸給了苟家的喬哲,所以這個喬哲,那是拿下這個第三名已經無疑。

「葉風,你不要囂張,你雖然贏了一聲比試,不過你卻還沒有與我打過,難不成你覺得你這個名額就拿穩了嗎?」這時候,宋建偉也是一臉憤怒的朝著葉風大聲吼了起來。

葉風見到這個宋建偉,也是皺起了眉頭,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

「哈哈哈……葉風,看來還是有人對你的實力不大相信啊,不如你就再打一場?如果你這一場打贏了,那就證明這個名額你當之無愧。」這時,苟文淵也是笑了起來,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沒有想到,這個苟文淵居然會站出來說話,而且他想要讓葉風打一場,自然就沒有安什麼好心!

不過這時候,擂台下面的人也是鬧了起來,他們倒是想要看看葉風與這宋建偉的比試!

「哼,苟文淵,葉風既然已經進入了前三名,那還有什麼必要再打一場嗎?再說了葉風昨天也是受了重傷,難不成你們都看不到?」司徒戰這時候也是十分的生氣,葉風是他的客人,就算葉風不打這一場,那也成功的拿下這個名額。

「喲,司徒族長,為何這麼動怒呢?不就是打一場嘛!想必以葉風的實力,想要打敗這個宋建偉,那也不是什麼難事!」苟文淵也是再次對著司徒戰說道。

不過這時候的朱嘯天就有些不願意了,畢竟這個苟文淵居然當著他的面抬高葉風,然後再貶低宋建偉,這不是當著這麼多的人面來打他的臉,同時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朱嘯天不如司徒戰啊。

「苟文淵,你什麼意思?」朱嘯天也是大怒,朝著苟文淵大聲的吼了起來。


苟文淵卻是依然微笑著對朱嘯天說道:「沒什麼意思,既然你覺得你們這位小宋同志,有那個實力打敗葉風,那不如就打一場,讓大夥都看看他的實力倒底有多強!到時候打敗了葉風,我說得再多,那也就不攻自破了嗎?」

「打一場!」

「打一場!」

「打一場!」

…………………………

擂台下面的人都激動起來了,他們就是想再看一場比試,葉風見狀,也沒有辦法,雖說他葉風實力現在達到了先天七階,那也就可以證明他的實力已經恢復,在以前先天六階的時候,他葉風都不會怕這些人,更不用說現在已經突破到了先天七階,想要打敗眼前的宋建偉,那自然就不在話下了。

不過宋建偉的想法那也是因為昨天的時候,看到葉風受了重傷,所以今天才敢對葉風提出挑戰。

「好吧,既然你想與我打一場,那我就答應你,免得到時候你到外面到處去說我葉風怕了你,你宋建偉可以不要臉,我葉風可還要臉啊!」葉風一臉嚴肅的對著宋建偉說道。


Leave a Comment